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34章 人善被人欺

第三十四章 人善被人欺

最后的谈判却是摩加达成的,方大娘比岑子吟也差不了多少,总觉得是天上凭空掉下来的不敢相信,那摩加却是真正在大户人家做过管家的,到最后立下的字据好歹没让岑家吃太大的亏,岑子吟提供制作方式,而唐家和薛家提供启动资金,先研究出那个器皿再说,日后则是有三家共同贩卖此酒,所得利润岑家占三层。

唐家和薛家的办事效率是极快的,很快就请了工匠来,要按照岑子吟提供的图纸来打造器皿,不过岑子吟还是留了个心眼,为了体现自己的重要性,只提供了局部的图纸,具体要怎么用,并没有告诉其他的人,只是交代那工匠要先打造出一张足够宽大能够承受足够压力的铜板就需要不少时间,再来卷制,然后做密封,测试,天知道要多少时间,不过唐家对岑子吟要去苏州的事可谓是喜出望外,本来他们就是来长安小住顺便查账的,去到苏州他们大本营则是再好不过了,到时候连带工匠一起搬去苏州。

而岑子吟则继续准备着自己去苏州的事——按照方大娘的说法是,坐吃山空不如一技在手,女儿家钱再多也要自己本事才行,也不知道方大娘是从哪儿得来的结论,简直是把她当成儿子在养嘛,望天……

岑子吟每天忙进忙出,事情不少,又让她运气的遇上了一间不错的宅子(薛员外推荐的),自然要搬了家再走,至于后面作坊改造的事儿却是不着急,搬完家了以后再将后面的地盘全部改造成作坊,其实岑子吟的意思是大可都改造成酒楼的,方大娘却以为手边的钱不够,人还是要脚踏实地的来,方大娘与岑元清说好了让唐家的人送他们兄妹三人过去,岑家便收拾了房子开始搬家。

岑家忙碌不堪,唐家又挑了几个能干的管家来帮忙,福伯年纪大了,做不得太多的事儿,摩加在大户人家呆过的好处便体现出来的,将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方大娘可以抽身出来在作坊和酒馆之间,岑子吟也得以分身每天去瞧瞧那铜板制造的进度。

这一日,岑家的新宅子收拾的差不多了,岑子吟从唐府混了顿午饭回来,身后的摩加手上还捧着与两个哥哥带的冰酪,最近岑子吟特别喜欢带着摩加四处溜达,家里的小厮除了顺子就没半个熟悉的,顺子又要学着酒坊的事儿,摩加则是每天早上将新宅子的事儿安排好了,一般下午才有人来回话,都不是什么大事儿了,岑子吟自家出去方大娘也不放心,经历了唐府一事,方大娘对他的信任也达到了一个高度,因此,若是岑子吟出门,必然是摩加护送。

大郎和二郎则是被自家妹妹的功业激了斗志,两个都关门在家里读,双耳不闻窗外事,誓要实现岑子吟说过的将来要做大事业的话,为此,方大娘欣慰不已,人逢喜事精神爽,整天笑的花儿似的,脾气也好了许多。

走到酒馆门口,岑子吟就瞧见门口又是人山人海的,突然觉得貌似平静了许久了,岑家酒馆这样热闹的场面真是让人感到亲切呀~

旁边几个邻人冲着岑子吟指指点点,这些人已经差不多习惯摩加的存在了,岑子吟微微一愣,心道,不是又出什么事儿了?

正要上前,突然瞧见顺子从人群里挤出来,一个劲儿的向岑子吟挥手,让她后退,岑子吟抿抿嘴,站到街角,顺子过来喘息着道,“三娘,你快走二老爷带了人来抓你回族里,说是要族审呢”

岑子吟一愣,问道,“生了什么事儿?”

