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五十九章 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

359章 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 娶夫纳侍 青豆

三百五十九章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

苏云绢在树上哭得伤心,泪珠像大雨屋檐下的水帘似的,一颗接着一颗顺着粉嘟嘟的小脸往下滴。可能是泪水蒙了眼睛吧,她坐在桃树枝桠上,腾出一只手来,去抹眼睛。黑乎乎的小手,顿时在如玉般的小脸儿上留下了四道灰印。

“哈哈……小花猫,小花猫”抬头一直在看着她的祝小帆,猛地爆发出一阵笑声,指着她捧腹大笑。祝小贝也斯斯文文地勾起唇角,眼中的笑意一边也不比她双胞兄弟少。

另外两个一直在安安静静看热闹的小包子——祝一铭和祝朝阳,也眯着眼睛,跟着拍手叫“小花猫,云绢姐姐是小花猫”

祝一铭那狭长妩媚的凤眼,笑得弯弯的。虽然没有他爹爹那么妖娆艳丽,却也可爱中带着些媚态。他更是火上浇油:“嗯……跟我们家小白脸上的花纹差不多”

苏云绢被他们笑得乱了分寸,两只手一左一右用袖子去擦脏污了的小脸。小孩子平衡能力本来就不太好,她又托大两只手都离开了树枝,一阵风摇树动,苏云绢身子往后一仰,重心向后倒,小小的身子便从一人多高的桃树上滑落下来。

一直抬头看着她的祝一帆脸上的笑突然凝固在脸上,长期习武让他的反应和判断都超出一般的孩子。几乎在苏云绢滑落树梢的同时,他的身子动了。

祝一帆用最快的速度冲到树下,伸开双臂,朝着落下的苏云绢接去。他这一连串的动作,几乎没有经过大脑,条件反射般地动了起来。他身后的祝小贝,却变了脸色。要知道,虽说苏云绢瘦瘦小小,拎在大人手上没有多少重量,可是从两米多高的树顶落下,那种冲力和重力,就是大人接着也有些吃力,何况祝一帆只是个五岁多的孩子呢?

“这个傻蛋”祝小贝急得直跺脚,口中低声咒骂了一句,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双胞兄弟,冲到了树下,伸手接住了掉落的苏云绢,又被她的冲力撞倒在地,苏云绢硬生生地砸在他的身上。

祝一铭、祝朝阳两个小滑头一见出事了,马上撂下一句“我去请医仙爹爹来救你们”,便飞也似的逃走了。开玩笑,这时候还留在出事地点,不是找着挨骂吗?就是小贝姐姐不骂他们,娘亲和爹爹要知道云绢姐姐和小帆哥哥受伤时,他们在一旁看热闹,不剥了他们的皮。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祝小贝望着两个滑头弟弟火速离开的背影,又忍不住在心中唾骂一声“没义气”

她上前几步,看着祝小帆苍白的脸色和头上冒出的冷汗,心疼地噙着泪水,刚要开口说什么,却被刚刚吓呆了,现在却反映过来的苏云绢那惊天动地的哭声打断了。

“哇——爹爹,娘……云绢要死了云绢要被摔死了好痛,呜呜……”苏云绢以为自己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一定会断胳膊断腿,手肘上的擦伤和胳膊上被树枝刮到的地方火辣辣的疼,吓得大哭起来。

“闭嘴”祝小贝被她吵得耳朵疼,她心中担心着被苏云绢压在身下的小帆,口气中充满了不耐和阴狠。要是小帆有个什么的话,她一定让这个除了哭没有俩料的家伙好看

苏云绢被她脸上的阴狠吓得一愣,也忘记了哭,愣愣地坐在祝小帆的胸膛上,不知所措。

“你给我慢慢地从小帆身上下来……叫你轻点儿,你没长耳朵呀”

苏云绢这才发现自己身下躺着个肉垫,她慌手慌脚地手脚并用,想尽快从小帆的身上下来,不料却弄痛了小帆,他猛地吸了一口气,小脸皱成一团,脸色更加的苍白了。祝小贝心疼地看着他痛苦的模样,却不敢去碰触他,因为她听医仙爹爹说,受伤严重的伤者,尽量不要搬动他,否则会造成二次伤害。

看到祝小帆惨状的苏云绢,这才意识到是他救了自己,若不是小帆,现在躺在地上的那个就是她了。不由得心中充满了愧疚的情绪,她哽咽一声,哭道:“小帆哥哥,你有没有怎么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拿虫子吓小贝,不该老欺负她,不该不听爹娘的话爬树,不该双手离开树杈……呜呜……小帆哥哥,你不要死,你醒醒呀”说着就要扑过去,却被祝小贝一把推开。

“你害得他还不够吗?走开,离远点”别看祝小贝平日里给人感觉文文静静,瘦瘦弱弱的,力气可不小,一把推过去,把苏云绢推了个跟头。

本来就有伤在身的苏云绢,不提防被重重地推到地上,觉得身上更疼了,她哭得更大声了:“我不是有意要害小帆哥哥的,你为什么不让我看他,你干嘛推我?呜呜呜……云绢不是故意的,小贝姐姐你别恨我,呜呜呜……”

她在那呜呜咽咽地哭个不停,祝小贝听了本来就害怕的心情更加烦躁郁闷。到底是个五岁多一点的孩子,看到祝小帆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担心加上害怕一起涌上心头,祝小贝也哇地一声哭出来:“小帆,你醒醒呀,你不要吓我,小帆——哇啊啊……”

