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五十六章 意外之喜

二百五十六章 意外之喜

遥城,乱斗渐渐的平止,部分圣教军,门阀军城,而那些无法脱逃的不是被砍杀,就是跪地而降,城中的犬火也在陆续涌入的辎重兵的扑击下,被控制住。

夜幕下的平遥恢复了安宁,火光照亮了城中的角落,然而随着溃逃而出的圣教军不断的逃往后方,很快的,这里将会再次的成为焦点。

毗邻香山郡的东平郡,位于西岩府正东方向,境内五县,被冷卓的兵马占据了三县,而剩下的紫林,东平两县却是接连被圣教军以及磐石军一部占领,双方虽还没有擦枪走火,但是小规模的斥候战却是进行的如火如荼。

冷卓已从后方的西水县而上,来到云县县城,云县的地形就好似一块扁平的云,横竖在东平郡中部,辖境狭长,几乎东西官道,都要穿云县而过,在冷卓拿下西水县后,继而夺占了云县南部大镇山华镇,云县才算彻底的落入冷卓之手。

“少主,经过我斥候多番打探,总算摸清了对面之敌的来路,东平县内的东平郡城驻扎的圣教军除却一个总旗,数个五行旗的杂兵外,还有圣教精锐的五行旗军一部,应该是属于火系五行旗!”林冲快步的从外面走入,带回了一个颇为重要的信息。

“哦,可知道是何种魔兽?”圣教军的数量越来越多了,尤其是占据的地盘扩大之后,这个政教合一的组织就爆发出强大的煽动能力,几乎没过一天,似乎都会有数千青壮被拉拢起来,形成四下掠夺的圣教军一部,不过些乌合之众再多,冷卓都不会太过在意,但是对方的核心精锐,冷卓却不能不在乎。

从最近几日不断传回的信息,圣教军的核心五行旗军战力很强在玉西县,常遇春,徐达所部就是被对方的水行旗给逼的不得不退出玉西县城,甚至的,在脱离的时候,折损的兵马还超过守城半月的数量而鄱阳水军新建立的四个水营,花费小半年打造出的船只,沉了六成,还未成军便遭遇重创。?~

而在西岩府境内,门阀军跟圣教军的对战也全面落在下风,只有极少数暂时还能支撑,其余的只是靠着一县,甚至几县的门阀合力,却是被如洪水猛兽一般的圣教军推枯拉朽的横扫而频频出现的圣教五行军已越来越多的曝光出来,但是这个圣教显然还埋藏了更多的秘密。

冷卓甚至怀疑这个在李唐末期就存在的割据势力,肯定拥有古通灵阵,以及一些运用之法,毕竟在那混乱的两百年时间古通灵阵在战争中达到了一个新的顶峰,各种魔兽,虫族甚至是异族不断的在大陆涌现,那是一个群魔乱舞的年代,虽然在帝国史上看不到这些,但是一些野史上可没少记载。

面对这样一个传承数百年的势力组织,冷卓丝毫不敢有点大意。

“名字叫不出,并不是任何已知的魔兽种类不过看外形却是颇有点像麒麟,马蹄鹿角,鱼鳞甲,马,全身燃着赤红火焰,似乎能踏空而走,从抓来的舌头那里得知,他们管这种魔兽叫做火麟兽,而拥有的能力是驾驭火焰,常用的火焰能力是火焰披风,火龙喷射,火焰雨!”

“数量有多少,可曾知道!”

“不超过百只,应是一个精锐的兽武骑,除此外还有数百骑的护卫火焰骑兵,坐骑似乎是一种拥有魔兽血脉的火马!”

“只有这些!”

“探到的情况就这些,另外北面被占据紫林县内的磐石军也打探的清楚了,这支兵马人数大约有四千余,以讨逆军第十一师团的五十四旅的几个营为核心,先后吞并了一些磐石军的散兵,又接收了一部分青壮!”

“其中最值得重视的就是这支兵马拥有一支大约百五十头的磐石兽骑,领军者是一个高阶地灵士,叫秦川,此人如今也是这一支磐石乱兵的统领,麾下倒是聚集了一批地灵强者!至于对于此人更多的了解,却还需要些时间从后方调集!”

听林冲这般说,冷卓倒想起第十一师团,檀道济似乎就在这个师团里,第十一师团的驻地,在松陵府跟西岩府交汇的地方,但是现在檀道济既没有退到湘水一线,四出的飞骑也没有发现其踪影,就好似人间蒸发一般。?~

不仅仅是檀道济,九川府境内的第十二师团的一票人,梁红玉,秦良玉,孙武,伍子胥,索菲亚等人如今也还没有消息,而九川府除却一些地方在门阀控制下外,已被贵族私军纳入囊中。

除此外,陈庆之这个十四师团的师团长,以及〗书最新最快连址ˇ垭:wuw.1〗谷化风的眼中含着高兴的泪花,他期待了六个月的球,终于实实在在地出现在他面前了。他赶忙眨掉眼中的泪滴,不让它挡住看儿子的视线。听了妻主傻气的问话,他弯腰轻轻拖起一个小包子,递到妻主的手上,泪中带笑,笑中含泪地柔声道;“我们的孩子··…··这是我们的孩子!”

