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五十一章 露馅了

三百五十一章露馅了

三百五十一章露馅了

谷化风温柔黑亮的眸子,渐渐地幽深起来。眼眸深处,仿佛藏着能燃烧一切的炽/热火焰。

翠松觉察到两人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变得灼热起来,红了小脸偷笑了一下,然后竭力装作很镇定的模样,引着谷化雨去为他准备好的房间了。

谷化雨抬眼看了看哥哥,和今日已经成为自己妻主的那个女子,知道此时如果自己再杵在这里就太不识相了。他跟晓雪和哥哥打了声招呼,便随着翠松去了“听风阁”里毗邻着正房的那间房子,昨天晚上晓雪归心似箭,连夜赶路,才在今天一早回到了京城,这一路的风尘,和马上颠簸的疲惫,他也该好好休整一下了。

晓雪的目光,贪婪地锁在了风哥哥的脸上。风哥哥好像瘦了点,下巴都尖了,一定是内院外院的事务太过繁多,整日操劳,才会如此^H小说?。内院中的那些男人,她是知道的。

柳爹爹一向是顶着一家之主的虚名,不问世事的。小世子向来都是被照顾的那个,除了吃和撒娇,他可是什么都不会的,这也是九王同意她的儿子做侧夫的原因之一。妖孽熙染,是个不靠谱的,不惹祸添乱已经算是不错了。苏繁虽然在理家上也算得上一把好书,可是苏家的生意正蒸蒸日上,需要他忙碌的事情太多了,再加上要照顾那个小肉球,根本不可能腾出时间来帮助风哥哥。

这个家里里外外的,全靠风哥哥一个人操持着,真够难为他的。现在自己回来了,一定做弄些好吃的,给风哥哥补一补身子,这样骨瘦如柴的身板儿,她可不爱

不知什么时候,沉醉在久别重逢的浓情蜜/意中的两人,已经进了谷化风的卧房。屋里的下人们早已识趣地避开了,只剩下两人的房间里,充斥着暧昧的情调。

晓雪的手,不安分地钻进了风哥哥那薄薄的衣衫中,轻轻数着谷化风胸前一根根的鲜明的肋骨。不经意间,指尖划过了那颗粉紫色的红豆豆,引来了风哥哥的轻/喘。

晓雪调皮的一笑,拇指和食指合作着捏住了那手/感良好的红豆,眼睛中带着魅惑地**:“风哥哥,晓雪好想你哦,你想我了吗?”56书库不跳字。

谷化风经过晓雪这么多年有意无意地调/教,摸清了晓雪的脾性。他知道晓雪并不喜欢那种,在**被动得如同一条死鱼一般的夫侍,主动、狂放、威慑力十足,才是她的最爱。

一把搂住晓雪那不盈一握的腰/肢,轻轻托起她那丰盈的小屁屁,把她的腿缠在自己的蜂腰上。谷化风低头在她敞开的粉/白胸脯上,印下了一个个炽/热的吻痕。

“咯咯……”晓雪银铃般的笑声中,伴着偶尔的轻/喘。她被抱至床边,放在了柔软的被褥上。

谷化风的外衫已经被晓雪扯落在腰上,由于天热,外衫中只穿了晓雪设计的男式背心,露出了结实的肩膀、手臂。背心用的料子比较贴身,胸前的两点激/凸出来,这让风哥哥看起来更为性/感。

躺在**的晓雪,秉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原则,轻轻一拉风哥哥的手臂,环在对方腰上的腿一使力,谷化风便倒在了她的身上。为了怕压痛晓雪,谷化风的手撑在了晓雪身体的两侧,不过下/体却跟晓雪的紧紧地贴合在一起。

晓雪雪白的小手,不安分地在风哥哥裸/露出的肩背上游走着,动作是那样的轻/盈,仿佛一根羽毛拂过一般,引得谷化风的心/痒痒的。

突然,晓雪吃吃地笑了出来,因为她感觉到跟自己的大/腿紧贴之处,有一根那啥,已经迫不及待地翘/起头来。一股湿热在体内蔓延着,她故意蠕动着身体,让自己那最柔软处,紧紧地贴着那根越来越坚/硬的棒子,还不时地蹭上几蹭。

已经禁/欲了半年的谷化风哪里禁得住这样的**,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被欲/火支配着的他,失去了平日的温柔和冷静,他的手伸向了她腰间的带子上,不耐地撕扯着。

可是晓雪的腰带好像故意跟他过不去似的,越是心急,越解不开。他的脸不知道是因为情/欲,还是焦急,涨得通红,脖子上的青筋也暴起来了。

看着他猴急的模样,晓雪还真怕他爆血管,忙娇嗔地推开他的手,帮助他解开了自己的腰带,云丝锦衣外袍滑落在**,又被甩到地上。肚兜、亵裤纷飞而下,不多时,两具雪白的肉/体,已经赤/裸相见。

