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番外谁的孩子上

娶夫纳侍 京都风云 番外 谁的孩子?(上) 全本 网

任君轶的脸阴沉得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低空乌云,本●为这一个多月平安无事,晓雪偷偷服用金胞果的事,算是安全翻过去了。谁知道刚刚的脉象看来,她的确是怀了身孕,而且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难怪她最近老爱犯困,吃得也比平时多。

不过,这呕吐的征兆不是在坐胎前一个月才有的吗?晓雪她都一个多月了,怎么才刚刚开始孕吐?她的腹部好似没有胞胎线哦,他特意检查过的。那以后她生宝宝的话,从哪里生?不会真的如晓雪以前所说,难产的话就剖腹产吧?他以前是给肚子里长肿块的人剖过腹,却从未在孕夫身上试验过,更何况是“孕妇”?

柳爹爹才刚刚从震惊中略微清醒过来,他看了看吐得天昏地暗的女儿,带着哭腔地问道;“雪儿是女人,怎么可能怀孕?君轶啊,你再诊诊,莫不是诊错了?””

他也知道以小医仙任君轶的医术,误诊的可能性极小。不过,他还是搞不懂,女人怎么肯能怀孕?这可是闻所未闻的怪事!

妖孽熙染微微皱着眉头,道;“晓雪怎么会怀孕?莫非她误食了胞胎果?

邵紫茹突然想到了自己以前看到的野史,脸色刷地变白了,她迟疑地道;“我记得小时候看过一本泛黄的小书,书上好像讲过女人怀孕的事。我隐隐记得说的是一个孩子夭折的宠侍,诱惑着妻主服下胞胎果,结果真的就怀上了孩子。”

“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狄爹爹拿着筷子的手不住地颤抖着,心中的惊慌可见一斑。

“后来那妻主三个月后并未产下胞胎,五六个月后肚子大得像倒扣了个笆斗。她一怒之下处死了那个宠侍,到处寻医问药,却没有医生敢帮她医治。再后来··…··”邵紫茹迟疑了一下。

“再后来如何?你快说呀!急死人了”祝清波是急性子,她一再地催促着。晓雪的夫侍们也把目光都集中在婆婆身上,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关切。

“再后来那个妻主听了个赤脚医生的话,在怀孕的第七个月,服下堕胎药,从下体中排出一个已成型的孩子。可是,她也因大出血而死。”邵紫茹越说声音越小,说完以后饭厅内一阵沉默。

薛晨首先哭出声来;“晓雪谁哄你服下胞胎果的,你告诉我们,让昕哥把他千刀万剐。”说着眼睛不由得飘向了徐翔,在他认为这个宠侍应该是整天总爱找机会腻歪在晓雪身边,还一脸所图的他。或者妖孽无边艳绝天下的染哥哥。不过染哥哥这么爱护晓雪,不会舍得她犯险的,思来想去还是有前科的徐翔宇最有嫌疑。

徐翔宇眼中的泪水也要掉不掉的,他吸了吸鼻子,喊冤道;“你看我做什么2我是那种不知分寸的人吗?妻主若是有个好歹我有什么好处?我腹中还没出世的孩子,岂不是见不到她娘亲?”

“说什么呢!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晓雪,君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祝清波虽然很担心,到底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保持了一贯的冷静与镇定。

呕······晓雪又干呕了两下接迂苍松递过来的茶水,漱了漱口,吐在明言送到她口边的空杯子里,深深地吸了口气,道;“不怪别人,是我自己好奇金胞果的味道,想尝尝,没想到居然真的能让女人怀孕。”

“你这孩子怎么什么东西都敢吃呀!金胞果看着漂亮却是男子孕育后代的催化物,你堂堂一个大女子怎么头一犯晕就吃下去了呢?”狄爹爹一听到晓雪真的服下过金胞果,和刚刚妻主所说的症状相似,差点晕过去。

柳爹爹更是身子一软,差点从椅子上歪到地上,还好他身边的祝清波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谷化风瘫坐在座椅上,嘴唇抖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话;“轶哥,晓雪现在的情况,该怎么办?”

