娶夫纳侍

三百三十六章 珊瑚林寻宝

第三卷 京都风云 第三百三十六章 珊瑚林寻宝 ^?日 ?章(3 02)

轮船在茫茫的大海上航行,一望无际的大海,浩浩海水荡荡漾漾,眼前白茫茫一片,望着远处,那漂在海上早起的渔民打渔的小船,现在只不过是海面上的一个个小圆点。轮船缓缓移动着,天也跟随着一起移动。这时候对海阔天空这个词才真正有一些理解。

风迎面吹过来,沁入心底,凉凉的。海水卷起一层层浪花,那一朵朵浪花,就像欢快孩童相互追赶着,尽情的在浩瀚的海面上撒欢。风从远处带来了许许多多的尘土和污垢,肆意撒向海面,海浪把它们卷起,神奇的变幻出新的面容,而又保持着自己蔚蓝的颜色,保持着自己的美丽和干净。

海上常常飘来一堆堆浪渣,大海悄悄把它吞没了,毫无声息,仍然荡着微微的波,笑迎着飞来的一切。

舢板上苏氏兄弟在船前船后快乐的飞跑着,口中不住地惊叹着,赞美着,仿佛用再多的语言也描画不出海在他们心目中留下的赞叹。

任君轶和黎昕立在船舷边,扶着船边上的栏杆,如醉如痴地欣赏着海的静美与博大。风,轻扬起他们的长发,如此的飘逸迷人。

徐翔宇走到哪里都能吸引住别人侧目的眼神,以前他沉醉在这些惊艳的目光中乐此不疲,自从跟了晓雪之后,他似乎厌倦了被人捧在手中高高在上的感觉,情愿做个小男人,陪伴在自己心爱的人身旁。因此,在被第n个女子搭讪后,他终于忍受不住,离开了赏海景的最佳位置,来到了晓雪躺椅边的小桌旁,纤纤素手为她切西瓜,递到晓雪的手上。

船上大多都是品性正直的商人,一开始想去搭讪,是因为见他的头上并没有簪上象征着已婚的玉簪。这会儿看到他这样爱意满满地侍候在一个女子身旁,便退却了。偶尔一两个过来说算话的,也被晓雪直接无视了。

谷化雨带着机会,话里带刺地讥讽道:“招蜂引蝶!”

徐翔宇反唇而讥:“某些人嫉妒别人长得比他美,愣是往别人身上泼脏水,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也不怕酸掉大牙!”

两个人你来我往,叽叽喳喳,吵得好不热闹。

邢家主笑着看两个各有千秋的少年男子,为了晓雪争风吃醋,吵得不亦乐乎,便打趣道:“贤侄女,你的艳福不浅呀!”

晓雪咬了一口凉沁沁、甜滋滋的西瓜,满足地眯着眼睛品味着其中的滋味,闻言笑道:“看他们这样斗嘴,也是一种乐趣。”

“贤侄女真是好兴致,呵呵……”邢家主后院夫侍自然也少不到哪去,那些男子争风吃醋起来,还真让她受不了呢。看着晓雪不愠不火怡然自得的模样,她不得不佩服地摇了摇头。

晓雪冲她神秘兮兮地笑了一下,然后轻轻拍着桌子,故意露出不耐地神色:“西瓜没了!”

并不是她不尊重那个小受受,是因为那家伙就吃这一套。你要是好言好语地哄着他捧着他,他会觉得理所当然,且越来越张狂。只有以这种不冷不热的面孔对他,他才乖乖地听话。

果然,徐翔宇顾不上跟谷化雨磕牙,弯腰拿起小刀,认真地帮晓雪把西瓜切成薄薄的小片,还细心地剔去瓜子,那神情温柔得仿佛要滴出水来。如果你仔细看,他的眼中满是幸福的味道。有时候被依赖,也是一种幸福。

时间,就在这吵吵闹闹中飞快地流逝。当太阳爬上头顶的时候,船儿靠岸了。

半月岛上没有树木花草,却远比繁花绿树要绚烂的多。金色的沙滩,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仿佛谁在海边铺了一层金子一般。沙滩上早已竖起了一把把巨大的遮阳伞,伞被漆成七彩的颜色,好似一朵朵五彩缤纷的花蘑菇一般。再加上岸上红的绿的,五彩斑斓的珊瑚,还有造型奇特的珊瑚礁,把半月岛打扮的犹如神话世界一般。

“哇!好美呀!”苏凌一脚踏上这软软的沙滩,夸张的赞叹,脱口而出。今天,这句话从他口中不知道说出多少遍了。所有的语言都描述不出眼前所看到的景致的美丽,只化作了这最最质朴,却最最能表达他心中感受的一个词——真美。

晓雪和她的那些个夫侍们,虽然没有他这样直白的赞叹,每个人的眼中都闪着赞叹的光彩。不光是她们,所有的游客,在踏上这个小岛的第一刻起,都被深深地震撼了。

来过不止一次的宋寒露,每一次半月岛的美都深深地震撼着她的心。不过,这一次,她不能恣意地陶醉在这美丽的景色里。因为,她被授以一项重要而艰巨的任务,担当本次半月岛之旅的导游。

