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五十八章 晓雪的孩纸们

三百五十八章 晓雪的孩纸们

五年以后

“苏云绢!你又欺负我妹妹,看我不打得你万紫千红,满面花开!”一个奶声奶气,却又中气十足的童声,在满是春意的花园中,乍然响起!

循声望去,一个漂亮得好似年画上的男娃娃,迈着小短腿飞快地朝那一树粉红跑过来,那双比常人都大闪着灵动光彩的眼睛里,满含着怒意,洁白的犹如刚剥壳的鸡蛋一般的小脸,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紧紧抿着的小小红唇边,那对可爱的小梨涡里也仿佛盛满了怒气。

男娃娃的手中拉着一个穿着粉色齐胸襦裙,面貌跟男孩一般无二的漂亮女娃,嘟着小嘴,不服气地小声嘟哝着;“我是姐姐,不是妹妹!”

“你闭嘴!你哪里像姐姐了?性子柔弱温吞,被人家骑上头了也不知道反击。你这样的姐姐,如何能保护弟弟不被别人欺负?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当妹妹,让我这个做哥哥的保护你吧!”玉琢一般的男娃娃,口齿伶俐,说起话来像打机关枪似的。

被他拉着的小女娃娃,似乎很不善于跟别人争执,只是瘪了瘪嘴,没有再吱声。小男娃儿小大人似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拉着妹妹的手,又飞快地奔跑起来,那势头一点也不像是个五岁多的孩子。小女娃被他拉得踉踉跄跄,才勉强跟得上他的脚步。

小男娃儿穿过花园,在一棵粉色如霞的桃树下停了下来。花正值妖娆烂漫,每一片花瓣都似有了生命一般,各施手段,竟弄身姿,攀于枝头。它们或正,或侧,或仰,或俯·有如粉荷,有如胭脂。花大都全开了,也有半开的,偶然会碰到几枝懒起的,也含苞待放。桃瓣小巧娇嫩,姿态动人·竟使人不忍心用手掌碰碰它,亲近它,进而越发的惹人爱怜。

可是就是有人扰乱了这粉色的小精灵,攀爬树间,湮没在粉色的花海中,洒下漫天红雨。树下两个比男娃娃小一点的小男孩,在花雨中蹦跳叫笑,在花园中撒播下一串串金铃似的笑声。

“苏云绢,你给我下来!你拿毛毛虫吓唬我妹妹的事·我要跟你算一算!”这个苏云绢看着妹妹老实,总爱欺负她。

祝小帆早就看她不顺眼了,这次打定主意要好好地擞训她一顿。

树下的两个小娃娃见他气势凶狠地冲过来,互相牵着手躲避到一旁,睁大好奇的眼睛看着他。

密密匝匝的粉色花瓣中‘探出一个精制可爱的小脸,皮肤白皙无瑕,鼻子挺秀傲然,小嘴饱满红润,那双灵动的大眼睛更是为她增色不少。苏云绢,从她的名字就可以看出,她是苏繁的宝贝女儿,却全然没有遗传她爹爹那沉静优雅的性子·活脱脱一个小皮猴。

她朝着树下比自己早出生一刻钟的小哥哥·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嘻嘻笑道;“我干嘛要下去,有本事你上来呀!”

她之所以这么有恃无恐,是因为她知道祝小帆有严重的恐高症,听娘亲说哥哥小时候,一跟他举高高玩上就浑身发抖哭闹不停,真没用!

她吃定了祝小帆不敢上树来,就愈发地逞强起来。她揪了满把的梅花,朝着那个愤怒的小脸扔去,看他忿忿地躲避,却依然让一朵粉色的桃花沾到了头发上。

祝小帆愤怒到了极点,他的脸红得像熟透了的番茄,小拳头攥得紧紧地,嘴抿成一条线。可是,望着树上不断向他挑衅的可恶家伙,他却无能为力。这比成年人略高的小树,他是万万不敢攀爬的。

“哈哈!胆小鬼,有本事你就上束呀!”苏云绢继续撩拨挑衅,她脸上的坏笑,让人想抓碎!

愤怒冲昏了祝小帆的头脑,他气呼呼地用白白胖胖的小手,抱住手臂粗的桃树干,哼哧哼哧地向上爬!他的心中被一个念头占据了,抓住苏云绢这个可恶的家伙,把她胖揍一顿。

苏云绢见他居然颤颤悠悠地爬到了桃树一个枝杈,再往上一点,一伸手便可以抓住自己,便收敛了笑容,抱着树干又往梢头靠近了些。

正在她心中诧异胆小鬼今天怎么突然胆壮起来,敢柱高处爬的时候,树下的那个温温吞吞的小女孩,慢条斯理地淘气头,轻声提醒自己的双胞兄弟;“小帆,你不怕高了吗?爬这么高,你不头晕了吗?”

