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三十八章 海滨烧烤

三百三十八章 海滨烧烤

三百三十八章??海滨烧烤

“额度山?有没有这座山,抑或是一个地名?”晓雪手忙脚乱地翻开地图,就着昏黄的烛光,仔细地寻找着。

正在整理着自己刚刚脱下来的衣服的黎昕,手中的动作顿了顿,想了想,道:“额度山?好像听说过这座山,你……在达伦边境附近找一找,或许有所收获。”

晓雪的目光马上瞄准华焱和达伦交界的地方,达伦本来就多山区,交界的地方标着小山符号的倒真是不少。晓雪的脸几乎趴在了地图上,神情分外专注。

“找到了!!”晓雪几乎压抑不住心中的狂喜,压低着嗓子兴奋地叫着。果然,在她莹白的小手指下,一个三角符号的边上清楚地写着“额度山”的字样。

“嘿嘿!宝藏,就要收到我的腰包里喽!”晓雪得意地在铺好的被子上翻了两个跟头,欣喜溢于言表。

黎昕扯了扯嘴角,却不忘打击她:“虽然确实有这个山名,不代表那里一定有什么宝藏呀!或许这只是李家先人的一个恶作剧,又或许一开始你就搞错了方向也说不定。”

晓雪白了她一眼,栽倒在松软的被子上,有些不开心地埋怨着:“你可真会打击人!不过……这个额度山好像离柳爹爹的故乡不远哦,小雨一定挺怀念那儿的吧,就当是陪他故地重游了。回到家中,讲给柳爹爹听,他一定很高兴。可惜——风哥哥这次没跟着出来,他离开家乡的时候快十一岁了,一定对家乡的一景一物有很深的感情吧……”

提到谷化风,她的心不由得被那个温柔的身影占据了。风哥哥,你在京城还好吗?此时你在做什么?是不是像我一样在想你呢?

谷化风轻轻地抚摸着一个篮球大小的小肉球,眼中满是慈爱的温柔。这个小肉球当然是他和晓雪爱的结晶,望向小肉球的眼睛,焦距渐渐散去,是不是又想起了远方的那个他挚爱的人儿?

翠松看着主子渐渐迷蒙的双眼,抿着嘴轻轻一笑,轻声道:“主子,夜了,该休息了。”

谷化风微微惊醒,抬头看到贴身小厮嘴角还未散去的笑,便此地无银地解释着:“我再陪陪小宝贝,晓雪说孩子在胎儿期的时候,也能感受到父母的慈爱和温柔,我想让宝贝知道,爹爹是多么的爱他(她)!”

“小主子一定能感受到您的父爱的,你看他(她)长得这样好,一定是个腿长脚长的大小姐。小主子刚刚出生的时候,就比那边的体型大上许多,这十几天来,在主子您亲自精心照料下,长得也很喜人。您看,是刚刚出生时的两倍大了呢!”

谷化雨这个胞胎在出父体的时候,可把他好生折腾了一回。胞胎体积太大,他的胞胎线裂开的时候,不足以让它顺利地产出,疼了好久,依然只是露出了一小半。

好在有任君轶配制的提神药丸,和精于医术的小斌随侍在身边,才在疼了三天两夜后,险之又险地产下了这个小东西。

三日后,苏繁也顺利地产下了一颗胞胎,不过怎么看都比他的这个小了一整圈,这让他又自豪又担心,生怕孩子有什么畸形,因为韩夏也说,他的这个胞胎实在是太大了点。

请了好几个有经验的接生公,都说这孩子可能是个大个子,也有可能是双生子,月份太短看不出,到六七个月的时候,胎囊变薄,能隐约看到胞胎内的孩子的时候,就能确定了。

一听说有可能是双胞胎,谷化风在照顾孩子的时候更尽心了,所有的事宜,他都一手包办,不舍得让别人插手。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喜欢轻轻地扶着小宝贝外光滑的胎囊,喃喃自语地跟它交流感情。每到这个时候,他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远在他乡的那个人。

晓雪也在对风哥哥的思念中,伴着海风吹着海水的声音,渐渐地进入了梦乡。梦里,她看到了心心念念的风哥哥,在不远处冲她温柔的笑,那笑容中的包容与宠溺,让她沉醉。

就在她向风哥哥奔跑而去,想要扑进他带着清新味道的暖暖怀抱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个小屁孩,霸占住了本来属于她的位置。一个很拽地向她露出挑衅的表情,一个则吐着舌头冲她做鬼脸。

风哥哥脸上温柔的笑依旧在,只不过对象却换成了那两个小屁孩子,还在她们的小脸上印上香香的吻。

晓雪怒了,醋了,朝着风哥哥大吼:“风哥哥,晓雪在这儿呢,你不是说我才是你最最宝贝的人吗?为什么不理我了呢?”

谷化风好似没听见她的叫喊一般,弯下腰一手搂着一个小家伙,温柔地向她们说着什么。其中一个小屁孩冲她龇牙一笑,声音清晰地传来:“你不再是他最爱的人了,我们才是!”

