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五十四章 烫手的金胞果

三百五十四章 烫手的金胞果

那枚成熟了的金胞果,闪着淡金色的光华,在满树●茂的翠中泛金的叶子中,那种直达心灵深处的美丽,给人震撼。

女皇陛下站在这棵金胞果树下的最佳位置,满脸笑意地欣赏着这枚仿佛绝世金翡雕成的小果子,不住地点头笑道;“好!好!祝爱卿(我们家晓雪认祖归宗了)果然不负朕之所望,让金胞果重临华焱,重重有赏!”

晓雪忙上前一步,行礼道;“陛下忧国忧民,感天动地!天神才赐福于我华焱,借微臣之手,让这金胞果现世。此乃陛下之福泽,臣不敢居功!”

晓雪这个马屁拍得好呀!女皇陛下眉开眼笑,心中舒坦无比。她拍了拍晓雪的肩头,嘉奖道;“祝爱卿培育这金胞果,辛苦了,这赏你当之无愧!你说,想让朕奖赏你什么?”

看来韦小宝的那一套还真管用,一通马屁下来,女皇陛下居然让晓雪自己选择赏赐的物品,这可是天大的恩宠呀!

晓雪乖觉地嘿嘿笑道;“陛下,您也知道臣是个惫懒货,这爵位官职什么的也就算了,随便赏些实惠点儿的就成!嘿嘿··…··”

实惠的?无外乎金银珠宝这些。其实新得了玉矿,又在全国广招加盟商,连锁店开到五十家以上的晓雪,根本不缺这些。可是,她就是再白目也知道,手握金山银山的她·如果手中再握着权势,那么必然会招上位者的忌惮。没有什么野心的她,只想维持现状,做个逍遥的闲散王爷,每天在家数银子玩。

“哈哈··…··九妹说你是个小财迷,朕本来还不信。现在看来,九妹说得果然不错,你呀钻钱眼里出不来了。好!既然你好这么一口,朕就如你所愿!”

华焱这几年经过一系列的改革,老百姓安居乐业,农业发展迅速,商业空前繁荣。 ~华焱的国库自然也就充盈起来,说白一点,就是“不差钱”。于是乎金银明珠锦缎什么的,大把大把地赏进了“裕亲王府”。

那啥,人家晓雪已经认祖归宗了,府邸不能叫“邵府”啦。本来呢,女皇陛下是想赏赐晓雪一栋王府的,不过晓雪很满意现在府邸的位置和结构,喜好题词赐匾的华焱女皇,大笔一挥,“裕亲王府”四个闪亮的大字便高悬于晓雪的府门前。

朝中的大臣们都羡慕嫉妒恨哪!能得女皇陛下亲笔题府匾的,全华焱可就只有晓雪这么一家,可见裕亲王圣宠正浓,有些眼色的都纷纷找机会过来套近乎。

还有的官员,见晓雪后院美男众多以为她是个好色的·便送来了各色美男。这下可惹恼了晓雪内院的众夫侍们!不但将送来的美男原路退回去,送美男的那些官员以后的日子里,不是在朝堂上被无故地打压,就是家里闹个鼠患被子里出现个小蛇什么的,总而言之凄惨异常。

其实也是,你们不长眼地往丞相和九王的宝贝儿子妻主的府上送美男,不是打她们的脸吗?两个都是把儿子宠上天的主儿儿子们回娘家上上眼药不把你们压制致死算幸运的。

妖孽熙染更不是吃素的,他驱使个小兽什么的时不时地在那些个不开眼的府上闹腾一阵子,也够她们受的了。

经过这么一闹,不光是想送美男的宜员,就是那些家中有适龄儿子,想跟裕亲王府联姻的大臣,也望而止步了。裕亲王祝雪迎的府上也终于消停了下来。这些都是后话了。

就说眼前这枚金胞果吧,被用金剪刀采摘下来后,谁来做试验的小白鼠呢?虽然这金胞果看着跟达伦进贡来的一步一样,谁知道这内里的功效有没有什么改变。要知道淮南的柑橘,到了淮北可就成了苦涩的枳了。

若是这金胞果真的发生变异什么的,服下去怀不了孕都是小事,若是怀了个怪胎什么的,不吓死个人?万一再有个生命危险,就更得不偿失了。

所以,女皇陛下犯了愁。她的后/宫里倒是有许多不受宠,且死了孩子的侍君,让他们当试验品倒也无妨。可是,万一生下个怪物,这不有辱皇室血脉吗?不行,不能轻易尝试!

在朝堂上这么一说,底下的大臣们一个个也成了缩头的乌龟,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粒尘埃。女皇陛下看那些,平日里口口声声说自己如何如何忠心,恨不能把心挖出来给陛下看的臣子们,此时屏气敛声,尽量减弱自己的存在感的孬种模样,不由的摇了摇头。

女皇陛下愁,晓雪也愁呀!金胞果好不容易种出来了,却被让当毒药似的躲着避着。根据她前世的经验,嫁接成功的果树,所结的果子应该是没有饪何问题的。可是,光她知道有什么用,别人还是不敢尝试呀!

