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五十七小受受分娩

三百五十七 小受受分娩

三百五十七小受受分娩——

“公子,夫人!小小姐她······也要出世啦!”锦儿翠松气得嘟起嘴巴,惋惜地瞥了自家公子的胞胎一眼。不料,这一眼让她喜出望外,惊叫出声!

众人的视线从那对龙凤胎宝宝的身上转移过来。果然,刚刚还没有一丝出世迹象的苏家小包子,凑热闹似的,胎膜上裂开了一丝缝隙。

被儿子淋了一身童子尿的晓雪,还在惋惜儿子在自己怀中还没焐热便传到别人的怀抱。听锦儿这么一喊,顾不上换掉身上骚起哄哄的衣服,巴拉开人群,冲到了隔壁的小床前,拉开架子等着抱女儿。她下定决心,这回谁跟她抢,都不会放手。凭什么她的儿子女儿轮不到她抱?这么想着,她还有些怨怼地看着刚刚用襁褓裹住的宝贝儿子女儿·又落入了岳母李民浩和哥哥祝风旋的怀抱。

这苏家的小包子,一定是个急性子,不但早出生了好几天,就连胎膜褪去的速度,也比那对双胞胎快上许多,不一会儿,一个光溜溜地小包子没有任何遮掩地呈现在大家的面前。

这小东西没等胎膜全部缩成一团,便蹬着小脚哭闹起来,那肺活量,真不是盖的。可以用两个词来形容惊天地、泣鬼神!

高音喇叭似的哭闹,影响了另外两个刚刚入睡的包子,于是乎,三重唱开始了。高音、中音、低音,配合的默契十足。劲头最足,声音最响的,当然还是苏繁家的闺女。风哥哥的男娃音量次之,声音最小的竟然是被奶奶说没有女子气概的祝家长女。

晓雪,已经那些个没有带孩子经验的夫侍们,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祝清波也是从来没哄过孩子的,晓雪小时候都是柳爹爹在带,她一年到头没几天沾家的时候·当然也是不指望的。

谷天慧,在两个儿子小的时候,被夫郎们嫌弃粗手粗脚,怕弄痛了孩子,也很少抱孩子。

在场十几个人,细细算来也就柳爹爹、大爹爹、狄爹爹还算带过孩子·邵紫茹则抱着自己的宝贝儿子,腾不出手来。

场面,那是相当的混乱。

其中不知道谁小声埋怨一句;“谁说不让请乳爹爹的?真是没事找罪受!”

晓雪的眼睛一睁,还是老论调;“谁带的孩子跟谁亲,我们内院这么多人,还带不了三个孩子?,,

苏繁怀中抱着自己精力旺盛的女儿,被她的哭声闹得早已失去了平日里沉静美好的模样。罗儿铺好早就准备的小被子·柳爹爹指导他如何把婴儿摆放其上。在包裹的时候发生点困难,小家伙的腿脚乱动·不让捆扎,一裹紧就哭闹不已。不得已,只有松松地用襁褓缠上一圈,还不时地堤防着别被小家伙踢散开了。

闹了好一会儿,苏繁的宝贝终于闹累了·沉沉地睡去。谷化风的俩宝贝也随着进入香甜的梦乡。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晓雪瞧着好不容易传到她手中的大女儿,看着她比儿子略小一圈的脸儿,想到她哭声的微弱,便有些担心地抬头看向大师兄,道;“轶哥,你帮忙看看,老大的身子骨好像不怎么壮实呢!”

谷化风听她这么一说·脸色一变·面露焦色地也巴巴地望着仕君轶。任君轶早已在传抱的过程中,把三个小不点儿的身体情况摸透了·他摇头道;“别瞎琢磨,三个孩子身体都很棒,没有任何问题!放心,有我在呢。”

晓雪喜笑颜开地抱着自家女儿,看着她那天使般的小脸,幸福从内心深处喷涌而出。?~

三个熟睡的小东西并排躺在一个小**,好似玉雕的娃娃,让人看了很是喜欢。妖孽熙染摸摸肚子中微凸的宝贝,妖娆艳丽的脸上露出一丝充满父爱的光辉,他深信自己的孩子·无论男女都比他们的要漂亮可爱。

快要分娩的徐翔宇,一直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孩子们。他保守陈旧的观念中,只有生下女儿才更得妻主的疼爱,坐稳裕王府侍夫的位置。他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看多了任意买卖侍夫的现象,总觉没有孩子的侍夫比下人还不如。

自从他入了祝家的门儿后,虽然晓雪对他跟其他哥哥们一视同仁,敏感的他却觉得缺乏安全感,他认为只有为妻主生下宝宝,心才能安定下来。所以才会在进门没几天,就要求服下胞胎果,成功坐胎。

现在看到别人(其实就两人而已,不过在华焱这样的几率是极少滴)都生了女儿,他钩心有不淡定了。抚摸着鼓鼓的小腹,徐翔宇脸上变得忧郁起来······

“哎呦”突然下腹上一阵胀痛,徐翔宇感觉到一股●.,好似要冲破他的腹膜,破茧而出一般,不由得捂肚子,疼得叫了起来。

站在晓雪身边,一脸温柔地望着孩子和妻主的谷化风,一见他这模样,心中默默算了算日子,急忙道;“翔宇怕不是要分娩了吧?”

