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五十章 你帮我揉揉

350章 你帮我揉揉 娶夫纳侍 青豆

三百五十章你帮我揉揉

翠松看到锦儿那得意的嘴脸,觉得实在忍无可忍:别以为只有你们家公子能生养,我们家风主子还生了双胞胎呢小姐这么宝贝我们家公子,即使风公子生的是小少爷,相信小姐也不会嫌弃。如果小姐知道了风公子生了宝宝,绝对不会被你们截了去的。

翠松上前一步,正待向晓雪说明情况,却被一旁温柔微笑着的谷化风给拦住了。他对这个忠心的小厮摇了摇头,然后对晓雪道:“我们先去看繁哥的孩子吧。”那声音、那神态没有一丝的不悦,只有温柔的包容。晓雪一回来便要去他的院子陪他,这已经让他很满足了,只要她心中有他,又何必做这意气之争呢?

晓雪一把拉过风哥哥,继续挎着他的手,就想小时候一样,这已经成了她的习惯动作了:“走先去‘竹韵轩’看小肉球去”

锦儿偷偷看了眼自家公子,眼睛盯在晓雪挎着谷化风胳膊的手上,有些为自家未出生的小姐鸣不平:什么小肉球,那是邵府的大小姐好不好,肉球肉球的叫,好像那是一道“四喜丸子”似的。

不过刚刚公子已经埋怨地瞪了他一眼了,不能再惹公子不开心。夫人能先来“竹韵轩”,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即便公子因此而惩罚他,他也不后悔。大家都是侍夫,凭什么谷公子就能分到夫人大半的关注?希望大小姐能帮公子多赢得些夫人的关爱吧?不少字

晓雪挽着风哥哥在前面走,苏繁走在她的另一边。后面跟着撅着嘴巴的小世子,妖孽熙染那赤红色的宽袖长袍在人群中分外惹眼。除了任君轶和黎昕,其他的人似乎都不放弃一丝一毫跟晓雪相处的机会,队伍在晓雪的领导下,浩浩荡荡地向“竹韵轩”进发……

“竹韵轩”果然如其名,一进院子的大门,小径在密密匝匝的紫竹中蜿蜒向院子深处。儿臂粗的深紫色竹杆柔和发亮,隐于翠叶当中,甚为绮丽。行在这浓密的竹荫下,虽然日头高挂,却隐隐觉得一丝凉气不时传来。

竹荫的尽头,便是苏繁的卧房,淡紫色的流苏后,一张紫檀木雕花架子**铺着紫红色鸳鸯绣被,一眼看过去,那对鸳鸯仿佛活了一般,连身下的绿水似乎都在轻轻的流动着。不用说,这是苏繁亲手绣制的嫁妆被面了。

架子床的旁边,放着一个小小的比床略高的小木床,小木**铺着最最柔软的桑蚕丝素面小被子。尽管小木床做得很精致,尽管小被子让人看着很舒适,晓雪的视线却全然被小**那个被透明薄膜包裹着的小家伙吸引住了。

苏繁的这个宝贝,一看就是个大大拉拉的。此时的她,正在胎膜中四脚朝天,小脚抵着胎膜,在本来圆形的胎膜上留下了两个小小的鼓包。她的小肚子圆鼓鼓的,似乎刚刚吃饱了的小狗狗一般,满足地闭着眼睛休憩。

她睡觉时的姿势向来如此,恰好把她的性别展示在大家的面前。锦儿上前两步来到小木床边,轻轻捧起了被胎膜包裹着小包子,递到了晓雪的手中,还不忘挑衅般地冲翠松挑了挑眉,笑着道:“夫人,大小姐这会儿睡了,您抱抱她吧。”

晓雪看着仿佛被透明气球包裹着的小包子,不知道从何下手。以前韩夏的宝宝刚刚出生的时候,她曾经看过一眼,在她的印象中,没脱去胎膜的新生儿,都是个红红的小肉球,看着有些瘆人。

可是,眼前这个能够看清楚鼻子眼睛四肢,看起来如同仿真玩具一般的小包子,虽然没脱去那层半透明的胎膜,却依然萌到她了。小小的,跟篮球差不多的半透明圆球内,包裹着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包子,太可爱了

苏繁见晓雪不知道从哪下手,想借又不敢接的样子,忍不住无声的一笑。他从锦儿手中接过了女儿,然后温柔地塞进晓雪的手中,指导她什么姿势能让小包子更舒服。

晓雪的掌心贴着胎膜,触感比吹起来的气球更有韧性。小包子的屁屁和后背,隔着胎膜贴在晓雪的手心里,软软的,好像没有骨头一般。

晓雪就这样捧着她,不敢动一下,浑身僵直着,像个雕塑一般。她的男人们难得看到她如此窘迫的一面,都纷纷露出了有趣的笑容来。

而这个时候,不知道晓雪的动作让她不舒服了,还是因为肚子饿了。小包子在胎膜中蠕动了几下,便开始用小手小脚不停地拍击着胎膜,在胎膜上留下了一个个小鼓包。

本来小包子不动的时候,晓雪已经战战兢兢地不敢动一下,生怕把小包子伤着碰着了。此时手脚乱动,没有一丝老实气儿的小家伙,更是让她手足无措。

晓雪感觉到掌心中的小包子,快要脱离她的掌握,随时有挣扎掉落的危险。她忍不住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苏繁,这是他的孩子,他应该有经验应付这样的情形吧?不少字

