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四十四章 美玉无瑕

三百四十四章 美玉无瑕

三百四十四章??美玉无瑕

原来就在晓雪朝着树干靠过去的时候,背后坑坑洼洼不属于树干纹路的凸起,让晓雪的背很不舒服。她恼怒地扭头瞪着那有她四个腰粗的树干,却依稀辨认出树干的表层上,被人刻着奇怪的符号,所以一声惊呼从她的口中溢出。

任君轶和黎昕也好奇地围过来,树干的表皮上横七竖八地排列着,深深浅浅的刻痕。

“大师兄,你看这是不是哪个顽童刻着玩的?还是……”晓雪仔细地辨认着那有些模糊的刻痕,小声地问道。

“这座山虽然是周边最不起眼的一座,不过山势还是挺险峻的,刚刚 一路以来,你也见识到了。要说是顽童所为,估计不太可能。像我们这样的大人如果不费一番功夫,都很难爬上来,何况是个孩童呢?”任君轶头头是道地分析着。

黎昕用手指描着那些已经模糊得不太能辨识出来的刻痕,皱成一团的眉『毛』渐渐松开了,他不敢肯定地轻声问了句:“晓雪,你看这些刻痕,跟藏宝图上的鬼画符,是不是有点相似?”

晓雪的眼睛猛地一睁,脸几乎要贴在了树干上,看了半天,终于从那残存的刻痕中辨认出一两个拼音字母一样的东西来。

“真的也!这些刻痕一定是那位穿越前辈留下的讯息,可惜时间太久了,已经模糊不堪了……”晓雪纤巧的手指顺着她辨认出来的拼音字母,轻轻地游走着,口中喃喃自语。

“晓雪,你怎么知道那位李家的先人叫川岳?”黎昕很是纳闷地问道,难道藏宝图上的鬼画符里有暗示??? 娶夫纳侍344

“呃……什么??”晓雪睁大了眼睛,没有意识到自己差点把自己的底给『露』了。她只顾着沉『迷』于残存字母的研究,哪里还顾得上自己口中不小心说出了什么?

黎昕她痴『迷』的模样,耸了耸肩,把刚刚自己的疑问抛之脑后。

就这样,时间在晓雪辨认拼字字母中,飞快的流逝。不知不觉间,已经日落西山。彩霞铺满了整个西天,跟连绵不断的群山相接,显得格外的绚丽夺目。

任君轶看了看天『色』,提醒着不停地在小本本上记着什么的晓雪,道:“时间不早了,咱们是不是该下山了?这棵大树又不会跑,明天再上山来琢磨便是!”

“是啊是啊!再不下山,就看不到下山的路了!”黎昕也附和着。中午只吃了些自带的点心,黎昕这会儿早就饿了,一听任君轶的提议,马上响应。

晓雪随口道:“看不到下山的路,不下山就是了。随便找个山洞窝一宿,以前又不是没有过。”大部分的字母已经差不多还原了,只有几个关键的,由于太过模糊,实在分辨不出是什么了。晓雪不想前功尽弃,还在做最后的努力。

任君轶无奈的摇了摇头,对黎昕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去附近看看有没有能夜宿的山洞,自己在山顶搜集起干柴来。虽然已经渐渐步入剩下,山上的气温还是有些凉气的。再说了,即便不用来取暖,晚餐还是需要木柴的,不能中午吃点心,晚上还用点心垫饥吧。

夜幕在天边慢慢地摊开,渐渐笼罩了整个额度山,晓雪终于满意地从大树下站起来,拍拍屁股上沾着的灰尘,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

“怎么?任务完成了?这下满意了吧?”任君轶举着一个火把,在她身后已经站了好久了。

晓雪这才意识到,天已经全黑了。她不好意思地嘿嘿笑道:“是差不多了,只差连字成句了。”说罢,她『揉』了『揉』干涩的眼睛,『露』出了一丝疲态。

这时候,黎昕提着两只山鸡,从黑暗***现了。晓雪看着他浑身黑『色』的劲装,和古铜『色』的俊脸,打趣道:“我终于发现你的造型适合干什么了!”

“适合什么?”黎昕傻乎乎地上套了。

“适合黑暗中吓人呀!你看,你站在夜『色』中,不说不动,根本没人能发现你。若是你睁开眼睛,『露』出笑容,一定能把人吓个半死。”晓雪笑嘻嘻的小脸,在火把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灵动。

“为什么?”任君轶也好奇地看了眼黎昕,然后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

“嘻嘻,因为乍一看去,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熠熠生辉,一拍雪白的牙齿,发出森森的白光。不是很可怕吗?”晓雪越打趣人的时候,笑得越是无害。此时的她,纯真、无辜集于一身,让黎昕怒也不是,笑也不是。?? 娶夫纳侍344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语气充满了郁闷,道:“我知道我皮肤黑,你要嫌弃我就直接说,何必拐弯抹角的……”

“我的好阿昕,我怎么会嫌弃你呢,我最爱你这古铜『色』健康漂亮的皮肤了,看起来很有男子汉的魅力!”晓雪熊抱着黎昕,发自内心地安慰着。

男子汉的魅力……这听起来似乎也不是什么赞美的话语吧?黎昕无语地沉默着。还是任君轶解了围: “阿昕,找到夜宿之处了吗?”

