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五十五章 包子们要出世啦

三百五十五章 包子们要出世啦!

柳爹爹轻轻咬了咬唇,神情坚定地抬起头,看着妻主■.;“我想再为妻主生个孩子,一个像雪儿一样漂亮可人的孩子!”

祝清波长期军旅生涯练就的扑克脸,渐渐开始融化了。她目光盈满温情地看着自己的夫君,当着孩子们的面,拉过他的手,也不管肉麻不肉麻了,神情款款地道;“我也想要个我们俩的孩子,男孩像你,温柔贤淑;女孩像我,高大威猛。可是,我不能那么自私地,为了一个孩子,把你推向危险的境地。你要想生,等到明年达伦进贡金胞果的时候,我去求女皇陛下,请她赏给我们一枚。晓雪种出的这枚嘛,还是让别人去试验吧!”

说了半天,还是对她女儿缺乏信心!晓雪气得“嘭”地一声,重重地盖上装着金胞果的白玉盒。这金胞果,必须用胞胎果树干做的木盒,或者玉盒保管。玉质越好的玉盒,保存效果愈佳。

柳爹爹见自家闺女气哼哼地收起玉盒,便起身夺下玉盒,宝贝地抱在怀中,语气不容置疑地道;“不!我就要用这枚!雪儿种出金胞果了,没人敢服用。去年冬天,她无数个日日夜夜泡在暖房中,不眠不休地照看这这些果树,我看着都心疼!我不能让女儿的心血白费,我相信雪儿,这枚金胞果绝对没有问题!”

说着,从玉盒中取出了金胞果,塞进了嘴巴里。他的动作迅速果断,在其他人反应过束的时候,那入口即化的金胞果,已经被他咽下了喉咙。

祝清波气急败坏地拍着他的后背;“吐出来,快吐出来!你要是真有个好歹来,可让我怎么活呀!”

柳爹爹抬起头来,脸上带着恶作剧得逞的得意,冲妻主张了张嘴巴,“啊”了一声·然后嘴角漾起两朵小梨涡;“没了,已经到肚子里了,吐不出来!”

祝清波看着柳爹爹仿若闺中少年般纯真调皮的笑,不由得想起了那个边疆山城,一个精灵般的少年对着那个穿着普通兵卒服饰的她,留下了天真纯美的笑容······

柳爹爹被她盯得一阵脸红·如处子般的娇羞,更让祝清波迷了心窍。不但是她,就连身为男子的祝风旋,也不由得感叹,这个继父果然是绝色之姿,难怪将军娘亲这些年来总是对他念念不忘呢!

被迷得七荤八素的祝清波,都不知道那个早餐是如何结柬的,她自己吃了些什么。等到她头脑清醒的时候,已经在自己的院中了。

想到被夫郎服下的金胞果·就如一枚定时炸弹一般,让她心惊胆战。

祝清波暗暗地下定决心,在金胞果生效的这七天中,她不跟夫君同房,怀不上孩子·剩下的就好办了。还要记得每天让君轶那孩子给夫君请脉!嗯······就这么办!

可惜,她的决心在当晚夫君柔情蜜意中立马瓦解,直到柳爹爹被诊出已经坐胎成功的时候,她才懊丧地敲着自己的脑袋;只当夫君是个听话好掌握的,事实却是小腹黑一个。看来女儿晓雪的手段,不是凭空而来,有着遗传因素呢!

事已至此,叹气懊恼也没有用!祝清波从女儿奴一跃成为夫君奴·每天跟在柳觅云的身后·一步不离,生怕夫君有个什么闪失·她哭都没有眼泪。

任君轶也被她烦的没有办法,这个当婆婆的,每天缠着女婿给夫君诊脉,还征询吃要注意什么,喝要讲究什么,每天散几个时辰的步,睡多长时间最佳······最后,恨不能把任君轶留在主屋内常驻!

最后,她的宝贝女儿晓雪可不乐意了。她冲进娘亲和爹爹的房间内,一把抓过一脸无奈的大师兄的手腕,冲着祝清波嚷嚷;“都说爹爹和胎儿一切正常了,还一天三诊脉,能诊出个花儿来?你的夫君是宝,难道我的夫君就是草了?你疼你家夫君是你的事,别扯上我家夫君,好不?我家夫君也需要妻主的疼爱!走!大师兄,我们去二人世界去!”

话音未落,拉着任君轶就出了主屋的大门,到“随心居”进行她们的“造人”计划去了!等大师兄造人成功,他也是个孕夫,就可以以不可劳心劳力未有,避开娘亲的缠人手段了。

祝清波目瞪口呆地望着女儿,火车头一样地进来,布拉布拉说了一大通“绕口令”,又横冲直撞地出去。她用呆愕地表情看着闷笑不已的夫君,愣愣地问;“什么情况?”

