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番外晓雪怀孕下

京都风云 番外 晓雪怀孕(下)

孩子们对提不起劲陪她们玩耍的娘亲很有怨言,背里称呼她“瞌睡虫娘亲”,祝小贝还给她娘起了个“睡神”的称号呢!

“爷爷,娘亲最近好过分哦,都不陪我们玩!”三岁的祝欢容扯着柳爹爹的衣角,很亢耻地告状。

“祝小容,我听见了哦!下次做双皮奶的时候,可没有你的份哦!”全家人三等四等的对象终于出现,声音中犹有一种慵懒的感觉。

要知道,祝欢容遗传了他爹爹的嗜好,十足一个吃货,最爱的零食就是双皮奶和姜汁撞奶。一听到娘亲的声音,他张大了圆圆的眼睛,扭头看到了自己的娘亲出现在门前,又眨巴两下无辜的眸子,奶声奶气地道;“娘亲今天好早哦,娘亲最好了!娘亲一点都不懒。”

妖孽熙染的儿子祝一铭凤眸一挑,似笑非笑的表情跟他老爹如出一辙,他落井下石的本事也不比妖孽爹爹差;“娘亲·容容说你坏话了,下次有新游戏我们不带他玩!”祝欢容那家伙就会装无辜卖萌,还总爱霸着娘亲撒娇,他早就看不顺眼了。

祝欢容一听,眼睛里马上蕴满了泪花,比最善于演哭戏的演员眼泪来得还快;“娘亲,对不起!容容是担心你,容容想跟娘亲一起玩。娘亲不要讨厌容容。

晓雪最看不得小包子泪光点点,小嘴嘟嘟的表情,萌呆了!她上前两步,抱起欢容小包子,朝他粉嘟嘟的小脸上亲了两下,笑着道;“娘怎么会衬厌容容呢?容容这么可爱,人见人爱······”

“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小包子们截住了娘亲的话,顺着喊下去,像他们共同的口号似的。

祝一铭撇着小嘴,不屑地看着娘亲怀里的祝欢容·凤眼中却闪着羡慕的光。

刚刚一岁半的祝语寒小盆友,从他爹爹徐翔宇的怀中挣脱出来,挪着蹒跚的步子,迈着小短腿,来到晓雪的腿边,抱着她的小腿·用含糊不轻的声音叫着;“娘,抱抱,亲亲”

晓雪低头看着大洋娃娃般的小包子,心顿时化作了一滩柔水,她蹲下身子,把小家伙揽在怀里,用力在他两颊上啧啧亲了两下。小家伙心满意足地迈着小短腿,又返回去,拉着两个哥哥—四岁的祝朝阳和三岁的祝瑕铮小盆友·把他们俩往娘亲那边拽。

他人小力薄,走路还不稳当,要不是两个哥哥反扶着他,说不定早就趴地上了。祝语寒小盆友把哥哥们牵到娘亲面前·用小胖手指着两个哥哥·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娘亲,糯糯地道;“娘,哥哥,亲亲!”

晓雪大乐;“好好,亲亲,阳阳小铮,娘亲香一个!”啾啾··…··一人脸上亲了一下,祝语寒小盆友才满意地扑进他爹爹的怀抱。

祝一铭小包子嘴巴撅得更高了·狭长的眸子里开始蕴积着泪水。他爹爹熙染·嘴巴一撇,斥道;“没用!哭什么·想要什么,自己去争取,难道还等别人送到你面前,太被动了!”自己的这个儿子怎么性子一点都不随他,这么别扭,也不知道随了谁!想当初你老爹我,可是主动出击,才把你娘亲拿下的。想要你老娘亲你,不会说呀!

“娘,你也太厚此薄彼了吧!”苏云绢从她爹爹身边蹦出来,她那猴子一般活泼的性子,跟她沉静俊美的爹爹是截然相反的两个典型。

晓雪睁大眼睛看着还不到自己大腿的二女儿,哈哈笑道;“不错,不错,厚此薄彼这个词都会了!云绢说的不错·不能厚此薄彼。来,来,来!包子们,都过来让娘亲调戏下!”

除了祝欢容、祝语寒三兄弟,一下子又围上来七八个小包子,有的牵娘亲的衣襟,有的扯娘亲的手,有的拉娘亲的后摆,还有的挤不到娘亲跟前,急得直叫唤。

“Attentm!”看着眼前乱哄哄的架势,晓雪突然像旧时港片中的警官一样,喊出了立正的英文。小家伙们果然右脚高高抬起,用力往地上一跺,两岁的祝尚武个头比四岁的祝朝阳还高一个头尖,他挤在了娘亲的腿边,由于离得太近,小家伙的脚用力地踩在了娘亲的脚上。

晓雪低头盯着自己印上了一个淡淡小脚印的绣花鞋,嘴角抽抽着。丫的,不愧是一代盟主的儿子,力气可真不小。她的视线落在尚武脸上,问道;“不好意思,硌到你的脚了。”

小家伙的脸皮够厚,很大度地挥了下手,道;“没关系,你不是故意的,我原谅你!”