我们才是他最爱的人,我们才是,我们才是……那清脆的声音如同空谷回声一般,不停地回荡在晓雪的耳边,直到晓雪一头汗水的惊醒时,那声音仿佛依旧还在。

正在卷起帐篷帘子的任君轶,觉察到她的醒来,扭过头来笑着道:“怎么这么早,没等我们三番五次的叫……咦?你怎么满头大汗?做噩梦了吗?”

晓雪摸了摸额头,一手的汗水。正在收拾被褥的黎昕,赶紧递过一个棉帕子,让她擦去了脸上的汗水。晓雪不好意思说是因为怕风哥哥被别人抢走了,而吓得流汗,只是支支吾吾地道:“可能是帐篷里太闷,盖的被子太厚……”

她从帐篷的门帘处看到外面熹微的晨光,马上转移注意,挤出一抹笑,道:“哇,天亮了,太阳没出来前,我们得到海滩上占据一个有利位置,既能看日出,又能赶海……苏家的两个小屁孩醒了没,我去看看。你们记得把小雨和阿翔叫起来。”

任君轶望着她仓惶的背影,若有所思。黎昕看看他,又看看晓雪离去的方向,摇了摇头,继续收拾着晓雪刚刚睡过的被褥。

海上的日出,固然有它震撼人心的美,不过在晓雪和苏氏兄弟的心中,远不如赶海来得吸引人。你看晓雪领着他们在刚刚退潮的海滩上,赤脚踩在软软的沙滩上,小手中一手拿着小铲子,一手拎着小桶,一个一个撅着屁股,在海边挖呀挖。

晓雪把注意力全部放在搜集海产上了。这时代的海水没有污染,半月岛的海滩又从未被人开发过,海产自然很是丰富。晓雪瞅着一个个小窟窿眼,一铲子下去,有时候能挖到四五个比铜钱还大一圈的蛤蜊呢,除了圆形的蛤蜊,还有像一片叶子般的牡蛎,比一两银锭子还要大的海螺……这些在晓雪的眼中,全都是美味的海鲜呀。煎、炸、炒、烹,美味无穷。虽然市面上能这些东西并不稀奇,不过自己亲手弄来的,吃起来更有滋味,不是吗?

苏靖的注意力,早已被海滩上活泼的寄居蟹吸引去了,对于他来说,挖蛤蜊哪有追逐着这背着硬壳,快速奔跑在沙滩上的小生灵有趣?

你看他抓起了一个大海螺,小小寄居蟹感受到危险,躲在壳里不敢路面。苏靖伸出手指想要把它逼出来,不料小寄居蟹怒了,蟹螯紧紧地夹住了苏靖白嫩嫩的手指,疼得他哎呦哎呦直叫唤。

小寄居蟹不松钳子,苏靖手疼不敢使劲往外拔,他们俩就这样僵持着。苏靖这个小家伙,就这样一手托着寄居蟹的壳,一手放在寄居蟹壳的洞口,跑到晓雪的身边寻求帮助。

晓雪扭头一看,脸上的表情没控制好,想笑又怕伤了这个别扭小孩的自尊,忍得她好不辛苦,脸上强忍着笑的表情,显得分外狰狞。

“嫂子坏,笑话我!”苏靖的眼中开始一点点聚集着水光,嘴巴扁了扁,一副很委屈的模样。

晓雪忙做出正色的表情,死不承认:“嫂子没笑,你看,嫂子的表情很?严肃。”

“快想办法把螃蟹弄下来,好痛!”小正太眼泪汪汪,让人很是怜爱。

“遵命!”晓雪耍宝地行了前世香港的那种军礼,脚一跺,手搭在眉毛上。顿时脚下水花四溅,眉骨上也留下了一块不小的泥印。

苏靖破涕为笑,让晓雪松了一口气。

别扭小正太不生气了,得赶紧解救他受苦受难的手指头。晓雪拿着他的指头,放在了地上。小寄居蟹一沾地面,马上收起了螯,背着它重重的家,逃之夭夭了。

小正太看了眼手指头深深的红印,恨恨地从地上拿起寄居蟹寄居的那个海螺,使劲地扔进了大海,鼻子里还重重地哼了一声,口中道:“看你还夹我的手指!”

晓雪笑得前仰后合,小正太脸倏地红了,他憋了半晌,见晓雪依然笑得很开心的模样,恼羞成怒,弯腰从地上挖起了一块泥沙,气哼哼地向晓雪扔去。晓雪大笑着,踩着迷踪步躲过去,口中的笑声依然没有停歇。

苏靖恼怒地追着晓雪打,两人在沙滩边追逐着,笑闹着,笑声撒满了金色的海滩……

当太阳升到四十五度的时候,晓雪和夫侍们上了一艘小艇,拿着宋寒露准备的钓竿,开始了海上垂钓,收获颇丰。

中午的时候,一个个烤架在海边竖起,晓雪忙得灰头土脸,因为二十多号人的午餐,都由她一个人忙活。她的几个夫侍,只能打打下手。

这时候她更加想念远在京城的风哥哥,悔不当初:为什么那时候没有把厨艺精湛的风哥哥带出来?

一直忙到下午大概两三点钟,晓雪才把那群饿狼一般的游客的肚子打发好,她自己却累得只啃了几块饼干,便摊在船上的躺椅上,一动也不想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