得两个人好似比赛女高音似的,哭声一声高过一声,一声惨过一声……

“呦呦呦……谁惹我们家俩千金了,哭得都比夏天的惊雷还壮观”闻声而来的晓雪,只看到俩小丫头片子一个坐在地上,一个半蹲着,哭得那个惨呀这个无良娘亲还有功夫打趣女儿。

“云绢,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告诉舅舅,舅舅帮你撑腰”来京探亲的苏凌,看着可爱的小外甥女哭得那么惨烈,不由得有些心疼。

“娘”两个小丫头见了晓雪,像看到救星一般。苏云绢也顾不上理睬最喜欢的舅舅,跟祝小贝一左一右地扑倒了晓雪的怀中,争着求救:“快救救小帆(哥哥),他快死了”

俩丫头看到祝小帆惨白着脸,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以为他快不行了,哭得更伤心了。

晓雪一听,脸上的笑容一僵,一手抱着一个女儿,向前移动了两步,这才看到躺在地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的长子。她弯腰放下两个女儿,三步并作两步疾走到儿子面前,手指缓缓探到他的鼻下,感受到微微的鼻息,心中松了一口气。

“小帆怎么了?嫂子,他还好吧?不少字”苏凌在晓雪身边蹲下来,一手搂着一个孩子,安慰似的拍着两个吓坏了的孩子的后背。他的妻主——宋寒露一脸担心的站在他的身后。

两年前,苏凌因为打理自己在宋琬的股份,跟合作者宋寒露产生了情愫,在三媒六礼过后,加入宋家做了宋寒露的正夫。

宋寒露是个爱捣腾新鲜玩意儿爱出海的,他又是个喜欢打理生意,做男强人的。两个人珠联璧合,琴瑟和鸣,小日子过得美满幸福。

宋寒露那厮别看荒唐又纨绔,却是个痴情种,成亲以后再也不出入烟花场合,小侍也没纳上一个。就连苏凌头一胎生了个儿子,宋家的老爷子送来俩通房小厮,也让她给打发了。

这一次来,她们夫妇俩不单单是为了探亲,还是想从嫂子这儿蹭几颗金胞果回去,多生几个,不相信生不出女儿?

祝雪迎已经从大女儿断断续续的解释中,得知儿子是被重物——苏云绢压到,有可能伤到了内腑。她正想弯腰抱起儿子,寻大师兄给医治的时候,花园那边传来祝一铭清脆的声音:“医仙爹爹,这边,小帆哥哥在这边,就快到了。”

转身望去,大师兄清冷如月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晓雪仿佛有了主心骨一般,慌乱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任君轶也看到了她,给了她一个安定的眼神,才看走到小帆的身边,轻轻拉起他的小胳膊,认真的诊脉。

“医仙爹爹,小帆哥哥没事吧?不少字他,会不会死?”苏云绢想到因为救自己,祝一帆才受伤,又留下了内疚的眼泪。

祝小贝扭头狠狠瞪她一眼,压低愤怒的声音:“被吵要是延误了小帆的治疗时间,小心我揍你”

晓雪有些惊奇地看着如风哥哥一般文静温柔的小贝,居然是个狠角色,真没看出来看来她这个宝贝女儿,不若平日里表现的那样柔弱可欺哦

任君轶放下了小帆的胳膊,安慰地朝着小贝和苏云绢笑了笑,道:“别担心,小帆没事。他只不过是受到重物的撞击,伤了肋骨,疼得背过气而已。服了这颗‘碧玉丹’,不消一刻钟就能醒过来。不过,他到底伤了筋骨,得好好休养些日子。”

他温柔地掰开祝小帆的嘴巴,把那碧玉丹捏成几小块,小心地喂到他的口中。那碧玉丹入口即化,不需要喝水,便顺着小帆的喉咙流了下去。

苏云绢一听,这才停下眼泪,抽噎着道:“小帆哥哥,云绢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你好好养伤,我会陪你解闷的”

“不用你假好心,小帆有我陪呢你个扫把星,离我们越远越好”祝小贝依然愤愤不平,说话的口气很是恶毒。

晓雪轻轻皱起眉头,有些不悦地道:“小贝,怎么说话的呢?云绢她也是你的妹妹,怎么能用这么恶毒的话,说她呢?”

“如果不是她,小帆也不会受这么大的罪每次我跟小帆玩得好好的,她总是过来捣乱……呜呜……娘偏心,不骂她,反而骂我——”祝小贝的泪滴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顺着腮边落下。

晓雪看着一阵头疼,她只好转过头看着眼红红的苏云绢,柔声问道:“云绢,告诉娘,为什么老跟哥哥姐姐捣乱?”

苏云绢小花猫般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她垂下小脑袋,道:“她们俩不爱带我玩,弟弟妹妹们又小跟我玩不到一块儿去……云绢不是有意想捣乱,云绢是想跟她们俩一起玩来着……”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下巴都快抵着前胸了。祝小贝满脸惊讶的看着她,没想到这个总爱找她跟小帆茬儿的家伙,原来是想吸引她们的注意力呢

晓雪怜爱地摸了摸两个漂亮的小女儿的小脑袋,笑着对小贝说:“听见了吗?妹妹是想跟你玩呢你和小帆是大哥大姐,应该友爱弟妹才对。人家贫苦家的孩子,父母忙着生计,像你这样的姐姐,都要帮着带弟弟妹妹呢”

祝小贝低下头想了想,猛地抬起头来,小脸上闪着坚定的神采:“嗯小贝知道了,以后娘和爹爹们忙的时候,小贝会帮着照看弟弟妹妹。小贝要做一个懂事的孩子”

苏云绢也忙不迭地点头,道:“云绢也会帮着照看孩子,云绢也是懂事的孩子”

晓雪看着一对可爱乖巧的女儿,又摸了摸她们的小脑袋,欣慰地笑了……

三百五十九章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

三百五十九章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