当然,这个新鲜的名词,她是从晓雪的口中听来的。一开始,她还以为是“捣油”呢,很是纳闷了一会,经晓雪一解释,才知道原来是引导游客们游览岛屿的角色。

所有的游客都踏上半月岛的时候,宋寒露提起嗓子,用大家都能听得到的声音道:“欢迎大家来到半月岛参观,正如你们所知道的那样,这座岛屿是座移动的小岛。别看它现在稳稳地立在海面上,每个月初,你是找不到它的影子的,它已经深深地沉入了海底,与鱼虾为伴。

我们刚刚已经在船上用过午餐了,征求大家的意见,是先在遮阳伞下休憩片刻,品尝各色蔬果点心,还是先到珊瑚林中探宝呢?”

一个洪亮粗犷的女声响起:“探宝?难道这珊瑚林中,还有什么绝世珍宝不成?”

宋寒露笑着道:“我们宋家是渔民起家的,老一辈的渔民们常说:大海,是一座发掘不尽的宝藏。这座小岛是从海底浮上来的,或许有一些海底的稀有物产,隐藏在珊瑚林立的海岛中呢!记得上个月与宋某同来的一位朋友,就在一块潮湿的洼地处,找到了一个藏着拇指大珍珠的海蚌哦!所以,大家只要在不破坏珊瑚林的情况下,找到的海底物产都归寻到者所有,不额外收取费用了。

不过,基于珊瑚形成不易,宋某再申明一次,不能破坏珊瑚林,如果想要珊瑚留念的话,可以到宋某的小店,那里各色各式的珊瑚都有。若是有恶意破坏的,宋某也丑话说在前头,除了交付高于市场价十倍的赔偿外,我们宋家的任何一艘海船,永远不再欢迎您的搭乘。

或许我这些话说得不太好听,我先向大家道歉:对不住了,各位!”

宋寒露深深地一揖到底,态度很是诚恳,没有造成一位客人的心里不舒服。

保护景区资源,这也是晓雪提醒她的。珊瑚林的形成,那是要几百,甚至上千年才慢慢累积而成,尤其是还有半个月浮在海面的半月岛,珊瑚林的形成更是不易。若是有人看着珊瑚姿态好颜色娇,你采一株,我掰一棵的,这让以后的游客们欣赏什么?

接下来,宋寒露尊重大多数人的意见,先去珊瑚林里参观寻宝。

大家伙儿,有秩序地在一人多高的珊瑚林中穿梭着,虽然日头当空照,珊瑚和礁石投下的阴影,再加上从地底传来的沁凉之气,倒也不觉得炎热。

晓雪目不暇接地望着比百花还要眼里的珊瑚丛,情不自禁地赞叹着:“简直跟进了东海老龙王的龙宫一般……”

她身边的小苏靖听了,睁大了梦幻的眼睛,好奇地问:“嫂子到过龙宫??龙宫是什么样的?有龙王吗?有龟丞相吗?有蚌壳精吗……”在他的心中,晓雪早已被他神化了,所以当他听到晓雪说像龙宫,便以为她曾经跟着她的神仙师父,到龙宫一游过,便缠着她说龙宫的事情。

晓雪的额角出现了几道线,她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居然引来了小家伙一连串的疑问。不光是苏靖,离晓雪不远的几个陌生的面孔,也纷纷露出好奇的神色来。

晓雪咳嗽了几声,有些不好意思地摇头道:“你嫂子我可是个凡夫俗子,怎么可能到过龙宫,你的小脑子都在想些什么?”

“没去过龙宫,你怎么知道这儿如同龙宫一般?嫂子不厚道,就会随便拿话敷衍弟弟。我不管,你今天不给我说说龙宫的事,我就不走了。”说着,这个耍赖的小屁孩一屁股坐在一个相对光滑的礁石上,嘴巴撅着老高,任谁怎么劝,就是不动。

晓雪哪里见过龙宫是什么样?只不过由眼前的景色,想起了前世看的《西游记》中,孙猴子到龙宫借兵器时,和大战九头虫的时候,对电视剧营造出的龙宫印象比较深刻而已。

看到前面的许多游客已经走远,小家伙的倔脾气又上来了,似乎自己不给他?一个交代,就不坚决不走的模样。晓雪只有搜刮着头脑中模糊的印象,胡诌着龙宫的模样。

什么黑鱼精呀,什么龙女呀,什么龙太子啦,什么虾兵蟹将啦。又将眼前看到的景色,加以丰满神化,再加上一串串彩色的泡泡,和不妨碍人呼吸也不沾湿衣裳的水……小家伙听得如醉如痴。几个刻意跟她们保持着一定距离的游客,也都竖着耳朵听她“讲古”,脸上均露出神往的色彩。

自此以后,民间又流传着食神转世的邵记小老板,曾经跟着神仙师父,游览过海底龙宫,与老龙王把酒言欢。老龙王还差点把三太子许配给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