“我飞鸽给师父,把情况向她讲明,看她有没有什么对策。我再去翻翻以前的医学案例,看有没有好的对策!”任君轶脸色铁青,却又不舍得对吐得脸色苍白的晓雪发脾气,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其实,晓雪听过邵紫茹讲述的那个野史故事,反而不害怕了。听养母这么一说,那个女人的症状跟前世女子怀胎差不多嘛!应该没什么危险。故事中女子身陨不过是七个月的时候堕胎所致,而不是怀孕本身的原因。自己只要静静地养胎,怀胎十月后,定能生下个白白胖胖的小包

一想到自己肚子中真的有个小家伙,在慢慢的成长,晓雪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来。她抚了抚自己平坦的小腹,脸上闪过母性的光辉;宝宝,你放心,娘亲一定会把你生下来的。

“笑,笑!你还能笑出来!”黎昕的眉头打了好几个死结,手上的杯子都被他捏的粉碎。这么危险的事,晓雪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如果不是念在她身体的原因,他早就把她胖揍一顿了。这笔账就先记着,以后再算!

“你们别这么紧张嘛!事已至此,只能静观其变了。我正处在怀孕初期,胎儿还不稳,以后的侍寝就都免了吧!苍松,给我拾掇个院子出来,我要专心养胎。”晓雪的直觉告诉她·这胎应该没什么危险,所以心情也放松下来。

任君轶强忍着心中的怒意,看着晓雪笑得轻松的小脸,隐忍着道;“不许!你就跟我一个院子,方便照顾!”

“是呀,是呀!让君轶时刻盯着你,我们也放心一点。雪儿啊,爹爹可就你一个女儿,你可要保重好自己呀!”柳爹爹眼圈红红的,泪光点点,让晓雪看着很有负罪感。

晓雪重重地点头,道;“好好!我发誓我会好好的保重自己的,绝对不会让自己有事。你们放心吧!我的直觉告诉我·绝对不会有危险!”

接下来的日子,晓雪被当做重点保护动物,保护的滴水不漏密不透风。接到徒弟飞鸽传书的胡晓蝶,携着夫郎和儿女·拖家带口的来了,看起来打算长驻。

这个无良师父,不但一点都不担心·还满怀兴奋地掏出一个小本本,美其名曰;记录“病情”。

脸上的表情给晓雪的感觉却是,她打算把徒弟当实验对象,研究女子怀孕的过程与结果。

感觉自己被当做实验体的晓雪,气得差点在老怪物师父的饭菜中下毒,犯下灭师惨案。

时光在流逝,晓雪不知不觉中怀孕已经三个多月了。她的孕吐持续了近两个月后,突然在步入第三个月的孕期后,没有预兆地停止了。

这两个月来,晓雪感觉自己好像死了一次似的,自从那次的小银鱼激起了她的孕吐后,她几乎是吃什么吐什么,就连喝点白粥也吐得七荤八素的。胃里吐空了,还是往上泛酸,苦胆都快吐出来了。

她知道,孕吐是正常的孕期反应,最佳应对策略便是;吐了再吃,吃了再吐!吐得过程很辛苦,可是为了腹中的宝宝,她只能咬牙坚持了。

晓雪最惨的这段时间,那些不知道从什么途径得知她怀李的消息的朋友同僚,都纷纷来表示关心。其实她也知道·这些人什么表示关心,只不过是想来参观下华焱,不!整个大陆第一个怀孕的女人。看到她的惨状,都不由得心中嘀咕;即使能生下女儿,她们也不会效仿,女人怀孕的过程太凄惨了点。

参观者走马灯地来了走,走了又来,折腾了三天。晓雪宣布闭门谢客,专心养胎。挂出了“谢绝观赏”的牌子。

华焱女皇和皇太女,却也凑热闹似的来观赏,不,探望裕亲王。看到晓雪面色惨白,眼圈泛青,瘦了一大截的身子,女皇开恩制止了她挣扎着要爬起来行礼的企图

说实在的,晓雪也就做做样子而已。她的身子很好,虽说最近因为孕吐瘦了些,精神还是不错的,每天在花园中散散步什么的,还是可以滴。那副惨状是做样子给女皇陛下看的·你把我当猴看,我还给你行礼,美得你!

当晓雪的孕期进入三月后,裕亲王府里如临大敌。她的夫侍们和爹娘都在自己的屋子里请来观音菩萨,每日焚香斋戒·祈祷着妻主(女儿)能够在第三个月平安生下胞胎。

可惜让他们失望的是,三个月过去了,四个月过去了,五个月又过了一大半,晓雪腹中的胎儿,还是稳稳当当地躲在娘亲的体内,安稳地沉睡着。

眼见着晓雪的肚子,像吹了气的皮球似的,慢慢地鼓成个球状。她的夫侍们眼中的担忧越来越盛。

也无怪乎她后院的男人们担心,晓雪五个多月的身孕,好似前世快要临盆的孕妇的肚子一般,大得实在有些吓人。晓雪自我安慰着;说不定是双胞胎呢,两个孩子当然比一个孩子要占地方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