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番外风旋虚淼上

京都风云 番外 风旋虚淼(上)

那又来到这个熟悉的院落春泽园。春泽园依然还那样的清幽静谧,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可惜物是人非,今日的我再也不是那个意气风发、豪情万丈的小将军了。而这幽静的小树林里,也不在有清越的读书声······

“孙书呆!景乾寺踏青礼佛,去不去?”

“小生······大考将至,小生得则苦攻读······”那个温柔中带着可爱的“迂”性的女子,面对着总是以捉弄她为乐的小将军,说话不太溜呼了。

“什么?你敢不给我面子!我邀请的人还从来没敢拘我面子的—书呆子,我再问你一遍,景乾寺,去是不去?”那个面露威胁的小将军,把袖子捋到臂弯,一副你要是敢说不起,我就揍你的架势。

“!虚淼姐姐,那些书你都背得滚瓜烂熟了,再看有什么意思?劳逸结合,人生处处皆学问,出去走走或许会有所感悟呢!”笑容明艳的女子帮腔道。

“那··…··小生就陪二位出去走走吧!”

“好你个孙书呆,我让你出去你就推三阻四,晓雪还没说一句话呢,你就顺顺当当地答应了。怎么?看不起我?还是对我有意见?”

“没有,小生怎么敢?小将军莫要曲解小生的意思。”书呆子连连摇手的样子,很是好笑。

“原来是不敢,如果借你个胆子,你是不是就这么想了?”英气十足的小将军不依不饶。

“借我个胆子也不敢!小生从未对小将军心生不满,小生愿意对天发誓!”书呆子急得汗都快要冒出来了,越急越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居然要对天赌咒了。

噗······小将军笑了,笑容里没有掺杂任何的瑕疵,就连心中那件压了他快二十年的苦恼·也暂时的抛开了。

我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束,往日那一幕幕,好似就在昨天·记忆是那样的清晰深刻!

“大少爷,您在笑什么?”我的贴身小厮秋桐,顺着我的目光看向那片撒下斑驳光影的小树林·一脸的纳闷。

此时我才恍然从回忆中醉来,怅然地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院落,我没有做声,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我二十岁生日过后,在晓雪妹妹认祖归宗列入族谱后的家宴上,将军娘亲把我的新身份介绍给族人和宾客们。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来得客人尤其多,不要说朝中那些面熟的重臣,京中但凡有些体面的人·都一个不落。就连千里之外,专门入京前来祝贺的也不在少数。我知道,这些人都是冲着晓雪来的,而我只是个陪衬。

不是我自怨自艾,确实如此。娘亲特地选了妹妹认租归宗的这一天把我介绍出去·为的就是分散一些注意力。毕竟我的一举一动,面貌气质都残留着小将军时的影子,若是认真追究起来,跟养在深闺中的大少爷,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那天·几乎所有的人注意力都放在了晓雪的身上,我的身份倒没有人质疑了。以后的日子,我都呆在晓雪妹子的裕亲王府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事陪着风妹夫研究研究美食·要不就逗逗晓雪妹妹的几个漂亮可爱的孩子。

我到底没有住在春泽园,只偶尔忆起往昔时·不知不觉中又走到这里,毕竟这里有我想忘却忘记不了的回忆。

我已经好久没看到那个经常被我戏弄的书呆子了,只在那天,我以新的身份出现在大家面前的那些,远远地看到了她。当时,她看我的眼睛里清楚地闪过一丝惊讶。是在为我这个祝风旋跟以前的祝雨落,长得过分相似而吃惊吧?她会不会想到,现在的祝风旋,就是那个喜欢捉弄她的小将军呢?

听说,她在状元及第后,被留在京城,做了翰林院编修,正七品的职位呢!这样也好,她的迂腐耿直的性子,不适合那些尔虞我诈的官场,在翰林院修修典籍仟么的,也正迎合了她的爱好。记得她曾经在不经意间透露过,她喜欢看书,以书为伴是她毕生所好。有晓雪岳母罩着的她,现在一定过得不错

她好像已经过了双十年华,若是别人到了这个年纪,早该夫侍成群,孩子满地跑了。不知道春风得意的她,是不是有了心仪的男子,有没有定下婚约,抑或是已经娶夫纳侍成家立业?

