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33章 画个大饼给你

第三十三章 画个大饼给你

“靠谱靠谱怎么会不靠谱”唐大老板笑呵呵的道,“别人不喝我自家喝就好何况,你不是说还有更难的么?那酒又是什么模样的?可能说与我听听?”

岑子吟吸吸鼻子道,“辣辣的啊你们真不觉得冰酪比较好喝吗?”心中却是暗道,叫你欺负小孩子,活该被忽悠,就不告诉你,馋死你

唐大老板苦笑着吩咐下人,“与三娘子再端些冰酪上来,”扭过头又问道,“吃完了你与我说说呀”

岑子吟嘻嘻笑着清脆的应了一声,瞧着走不成了,又有好东西吃,大郎和二郎是极为高兴的,方大娘却是不喜自家孩子这么没规矩,沉着脸喝道,“三娘”

唐大老板见方大娘有些生气,连忙劝道,“夫人莫生气,孩子么,爱的就是这些酸酸甜甜的东西,在我家不必客气,像夫人所说的,我得这孩子的缘,这孩子也得我的缘呀不如,我认了这个干女儿好不好?”

呃……虽然背靠大树好乘凉,岑子吟可没打算再给自己头上多顶两个长辈,生怕方大娘答应了,忙道,“唐伯伯,你要不要听呀?”

唐大老板一听便耐不住心痒痒,笑呵呵的道,“听,怎么不听”方大娘舒了一口气,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的道理她是懂的,也不知道好不好拒绝唐大老板,毕竟人家是这样大家业的一个家主,他们小门小户的人家,实在是高攀不上呀,还有那个本来和和气气的小伙子,这会儿那脸色黑的跟锅底似的,这豪门大户,实在不是他们这种小户人家搞得懂的呀

岑子吟先将了武松打虎的故事,将前面那酒的名字算是定了下来,趁着唐大老板和薛员外惊叹的时候又道,“还有种酒,名字虽然不如这个响亮,却是真真正正的烈酒,道是男人才喝的。”顿了顿摸着头道,“男人喝的,女人不知道能不能喝?真是奇怪。”

一番话引的唐大老板和薛员外哈哈大笑,“快说快说,你这小丫头,若是酿出来了,自家试试不就知道了么?”

岑子吟嘻嘻笑着道,“我可不敢喝那酒听说颜色跟黄金一样,要用夜光杯喝着才好,且制造极为麻烦,香味儿也极为特别,要用橡木做的罐子装上储存,年份越久越好,至少也要三五年,那味道才好。入口甘烈,就像是火在烧一样,一般人都要兑了冰水才敢喝呢万一烧着我的嘴巴不能说话了怎么办?”

薛员外道,“夜光杯?难道是葡萄酒?”

岑子吟点点头,“是葡萄做的,却又不是葡萄酒,用其他的水果也可以酿制,比葡萄酒容易存放,上说,这东西难不在原料,而在器皿。这个与唐伯伯喝的那酒用的那个器皿相差不大,我也是下乡寻了舅舅做了个与我做耍,才酿出来的,只是还是不够好,做到一半那器皿就毁了,据说要请能工巧匠,用铜打造才好,否则其他的材料都不太可行。”

“那器皿是何模样?又是为何仅仅过了那铜制的器皿,酒便完全变了模样?”唐五郎突然插嘴问道。

岑子吟偏着头但笑不语,方大娘直勾勾的瞪着唐五郎,摩加更是用一种不可理解的目光望着他,这种私人秘法,谁也是不肯白白外传的,这样问人,近乎无礼了。

岑子吟笑是因为眼前这个青年男子果然不一般,别人只想着这酒能有多大的利润,或者这酒该多么的美味,他却是一眼瞧出了其中的不一样,岑子吟自然没打算给他解释其中的物理学道理,只能笑笑,这对她来说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不过拾人牙慧罢了。

唐大老板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沐非”顿了顿与众人解释道,“舍弟平日里都是极为精明的,今儿个偏生有些犯痴夫人与三娘休要介意。”

