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3章 老虎不发威(中)

第十三章 老虎不发威(中)

午饭时间,二夫人又病了,头疼不已,辞了回房休息,方大娘伴着三夫人与老夫人在厅内侯了半晌岑元汉这才姗姗来迟,与老妇人赔笑道,“秉伦她不太舒服,四娘也有些烧,方才随我一同回来了,便不过来用饭了。”说着拿眼斜了岑子吟一眼,脸色沉了下来。

自来打狗就要看主人,给岑子吟没脸那就是给方大娘没脸。到如今岑家这一脉所出的男丁不过三人,老大岑元思生了两个儿子,老二岑元汉则有一子,今年方五岁,老三则是在生了子玉之后还无所出,三夫人生了子玉以后便病了一场,不再有生育,岑家老太太对大郎和二郎都是极为看重的,岑元汉在老太太面前断然不会给两个孩子没脸,何况大郎和二郎都不是方大娘所出,又是真正的岑家嫡系,所以才有此一瞥。

方大娘心中知道岑元汉这一眼的含义,抿着嘴不说话,毕竟岑元汉没做过什么,倒是岑子吟有些郁闷,在那个小家,她可以感受的到三娘是那个家的中心,因为她的血液维系着那个家庭,而在这个大家,却是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了,岑子吟一时间还真有些适应不过来。

随即释然了,现代人的观念是合则聚不合则离,岑子吟与方大娘该是最亲的,不管方大娘做的是对是错,胳膊肘没有往外拐的道理,想通这一层的岑子吟埋着头不说话,反正她一直不以为方大娘能讨回什么公道来,蹭了这顿吃喝早早回家才是王道。

至于方大娘的委屈,岑子吟吸吸鼻子,决议搞清楚其中的纠葛再决定要不要有朝一日讨回来。

见人都到齐了,老太太吩咐道,“摆饭,元汉,用完饭我有事与你说。”

岑元汉嗯了一声,坐到老太太的右手边,方大娘坐在老太太的左手边,下手坐着三夫人,岑元俊不知道为何没有出现,大郎二郎坐到岑元汉的下手,而岑子吟则坐到了剩下那张凳子上。

下人们摆上饭菜,岑子吟瞧了瞧,这儿的饭菜也只是比在家里略微丰盛了一点,奔波了一早上,肚子早就空空如也,不过众人都望着老太太,岑子吟自然不敢胡乱的动手,见到老太太动了箸,众人也纷纷拿起筷子,这才敢伸手去夹面前的菜,伴着饭咀嚼了两下正要吞,忽然听见外面一声大喊,“三娘你给我出来”

那声音是二夫人的,生病的人倒是中气十足了,老太太皱了皱眉,岑元汉放下筷子起身走到门口喝道,“大呼小叫的做什么?在娘面前还有没有规矩了?”

就听见二夫人呜呜的哭着骂道,“岑元汉,休要说我大呼小叫你先来瞧瞧你闺女都怎么了?难怪说不舒服呢脸上被人掐的破了好大一块皮,还流了血,这会儿肿了一大块,亏得你还带着她回来也没瞧见”

一边哭,一边拖着子黎向屋子里走,“婆婆,您可得为我们子黎做主三娘她做错了事,子黎与长辈说了有什么错?她倒好,子黎好心去安慰她,她便下狠手,在脸上狠挠了一把,这会儿都肿了我本想忍了,可回头想想,若是破相了怎么办?我怎么对得起岑家的列祖列宗,这事儿断然是不敢瞒着婆婆的”

说话间便走了进来,岑子吟抬头一看,子黎脸上肿了‘好大’一片瞧着不过是受了毒虫叮咬,忍不住挠破了,出了些血罢了,也就这二夫人能这般小题大做。

二夫人将子黎往老夫人面前一推,捂着脸只是哭,“多大的事儿啊我原以为大嫂今天来是真为了三娘从马背上差点摔下来的事儿,没想到是因为三娘犯了错,元汉了狠话要大嫂好生教养几个孩子,否则便不让几个孩子回族学,这话本是激励几个孩子上进,没其他的心思,可是,瞧瞧他们做的事儿他们便是想这么闹腾的大伙儿都没的念么?婆婆,您可的替子黎做主替元汉做主即便手心手背都是肉,好歹也要分个是非黑白出来”

方大娘啪的一声将筷子拍在圆桌上,站起身走到子黎面前,指着脸上肿了的地方嗤笑道,“肿了好大一块二弟妹,你当看看前几天三娘头上那块血,我家三娘皮粗肉糙,就你家四娘娇贵的碰不得了?”