谷化风像在欣赏着一件稀世珍宝一般,眼睛盯在晓雪的胴/体上,拿也拿不开。雪白无暇如牛奶般细腻光滑的皮肤,丰挺得不能一手掌握的乳/房,纤细得好似两只手就能握过来的腰/肢,修长的美/腿中间,是他渴望和向往的快乐之地……

骨节匀称的大手,在那美丽到近似完美的胴/体上逡巡着,久久没有其他动作。就在晓雪几乎要抗议他的不作为的时候,谷化风俯下了身子,虔诚地在她身上印下了一个个深吻:修长的脖子、漂亮的锁骨、胸前的丰盈、平坦的小腹、修长的美/腿,直至晓雪圆/润的脚趾头。

最终,他的唇留在了晓雪的唇/瓣,灵活的舌头迫不及待地挑开她带着芳香的唇/舌,跟她的交织在一起,好似一对戏水的鸳鸯。

大手先是在那高耸之处流连,轻轻地有技巧地揉/捏着,指尖刮在那绽放的蓓/蕾上,引起晓雪微微地颤抖。乳/尖是晓雪的兴奋点之一,他向来都十分清楚。

渐渐的,另一只手来到了她的****,那温热的大手刺/激着晓雪的神经,她的俏/脸涌上一抹嫣红,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着,一种久违的渴望,渐渐涌上了她的心间。

谷化风的两只手指,已经深深地探进了她的体内,在那早已润湿的柔软之地,放肆地攻城掠地。晓雪抬起臀,紧紧地吸着他的手指,通道内不停地挤压感,让谷化风清楚地感觉到,身下女子火热的欲/望。

下/身早已涨得疼痛难忍,他抽/出了自己的手指,用自己高昂的坚/挺之处,代替了手指。马上,一股幸福之感涌上了他的全身,好像埋藏在内心深处的压抑得到了释放一般。

晓雪几乎在他进入的立刻,往上一抬身子,完全地吞噬了他。两人的私/密之处,紧紧地贴合在一起,不留一点空隙。

如果此时有人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很是惊讶。谷化风撑着身子,身体前倾跪在**,晓雪如八爪鱼一般,紧紧地吸在他的身上,两个人如同连体婴一般,分也分不开。

谷化风开始动了,怒海狂澜般的进攻,让晓雪感觉自己如同风浪中的一叶小舟,在不断的撞击和颠簸中,获得了无限的快/感。

低喘声、呻/吟声,极度兴奋时的尖叫声,不绝于耳。室内满是一片旖/旎春/色……

三次,还是五次?晓雪已经不记得了,她只知道自己一次有一次攀上了高/潮。跟风哥哥的床/事,两人配合得珠联璧合,都得到了空前的满足。一个多时辰后,一天一夜没离马背,又跟风哥哥大战了数个回合后的晓雪,终于挂着满足的笑,进入了香甜的梦境。梦中,她又回到了巴彦克拉山下的铭岩小镇,采蘑菇、捉螃蟹、挖知了猴……身边永远不变的是那个温柔的青色身影……

这半年来流浪在外,晓雪已经戒掉了午睡的习惯。因此,没睡多久的晓雪突然间惊醒了,她摸了摸身边,空无一片,只余下一丝温热还提醒着她,刚刚那并不是春/梦一场,她确实又回到了风哥哥的身边。

嘴角幸福的微笑悄然绽开,晓雪静静地躺在风哥哥的**,鼻间满是风哥哥温暖的味道。有时候,静静地感受着对方的存在,也是一种幸福。

内室中几不可闻的声音拉走了晓雪的注意力。咦?谁在内室中?小厮们在她和风哥哥温存的时候,绝对不会这么不识相地跑进来。那么,极有可能是风哥哥到了内室。他不躺在自己身边陪她,跑进内室干什么去的?

晓雪好奇地穿上了亵衣,外袍披在肩头,蹑手蹑脚地推开内室的门,闪身进去。

内室的光线即使在接近正午的时刻,依然有些昏暗。风哥哥背对着内室的门,低着头弯着腰,不知道在做什么。不过他的神情是那么的专注,浑身散发出一种说不出的温情和爱意。

好奇宝宝晓雪,悄悄地靠近,双手缩在胸前,像个偷偷摸/摸的小耗子。风哥哥是多么的全神贯注呀,连她到他的身后都没有感觉到。到底是什么吸引住了他的全部注意力呢?晓雪更加好奇了。

脖子长长地伸了出去,昏暗迷蒙的光线中,晓雪看到了那个半透明的小肉/球。

“啊”晓雪惊呼出声,谷化风的手一颤,一勺子胞胎凝露滴在了胞胎下的锦被中。他的背,也变得僵直起来,久久不敢回头看晓雪。

怎么办,晓雪知道了他还没想好说辞,向她坦言偷偷生子的事。晓雪会是什么反应呢?震惊?暴怒?痛心?他没想隐瞒她的,可是他知道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提出生子的请求,晓雪会满足他。这也会打乱晓雪外出巡查的计划。他知道,她肯定会为了自己,放弃她期盼了好久的出巡的……

三百五十一章露馅了

三百五十一章露馅了是?由【56书库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