晓雪有些手忙脚乱地接过风哥哥递迂来的宝宝。那小小软软的小包子,让她有些不知所措。恰在这时候,本来安静熟睡的小包子,小脸皱成一团,蹬着有力的小脚,响亮地哭了起来。

本来就不会抱孩子的晓雪,在小包子乱踢乱动下·更是不指导如何是好,有那么一瞬差点让儿子从手中掉下去。她抱得别扭,孩子更不舒服,哭得更惨烈。另一个还在小**的宝宝,也二重唱般地啼哭起来,不过哭声可没有晓雪手上的那个小包子雄壮。

在柳爹爹的指导下,晓雪调整好宝宝在臂弯中的姿势。让儿子的脑袋舒服地枕在她的臂弯中,手从下面稳稳地托住小家伙的屁屁。另一只手则轻轻拍着儿子的后背,口中“哦哦··…··”地哄着。

好在小家伙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儿,很快他的哭声低了下去,小胳膊小腿也老实下来。终于安静下来的小家伙,突然没有预兆地张开了湿漉漉的眼睛,黑色的瞳孔迷迷蒙蒙,似睡非睡。

这时候的宝宝是看不到东西的,顶多有点光感。可是晓雪非坚持说,儿子看到她了,儿子第一眼看到的是她!喜得好似捡到了金元宝一般,不住地到处显摆着。

不料,乐极生悲,怀中的小家伙似乎跟她天生不对盘似的,在她得意不已的时候,一泡童子尿,沾湿了她的衣襟。

晓雪头上垂下几根黑线,本来这室内已经埋了地龙·她又刚刚从被窝里钻出来,只着两件薄薄的夹衣。就觉得一股湿热,很快地浸入了衣襟,胸口顿时觉得湿漉漉的。

抬眼看看周围夫侍们想笑又强忍着的模样,她嘿嘿干笑着;“嘿嘿!童子尿,好东西,百病不缠身!”

“哎呀!这个宝宝没有小鸡.鸡!”小世子的惊呼,转移了大家的视线。原来,这家伙看到小**剩下的宝宝,哭得如同猫儿一样,觉得大家的视线都被晓雪手中的宝宝吸引去了,没人管他怪可怜的,就伸手想去抱起那个小不点。

那个小东西一直缩着身子,好像害羞似的,两个小手不像哥哥那样蜷在胸前,而是一直放在腿中间。小世子想要抱起孩子,便把孩子的小手从腿中拉出来。

小家伙正哭得正惨,又被人骚扰,不乐意了·小腿乱蹬,哭得更响了。

就在这时候,小世子的视线落在了小家伙两腿之间,立刻睁大了眼睛;不是说两个男包子吗?怎么这个宝宝少了点什么?于是乎,这个白目的小世子,大叫出声这个宝宝没有小JU.!大家的视线几乎同时落在另一个宝宝的腿中央······

“哎呀!我们这个害羞的小东西,居然是个女娃呢!”柳爹爹笑得更开心了,“小模样长得真不错,跟我家雪儿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

祝清波的也从夫君身边伸过脑袋,仔细地分辨了一会儿,也点头道;“嗯,鼻子嘴巴都挺像我们晓雪的,嗯······就是缺了点大女子的气概··…··嘶.—”

话没说话,她便龇牙咧嘴地露出痛苦的表情。原来夫君不乐意她说女儿的坏话,让她尝尝“钳子功”!柳爹爹跟他的女婿们学坏了,居然敢对妻主实行暴力活动。祝清波两泡泪眼·咬着小手绢,躲在一边画圈圈。

“我们雪儿哪点缺乏女子气概了?你说,整个华焱,有哪个女子能及得上我们家雪儿?从白手起家,到富甲一方!哪个女子十几岁的年纪,就有如此的成就?”柳爹爹可不舍得任何人说女儿的一点不是,就连妻主也不行。

谷化风已经把女儿抱在了怀里,轻轻地安抚着,小东西跟她娘一个德行,很黏这个当爹爹的,到了爹爹的怀里,立马停止了啼哭。

看着女儿满足地闭上眼睛,谷化风的心柔得几乎能滴出水来。本来以为是一对双胞男宝宝,不料上天眷顾他,让他为妻主生下了长女。有妻主的偏爱,有女儿傍身,他这辈子,足够了!

主子生了女儿,翠松比他主子还要高兴,他双手合十,感谢老天的保佑。还不忘得地看了锦儿一眼,意思是说;别以为只有你们家主子能生女儿!我们家这位才叫大小姐,祝府的长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