“嗯!前面峭壁上,有一个被藤萝掩映的山洞,如果不仔细看,还真找不到它呢!我进去看了,里面很干燥,没有野兽占据,是一处极好的夜宿之地。”黎昕也知道晓雪对自己是真心的喜爱,便放弃了纠结于外貌的评论,恢复了常态。

晓雪接过他手中的一只扑棱着翅膀的小山鸡,挎着他的胳膊,道:“天黑路难走,阿昕你要扶着点我!”

黎昕被她无赖的样子打败了,任她挎着自己的胳膊,带着她和任君轶,经过一段比较难走的下坡路,来到了他发现的那处山洞。

就着火把的亮光,晓雪看到了山洞外纠结缠绕的藤萝,像一张大网,将洞口掩盖的密密实实,如果黎昕不说,她还真发现不了藤萝里有山洞呢。

她们从黎昕砍出的,一个刚好能容一人通过的小门,进入这个山洞。山洞大概有两米多高,地面上除了一些大大小小的石头,和少量的枯枝败叶外,还是比较干燥的。

晓雪把一些能用来生火的树枝聚集到一起,再加上大师兄带来的干柴,升起了一堆篝火。

“阿昕,你找个有水的地方,把小野鸡收拾一下,我和大师兄到里面看看,确认下这个山洞有多深。”晓雪有分配任务给他了,话说她似乎很习惯支使黎昕干这干那的。在她的观念里,高大有安全感的男生,就是要为女生服务滴。

黎昕也习惯了被晓雪支使来支使去的,他已经确认山洞的安全『性』,所以很放心地拎着两只肥肥的小山鸡出了洞口。晓雪则举着一根燃烧的松枝,拉着大师兄去洞中探险。

山洞不深,只往山壁里通了大概十来米,便到了尽头,这让晓雪很是失望!忿忿地转身往火堆方向去的时候,一不小心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一下,如果不是任君轶及时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拎了起来,她准会摔个狗吃屎。

用火把往脚下一照,原来是一颗西瓜大的石头捣的鬼。晓雪气哼哼地把火把塞进大师兄的手中,自己幼稚的搬起脚下的那块石头,使劲力气往前一摔,口中道:“看你还敢绊老娘,摔死你!!”

做完这一切,才很阿q地又恢复笑嘻嘻的模样。来到火堆旁,晓雪又拿出自己记录着树干上穿越前辈留下的讯息的小本本,在火光的照『射』下,细细地拼读着:“z-u-o b-i-a-n s-h-a-n b-i q-i-n-g l-u-o x-i-a…… ”

“晓雪,你看这颗石头!”任君轶淡然的声音里有一丝惊奇。

晓雪忙扭头看过去,正是自己刚刚扔的那颗西瓜状的大石头,刚刚她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扔出几米远,原来滚到离火堆不远处来了。

晓雪接过任君轶递过来的石头,放在火堆的亮光处,倒抽了一口气,讶然道:“这……这是……玉石??”

原来,这块石头在晓雪扔出时,撞击在其他的石头上,裂开了一小块,那破裂之处居然『露』出莹莹的翠绿之『色』,在火光中闪着动人的光彩。

她抬头望着大师兄,似乎在询问他的意见。任君轶从袖子里掏出一个七寸长的小匕首,运起内力轻轻隔开表层。灰褐『色』的石头表层下,翠绿欲滴的翡翠显『露』出来,在火光中闪着玻璃的光泽,显得那么的玲珑通透。

“大师兄,这是翡翠吧?成『色』怎么样?”晓雪这个翡翠盲,前世关于异能赌玉的小说倒是看了几本,若真让她去鉴别一块玉的话,可以说是一窍不通。

任君轶到底出身名门,又有个爱玉成痴的爹爹,耳濡目染,对于辨识玉石的质地还是很在行的,他已经用匕首把翡翠从石头中剥离出来了,这是一块足足有晓雪两个拳头大小的玉石。任君轶拿在手中把玩了片刻,才道:“质地细腻纯净无瑕疵,颜『色』为纯正、明亮、浓郁、均匀,在火光的照『射』下呈透明状,应该是翡翠玉中的极品。”

“哇!发财了,发财了!”晓雪一把抢过大师兄手中的翡翠,小心地捧在手中爱不释手地把玩着,眼睛中呈现出¥¥的符号。黄金有价玉无价,这么大一块极品翡翠,要是雕成镯子或簪子的话,一定很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