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四十三章 额度山探宝

三百四十三章 额度山探宝

三百四十三章??额度山探宝

两日后,大爹爹姜氏的身子在任君轶的调养下,已经日渐恢复。其实,大爹爹的身体是缺衣少食,饿出来的,只不过脾胃太过虚弱而已,大的『毛』病倒没有。

晓雪她们出发去额度山的那天,谷化雨当然要留下来照顾大爹爹了。不过令人跌破眼镜的是,徐翔宇那个爱缠着晓雪的小受受,居然也自愿留下来帮助谷化雨照顾爹爹。自从他拜了大爹爹为义父后,本来嘴就甜的他,一口一个爹爹,叫的大爹爹心花怒放,又心疼他父亲早逝,对他比对谷化雨还要好。气得谷化雨直跳脚:“你生来就是跟我争宠的,是不是?”

想想,也是!晓雪,他争;大爹爹,他也争!不是诚心跟他过不去,是什么?

徐翔宇这个小腹黑,在大爹爹面前从来不跟他争论,他一发飙,这个极品小受那如小鹿般清澈、纯真、水灵的大眼睛里,就蕴满了莹莹的水花,那模样别说多令人心疼了。

每到这时候,大爹爹总会把他搂在怀里安抚着,嘴里还骂谷化雨强势,容不得一个小孤儿。在大爹爹看不到的角度里,小受受的眼中又会『露』出狡黠的笑,冲谷化雨得意地吐舌头。把谷化雨气得七窍生烟!

不过嘛,大多数的时候,徐翔宇照顾大爹爹还是尽心尽力的,每日熬『药』,煮晓雪配好的养胃的『药』膳,都是这个小受受亲力亲为的。嘿!你还别说,看不出这个极品小受,还有学厨艺的天分呢,几次下来,『药』膳熬得,大爹爹都吃不出是晓雪亲自熬的,还是他熬的了。

晓雪在任君轶和黎昕的陪同下,一路快马加鞭,一个时辰后,就来到了额度山的脚下。

达伦和华焱交界之处,最不乏的便是大大小小的山丘。无论高度还是险峻,抑或是风景绮丽,额度山都数不上名次。那为什么这么多景『色』秀丽,高峻挺拔的山峰都未曾有自己的名字,而额度山却在地图上有一席之地呢?这其中还有个传说呢!

据说,在一千多年前,达伦巫族的一位少族长,恋上了族外的一位美丽的少年。两人的相识,是在额度山上,那位美丽的少年——额度,在这座当初并没有名字的小山上,与阿爸相依为命。免费小说额度的阿爸,体弱多病,需要常年服用『药』材,靠山吃山的两人生活很是拮据。

额度是个孝顺能干的孩子,他从山下一个游医那儿学会了辨认草『药』,每日天不亮,便穿行在大山之中。就在一天,他不知不觉中,进入了一座大山的密林中,『迷』了路。转悠了一整天,怎么也找不到来时的路。整日滴水未进,心中又惦记着家中病弱的阿爸,额度又累又急,在攀登时脚下一滑,便滚下了山崖。

摔得昏『迷』不醒的额度,被恰巧路过的巫族少族长给救了。他的美丽与灵『性』,立刻吸引了这个多情的少族长的全部注意力。

少族长不但把他带回了自己的部落,还请来专门的巫医给他医治。额度的小腿摔断了,只能在部落里休养。他担心家中的老阿爸,非要少族长送他回去。

少族长对这个孝顺又固执的少年,更加得青睐了。他派了族中的一位会点医术的族人,去额度居住的小山上照顾老人,让额度能够放心地在部落里养伤。

伤筋动骨一百天,在这三个月里,额度和少族长之间情谊渐深,最后居然私定了终身。

可是巫族是禁止与外面的人通婚的,说是会触怒巫神。少族长与额度的恋情注定要以悲剧结局。两人抗争了整整五年,少族长做过无数次的努力,可是巫族的祭司总是一句话拒绝了她:额度是个好孩子,可是不能因为你们,而让整个巫族陷入危险的境地。

这五年里,额度的阿爸没有撑过一次病魔的袭击,永远地离开了额度。孤苦伶仃的额度,面对着前路一片黑暗的恋情,心力交瘁之下,跃下了额度山的万丈深崖,把遗憾永远地留给了那个少族长。在额度死后,少族长也失踪了,巫族使出各种手段,也没有找到她。

从此以后,额度山有了它的名字,山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了一种独居的鸟,它口中总是“额度——额度——”的叫着。有人说,这鸟是额度的灵魂所幻化的。也有人说,少族长也在额度跃下的山崖殉情了,而这种鸟是少族长在呼唤着她挚爱地美丽少年……

悲剧产生美,遗憾会撼动人的心弦。晓雪听闻了这个凄美的传说,不胜唏嘘。这时候,一只拳头大小,浑身美丽的羽『毛』的小鸟,从她们的头上一掠而过,口中“额度——额度——”的叫着,似乎在呼唤着什么……

看着眼前并不怎么雄伟,也不怎么壮观的山峰,晓雪皱着眉头,思忖着:如果真的有宝藏的话,到底宝藏会藏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是一个隐秘的山洞?还是山壁里有什么机关?