苏繁正看着她跟小包子的互动,抿嘴笑着。收到她求助的目光,苏繁忙托着小包子外的胎膜,把她轻轻放在小木**,并且用手温柔地抚摸着胎膜。小包子似乎接收到了爹爹的关爱,手脚动的幅度变小,小身子却没有停下蠕动。

一直在小木床边照看的罗儿,笑了笑,道:“小小姐一定是饿了,奴才去看看胞胎凝露准备好了没。”向晓雪和各院的主子们行了个礼,罗儿便吩咐着手下的二等小厮去厨下把胞胎凝露端来。

晓雪好奇地把脑袋伸到那青玉碗上,只见薄如蝉翼的青玉碗中,盛满了青绿色的透明**,鼻子凑上去嗅了嗅,一股淡淡的清香传来,似竹非竹……

苏繁顺手接过晓雪鼻尖下的青玉碗,取出一个小银勺,挑起满满一勺子凝露,缓缓地淋在透明胎膜上。当那青绿色有些半粘稠的**刚刚接触到胎膜上时,小包子似乎知道开饭时间到,便停止了她蠕虫般的攒动。

胞胎凝露用肉眼能看得见的速度,渗入了胎膜,渐渐被吸收。待一勺凝露被吸收殆尽的时候,苏繁又舀了一勺,轻轻地淋在胞胎上……就这样,小包子很快把小半碗凝露“吃”完了,满足地翻了个身,又沉沉睡去了。

晓雪有些震惊地看着这一切,好像在梦中一般,感觉特不真实。我的天哪原来在父体内孕育三个月后的小包子,从父体中产出后就是这样喂养的呀

她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那层韧劲十足的胎膜,这就是保护着新生儿不受外界侵蚀的倚仗吧?不少字现在是夏天,如果是冬天的话,不知道这层薄薄的胎膜,能不能维持住小包子生存需要的温度呢?

晓雪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得到的结果是肯定的。这层胎膜比空调还好用,冬暖夏凉,根本不用担心小包子会冷到或者热到。而且,养分的摄取和吸收,也是通过这层薄薄的半透明的膜转化后,输入小包子的体内呢真是太神奇了,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呀

晓雪又戳了两下小包子的胎膜,这下小家伙可不乐意了,她飞起一脚,踢在了晓雪手指接触的地方,又准又狠,引得晓雪惊疑不已:“赫小家伙好大的劲儿,这无影脚使的,将来一定是练武的好材料”

苏繁抿嘴笑了笑,大提琴般优雅的声音解释道:“小家伙不喜欢人家戳她的胎膜呢她喜欢像这样轻抚着她,这样她会睡得更熟。”苏繁示范着顺着胎膜的方向,用掌心轻轻地抚摸着,就好似轻抚着一只慵懒的波斯猫一般。果然,小包子停止了挣扎,舒展开四肢,一动不动地任人抚摸。

晓雪学着他的样子,小包子先是不安地轻轻动了动,然后又放松了身体,享受着“泰式按摩”。

晓雪在“竹韵轩”呆了半个多时辰,等小包子彻底进入休眠状态,才意犹未尽地离开。在去谷化风的“听风阁”的路上,她把脑袋靠在了风哥哥的肩膀上,柔情蜜意地轻声道:“风哥哥,咱们也生个小包子玩吧?不少字”

谷化风眼神闪了闪,他轻轻咬了下嘴唇,笑着道:“晓雪,我有个惊喜要送给你……”

晓雪眼睛一亮,她的其他夫侍已经在从“竹韵轩”离开的时候,被她打发回各自的院落休息去了。此时,见除了跟在后面嘴巴撅得能挂油瓶的翠松,不知道在想什么,别无他人。晓雪把嘴巴凑到风哥哥的耳边,吹着气,调笑道:“我不需要其他什么惊喜,只要你把自己洗吧干净了,在**等着我,就足够我惊喜的了。”

谷化风的俊脸一红,含羞带嗔地瞪了她一眼,道:“还是这么没羞没臊的,都快当娘的人了……”

“快当娘怎么啦?谁规定快当娘就不能跟夫侍圈圈叉叉了?风哥哥,晓雪好想你,想得我心都痛了,你快帮我揉揉——”晓雪拉着谷化风的手,按在了自己发育得十分丰满的左胸上,眼睛变得深邃起来……

三百五十章你帮我揉揉

三百五十章你帮我揉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