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3章 道上的规矩

第三章 道上的规矩

唐沐非心中如是做想,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朝着那人群之中站着,肚子高高凸起,身形极为壮硕不似巴人的那个汉子拱拱手道,“想必这位便是虎爷了?在下姑苏唐沐非,虎爷有礼了。”

虎爷摸了摸身上的虎皮袍子,像是极为享受那温滑的感受,此人长的是一双眯眯眼,酒糟鼻,上唇微微外翻,两颗明显的龅牙露了出来,眯起眼那享受的模样显得格外的猥琐,“姑苏唐沐非?”偏过头去问旁边一个身形矮小的男子,“姑苏在哪儿?”

那人附到虎爷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虎爷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这个听说过,这个听说过!早说嘛!”

说罢上下打量了唐沐非,“你是船主?看样子不像有钱人啊!”

唐沐非笑笑道,“正是在下!”

“就是你说要商量?”虎爷突然睁圆了双目,可惜眯眯眼再怎么努力也睁不大,那模样甚是好笑,“你凭什么跟本爷商量?要知道船前面是石脂水,后面是急流,还有我的人,让你弃了船自家逃命不肯,非要本爷动刀子么?”

众人闻言突然发出一声暴喝,“跪下!”

半夜里几百名大汉齐声呐喊,那声音震天,很是有几分惊心,唐沐非却是纹丝不动,昂起头道,“唐某不才,走南闯北多年,倒还有几个忠心耿耿的家人,倒还有几分薄产。虎爷若是要两败俱伤,或是白走这么一回,唐某人自然无话可说。不过虎爷可曾想过,唐某若是振臂一呼,虎爷除非立即离开,可能保证手下兄弟毫发无损?却是空手而回,白白的赔了药费,浪费了这良辰美景?”

这话的意思就是你若是不跟我谈条件,我就要跟你拼命了,烧了货船,你自然是空手而归,虽然我也没落下好处,不过,我就是光棍,这种事儿我就是干的出来!

旁边那瘦削男子不禁闻言大怒,恼道,“你可知道你现在是在谁面前?信不信我砍了你,船上那帮子人还不屁滚尿流?”

唐沐非笑笑,轻蔑的瞧了他一眼,“砍了我自然可以,不过船上的人都是吃我唐家的饭长大的,随同我出生入死多年,若是我活着回去便罢了,若是我死,便是不死不休!”

虎爷皱起眉毛道。“你这是在威胁我了?”

唐沐非摇摇头。“在下不过是在与虎爷分辨事情地利益。说来在下也是商人。断然不肯做没有利益地事。只要虎爷留下那大船与我。余下两艘船地货物大可尽与诸位兄弟吃酒。”

虎爷似笑非笑地看了唐沐非一眼。“你倒是打地好算盘。若是我不允呢?你如今可是在我手上。扣了你地人做要挟。船上以你为主地人可敢不从?”

唐沐非突然放声大笑。笑地众人莫名惊诧很是不解。旁边不禁有人忍不住拿了大刀上去。笑声戛然而止。唐沐非沉下脸认真地道。“虎爷不妨试试?”

虎爷闻言望向江中。之间激流之中那艘大船明显要比两艘小船华贵许多。只是吃水不深。合该没有什么货物。旁边那个瘦削地汉字低声道。“那船吃水虽然不深。只是看他如此宝贝。没准船上有什么好东西……”

虎爷突然咧嘴笑了起来。“退下退下。咱们这还谈着呢。你们参合什么?”扭头对唐沐非道。“你说地也不是没道理。不过。本大爷瞧上地就是你那艘大船。咱们兄弟日子过地紧巴巴地。你那艘船造地不错。不如这样。留艘小船与你如何?”

唐沐非摇摇头,“大船上的事物一样也不可动!小船上的人也不可伤一人!这是我的底线!若是虎爷真喜欢那船,等唐某人回到苏州,再造一艘送与虎爷又有何妨?”

虎爷闻言又伸手去抚摸自己心爱的虎皮袍子,众人都等着他发话,虎爷是很有些想露出柔和神情的样子,可惜猥琐的长相让他很难达成这个目的,突然间,他的手搭上了身边那个瘦子手上的刀,一手夺了过来,便搭在了唐沐非的脖子上,“送船给我,让我自报家门,好让官兵上门么?”

唐沐非抿着嘴,眼前这个人虽然猥琐,到底不是废物,一般人遇上江中这样的阵势,怕是早就全部听从命令弃船而逃了,这位虎爷使的这办法到是一本万利的好法子,自己的人还能毫发无损,就凭这一点,就不能低估此人的智商,虽然长相实在的不敢恭维,唐沐非走南闯北多年怎会不明白人不可貌相这个道理?

唐沐非若没有事后清算的想法那是不可能的,被人道破也不畏惧,笑道,“我便将船放到江中,虎爷高兴了就自来去呀!”

虎爷怒道,“于是你就准备好了埋伏等我?或者干脆在船上动些手脚?”

唐沐非很是想摸摸鼻子,奈何那刀明晃晃的压在脖子上动弹不得,只是在此事上纠缠却不是妙策,索性道,“虎爷要与不要都无妨,只是这船是断然不会与你的!”

“大胆!虎爷面前岂有你讨价还价的道理!虎爷!杀了他!大不了咱们空手而归,就当兄弟们出来散步了。”那瘦子猛然喝道。

虎爷眯起眼睛,紧眯着的眼睛中透露出一道冷冽的光芒,两旁的数百汉子同时喝道,“虎爷!杀了他!”

“我再给你个机会!交船,走人!否则,你也听见我这帮穷兄弟的意思了!”虎爷缓缓的道,手上的刀锋重重的向下压了几分,一丝痒痒的感觉从唐沐非脖子上传来。

岸上的紧绷船上的人也是瞧的真切,除了几个留意水里动静的水手,大半人的注意力都被岸上谈判的情况所吸引了过去,看见虎爷将刀放在唐沐非的脖子上,无不是捏了一把冷汗,这船虽然受损,因为有水密仓,加上船上本来没有多少东西,只是多吃了几分水罢了,情况并不严重,岸上却是生死攸关之时。

众人也不知道唐沐非到底与那虎爷说了什么,只瞧见那虎爷一会儿怒又一会儿笑的,这会儿更是拔刀相向,便有人忍不住了,摩拳擦掌的想要潜到岸上去救人。

岑子吟得知短时间不会有多大问题后,也趁乱混到水手中间,依仗着自己矮小的身形挤在人缝中瞧着岸上的动机,可以看见唐沐非并非不害怕的,从他背在身后紧紧握起的右拳可以看出。

突然,不知道虎爷说了什么,有人扔了一样什么东西在地上,虎爷放下手中的刀,退后了几步,双手抱胸望着唐沐非,唐沐非躬身将那东西捡了起来,反光闪过,岑子吟才瞧清楚那是一把匕首。

水手们一阵惊呼,有几个已是忍不住,那船老大暴喝道,“你们若是坏了五爷的事,回去以后老子一个个的扒了你们的皮!”

岑子吟咬着下唇,不明白这是要做什么,那几个激动的水手已是被船老大叫人绑了起来扔进了船舱,薛员外站在船头望着岸边一言不发。

唐沐非捡起刀来,轻轻的用指尖划过刀锋,笑道,“一刀换一样么?这规矩我喜欢!就承蒙虎爷如此看得起了!”

亲爱滴们,俺早上发了个公告,没看过的记得去瞧瞧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