等反应过来后,她才咬牙切齿地吼道;“这个不孝女!我这不是关心自己的夫君,也是关心她的爹爹呀!居然还给我呛声,不孝女!哼!”

柳爹爹着尚且平坦的小腹,笑得尤为满足;“你也太大惊小了,明明一切正常,你非要把气氛弄得紧张兮兮的。别说是被你缠着的君轶了,就是我,也快被你搞崩溃了!妻主,孕夫需要一个平静安宁的养胎环境,你就别添乱了,好吗?”

祝清波摸摸鼻子,想想避几天自己的表现,的确有些糗。目前父子一切良好,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自己这一惊一乍草木皆兵的,的确给女儿女婿们惹了许多麻烦。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若哪天真有个什么······凭着“小医仙”的医术,保个大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她爱惨了这个历经苦难破镜重圆的夫君,宁可牺牲孩子,也不愿意他有事。嗯······她已经有了一对那么优秀的儿女,就只求着家宅平安,亲人团圆了。

不知不觉中,金色的秋天悄悄地离去,京城迎来了漫长而又寒冷的冬季。各地的大棚,已经在晓雪的技术指导下,大面积的修建起来。各种蔬菜的种子已经下地,冒出了葱绿的小芽,过不了多久,北方的百姓就有口福了。

现在华焱的百姓兜里不缺钱,往年有钱买不到东西呀!冬天,除了储存些萝卜白菜什么的,一个冬天再难见到其他的蔬菜。前两年还好上那么一点,有了豆芽、粉丝、素鸡等可以上桌的冬季素菜。

在北方,豆芽粉丝五花肉这样的家常菜,很受欢迎,就连一品斋里也有“家常菜”这一菜品呢!即使是家家都会烹制的家常菜,不过人家烧得可比山珍海味还要鲜美呢!许多一品大员,预约到一品斋的桌位,避道家常菜是必点的菜肴。

今冬,大棚还未投入使用,消息灵通的京城百姓,就争相传告;今年冬天大家有口福了,据说京城附近光大棚蔬菜就种了千亩以上,春夏时节的各种蔬菜都有种植,只要手里有银子·就不愁买不到想吃的蔬菜。

那些家境稍微普通的百姓,心中有些打鼓了,这费了大手脚种出的蔬菜,恐怕不是她们能吃得起的吧?不管怎么说,先趁着冬季没来之前,多打几份工,存些银子,至少让一家老小年夜饭也能吃上点新鲜的蔬菜。

不过,等大棚蔬菜上市后,百姓们惊喜地发现,虽然比应季时候的价格高了点,不过比那些肉食之类的,还是便宜了许多。不存在物以稀为贵的说法。

仔细想一想吧,千亩大棚呢!再加上一些大户学习了技术,自己在庄子里种上几亩,算下来比春夏季节菜农的种植,也少不了哪去。这大棚嘛,成本也不算很高。这么一来,菜价还没有想象的那么离谱。

入冬后,裕亲王府里,有件人人都期待的大事裕亲王的长子长女,在历经了九个多月的孕育,终于出生啦!

晓雪早在几天前,就寸步不离地呆在胞胎们的旁边,就连睡觉都会半夜爬起来去看一看。她已经错过了胞胎们从父体中分娩而出的过程,可不想再错过小包子们的临世。

十一月十六早上卯正时分,谷化风的那对双胞胎,开始不安分地动起来。两只小包子的胎动,不似平时跟爹娘做运动时,回应似的动动手脚,而是拼命地撑着小胳膊小腿,企图要把胞胎膜给扒拉个洞出来。

此时的胞胎膜,早已如吹到极限的气球一般,薄得如同蝉翼一般,透明度很高,内里的孩子鼻子眼睛,甚至淡淡的小眉毛都清晰可见。谷化风的两个宝宝,依然有个看不清性别。他也太害羞了,无论怎么动,两只小手都捂在自己的重点部位,坚持露两点不露地三点。

苏繁的那个宝宝,继承了娘亲英挺的眉毛,眼睛一直闭着,看不出像谁,鼻子和嘴巴嘛,倒是很像他这个爹爹,再加上晓雪和苏繁的个儿都挺高,这孩子将束绝对漂亮,又一个美男杀手!

风哥哥的小宝贝,鼻子嘴巴倒是跟晓雪一模一样,一个眉毛浓一点,一个眉毛淡淡的,脸型则跟他们的爷爷很是相似·说白了,小美男一个。谷化风一见宝贝们像晓雪,心中很是松了一口气。因为在晓雪的众夫侍中,他一直很自卑自己五官是最没有特色的,说丑吧倒不至于,要说漂亮,也算不上。不过他那温柔的气质,给他平添了许多魅力,也是让晓雪爱之甚深的缘由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