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2章 老虎不发威(上)

第十二章 老虎不发威(上)

老太太不解的望着两人,仿佛没有觉察其中的暗潮汹涌,问道,“生了什么事?”

二夫人捂着嘴咳嗽了两声道,“族学的锗夫子被人打了个鼻青脸肿,四娘说是那天看见三娘几个偷偷的跟着锗夫子去的。”

方大娘道,“子黎可曾亲眼瞧见大郎他们动手了?何况,今儿个我要来说的也不是这事儿,我现三娘的马鞍被人动过了,今儿个才知晓三娘前些日子险些从马背上摔下来丢了性命,算算日子恰好就是那一日,问了几个孩子才知道是他们回家怕我担心没敢说,这事儿婆婆可要替三娘做主,这祸事可不是什么天灾。”

二夫人哎呀一声惊呼道,“从马背上摔下来?不是说是三娘之前被二郎的马球打下马来,摔的手脚不太灵便了么?”

老太太闻言恼道,“你们好生糊涂,三娘,过来给我瞧瞧老大媳妇也是,这又是马球又是马鞍的,你们到底瞒着我多少事儿?孩子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怎么都没人给我递个话?”

方大娘诺诺道,“原是媳妇怕婆婆担心。”

老太太瞧了方大娘一眼,瞪着二夫人和三夫人道,“你们一个个的嘴也严实,瞒到我头上来了。”

二夫人咳嗽了两声,苦声道,“婆婆,媳妇的身子本就不大好,平日里都在您身边侍候,这事儿也是后来才听子黎提起的,已是过去了,就没说出来与婆婆担心。”

三夫人笑笑道,“婆婆莫气,媳妇管着家里上上下下的事呀,家门也不迈出半步的,着实是今天才听说。如今三娘无事,当是婆婆的心愿神明听见了,说来,咱们家也该吃几日斋,谢过神明的恩典。”

三人你来我去的一番话,已是将话题扯到了天边,岑子吟则被老太太拉在怀里,检查了她身上,又低问了她伤到哪儿了,揭开头看了看头上的伤处,叹息一声道,“祖母请了高人算过了,这两年你诸事不顺遂,凡事当心些。”

岑子吟唔了一声,二夫人猛然咳嗽起来,引了众人的注意力过去,方才喘息着道,“我家四娘身子近来也不大好呢都是我这个当娘的错,不像大嫂身子好,生出的孩子底子也极好,哎……若是四娘六郎也像三娘般,我不知能少操多少的心。”

“二嫂若是不舒服,就回屋歇着好了。”老太太笑着道。

二夫人摇摇头,“不了,大嫂好容易来一次,这几个孩子我也好些日子没见着了呢。”

大郎和二郎露出不悦的神色,方大娘嗤笑道,“二弟妹这身子弱不禁风的,比不得我们这些粗人,我还是快些把话说全了,领了几个孩子回去,否则让二弟妹又病上十天半个月的可是天大的罪过。”

顿了顿,挑眉问道,“我就想问问,这马鞍被人动了手脚,该是谁的责任?好好的孩子交到族学里,差点就给我摔了下来,族学可是二伯管着的,婆婆,这事儿您可不能不管我家三娘虽然皮粗肉糙,到底还是岑家的娘子,到底还是肉长的。”

二夫人闻言脸色大变的尖叫道,“大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可不兴空口白话,嘴不过就两张皮,上下翻飞黑白由你,若是有个由头,总要拿出证人证据来的何况,这几个孩子白日里自己来族学,是来了还是没来都说不准,否则三娘也不会在郊外从马背上摔下来再说了,族学里那么多的孩子,谁家是亲手交来了我们没好好交回去的?相公他一心为了岑家才办了这学堂,难不成还要负责他们在路上的安危不成?”

