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番外风旋虚淼下

京都风云 番外 风旋虚淼(下)

一日早餐的饭桌上,我那精灵古怪的妹子晓雪,突然看着我,露出让人毛骨悚人的笑容。

我的将军娘亲和继父,都放下了碗筷,用奇怪的目光,在我和晓雪之间逡巡着。而我那八个妹夫,却都见惯不怪,夹向自己喜欢的菜肴的筷子,一刻也没停。尤其是那个九王阿姨家的小晨晨,对他喜欢的一盘糕点猛攻,生怕被徐翔宇多抢了一块去。

看着她那不怀好意的笑容,我心中突然有个预感;估计今日自己得遭殃。现在满京城谁不知道,那个厨艺超群富甲一方的裕亲王,若是盯住谁,那谁就惨了。恶作剧层出不穷,偏偏又让人气不下去,怒不上来,悬在半空,着实难受。

“咳咳··…··”我防备的目光,看在晓雪的眼中,她好似意识到什么似的,挠了挠头,假意咳嗽两声,道,“没事,没事!吃饭,大家继续吃饭—小晨晨,你也忒自私了点,不知道把玫瑰糕给妻主留两块?”

“我现在一个人吃,两个人补,晓雪你好意思跟自己没出世的女儿争?”晨儿左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右手上的那块玫瑰糕已经咬去大半,口中塞得满满的,说话都含糊不清,不仔细辨认不知道他说的是仟么。

晓雪摸了摸鼻子,脸上有些尴尬。我却丝毫不敢放松,生怕她突然拿我开涮。

看着晓雪继续埋头巴拉着自己碗里的皮蛋瘦肉粥,我有些沉不住气了,重重地放下筷子,看着明显吓了一跳,把粥戳在了上嘴唇上的晓雪,口气生硬地道;“说吧,有什么事就明说了,这么不上不下地吊着,还让我吃饭吧?”

晓雪又冲我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轻描淡写地道;“也没啥,突然想到今日有人请我去景乾寺故地重游······”说完,还冲我挤了挤眼睛。

我的心砰然一动,目光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情绪来。在我焦急地等待她下面的话语的时候,她却又埋下头,呼噜呼噜地喝起粥来。

我的继父·那个温柔似水,无欲无求的男子,却一脸怀念地对将军娘亲道;“景乾寺?不知道了悟大师云游回来了没?如果不是他和天慧,我早就不在这个人世了。妻主,我想去景乾寺上柱香,顺便拜访下当时收留我的住持大师。如果幸运的话·说不定还能遇见了悟大师呢。”

我那个英雌气短儿女情长的将军娘亲,早已被他温婉的笑容迷得七荤八素,只会说一个字“好、好、好······”

晓雪妹妹跟柳爹爹失散多年后·就是在景乾寺里相遇的。那一天,我以出征前求平安符为由,经爹爹的同意,于晓雪和她的夫侍们一起,到景乾寺上香拜佛。同行的还有她那个总是不时在我心中掠过的书呆子。

我呆呆地看着眼前剩下的半碗粥·突然一点食欲也没有了。倒是晓雪喝完粥后,满足地打两个饱嗝,很不雅地摸了模肚子,道;“此时正是春暖之时,我们全家人去景乾寺礼佛,顺便尝尝那里的素斋。嗯!味道虽然不及我的手艺,却别有一番风味!”

我有些赌气地推开面前的粥碗,猛地站起身来·道:“我吃饱了·你们慢吃,我先回房了!”

“好!你先回房休息一会儿·收拾收拾,咱们全家老少一起出游。嗯······连三个小不点儿也带着。”我们都知道,三个小不点儿指的是苏繁和谷化风的半岁大的宝宝们。熙染和徐翔宇的宝贝们,还在胞胎中,当然不能出门了。

“我不去!”我想也不想,拒绝的话便冲口而出。你们全家人出游,我跟着算什么事儿?看你们父慈女孝,夫妻恩爱吗

晓雪却依然一脸笑笑的表情,目光中含着一种莫名的意味;“哥你不去可不成啊,有人特地点名强调,要我说什么一定要拉上你哦!”

看着她欠揍的笑容,我的心扑扑跳个不停,我已经很清楚是谁邀请她了,一丝甜甜的味道,从内心深处涌出来。可是,一股莫名的火气也随之冲出;“她要约我不会亲自来?还让别人传话!还有女人样子吗?不去!除非她亲自跟我说。”

说完,我转身离开了澄心苑,快步向我的蜗居走去。脸上的感觉热热的,我摸了摸有些滚烫的面颊,心中有丝后悔。

如果那个人不是她怎么办?不!一定是她,我有预感。可是,如果她不敢来邀请我,怎么办?她若因此而以为我是很随便的男人,怎么办?