晓雪抱着女儿的身子一僵,怎么都赶趟儿似的,都集中在今天了呢?她把怀中粉嫩的小包子,塞进了早就在一旁巴巴等着的谷化雨手中,慌乱地大叫着;“接生公呢?明宏、明青,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把你们主子扶进产房?苍松,明智,快去把接生公请到产房,徐公子要生了!,,

又是一阵兵荒马乱,留了谷化雨、大爹爹和怀有身孕的熙染,和几个小厮在这边照看熟睡的孩子。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又拉拉扯扯推推挤挤地,涌向了“蘅芜苑”中为徐翔宇准备的产房。

躺在**哼哼唧唧的徐翔宇,在接生公和贴身小厮的帮助下,褪去了上衣,裤子也被扒拉到腿根处,露出下腹处已经变红渗液的胞胎线。

晓雪怀中好奇和担忧的心情,不顾父母和夫侍们的阻拦·挤进了产房。看着徐翔宇小腹上的变化,不由得联想到了子慕皇子流产的那一次,她顾不上看热闹,忧心忡忡地问站在自己身边医术高明的大师兄;“大······大师兄·他这······会不会有问题?”

神经一直处在比较紧张,忍着阵痛的徐翔宇,只听了半截话,他表情慌乱而又痛苦;“怎么了?孩子她怎么了?主夫哥哥,你要保住我的孩子,她若有事我也活不下去了!”对于这个孩子,他怀有太多的期待,宁可自己有事,也不想孩子有什么不测。

任君轶还没开口,侍候在他一旁的接生公接过话头;“这位公子,别自己吓自己,没事,好着呢!别紧张,放松··…·-个男人都要经历这么一遭,有我京城第一接生公在此,绝对不会有事的!”安慰着产夫还不忘捧自己几句。

晓雪则陪着笑,神情紧张地道;“您老接生的经验丰富,他这胞胎线中流出**,是正常的吧?,,

那接生公早就对她一个大女人的,进入产房抱有不满了,傲娇地摇头道;“这位夫人,不是我说你,你一个女人进产房,实在不吉利。产夫目前一切正常,你就别在这扰他的心绪,添乱了!在外室等着去吧!”

也难怪他说话这么不客气,京城有名的金牌接生公,许多王公贵族的孩子都是从他的手上产下的。请他接生的人都排到十里街(京城外围的一道街)了,要不是看在邵记银卡的份儿上·他还要考虑接不接这泡生意呢。

徐翔宇额角的汗像下雨般的流出,鬓角额前的发粘在上边,疼痛一阵阵袭来,他的表情有些狰狞。他也知道自己此时的状态肯定很遭,这还只是开始,待会儿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情况。他想自己永远用美美的形象面对妻主,狼狈不堪的一面不想让她看到。

于是,徐翔宇强忍着痛,朝着晓雪露出一个凄美的笑;“妻主,你还是到外边等着吧,翔宇求您了!”

晓雪不忍拒绝他,默默地点了点头,眼中的关心却清楚地表露出来;“好,我就在外边等着你的好消息!”离去前,用力地握了握徐翔宇的手,好像要把自己的能量传给他似的。

徐翔宇攥紧了还余有妻主余温的手,一股力量油然而生。接下来的分娩过程虽然显得漫长而又痛苦,可是他却充满了勇气和力量,因为他知道,妻主就在隔了一道门的地方陪着他,跟他一起期待着腹中孩儿的降生。

半个时辰后,一个鲜红的拳头般大小的小肉球,在铺着柔软蚕丝的木匣中,被接生公端出来;“恭喜夫人,贺喜夫人,父子均安!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将来一定像他的父母一样优秀!”

这是所有接生公都会说的客套话。一个小肉球而已,怎么看出可爱不可爱,像不像他的父母?不迂胞胎的娘亲,尤其是第一次面对胞胎降生的娘亲,明知道是客套话,听在耳中还是非常高兴的。

赏了那接生公沉甸甸一袋银子,许诺的银卡也递了过去。接生公喜滋滋地道谢袖了去;嘿!那些达官贵人们想破头都弄不到的邵记银卡,咱轻而易举地弄到手了。谁说接生的活儿,是伺候人的下等人?你们自诩上等人的,还不如我老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