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四十五章 玉石矿

三百四十五章 玉石矿

三百四十五章??玉石矿

任君轶望着晓雪在黑暗中,闪亮如星的眸子,不由得微微一笑,他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晓雪一句:“你刚刚读的什么,什么‘姿屋我左,拨一安边’的?好奇怪的发音呀。”

“哦,对了!”晓雪小心翼翼地放下翡翠,拿起被她扔在一旁的小本本,笑着道:“我找到宝藏的线索了。好像是什么:左边山壁青萝下……宝藏一定藏在刚刚那棵树左边的山壁里,哈哈……人要是走运呀,神仙都挡不住。看!今天不但找到了宝藏的具体地点,还捡到了这么大一块极品翡翠。”晓雪抚『摸』着那颗绿莹莹的翡翠,脸上的表情既得意又张扬,好似整个世界即将臣服在她的脚下似的。

任君轶『摸』了『摸』下巴,似乎在沉思着什么。晓雪只顾对着火光欣赏她手上的美玉。人都说女人对于首饰和金钱向来没有什么抵抗力,果然如此,看!你块玉石就把她美的。

洞口的藤萝哗啦一声响,洞内的两人不约而同地抬头望过去,原来是收拾好猎物的黎昕回来了。晓雪马上显摆她捡到的翡翠,笑得如同偷了腥的小野猫:“阿昕,看,我们在洞里捡到宝了。一大块玻璃种的翡翠哦,极品啊极品!可以给你们每人打一根簪子,还能再弄几副耳坠,哈!对了,大师兄的爹爹不是最喜欢玉石吗?给他雕块玉佩,他一定会很高兴!”

晓雪美滋滋地计划着玉石的用处,这么好的美玉,市面上难得见到,卖掉怪可惜的,不如给自家人雕写饰品。嗯……就交给姓房的雕刻师吧!

“洞里这么会有翡翠?晓雪不会是又在拿我开涮吧?”黎昕将信将疑,几个月前,晓雪借口什么愚人节,把他骗得好惨。还说什么,被愚弄的人是最幸福,最受人欢迎的,把他弄得哭笑不得。

晓雪指着洞内的方向,刚想张嘴说什么,却被任君轶抢去了话头:“阿昕,你找到这个洞口的时候,有没有注意是在山顶那棵大树的什么方向?”

黎昕把拔得光悠悠的小山鸡递到晓雪的手中,接过翡翠细细的审视着,果然如晓雪所言,乃是极品的绿翡翠。听到任君轶没头没脑的问题,他细细地回忆了一下,道:“方向嘛,好像是在树的西边,我记得刚刚带你们来的时候,是往左走的,没错。是西边!”?? 娶夫纳侍345

“往左走?左边?青萝?”任君轶口中喃喃自语着。

往山鸡身上涂抹秘制酱料的晓雪,脑子中灵光一闪,大叫一声,道:“左边青萝下……啊!莫非藏宝图的宝藏就在这山洞中?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阿昕,给你拿着这些野味继续烤,我跟大师兄去里面再仔细看看,有什么机关没有!”

刚刚她们已经进洞看了一遍,只是一个空阔的山洞而已,如果是白天光线充足的话,一目了然,若是有宝藏的话,她们早就发现了。既然藏宝图暗示就在这里,如果不是恶作剧的话,那就是洞中有机关!

黎昕做了个让他硬汉形象很受损的表情——瘪了瘪嘴,认命地接过处理好的小山鸡,一手一个,架在火上烤,嘴里还小声不满地嘟囔着:“又是我,好玩的事没我的份,干活的工作每次都少不了我……”

晓雪咧嘴冲他抱歉地笑笑,拉起大师兄的手,就要立刻去行动。任君轶却如磐石一般,怎么也拉不动。

晓雪很诧异,用充满疑问的大眼睛望着他。任君轶淡然地道:“洞内太黑暗,找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既然知道了宝藏的下落,也不急在一时。不如等到明日一早,光线足够的时候再去仔细找寻,你觉得呢?”

此时晓雪的心如同有几只小猫挠呀挠的,却禁不住大师兄的劝说,只好强忍着心中的欲/望,漫不经心地烤着野味,食不知味地用完了晚餐,辗转反侧地在大师兄怀中入眠……

第二天,清脆的鸟鸣,透过密密层层的青萝,传进了山洞。两只不知道什么鸟儿,没有觉察到山洞中的危机,在青萝上打情骂俏了好一阵子,才悠然地飞走了。

晓雪便是在这悦耳的鸟鸣声中醒来,她望见了穿过藤萝的阳光编织的斑驳树影,一时之间有些发懵,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任君轶和黎昕都知道晓雪在早晨甫一睁眼的时候,意识总是处在『迷』糊的状态。便微笑着看她,等待她彻底清醒。

眼睛转了转,看清了自己身处何地的晓雪,从地上一跃而起,口中“哟呼——”大叫一声,兴奋地道:“寻宝,寻宝!宝藏是属于我滴,哈哈……”

得!一个被宝藏『迷』昏头的妞,大清早不刷牙不洗脸,就嚷着寻宝,活脱脱一个小财『迷』!

任君轶无语地递给她狼鬃制成的牙刷,上面已经沾好了青盐。晓雪这才意识到自己太心急,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了牙刷,边刷牙,边含含糊糊地道:“大师兄,你说昨天我们捡到的翡翠是不是就是宝藏的一部分,李家的老祖宗在搬运的过程中遗落下来,而宝藏又太多,她们没发现……”

晓雪的眼睛早已眯成了一个小月牙,心中盘算着:这样纯度的翡翠遗落了,李家的老祖宗们都没有发现,那说明这块翡翠对于她们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哈!看来如此价值连城的东西,对于宝藏来说,不过是冰山一角,九牛一『毛』……发达了,发达了!