唐沐非连忙拱手笑笑赔礼道,“原是在下的不对,只是好奇三娘子小小年纪便如此博学,忍不住有此一问。”

岑子吟心知道自己终究是表演过头了,让人觉得有些不对劲,摸摸鼻子道,“呃……捡来的杂,娘……”唤了一声可怜兮兮的望着方大娘,像是怕方大娘指责一般。

方大娘也不知道是该好气还是好笑,她自家知晓生活的艰辛,没的岑家那么多的规矩,只道是闺女有本事,便腰杆能挺的直一些,只是看些杂,却非她所愿,只得半是懊恼的瞪了岑子吟一眼,笑道,“原是我疏忽了管教。”

薛员外却是已经被岑子吟所描述的东西完全吸引了去,摆摆手道,“杂学也是学问,若非三娘子,怎能让我等开如此眼界。三娘子可还有什么好玩的事物一道说来呀”

岑子吟笑笑,不肯再说了,唐大老板则是道,“便是这两样其中便有万缗的利润,只要能造成,若有其他,天下间的财帛不都赚了个精光?只是,这到底有几分把握能成,三娘子心中可有数?”

岑子吟道,“试试才知道呀古人能成,为何咱们就不行?”

唐沐非闻言抚掌大笑,“是极且试试看再说,三娘不是已经造出一壶了么?”

薛员外却是道,“这样可不行说了半天,也没拿出个章程来,这该怎么个合作法子?利润该如何分配?本金又该如何出?都要有个章程才行”

唐大老板横眉道,“与你何干?这是我与三娘之间的事儿,你个客人听着便是,至多酿了酒与你一杯,半点事儿没做便想分一杯羹,天下间还没这样的道理”

薛员外叫道,“若非我,你们怕都将人赶出门去了三娘,老夫与你说,做事需防备些,特别是这样的奸商”

“你说谁是奸商?”唐大老板叫道。

眼见两人又要吵起来,岑子吟满脸的黑线,这两个人加起来都有七八十岁了,怎么还是一副孩童性子?不过薛员外说的没错,若是遇上歹人,有了这样的秘技,第一件事想的就是要如何独自掌控,绝不愿意与人分一杯羹的,岑子吟瞧不上眼的东西,在别人说来也许便是大明创造了,擦汗……

岑子吟实际上也没打算从中捞取多少利润,毕竟,她只想让自家生活无忧罢了,真要注大财,还不知道该怎么花呢——穷习惯的人的悲哀啊……

岑子吟道,“别争了,这事儿我只教会你们怎么做,至于你们愿意拿出多少来与我都无所谓,只要让我一家四口能衣食无忧便成,至于你们的事儿,你们自己慢慢讨论。”

唐沐非道,“何谓衣食无忧?”

岑子吟道,“我与两个哥哥都还小,两个哥哥以后必然是有大出息的。如今咱们家里就缺几个忠心的奴仆,那作坊和房子在一起,味道实在的难闻,买所小院子,比我们家大一些就好,日后两个哥哥娶妻生子不用愁,这样的院子需要多少钱?然后买十来个奴仆,照管家中的事物,家里一个月养活十余个奴仆的用度需要多少?酒馆如今的盈利存起来留待急用,这样便该是衣食无忧了?”

唐沐非皱眉问道,“你就不想大富贵?不想日日吃冰酪?”

岑子吟笑望唐沐非,“娘说什么好吃的东西天天吃就不好吃了呀”心中对唐沐非有些懊恼,这人咄咄逼人的,不知道面前是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吗?

唐大老板闻言哈哈大笑,“你与个小孩子说什么大富贵?岑夫人,还是你来与我谈谈,真要让三娘谈,这孩子无欲无求的,怕是什么都谈不到。”

谈判,方大娘出马怕是只有听别人说的份儿,不过岑子吟此刻知道自己的要求提的那般低,眼前这两人不可能小气到真给那么点儿,倒也不担心了,只要这两人做的还算厚道,日后的好处会源源不断的。比如,开元这几年的粮食价格,貌似翻了足足一倍呀,就算从现在开始,也有两三层的利润呢

唔,,,我在思考找什么借口要PP。。。远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