她的话好似一根导火索,点燃了祝小帆满腔的惧意·他扭头柱树下一看,马上害怕地闭上眼睛,圆润的小身子开始颤抖起来,抓住树干的的小手也变得无力起束。

“谁······谁来帮帮我,我······我怕!”刚刚还雄纠纠气昂昂的小家伙,由一条龙变成了一条软趴趴的小虫。没办法,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高,一到高处他就腿软。

“哈哈哈·····在他头顶不远处的苏云绢,笑得几乎要跌下来,她忙一手攥紧树干,一手拍着花枝·又扬下一地的花瓣。

她的大笑和不经意的拍击动作,使得来不怎么粗壮的桃树,轻轻地摇晃着。而这更让只离大约三十公分的祝小帆,白了脸色。

“小帆,你的右脚往下一点··…··对,踩着那个小枝,手放松一点,身子往下移—左脚拿下来,再往下探,踩住!手交互着向下移,快要到底了,别怕,我在下面接着你!”祝小贝不紧不慢,慢条斯理地在下面指挥着,头脑一片空白的小帆的每一个动作,在小手能够到他的时候,用力托着他的屁股。虽然她的力气不是很大,却给了吓得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帆一丝安全感。

噙着眼泪,祝小帆终于从桃树上下束了,他的小嘴扁了扁,一副想哭又不敢哭的表情。那小模样让人看了,都能疼进骨子里去。

祝小帆是很想大哭一场,发泄心中堆积的恐惧,可是他和妹妹的死对头就在一边看着呢,不能让别人看笑话,所以他又极力地忍住了。

“哇哈哈······太好笑了,太有趣了。你们看他刚刚下树的样子·像不像去年夏天我们在海滩上看到的海龟,真是逊透了!”苏云绢坐在一根树枝上拍着手,笑得前仰后合。

噗—躲在一边看热闹的两个小不点儿四岁的祝一铭和祝朝阳,捂着小嘴,想笑却又不敢笑出来,因为这个哥哥好暴力的说。

祝小帆听到闷笑声后·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继续用愤怒的眼神,死盯着笑得嚣张的苏云绢,可是人家躲在高高的树上·他一点也奈何不了她。

“小帆,你不是经常打沙袋吗?这棵桃树不是很粗哦”祝小贝的声音依然不紧不慢,柔柔软软的,不过可以看出她也是个蔫儿里坏的。

祝小帆的眼睛一亮,他握着比他的手臂粗不了多少的桃树树干·使劲了吃奶的力气,拼命地摇晃着。别看祝小帆年纪小小,个子小小,力气可不小。晓雪发现了儿子的这个优势,决定好好地培养一番·于是四岁不到的小不点儿,被扔进了黎昕的院子,跟他先学一些基本功。正巧,黎昕也准备给他两岁多的儿子,进行武术开蒙(孩子才刚走稳路,就逼着学武,这当爹的真是个疯子。),便一起教了。

一年多下来·小帆身体日渐强壮·力气也比七八岁的孩子还要大些,在跟他差不多或者比他稍大的孩子们当中·他号称“打遍天下无敌手”(自封的),很是耀武扬威的一段时间。

他这么一摇晃,本束就不太粗,有承受了一个孩子重量的小桃树,开始如海浪里的小船,剧烈地摇摆起来。上面本来还笑得得意的苏云绢,在一个不留神,差点滑下树枝后,白着小脸抱着树干,大声地叫着;“你干仟么?我会掉下来的!快住手,我要是摔断了胳膊摔断腿,看娘亲怎么惩罚你!”

“哼!我会说是你自己淘气,不听劝非要爬树,一个不留神擦下来的。”祝小帆已经想好了对策,根本不怕她的威胁·大不了被禁足,罚写大字,有妹妹陪他帮他呢·不怕!

“好你个祝小帆!你这是··…··什么倒黑白!你是个说谎的孩子,你会像《狼来了》里的孩子那样,没有好下场的!”苏云绢的声音都吓得变了腔调,看来她也知道摔下来的后果。

祝小帆停下摇树的动作,得意洋洋地抬头看着要哭不哭的苏云绢,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怕了吧?刚刚还敢笑我!你要是下来跟我和妹妹认个错,我就不晃了,要不然哼哼!非让你摔得在**躺几个月不可!”

“好#吧,我刚刚不该笑话你,你现在也笑我了,咱们扯平了,行了吧?”苏云绢好汉不吃眼前亏,缩着脖子,眼神如同一只可怜的小狗。

“我的就算了,妹妹呢,你不该向她道歉吗?”祝小帆对得罪自己的人很大度,可是若是得罪了他的妹妹,非让她好看!他可是非常护短的。

“我为什么要向她道歉!”苏云绢尖着嗓子猛地叫起来,脸上很不服气。

祝小帆两道英挺的小眉毛拧在一起,不悦地提高了声音;“你拿小青虫吓唬小贝不说,还故意捏死它让恶心的汁液弄脏了妹妹最喜欢的衣服,难道不该向她道歉吗?”说着又作势去晃那颗可怜的小桃树

祝小贝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角,小小声地道;“不用了,我也把她的衣服吐脏了······”

“我不跟她道歉,她蔫坏蔫坏的,每次都来阴的,呜呜··…··坏人,仗着你们是兄妹俩,欺负偶一个人。等我弟弟长大了,也让他学武,把你打趴下!鸣呜······”苏云绢到底是个五岁多妁孩子,觉得委屈了,便放声地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