晓雪一脸无语地看蓁很坦然的小家伙,嘴角抽抽了几下,大吼一声;“列队!”

小家伙们马上按高矮站成了一排,几个年龄小一点的在你拥我挤间,差点被踩在了脚下。

“乱什么,悠着点。我开始点名,点到名的到娘亲面前领香吻!”晓雪一本正经地背着手,看着饭厅里一溜儿的包子们,感到很有成就感。

祝小帆!么么!祝小贝,啾啾!祝一铭·MUA、MWA!祝朝阳······你不是刚刚领过了吗?还来?好吧,再附赠两个!

祝井阑······你是弟弟好不好,也要姐姐的香吻?好吧!你别撇嘴,姐姐亲亲,来!啵啵!邵晓祺,你也来,姐姐也疼你,么么!

柳爹爹和狄爹爹坐在一起,笑吟吟地看着眼前和和美美的情景,脸上盈满了幸福的光彩。

等到所有的宝贝们都到娘亲那里领过亲亲后,祝清波笑着发话了;“吃饭吃饭!饭菜都快凉了,各就位吧!”不用说·这个“各就位”也是跟女儿学的。

孩子们一桌,大人们一桌。年龄小的,自己不会吃饭的·乳爹在旁边喂饭,三岁以上的都是自己拿着小勺子小碗,独立吃饭,乳爹只在旁边照看着。这是晓雪给定的规矩·说是为了培养孩子们的独立自主能力。

晓雪挨着柳爹爹坐下来,旁边是正夫任君轶。一道道美味佳肴从厨房里端来,色香味实在是没的说,在外边根本吃不到这样的菜色。

晓雪喝了两口蔬菜牛肉粥,突然觉得胃口大开(你这段断时间,哪天胃口不好?),把桌上十几道菜,几乎扫罗了一遍儿。

谷化风觉得奇怪,最近晓雪怎么突然这么能吃了?他还没问出口,妖孽熙染便已经抢在前面道;“晓雪,你这样吃好吗?前两天你不还抱怨说腰都粗了一圈,小肚子快要比胸高了吗?”

晓雪的一勺子腰果鸡丁停在嘴边,小嘴瘪了瘪,闷闷地把勺子放下,哀叹一声;“唉!人老珠黄了,夫侍都嫌弃偶了,这日子没法过了!唉······唉······唉······”

柳爹爹被她“唉”地一阵心慌,把她放下的勺子塞到她嘴边,道;“胖了就胖了,胖一点喜庆!多吃一点!”

“还是爹爹疼女儿,不会因为女儿身材变形而嫌弃偶!”晓雪的脑袋在爹爹的胳膊上蹭了蹭。孩子们那边传来一阵笑声,笑声里夹杂着“娘亲撒娇,娘亲对爷爷撒娇”的话语声。

“吃你们的,食不言—”

“寝不语!”包子们齐声道。

“可是娘和爹爹们都边吃边说了······”不知道谁小小声地反驳道!

“规矩定给小孩子遵守的,不知道吗?怎么,有意见?”

“没有”包子们很不情愿地齐声回答。

“哼哼!这还差不多!”晓雪扭过头来,继续大吃起来。

坐在她身边的任君轶,从刚刚端来的银鱼干的盘子里夹了一筷子小银鱼,放在晓雪的粥碗里。这小银鱼是晓雪出的方子,宋寒露夫妇俩负责腌渍出售的,味道很棒,是晓雪的最爱。

“呕·····,银鱼刚入口,晓雪突然只觉得一阵恶心,不由得干呕了两下。

“怎么了?银鱼变味儿了?”谷化风关心地问了句,自己也夹起一条,放在鼻子下边轻嗅。

没有坏呀?味道还是一样的棒,怎么回事呢?

“这次的银鱼怎么回事,太腥了!”晓雪想到银鱼刚刚入口时的那股味道,不由得又是一阵干呕。

“腥?不会呀?”向来最是挑嘴的薛晨挑了一筷子放进口中,细细地品味着,咽下去后,才又道,“好吃!一点腥味都没有,不信你再一根!”

薛晨筷子上的银鱼还没刚伸到离晓雪的鼻子下,晓雪又“哇”地一声吐了出来,这下子把刚刚吃的所有东西都吐了个精光不算,连胃酸也差点吐了出来。

“不会胃受凉了#吧?”饪君轶放下筷子,为晓雪把脉。突然他的眉头皱了起来,眼睛里闪着惊惧的光彩!

“怎么了?”见他表情突然变得很难看,在座的所有人都瞬间没有了胃口。

任君轶沉重地放下晓雪的手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晓雪她怀孕了······”

“什么?你开什么玩笑!”谷化雨一下子从位子上蹦起来,他以为任君轶是在逗他们玩儿,可是看到他沉重无比的表情,知道不是在开玩笑!

“脉象显示滑脉,怀孕的征兆!”饪君轶的声音更加的低沉,最怕的事情终于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