谷化风见晓雪每日愁眉不展的模样,有些心疼。此时后院里的男人们,除了正在怀孕的妖孽和“小受受”徐翔宇,只有他跟苏繁是孕育过孩子的。要试验金胞果效,当然要找生过孩子的男子。谷化风便下定决心·为妻主排忧解难。

在每日晚上的家庭聚餐上,谷化风委婉地讲出了自己的意愿。不料晓雪还没说什么,他弟弟谷化雨却跳了起来;“不行!太危险了!随便找个奴才,多给些钱财让他们去试验就是了,干嘛亲自犯险呢?”

谷化风的笑容淡了下来,目光平静无波地望着自己的弟弟,说道;“奴才的命,就不是命了吗?小雨你不要再说了,我意已决!”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现在生气了。

晓雪也不同意,她放下手中的碗筷,望着风哥哥道;“虽然我对这金胞果很有信心,可是风哥哥你才刚刚产下胞胎不久·不宜在孕育胎儿。”

谷化风的那俩宝贝疙瘩,还有一个月才能从胞胎中产出,距离上次怀孕才不过八个月的他,目前的身体情况,的确不宜再怀孕。

本来想说什么的苏繁,一听晓雪这么一说·嘴巴动了动,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拿了勺子,默默地喝着汤。

“晓雪说的对!哥,我们全家好不容易才团聚,我可不想你再有什么危险!”谷化雨忙不迭地点头,只要别叫哥哥以身犯险,什么都好说。

“那··…··就等我的身子调理好了,再服下金胞果吧!小雨你别担心,我对晓雪有信心!”谷化风还是没放弃亲自尝试金胞果的目的。这些年来,他陪伴在晓雪的身边,但凡晓雪有把握的事,从来没有一次不成功的。既然她说金胞果一定没问题·那就绝对不会有什么差池的。

听到这儿苏繁沉静地笑笑,道;“风,你有两个宝贝需要照顾,再怀第三个的话,恐怕照料不过来。不如把这个机会让给弟弟吧!”

这个女儿将来是必定要姓苏的了,再生一个像晓雪一样漂亮的,姓祝的儿子,将他跟晓雪的关系拄得更紧密,好像也不错呢!现在的他,已经不满足当初的所言,他贪心地想融入这个家庭,而不是单纯的利益关系。

“呃······雪儿,”柳爹爹在他们一开始争执的时候,就竖着耳朵听得仔细,他见晓雪对这金胞果信心满满的样子·心中一动。红着脸瞥了身边为他夹菜的妻主一眼,心中一个念头渐渐萌生。

放在膝盖上的手攥了攥,在女儿和女婿们的目光中,柳爹爹鼓足勇气,小声说道;“不如······这枚金胞果让我服下吧···

面对着女儿和妻主诧异的目光,柳爹爹的声音越来越小,话尾几不可闻,脸上烫的可以煎荷包蛋了,小耳朵也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

夫君想要为她孕育宝宝,祝清波心中自然高兴不已,可是一想到这枚金胞果不靠谱,可不能拿自家老公做实验。祝清波马上投了反对票;“我反对,觅云哪,我好不容易才突破重重困难,把你八抬大轿娶回家,你忍心让我为你担惊受怕?”

不错,上个月,将军府中三件大事;一是,在女皇陛下的默许下,昔日的镇国大将军再婚,娶了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普通男子做填房。咳咳!说没有任何背景也不对,人家还有个被封为裕亲王的大富豪女儿呢!第二件事是,美食界的神话,华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邵记小老板,认祖归宗,正式改为“祝雪迎”这个名字,入了祝家的族谱。第三件呢,就是那个在外养了二十年的,跟战死的小将军是双胞兄妹的儿子·正式回归祝府。

不过现在嘛,祝府已经成了个空壳子,主子们全都窝在裕亲王府上,享受着亲王府的亲情和美食。柳爹爹是有女万事足,女儿在哪他就在哪,就是妻主哄不走。

祝清波当然不会舍弃夫君和女儿,自己跑回冷清的祝府生活,于是美其名曰“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本将军就勉为其难地做你亲王府的镇宅之宝吧!”

改名为祝风旋的雨落小将军的嘴巴早已被晓雪养刁了,哪里啃独自留在府上吃那些猪都不喜欢的食物·便嘴里念叨着;“一家人当然要住一起了。”卷吧卷吧行李,也搬了进来。

祝府的管家在风中凌乱着;这是什么事呀!以前将军少将军转战沙场,木有时间回家,家里冷清。现在将军退休在家,主夫也娶了,小姐也回来了,少爷也归家了,怎么却更冷清了呢?老管家在咬着手帕,流下两行宽面条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