任君轶看到她思绪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一脸美滋滋的表情,便叹息了一声,把盛满山泉水的杯子送到她嘴边,让她无意识地漱口,刷牙,再漱口……

等到大师兄帮她洗好脸,递一块『毛』巾到她手中的时候,她才微微从满眼金山银山,无价之宝的环境中清醒过来。她盯着手中的『毛』巾,却没有往脸上擦,而是抬起满脸水珠的小脑袋,笑得如同一个白痴:“大师兄,有了你们,我好幸福哦!”?? 娶夫纳侍345

不是她拍马屁,事实如此。成亲后,晓雪的夫侍们对晓雪总是照顾有加,尤其是谷化风,恨不能自己是晓雪的手臂一般,把晓雪照顾的无微不至,渐渐养成了她的依赖感。有夫侍照顾的感觉,真好!

黎昕掀开掩好的青萝藤,一只手提着猎物走了进来,另一只手兜着衣摆,里面包着几颗红艳艳的山果,看起来很是诱人。

“这是什么?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晓雪没见过这种山果,把视线投向了任君轶,他见多识广,应该知道这种山果能否食用,味道如何。

“此果名红樱,可食无毒,味道酸甜,是贫苦人家的孩童最喜欢的一种水果。晓雪可以尝尝看!”任君轶淡淡地扫了一眼,马上辨认出野果的品种了。

晓雪抓过一个,在衣服上蹭了蹭,大大地咬了一口,甜中微酸的味道立刻在口中晕开,很有些草莓的味道。晓雪满足地又咬上一口,不一会儿,便消灭了三个果子。

“哦!对了,红樱不能多食,要不然会倒牙的!”任君轶等她吃完了三个果子,才慢条斯理地提醒道。这时候当然已经晚了,早餐是黎昕猎来的果子狸,味道甚为鲜美,可是此时晓雪的牙即便是豆腐都咬不动了,如何能有品尝狸肉的口福。晓雪充满怨怼的大眼睛,盯着任君轶和黎昕吃着香喷喷的烤肉,而她却只能捂着牙,干瞪眼!

用完早餐,黎昕在任君轶的示意下,把洞口的所有绿藤全部清理干净。阳光没有障碍地照进了山洞中,本来有些昏暗的洞内立刻亮堂了起来。

“唷吼!寻宝去喽!”晓雪立刻忘记里早餐时的不悦,生龙活虎地在亮堂堂的山洞里上蹿下跳,好不活跃!

你看她一会儿在洞内的石壁上『摸』索着,一会儿趴在地上在各个石头上研究着,要不就是冲着洞内的突起处,按呀按的。按得手指头都酸了,也还是一无所获。

山洞就那么大,很快就被晓雪地毯式地搜索了一遍。可是,令她十分泄气的是,根本就没有她想象的那种洞中密室。为了防止自己漏看错看,她还特地让黎昕运气内力,在山壁上敲击,以图从声音上能分辨出藏宝秘窟……可是,接过依然令她失望加绝望!

折腾了很久,晓雪才一屁股坐在洞中最大的一块石头上,哭丧着脸,反省着自己还有哪些地方漏掉了没找。

黎昕看着她垂头丧气地模样,迟疑地道:“晓雪,是不是一开始你的方向就是错的,宝藏根本就不在额度山……”

“不!绝对不会错!”晓雪斩钉截铁地道:“我敢肯定,宝藏就在额度山,而且就在这座山洞中。让我想想,到底哪儿出错了呢?还有哪些地方没搜寻到?”刚刚她几乎是采取了地毯式的搜寻方法,按理来说,储藏宝藏的密室应该不小,不难找到的呀?

任君轶的一句话,让她仿佛醍醐灌顶般恍然顿悟:“是不是这山洞中只是藏着宝藏的暗示,宝藏根本就在别的地方?”

听了大师兄的话的晓雪,眼睛一亮,她从巨石上站起来,又仔仔细细的把山洞的边边角角搜寻了一遍,终于在她刚刚坐着的巨石下面,挖出了一个巴掌大的方形小盒子。

晓雪激动地打开盒子,里面只有一张薄薄的纸,由于岁月的流逝,纸张已经泛黄了,不过上面的字却清晰可辨:

亲爱地穿越同仁,能够找到这里,说明你跟我同来自一个地方,那个有着五千年文明的古老国度。我是一位地质勘探人员,业余时候酷爱赌玉,所以研究过不少玉石『毛』料。人常说:赌玉和赌博一样,十赌九输,我凭着自己的专业和独到的眼光,倒也赚了不少。可惜,我表现的再低调,也终究没逃过别人的算计。于是,我穿越到这里来了!

这些年,我一直在游历中排解着心中的郁闷,至于为什么郁闷,我想身为穿越同仁的你,一定会理解!直到我来到了这里,才发现,这座被人们忘却的额度山,居然是一座天然的宝库!一座不亚于缅甸帕岗老坑的翡翠矿藏……

谢谢月冷天寒的粉红哦。这个周末要去合肥看望早产的小侄子,还有两章存稿设置明天后天的定时发布。明天下午的火车,星期天晚上能回来。如果回来早的话,就码一章字,如果回来晚的话,嘿嘿……就原谅姽婳断更一天喽!姽婳的小侄子好可怜,提前一个多月出生,生下来才三斤六两,好小一只,在育婴箱里呆了三个星期,前两天刚刚接回家。姽婳给他买了个长命锁,希望我可爱滴小侄子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