方大娘道,“可不是在族学里出的事儿?三娘骑着的就是那匹老马,一路骑来没事,骑射的时候就出了事儿?好在回去的时候没骑那马,是由大郎带着,否则后果还真不堪设想”

二夫人道,“那也不该是我相公的事,管马厩的人呢?常教头呢?下面的人都问过了吗?没的来由别人的马都没事,偏生就是三娘的出了问题,大嫂,您可瞧仔细了。”

方大娘一时语滞,方才急急忙忙的要来讨公道,偏生忘记问是马鞍上出了什么问题,恼道,“那马我已是带来了,马狂的事儿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二弟妹要查大可叫人来问过,族学可是二伯在掌管。”

二夫人闻言毫无征兆的掏出手绢捂着脸便呜呜哭起来,一边哭一边道,“婆婆,您可要为我们做主,感情元汉好心办了族学,别人送了孩子来上学不领情便罢了,什么脏事儿破事儿都往他身上扯,他还能存心害了自家的侄女儿不成?即便是下人们做下的事儿,与主子有什么干系?三娘在学里本就是个淘的,对管家也没个好脸色,那些管家个个都贼精,出了一两个要欺主的恶仆也不是什么奇事,元汉他平日里忙,没来由扯到他身上。若是这样,咱们也不必办这族学了,请了夫子到自家家里来教养几个孩子就成。”

方大娘经不得别人激,一听二夫人的话怒道,“不过免了几个束修罢了,二弟妹说的好没来由你办了族学,我将孩子交给你们,你们若是不管,跟把孩子扔荒地上有什么区别。”

二夫人闻言气的指着方大娘的鼻子道,“大嫂,您这话是什么意思?二郎管着孩子们的束修,午饭,还要请夫子,那院子也是从二房的私房里拿出来的,昨儿个张伯又来伸手借钱,不是瞧在大伯的份上,元汉没二话便会允了?大嫂这话实在是太伤人了可还曾将咱们瞧做亲亲的亲戚?不过是几个束修罢了哼婆婆,您可听明白了”

不说这个还好,说到这个方大娘瞬间就红了眼圈,昂道,“休要说什么兄弟情大郎卧病那几年,你们谁来瞧过他?三伯倒是来过,上门来了可曾带了一点半点遮手的物件?自家兄弟的杂货铺半价收了去便罢了,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可大郎死后,你们又是如何的?上门闹腾的家里好几个月没做成生意,就差把我们娘四个活活的给饿死,真真是好个兄弟情”

二夫人恼道,“休要胡说我与三弟妹明明就来了,是你将我们赶了出来”

三夫人跺脚道,“大嫂这话不公平,当时家里用度也艰难那铺子当年就说好要留给大郎二郎的,咱们这些年替他们管着,收了的利钱便当做是当年那些钱的贴补罢了,可没人图你们的这点便宜”

岑子吟不解的看着方大娘,只见方大娘脸色又红又白,一口银牙紧咬下唇,那双眼充盈着火光,像是有说不出的委屈,正要开口,就听见老太太低喝道,“你们几个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太婆了?”

三人一滞,低头称不敢,老太太道,“过去的事已是过去了,没道理抓着不放,老大那铺子老太婆做主,是谁的就是谁的,待到大郎二郎长成娶妻了自然要还给他们。至于当年的事,谁都有不对,老大媳妇你心是好的,就是说话太伤人,要是眼里有我这个老太婆就休要再提此事。老二媳妇,二郎做了善事族人都看在眼里,平日里的事族里什么好事不都落到二房头上没人有半句怨言?你大嫂说你两句,话难听些,你也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气,你是小的,也该忍忍。”

两人被一番说道,皆是低下头不言语,脸色却都还有些愤愤,到底没敢在老太太面前多话。

老太太见状吩咐道,“晚饭就在这里用,那事我会问问二郎的。”

老太太对两人各打三十大板,算是把事情压了下去,岑子吟却是听的云里雾里,这些事怎么与传言有些出入?去看大郎二郎,两人都是低着头数自家的指头,方大娘则是苦笑道,“这事儿有婆婆做主是最好不过了。”说完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那声音低闷,撞得岑子吟心中有些郁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