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三十九章 妻主的来信三十粉红

第一卷 小镇起家 三百三十九章 妻主的来信(三十粉红加更)

三百三十九章妻主的来信(三十粉红加更)

“小姐来信了,小姐来信了!”苍松自从自家主子出门游历,把他扔在府中做个闲置起来的小厮后,每日第一件事就是跑门房,看看小姐有没有信寄来。

现在的邮政系统真是方便,每天寅正时分往各家各户送信,等到府的时候,天也就大亮了。

今天,同绿绕一起收拾完屋子后,苍松照例去门房转一圈,让他欣喜的是,小姐厚厚的一封信从门房的手中,递到他的手里。苍松一路小跑着,向正房的方向奔去,口中兴奋地喊着:“小姐来信了——”他激动的模样,全然失去了往日的稳重。

这时候,正是全家人一起用餐的时候,听到他的呼喊声,柳爹爹蹭地就站了起来,他身边的祝将军也睁大了眼睛。小世子薛晨早已冲了出去,几乎是用抢的从苍松的手中夺过了信件,口中叫道:“我来念,我来念!”

熙染细长妩媚的眼睛不甘地瞪了他一眼,悻悻地又坐回了座位上,拿起一个萝卜糕,狠狠地咬了一口。

谷化风的脸上堆满了发自内心的笑意,眼中盛满了温柔的喜悦,他催促着:“信上说的什么?快念,快点念呀!”

一贯沉静若水的苏繁,眼中也现出点点欣喜,最佳慢慢绽开一朵迷人的笑意……

薛晨早已在风哥哥的连声催促中,迫不及待地拆开了信,掏出了一叠密密匝匝写满了蝇头小字的信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声情并茂地读了起来:

【亲爱的柳爹爹、吾爱小晨晨染染风哥哥星繁(以上排名不分先后,mua——)】

读到这里,祝清波可不乐意了,哼了一声,不高兴地道:“你们全问候到了,怎么独独漏了我呀?”

柳爹爹的嘴角挂着慈爱的笑,拍拍她的手安慰道:“或许雪儿她不知道你在这儿吧?连这个也要争?你可越过越像小孩子了。”

说着斜了她一眼,眉梢眼角满是风情。看得祝清波眼睛都直了,哪里还顾得上晓雪把她给漏了?她痴痴的目光,让柳爹爹俊秀的脸上爬上了一抹粉红。

尽管晓雪特地用括号加上排名不分先后的注解,薛晨还是因为自己的名字排在夫侍们的第一位而开心不已,他用兴奋的语气继续念道:

【爹爹你的身体还好吧,上次的风寒痊愈了吗?您的身子一向比较弱,让小斌给你拿店里的养生丸,还有我留下的一些药膳,让风哥哥和厨房里给您熬着吃。女儿想你了,你有没有想女儿?】

“嗳嗳……想,怎么不想,天天都在想你呢,就盼着你快回来呢!”柳爹爹随着薛晨念的每一字每一句,不住地点头应着,眼睛里渐渐涌上了幸福的泪花。

【爹爹,您是一家的主父,女儿那些夫侍们还年轻,你多多提点他们。染染最近还听话吧,没给家里添什么麻烦吧?如果他再闯祸,您就把家法请出来,狠狠打他手心,看他还闲不住地到处闯祸吧?】

晓雪说这些是有原因的,上次他们的回信中,小晨晨秘密加了一张告状的信,把熙染在他京城开的“潇湘馆”里,把调戏他的尚书女儿打得生活不能自理,还是皇太女出面给硬压下来的,要不然不知道要传成什么样子呢!柳爹爹气得几顿没吃饭,熙染跪在床边请罪,他一顿不吃,熙染就一天不起来,最后终于赢得了柳爹爹的谅解。所以晓雪这次写信才有此一说。

薛晨读的时候,窃笑着,仿佛一只偷到灯油吃的小老鼠。熙染哼了一声,却碍于公爹和婆婆在这,才忍住没说什么。

接下来的书信内容让薛晨笑不出来了:

【小晨晨还那么挑食吗?好不容易养出来的肉,听说又变成皮包骨头了?你当我是狗吗,喜欢啃骨头?】

柳爹爹笑着啐了一口,道:“你看这孩子,口无遮拦的,说什么呢!”

