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三十七章 藏宝图之谜解开

第三卷 京都风云 第三百三十七章 藏宝图之谜解开 *!? ?解(3 02)

说是珊瑚林里寻宝,能真正寻到又价值的物品的能有几个?晓雪带着一群大小美男,在珊瑚林中穿梭,欣赏着各色珊瑚天然纯粹的美。可惜没有照相机,若是把这一幕永远定格,该多好!晓雪心中涌上一种淡淡的遗憾。

“嫂子!嫂子!!”苏靖这个小家伙跑得一身是汗,手中攥着一个物品,神秘兮兮地凑到晓雪的身边,扬起兴奋的小脸,大声咋呼道:“看,我找到了一颗星星,是不是夜晚哪个淘气的小星星,落到海水中,被半月岛带上岸了?”

晓雪定睛一看,差点笑出声来,原来小家伙的手心中捧着的是一个白色带着暗黄色花纹的小海星,估计是刚刚从水洼里捡来的,小海星软软的,隐隐还在蠕动。

用帕子为他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和腮边一抹脏痕,晓雪很耐心的解释着:“这叫海星,是一种海底生物,跟我们吃的海参同属一类生物。”

不料小家伙的眼睛更亮了,笑出了两个小酒窝:“那……海星也像海参一样,可以吃吗?”

晓雪抿嘴一笑,看透了他的内心想法:“雄性海星可以熬汤喝,雌性海星的籽,可以做菜,味道和蟹黄差不多。不过……你手中的这个是海星宝宝,太小了,不能吃。”

“那我去找大海星,晚上嫂子帮我们熬汤做菜,好不好?”苏靖自从尝过晓雪的手艺,就不停地缠着晓雪给他弄新奇的东西吃,现在这样的大好机会当然不会放过了。

“做菜估计是不行了。因为雌海星一般在秋季的时候才产籽,现在才夏初,估计你是找不到带籽的海星的。”晓雪为他进行科普知识扫盲。

小家伙嘟起了嘴,不过很快又笑得一脸灿烂:“那我就多找些大海星,晚上熬汤喝,嘻嘻……”话音未落,又撒腿跑走了。

苏凌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晓雪的身后,他的手中满是泥浆,仔细一分辨,手中黑乎乎的那一坨,赫然是一个巴掌大的海蚌。他冲着跑走的三弟撇了撇嘴,不屑地道:“瞧他那高兴劲儿,一个小海星就乐个半天。嫂子,你看我这个海蚌里有没有珍珠?”

他那希冀的目光闪烁如天上最亮的繁星,小脸上的光彩不输于他的弟弟。晓雪心中摇头叹息一声,这两兄弟一对上就如两头小斗牛一般,他们谁也意识到,两人的表情和动作都是如此的相像。

“不是所有的海蚌都有珍珠的。你也知道珍珠的形成是有偶然性的,而且要经过很长时间才能形成的。这个海蚌虽然不小,你也不要报太大的希望。”晓雪从大师兄那儿,弄来一个薄如蝉翼的手术刀,很暴殄天物地用它割开了那个巴掌大的海贝。

苏凌这家伙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几率极低的天然珍珠,居然真的被他找到了,虽然那颗小珍珠只有绿豆大小,可怜地偎依在贝壳上,却足以让苏凌兴奋的了。

“嫂子!没想到真有珍珠耶!”苏凌捏着形状不太规则的小珍珠,爱不释手,“我再去找一颗,凑成一对,正好给嫂子做一对耳钉!”

没等晓雪搭话,又雀跃着跑走了。周围的人自然也听到了小家伙兴奋的叫声,搜集海蚌的人猛增。并不是她们能把那小珍珠的价值看在眼中,而是想学着苏凌,用自己采集的东西,做一样纪念物品来。

珊瑚林中的地面多为礁石,虽然有些地方湿漉漉的,却一点也不陷脚,有些地方已经干燥了,露出海底礁石的本来色泽。林中最多的还是大大小小的浅水洼,有的水洼中海水已经快要干涸,几个不知名的海洋生物的尸体,漂在上面。有的水洼里的海草变成了深褐色,显得脏兮兮的。有的水洼面积比较大,里面几个挽起裤脚的游客,在水洼中摸索着。

“晓雪!快来!!”徐翔宇那特有的软软糯糯的声音里,也充满了惊喜,他跟死对头谷化雨,居然结伴去“寻宝”,不知道两人发现了什么好东西,声音满是喜悦。

晓雪循着声音快步而去,后面跟着气定神闲的任君轶,和一副酷酷表情的黎昕。徐翔宇的声音是从林中最大的一个水潭边传来的,谷化雨的裤管挽到膝盖,依然被海水打湿了,看来这个小水潭还不浅呢。

“晓雪,你的饼干盒带了没?”他知道晓雪随身的包包里,向来饼干盒不离身的。他的手中不知道捧着什么,水不停地从指缝中滴下来。

晓雪二话没说,从斜挎的包包里掏出一个只剩下三分之一饼干的盒子,并且很配合地将饼干用一张油纸包起来,塞回包中,盒子却递到了谷化雨的手中。

谷化雨接过盒子,从水潭中舀了半盒子水,徐翔宇才小心地将手中的物品放进去。晓雪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条遍体鲜艳的鹅黄色小海鱼,身上还有条状的纹路。看起来很漂亮,怪不得徐翔宇这么激动呢!