哈哈!武侠小说看多了!晓雪自我介绍地笑笑。不过,既然已经确定这个绘制藏宝图的,便是穿越的前辈,也不能排除,对方是武侠『迷』,搞出什么奇奇怪怪的名堂来。

只是不知道这个穿越同仁,到底是男还是女。若是一位男同胞,那可就郁闷了。从一个男尊女卑了几千年的世界里,突然穿成了一个小男人,那可真够憋屈的。不过嘛,目前从各种迹象来看,他(她)应该是个女人,谁家会允许她们家的男儿,大江南北的『乱』跑?

任君轶瞥见了晓雪脸上奇怪的笑容,心中有些纳闷,不过他并没有问出来,只是淡淡地问了句:“不上山去看看吗?”

黎昕撇了撇嘴,道:“就这一座荒山,有什么好看的?我看呀,这张所谓的藏宝图,不过是无聊人士的恶作剧。那些个什么鬼画符一般的字,鬼才能看懂……”

晓雪横了他一眼,装作一副恼怒的表情:“难道你妻主我是鬼不成?”

黎昕自觉失言,忙狗腿地道:“晓雪不算,晓雪一直是与众不同的,晓雪是活神仙……”你可以想象下,一个高大威猛,一脸酷酷表情的个『性』男,弯着腰挤出谄媚表情,是多么好笑的一件事。

晓雪撑不住了,不由得笑倒在大师兄的怀里。黎昕心中那个郁闷哪,这一路以来,徐翔宇那个晓雪爱逗弄的目标没跟来,任君轶晓雪向来是怀有一种敬畏的情怀在里面,不敢搞他,只有拿他做戏弄的目标了。习以为常就不觉得突兀了,黎昕不住地安慰着自己。

“走!去山上看看!”晓雪振臂一呼,一马当先向山顶上爬去。说是爬去,也并不为过。这座额度山,好像很久没有人踏足了,山间的小道早已被荆棘或灌木掩盖住了。没有现成的小道,开始时还好,山势比较平缓,到了三分之一处,山势一转,巨石当道,失去了功力的晓雪,还真得手脚并用,向上爬呢!

这时候,需要黎昕拿着剑在前头开道,晓雪走中间,任君轶在后面殿后,不时地在晓雪身后托她一把,引得晓雪不住地扭头冲送他灿烂地一笑。

“好好看路!”在晓雪第n次脚下因扭头跟他说话,而脚底踩滑或磕磕绊绊的时候,任君轶再一次提醒她。

“没事,没事,不是有大师兄呢嘛,嘿嘿!”晓雪再一次被大师兄有力的大手,扶住胳膊站稳时,无赖地冲他一乐。

一座山,三人直爬到日上三竿,才到达山顶。晓雪站在山头,冲着重重叠叠的群山“唷吼——”大叫一声,不但收获了层层叠叠的回声,还吓飞了几只搞不明状况的无名小鸟。

迎着任君轶含笑望过来的眸子,晓雪『摸』了『摸』鼻子,讪讪地笑笑道:“这山里的鸟好肥呀,嘿嘿!可以打来烤小鸟吃。”不知道是听懂了晓雪的话,还是巧合,又几只山鸟仓惶起飞,有一只还差点撞在了晓雪的身上。

黎昕表情比较严肃,他回头仔细看了看来时的路,扭头问晓雪:“你发现什么了没有?”

“发现了!”晓雪斩钉截铁地回答,让他面上一喜,可是晓雪后来的一句,让他哭笑不得:“我发现,这座山是所有山中,最矮的一座。具体是事实如此,还是这山望着那山高呢?就不得而知了!”

黎昕的面皮***了两下,叹了口气,道:“跟你说真的呢,不要再开玩笑了好不?”

“说真的啊……我还真没看出什么来!下面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你到处看看,这座山上,有没有什么隐秘的山洞啦,暗号啦,机关啦……什么的,或许宝藏真的在这座山的某处,也说不定!可要找仔细点哦,免得和富可敌国的宝藏失之交臂!”晓雪来了劲头,指挥这黎昕干这干那!

“我去找宝藏,你干什么?”黎昕见她在山顶的一株低矮粗壮,快要有三人合抱粗的大树下,悠闲自在地席地而坐,便郁闷地问了句。

“我呀!就不给你添麻烦了。我就在这山顶,赏赏景,喝喝茶吧!”晓雪靠着不知名的大树粗壮的树干,翘起二郎腿,惬意的模样让黎昕恨得牙根直痒痒!

“咦?这是什么?”就在黎昕认命地转过身去,打算从山的另一边下去探寻这额度山中的秘密时,晓雪惊讶的声音适时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