心绪纷繁,还没到我住钩“静心居”,我便开始陷入深深■悔恨中。

我在房中陷入苦苦的等待,心中好像有二十五至老鼠,百爪挠心一般。她,到底会不会来?她对晓雪提出的要求,是不经意随口一说,还是别有意味?

我在房中焦急地等待着,衣服也没有心思换,东西更是没有准备。就在这时候,院门处传来一阵说话声。是不是她?一会见了她,我该说什么?她会开口亲自邀请我吗?

“哥!你看谁来了!”晓雪妹子捉狎的声音出现在房门前,纷繁的脚步声昭示着来得不止她一人。

我的脸再次变得滚烫起束,手脚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我磨磨蹭蹭地转身过去,面对着来人的方向·低垂的头缓缓地抬起,手却在袖中攥得死紧。她来了?一定是她来了!

我鼓足勇气抬头望向晓雪身边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突然僵住了。晓雪的身边赫然是九王世女的正夫,跟我关系平时很不错的李傲然。晓雪说的人······难道是他?我的心像突然被人抽走了什么似的,空得让人心慌。

李傲然有些奇怪地望着我,开玩笑道;“你那什么表情?怎么?我顺道来看你,不欢迎?”

等等!顺道?难道晓雪说的那个人不是他?我心中的希望之火又燃了起来。挤出一个生硬的笑,我口是心非地道;“怎么可能不欢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快请里面坐,别站在门口呀!”

“呵呵,”李傲然笑着道,“算了,我知道你们全家要去景乾寺的事,就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改天我再登门拜访,你可别吝啬你们府中的糕点哦!到时候多准备点,我要打包,嘿嘿!”李傲然的性子跟我有点相似,爽朗大气。听说,很得他妻主的喜欢呢。

没容我再说什么,他已经转身从紧接着跟来的谷化风手中接过一个布包,挥了挥手,道;“目的达到了,走!打道回府!”敢情人家不是来看我的,而是来打劫糕点的,真让人伤心呀!

我望着他的背影,苦笑着摇了摇头,有些有气无力地返身就要回房。突然,一个让我心跳加快的声音,略带着些迟疑地道;“祝公子,一会儿去景乾寺,你去吗?”

我的面颊因情绪变化太快,而微微地**着,深深吸了一口气,我转身笑得很高傲;“没人要请我,我干嘛要去?!”

声音中赌气的味道,晓雪一定听出来了,要不她怎么背对着我捂着嘴偷笑?

顾不上管她了,我咬着下唇直定定地看着那个脸上闪过不自然表情的女子,心中有所期待。

书呆子孙虚淼的视线,并没有因为跟我的对视而移开,从她的眼睛里,我捕捉到一丝坚决。她的脸上渐渐露出一抹笑,诚恳地道;“祝公子,小生诚心邀请你春游景乾寺,不知赏脸否?”

我的脸上一热,如怀春少年一般心中涌上甜蜜和幸福,可是口中却依然不听话地说道;“油嘴滑舌,跟谁学的?好好的一个书呆子,被荼毒成登徒女了!”

孙虚淼似乎已经深深地了解到我的性格,并不因为我的冷言嘲讽而退缩。她目光如水,温柔包容,声音依然不放弃;“去吧,我听说景乾寺里不光平安符灵脸,月老庙也挺灵的。小生有个心愿,想请月老成全······”

她在言语间,充满柔情的眼睛自始自终都没有离开逐我o

这······这是不是在暗示什么?还是我会错意了?

我心乱如麻,嘴巴却先一步冷哼一声道;“你自己思春,要月老帮你牵红线,干我什么关系,扯上我做什么?不去,不去,就不去!”话语间很有点无理取闹的味道。

孙书呆眼神中充满了包容,她直白地近乎表白地道;“怎会跟没有关系?小生所求跟公子大有关系!去吧,就当故地重游也好!”

我的神色一凛,转向在一旁看热闹的晓雪,皱着眉头问道;“你都对她说了?”

“跟我没有关系!”晓雪赶忙摇着手撇清干系,“大半是她自己猜出来的,我只是没有帮你掩饰而已·嘿嘿······”

“雨落,不······风旋,我全都知道了,这些年苦了你了··…··”此时的孙书呆,身上再没省一丝往日里迂腐呆板的气质,很有种让人心动的感觉。

我的心中,仿佛飞辽一道五彩的虹,虹的那边,有个关心我,爱护我,包容我的女子,正盈盈地向我走来,走进了我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