【薛晨小童鞋,如果我要是回家的时候,看到你比我出门时瘦了那一米米的话,我三个月不进你的门!】

薛晨声音越来越小,小嘴嘟了起来,看着自己细细的小胳膊,再摸摸自己消瘦的小脸,他哭丧着脸,快要哭出来了。这能怪他吗?自从得知风哥哥怀孕后,柳爹爹就不让他进厨房了。韩冬做的菜虽然也不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对他的味……晓雪怎么知道他瘦了?一定是那家伙告的状。薛晨狠狠地瞪了一眼在一旁幸灾乐祸的那个妖孽。

【风哥哥,你别担心,小雨的伤已经痊愈了,只剩下淡淡的疤痕了。大师兄说,如果每天定时涂抹他给配的去疤灵的话,以后连一点点痕迹都不会留下来。风哥哥,家里的事,交给下人们去做,福管家是个有能耐的,你不要太操劳。

前几天在海边烧烤的时候,几十号人的烤鱼烤肉什么的,都是我一个人忙出来的。大师兄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黎昕只能递递串好的烤串,若要让他上手帮忙的话,估计无法入口。你那个弟弟你也是知道的,吃,他很在行,做嘛,只要你不怕毒死,尽管吃。上次给你讲的那个徐翔宇,整个一吃货,根本帮不上忙。当时,我就想了,下次出门一定要把风哥哥你带上。

风哥哥,不是因为想让你帮忙才想起你,是我确实想你了。没有你在我身边,还真不习惯。我会早点回来的,到时候你要张开温暖的怀抱迎接你的晓雪哦!】

念到这里,薛晨瘪了瘪嘴,小声嘟囔一句:“晓雪偏心,每次提到风哥哥的时候,就有说不完的话!你看,下面还有呢!哼哼……”

小家伙不情不愿地继续念下去:

【上次我提到的藏宝图,本来是抱着好玩的态度找线索的,嘿!还真让我们给蒙到了一个重要线索。线索指向宝藏的位置是在额度山。这个山名想必爹爹和风哥哥一定不陌生吧,不错,就是在咱们老家四五十里外宁县的境内。我到时候一定回岚樊去一趟,看看养育出柳爹爹这样灵秀俊美人物的地方,到底是怎么一处宝地。】

柳爹爹的眼神变得迷蒙起来,心思仿佛已经飞到那个精致袖珍有山有水的小城里,小小的他,有父有母,万千宠爱与一身,可是一场大火粉碎了他的幸福,带走了他的亲人,现在柳家只剩下他一人了。

泪水,顺着腮边无声的落下。祝清波仿佛看透了他的内心,伸出手指,温柔地揩去他的眼泪,柔声安慰道:“你还有我,还有晓雪,我们都是你至亲的家人。岚樊,真是一个好地方,不是吗?”

的确,她们在那里相识,相知。当初的祝清波不但使用了假名,还扮作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兵,柳爹爹还是对她一见钟情,不可谓不是一段上天铸就的姻缘。

柳爹爹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脸上充满了如少年般娇羞的神色,他仿佛又回忆起那个大胆的他,勇敢地追求自己的爱的深深记忆。他看着身边那个两鬓已经悄悄染上风霜的女子,温柔涨满了胸怀。虽然,这些年经历了许多,吃了那么多的苦,他却从未后悔过。

柳爹爹的目光和祝将军的纠缠着,忘却了身边的一切。直到薛晨朗朗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他才面上飞红,收回了被祝清波握着的手。

【对了,星繁的宝宝已经快四个月了吧,还是一个小肉球球吗?每每想到男子产下的胞胎,居然跟哪吒出生时一样,是个肉球,我就觉得特不可思议。星繁,我不在京城的时候,你辛苦了,又要照看铺子,又要照顾胞胎的,真难为你了。】

苏繁嘴角本来淡淡的笑,越来越浓,心中悄悄地道:“有你这句话,再辛苦也值了。快点回来,我和孩子等着你呢!”

谷化风望了他一眼,心中默默地道:晓雪,等你回京的时候,我要给你个惊喜,你若是不喜欢胞胎时候的宝宝,我就养到分娩出来,再让你们母子见面。

【好了,亲爱的爹爹,挚爱滴老公们,你们最爱的晓雪要继续赶路了。我最迟七月底回京,不要太想我哦!爱你们的晓雪。六月二十二日。】

薛晨念完了,谷化风顺手接过信件,口中道:“让我看看。”

他目光贪婪地盯着信上熟悉的蝇头小楷,这是在铭岩的时候,跟自己一块儿上学的时候练起来的。一开始时,她的字先生的批语是:像虫子爬过似的。可是一年以后,晓雪的字渐渐被先生称道了。想到那些日子,不到八岁的晓雪,提着毛笔蘸水在石头上练字的情景。谷化风的脸上晕起了一抹会心的笑。

在铭岩和万马的日子,是他和她共同的小秘密,没有其他人的参与,纯净幸福。他永远把它们珍藏在自己心灵的最深处。

邵府的一群男人们在那读信的时候(祝清波还不算邵府的人,嘿嘿,所以只说是男人们),晓雪带着四个美男,已经踏上了岚樊城的地界,准备去寻找娘亲祝清波,当年在岚樊买给柳爹爹,金屋藏娇的院子……

(四月初一定完结,下定决心保证。新坑仙侠np文,请大家继续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