我的心中突然掠过一丝害怕,铂面对她的一切,甚至不敢去打探她的消息,唯恐听到让自己心碎的讯息。

“大少爷,该是去澄心苑用餐的时间了!秩桐自从跟着我来到裕亲王府后,每到用餐时间,都显得很是积极。

我看着他亮得耀眼的眼神,心中不禁有些羡慕。他这样的年纪,没有烦恼,没有心事,只要有好吃的,就满足地眼睛发光。多好!我无忧的日子,什么时候悄悄溜走·一去不复返了呢?

秋桐被我的目光看得一阵不好意思,他退至我的身后,等我在前面先行。

我转身走出了春泽园,也希望自己能走出那段不舍的记忆。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段记忆已经深深地刻进了我的骨髓,永远磨灭不了。

“嘿!大哥,看谁来了!”我刚刚步入正堂的门槛,我那性子开朗活泼的妹子,有了五个孩子,还像小女孩一样一惊一乍的晓雪,看到我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很高兴地招呼着。

看到她的笑容,我忍不住回了一个淡淡的笑,问道;“来客人了?谁呀?我也认识吗?”

我的眼睛下意识地在人群中搜寻着,阳盛阴衰的正堂内,很容易便搜寻到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啊!是她?那个曾经被我捉弄,却从来不生气的书呆子?她怎么来了?

刚刚那个记忆中的身影,突然真实地站在我的面前,让我不由得一阵晃神,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回忆。

“祝公子,小生有礼了!”那清越的声音一如以前,笨拙中带着些可爱,一点也没有因为在官场上混迹了两年而变得圆滑世故。

“哦,孙书呆,你来蹭饭来了?”捉狎的话语,在我反应之前,已经如本能般地脱口而出。当我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有些懊恼地掩住了嘴巴,不敢去看她的反应。

说是不敢看,却又忍不住偷眼看去。果然,孙虚淼因为我的话一脸震惊。我心中更加羞恼,自己怎么会忘记身为男子的身份呢?一定是在晓雪的府上,平时太迂放松,丧失了警惕感—孙书呆,她会怎么看我?会不会觉得这个酷似她的朋友小将军的男子,说话太过随便,对一个陌生的女子居然出言轻佻。她一定会以为我是一个随便,不庄重的男子,唉!本来想再见面的时候,给她留下最美好的印象,这下被我搞砸了。启蒙书网最新最快更新

我那个无良妹子,不给我解围就算了,还在一旁捂着嘴,笑得一脸猥琐。真是气人!

喂!你个臭书呆,还看什么看!再看眼睛给你挖掉!我恼羞成怒地狠狠瞪了她一眼,脸上的表情一定很复杂。算了,反正都那样了,破罐子破摔了我!

我抿着嘴,眼睛直直地瞪着那个呆子,不放过她任何一个表情。孙虚淼嗔目结舌的样子还是那么矬,嘴巴圆圆地张着,眼睛瞪得像个铜铃。以前每到她露出如此表情的时候,我都会有意瞪大了眼睛,跟她比谁的眼睛大些。

又一次,我在不自觉间瞪大了自己的眼睛,鼓着腮帮子,跟她大眼瞪小眼。启蒙书网最新最快更新

“太像了!太像了······口气,样貌,表情无一不像!虽说是双生子,不至于表情声音都如出一辙吧!”孙虚淼的自言自语向来声音大到身边的人都能听见,这次也不例外。

我的心中一阵莫名的窃喜,她还记得我以前的样子表情?连说话的语气她都能清楚的记得,那是不是说,她的心中也如我一般,对往昔难以相忘?

突然一种挫败感涌上心头。她怎么可能如我一般?当时在她的心中眼里,我是个骄纵跋扈的女人而已。

如果女人对女人产生了牵扯不断的情感,那岂不是好女风了?不行,不行!孙书呆这栉迂腐古板的人,怎么可能对当时的我念念不忘?启蒙书网最新最快更新

我垂下了眼帘,把眼中的情绪埋进了心底。不过,我仍然能清楚地感觉到,孙书呆的视线不时地停在我的身上,或许还在纠结“祝风旋”怎么会跟“祝雨落”避么相像的问题上吧。

今天的午餐,或许因为有客来临,而格外的丰盛。我甚至辨认出有几道菜,是许欠不曾下厨的晓雪亲手所做,可见她对孙书呆的重视程度。

我以前就很纳闷,晓雪这样精灵古怪的一个人,怎么会跟孙虚淼这个呆子成为好朋友。记得晓雪曾经说过“性格互补”这个新鲜名词,或许真有些道理呢!

当初,孙书呆这样呆愣、古板、迂腐的落魄读书人,怎么会悄悄地走进了那个意气风发,豪情万丈的“小将军”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