“晓雪你捧着,我再去看看,还有没有这样的鱼,多抓几条回去,装在琉璃瓶子里观赏。”谷化雨把盒子塞进晓雪的手中,就要向水潭深处走去。

任君轶眉头微微皱起,他望着谷化雨光裸的小腿,再向四周望望,幸好这里比较偏僻,没有几个游客。不过,他还是为谷化雨的大胆和豪放而有些不悦。

正要说什么,晓雪却已经把盛着鱼的饼干盒子塞到他的手中,她自己也卷起裤管,以比谷化雨还要快的速度,冲进了小水潭。任君轶有些哭笑不得,他早就知道晓雪对于男女的界限,看得比别人要轻。他早就该想到,对于谷化雨的失礼,她不但不会阻止,还会跟着疯。

谷化雨到底是覃闾长大的,对于这些小节方面,看得没有华焱男子重。所以,看似大胆的徐翔宇只在岸边焦急的走来走去,而他却捋起裤管,踩在了水中……

半月岛之旅的第一天,就在这珊瑚林里欢快的笑声和叫喊声中度过了。几乎每一个游客都或多或少有所收获,有的是几个漂亮的海贝,有的是一个大大的能听到海风呼啸的海螺,有的是几只小海星……无论收获多少,她们的脸上都漾着发自内心的愉悦的笑容。

晓雪一行人除了苏靖手中两个不大不小的海星、饼干盒子里的四条颜色各异的小鱼,还有晓雪从岛上捡来的海带和海菜,准备晚上用来熬汤喝的。苏凌到底没有再找到另外一颗可以给嫂子做耳钉的珍珠,神色间有些怏怏的,不过在晚上海边晒月亮的时候,他又恢复了生机勃勃的活力。

晚上,一座座帐篷在海滩边张起,如果你细细听来,几乎每个帐篷里,都隐隐传来欢声笑语,或许是主人们在回味着白天无穷的乐趣和晚餐的美味吧。

晚餐,是晓雪早就准备好的糕点,和一块块煎得很嫩的,撒着胡椒的猪排饭,再加上腌渍的可口的小菜,一份不输于一品斋味道的中西合璧的快餐,让每一个人都赞不绝口。

晓雪她们的那边,则多了一道海鲜浓汤。不用说,当然是用苏靖捡来的海星和宋寒露找到的几条不大的海参,熬制而成的,味道鲜美浓郁,苏靖小朋友一下喝了三碗,撑得躺在帐篷里,哼哼唧唧地直喊难受。

苏凌苏靖两个小盆友分配到一个帐篷,他们白天玩得太疯,用过晚饭后早早就休息了。徐翔宇和谷化风被安排在一个帐篷时,两个人像斗鸡一样,大眼瞪小眼了很久,最终不甘地钻进了帐篷里,画出楚河汉界,一副互不侵犯的模样。

晓雪自然和两位正牌夫君一个帐篷喽。等大多数人都睡下,沙滩上一片寂静的时候,晓雪提出环岛走一圈的提议。

并不是她有月下海边散步的罗曼蒂克想法,而是她一直惦记着藏宝图上最后一处标记——宋琬,迄今为止,尚未发现有什么能和大写字母联系起来的迹象。白天的时候,在珊瑚林中,晓雪就一直不住地搜寻着,那些怪异的礁石中,并没有找到她心中想要的答案,才会突然迸发出灵感,想要环岛走一圈,看能不能有所收获。

她们的帐篷,沿着海岸排成一条直线,向远处伸展着。晓雪顺着在月色中闪着银光的沙滩,一条胳膊挽着一位夫君,踩着软绵绵的沙滩,走向远方。

此时恰巧从帐篷中伸出脑袋,想要进行最后一次夜晚巡视的宋寒露,看到了她们,刚想跟她们打招呼,张了张嘴,却终于没有喊出声。人家夫妻间的甜蜜时光,她跟着搀和什么?摸了摸鼻子,宋寒露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笔直的海岸线,走了大概两公里,开始弯曲成半圆的弧度。走了一圈,整整用了她们两个时辰,到最后,晓雪困得闭着眼睛,由两个夫侍拖着她走。

回到帐篷内,晓雪迷迷糊糊中回想着,这座奇怪的岛屿,果然如它的名字一般,是半圆形的,好像一块蛋糕,被人从中间切开,吃掉了一半,只余下这一半似的。

一竖一半圆,不正是个大写的“d”字吗?一种狂喜涌上心头,把晓雪的瞌睡赶到九霄云外。自此,所有的字母都已经集齐。

晓雪拿着记录着字母的笔记本,在沙地上写写画画,净是任君轶和黎昕看不懂的符号,组合来组合去,终于,她的脸上扯开一抹大大的笑容

“e?du?shan,额度山!一定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