岑子吟一听这话就知道要坏事,这不是变相的承认了她挠破了子黎的脸么?吵吵嚷嚷的一上午就够她头疼了,这会儿又冒出这么一档子事来,只怕她想再装哑巴也不行了。

岑子吟正打算起身,二夫人已是扑到老太太身边,呜呜的哭道,“婆婆,您可听见了,大嫂这话便是说三娘该挠四娘了?这孩子如今便是瞧谁不顺眼就打谁了,日后长大了还怎么得了”

岑子吟抿抿嘴,抬起头看着老太太,老太太拍了拍二夫人的背脊,又向着子黎招了招手,根本没有瞧她一眼,正要开口,方大娘已是叫道,“是了,你家子黎破了点皮便大哭大闹,我家子吟差点从马上摔下来摔死也就几句话便打了去”

二夫人抬起头来道,“那马儿根本就没事方才我已是叫人查了那马鞍,根本就没有被人动过这马鞍我记得三娘一直用着的?”转过头对老夫人道,“婆婆,你大可叫人拿过来瞧瞧,不光马鞍上没痕迹,马背上也没痕迹咱们就叫族里的老人们来评评理,到底是你们想闹腾的大伙儿没的学上,还是是有人动了手脚存心害三娘”

方大娘语滞,老夫人已是被闹的头疼,不耐的道,“多大的事儿还要去请老人们过来?若是真没有就罢了,倒是子黎脸上的伤究竟是怎么回事?”

岑子吟望向子黎,子黎瞥了岑子吟一眼,低着头含糊道,“是三娘……”

老夫人拉过子黎要去瞧,眯着眼看了半晌叹息一声道,“我是老了,这眼睛不好使了,脸上的伤得好生治,二嫂带着四娘去请大夫。”

二夫人吸吸鼻子跺脚道,“还要婆婆做主”

岑子吟抿着嘴看着子黎,突然道,“四娘,撒谎的时候不要眨眼”

二夫人闻言扭过头来,“三娘你是什么意思?我家子黎从来不撒谎”

众人都是有些惊讶的望着岑子吟,岑子吟勾勾嘴角,突然觉得很是无聊,为了些鸡毛蒜皮的事把自己气得半死,闹腾的家宅不宁,真不知道是为了啥。扭过头去看方大娘,方大娘却是不断的喘息着,像是呼吸不过来一般,指着子黎脸上的伤口道,“这分明就是毒虫咬了她自己抓破的,这也能赖到我家三娘头上?”

二夫人只是叫道,“我家子黎从来不撒谎”

子黎脸色刹那间涨的通红,将脸埋进老夫人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身体不断的颤抖,二夫人见状连忙去拍她的背脊,“别哭,一会儿又不舒服了,有娘在不会让你受了委屈的”

老夫人似也很疼爱这个孙女儿,焦急的拍着子黎的背脊道,“别哭别哭,有什么话说出来就好,祖母在呢”说着抬起头有些恼怒的对着方大娘道,“大嫂,你说有人存心害三娘,却是没有证据,如今四娘的脸破了,四娘从来不撒谎,你确定真不是三娘做的?”

一股像是吃了过多芥末的感觉冲上鼻头,偏心这是明显的偏心家人能明显的偏心到这个地步么?岑子吟为方大娘不值,更多的是心疼。

按照岑子吟的性格,对于这样不能相互容忍的家人可以直接无视了,搞不懂方大娘还跟他们纠缠什么,找得回来道理么?

亲爱滴们,俺又啰嗦了,顶锅盖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