顺子这才将事情经过说了出来,岑元汉突然出现,大骂岑子吟不孝,方大娘丢人现眼,败坏祖宗基业,想是听说岑子吟将岑家的什么祖传配方给卖掉了,方大娘自然不肯承认,双方争吵不休,大郎二郎闻讯从新家赶了过来,由于岑元汉的话说的非常难听,两人忍不住气的与之争吵,岑元汉便大骂两人不孝,也将方大娘和三娘骂了进去,大郎和二郎如今更是疼爱这个妹妹,也敬重这位母亲,只觉得三娘就是心尖上的肉,骂他们还可以忍,反正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可是骂岑子吟和方大娘却是不能忍的事,吵的厉害了,岑元汉便要捆了两人一同回族里,道他们也是与岑子吟合谋出卖祖宗。

岑子吟闻言便想离开,只听见人群出一阵惊呼,岑子吟一愣,虽然理智让她赶快离开,却下意识的向人群中央冲了过去。

人群中大郎拿着一把匕高声道,“欠你们岑家的我今日还给你就是”说罢拿着匕抹向脖子,岑子吟惊呼一声猛的扑了出去,大叫道,“大哥,不要”二郎也是惊叫道,“大哥”

大郎见岑子吟扑过来,似是怕伤到她,移开匕侧开了身子,被旁边的二郎一下子夺了过去,岑子吟可顾不得那么许多,气急败坏的道,“大哥,你怎么这么糊涂还给了岑家,拿什么还给娘?生恩及的上养恩?”

二郎气的直哆嗦,“他们的血我虽不屑,却不会这么想不开,你这么做让娘和三娘如何活的下去?”

大郎道,“欠娘的就只有来生再还了”

岑子吟恼道,“为何不是来生再还岑家?”

大郎一愣,岑子吟又道,“本是两难全的时候,你就受不得这么点委屈?对你有恩的那个人已经死了,眼前这个人跟你有半点恩情?或者你以为死人比活人还重要?”说罢也不管大郎想不想的透彻,转过头去望着岑元汉道,“二伯父,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二伯父,因为你不配我们母子四人在这儿做的是正经营生,又不是娼门卖笑,蝇营狗苟的勾当,哪一点丢人现眼了?即便是丢人现眼,咱们分家出来了,与你们半点干系也无丢的也是咱们自家的人何况咱们不过讨口饭吃而已,我没的你这样断别人生路的二伯父自你逼大郎拿起刀那一刻起,我岑子吟与你们一家上下一刀两断”

岑元汉气的脸色青,怒道,“不肖子孙不肖子孙连家中长辈也不认了,你父亲亡灵在天上怕是难以瞑目,自家亲亲的二伯父也能说出这样恩断义绝的话来我今日便要代行族规,替岑家清理门户免得以后让人践踏岑家的门楣”

岑子吟冷冷一笑,昂道,“来就来我还不信这天下就没了说理的地方”

方大娘在一旁听的焦急不已,这年头的族规可是大过国法,想拦岑子吟却是拦不住,跳到岑子吟面前挡住她叫道,“二叔就真要断了你哥哥的血脉么?”

岑元汉被岑子吟顶撞的失了理智,只是这一刻自家的威严受损,下不得台阶,不拿人狠狠的惩戒一番怎能维持自己的威信,被方大娘的话一说,倒是冷静了几分,依旧铁青着脸道,“将人拿下”

几个家丁气势汹汹的涌上来,大郎二郎见状知道不妙,上前推嚷,却被那几个家丁推倒在地上,摩加在一旁瞧的咬紧了牙关,将两人从地上扶起来,这边岑子吟已是被人绑了起来,押了人便要走。

方大娘见状不妙,知道这次岑子吟若是被抓了去怕是不死也得脱层皮,扑了上去,在那些家丁身上抓嚷,大郎二郎也是扑将上去,三人却是很快便被那几个家丁推倒在地上。见到情况如此,岑子吟不由得悲从心来,不忍再见方大娘几个被几个下人如此欺凌,哑着嗓子道,“娘,罢了你们这般也是无济于事”

方大娘一愣,突然瞧见地上的匕,一把抓起来,比着自己的脖子叫道,“放了三娘否则我就死在你面前,岑元汉”

岑元汉回过头,胡须颤抖了几下,嘴角下瞥,喝道,“放开三娘”

那几个家丁连忙松手,岑子吟一下子挣脱开来,扑到方大娘怀里,不料,岑元汉却突然喝道,“将他们四人一同抓回族中”

“你”岑子吟猛然回头瞪着岑元汉,“卑鄙小人”

呃,,,昨天屋子外面的猫叫了一夜的春,,,于是,我起床晚了。。。这会儿才更新。。。我的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