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4章 血腥的交易

第四章 血腥的交易

“啊”岑子吟低呼出来,身边则是没有人注意到还有个十来岁的女孩子看着这一切,只是胸口的呼吸沉重起来,拳头握的紧紧的,连船舱里叫嚣着要放了他们的那几个水手也是停了下来,凝听着外面沉重的呼吸声。

岸上,唐沐非貌似轻松的拔出插在腿上的刀,伸出一根手指笑道,“女人”可惜脸上密布的汗水出卖了他,紧握着刀柄的手也出卖了他。

手起倒落,鲜血飞溅,唐沐非低下头不让人看见他依然变型的脸,牙关咬的紧紧的,虎爷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他,旁边的众汉子似也被他的举动镇住了。

花了许久的时间来平复呼吸,唐沐非这一次拔刀的手要迟缓了许多,豆粒大小的汗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身上片刻间已然湿透了,唐沐非抬起头来,黝黑的脸上是变型的笑容,看起来格外的狰狞,“第二刀这艘船第三刀,多谢虎爷允我所有人平安”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唐沐非又落下了第三刀,第三刀落下,虎爷突然爆出一声叫好声,“好”随即身边的众汉子也是大喝了一声,那声音竟然比之前喊打喊杀之声还要大上几分。

岑子吟完全不明白生了什么事,只是瞧见唐沐非提着刀子捅自家的大腿,捅完了以后那些水匪叫好,依稀瞧见唐沐非身上的点点血迹,实在无法忍受这个血腥的解决办法,皱了皱眉,生在和平年代的她见过的血不多,至少人受伤的血只在医院里面才能看见。

隐隐约约的意识到这就该是所谓的江湖规矩了,虽然岑子吟自觉地难以忍受,到底比打打杀杀的来的好,唯有默认了,更大的震撼的,这个人竟然这样了也没有叫一声疼

被震慑的远远不止岑子吟一个,船老大已是找了两三个水手吩咐他们放只舟子下去接唐沐非回来,事情到这里,应该是差不多结束了?只是不知道唐沐非与众人达成的条件是什么,只有将人接回来了才知道。

岸上,虎爷大手一挥,叫道,“叫柳老头儿过来给唐相公止血”

唐沐非咬着牙关扯着嘴角拱拱手虚弱的道,“多谢虎爷。”

虎爷咧嘴露出龅牙笑的甚是开心,走到唐沐非身边,使出大巴掌在唐沐非悲伤拍了两下,道,“袍哥人家,最是敬重英雄好汉年轻人不错有胆识,有血性,虎爷我再跟你为难倒是我不讲规矩了,就依你的,大船和你的人我都不动,包扎好了我就让人送你上船,从今日起,我虎爷的这截地界,瞧见姑苏唐家的船队概不伸手”

说罢扭过头大叫道,“柳老头儿死哪儿去了?林鱼,去去,吩咐兄弟们把江里的东西清理一下,给唐相公的船让个道出来”

说罢又亲自扶着唐沐非在地上躺下,那瘦子林鱼慌慌忙忙的去拉了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儿过来,开始替唐沐非包扎。

这边两个水手也上了岸,众汉子都没为难他们,到了唐沐非身边,见那虎爷对唐沐非的态度已似亲兄弟一般,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唐沐非吩咐道,“你们先将船靠到岸边来,让那两只船上的人都到大船上去,东西留下与虎爷的兄弟吃酒。”

那两人连忙领命而去,船老大闻言后真个将船靠在岸边,收拾了大船,又让人去修补船底,腾出空间来与小船上的人,岑子吟听说后连忙自己躲进了大郎和二郎住的船舱,让人收拾自己的房间给其他人住,准备自家与大郎二郎一块儿凑合,又使人将那酒送过去,只盼望能减轻他一点痛苦。

这种受伤的事儿已经不是第一次生,岑子吟不由得万分怀念的想到了现代的麻醉剂,可惜要做麻醉剂,先就的弄乙醚,要弄乙醚就得有酒有硫酸,这些东西恐怕都不是那么好搞的,还不如原生态的一些东西,华佗和孙思邈两人虽然对麻醉有很深的认识,到底不是人人都动,好普及的东西却是现成的,比如说,罂粟,比如说,大麻。罂粟在南方,大麻可是在中国土生土长的东西。

想到这个,便突然想起自己摆在桌上的那几张宣纸,连忙回去取,却现自家的房间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大郎二郎的房里,那宣纸却是不见了,船上都是些粗人,斗大的字不认识一箩筐,岑子吟倒是不怕有人看了那些东西,只是有些懊恼,自己折腾了一下午一晚上的成果便如此没了,懊恼过后又开始挂心依旧在岸上的唐沐非的安慰,听回来的人讲,唐沐非流了不少的血呢

水匪的人领了唐家的船便撤走了一大半,余下水性好的正在清理江里的东西,唐沐非则是被那柳老头子折腾的快要怒目相向了,那柳老头子一身皱巴巴的衣服,那模样就像是脸都没洗干净,手上也尽是泥土,一脸的土农民模样,哪儿有半点大夫的样子?虎爷却像是极为相信他,唐沐非初时还以为那柳老头子是真人不露相,直到他将一块不知道用什么草药打成的黑糊糊包到他腿上,疼的他差点忍不住叫出来以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是错了。

只是虎爷的盛情貌似难却,好容易忍着疼让那柳老头子包扎完了,江里的清理却是还没结束,虎爷便一屁股坐到唐沐非身边,勾着他的肩膀道,“唐相公,我瞧着你年纪不大的样子,怎么说走南闯北多年了?”

提到这个,唐沐非只是一阵苦笑,哑着嗓子道,“虎爷在下此刻有些口渴,可否与杯酒水?”

虎爷猛的一拍唐沐非的肩膀,“倒是我忘记了快来人与唐相公一杯酒”唐沐非脸又是一阵扭曲,旁边正好替岑子吟送酒过来的水手听见了,笑道,“五爷,三娘子让咱们给您送酒过来呢可巧赶上了,三娘子说,这酒您喝得,虎爷也该尝尝,美酒赠英雄,恰如其分”

那虎爷闻言好奇的望着那水手,问道,“什么好酒?”

那水手道,“我也不知道呀,三娘子说了,虎爷尝尝便知道了,袍哥人家,都是英雄豪杰呀”

虎爷拱拱手道,“哪里哪里”模样甚是自得,连忙吩咐手下拿来大碗,倒了两碗,与唐沐非一人一碗道,“来,干了今日得会唐相公实乃三生有幸,若是日后到了巴东官渡,定要到咱们寨子里来坐坐。”说罢真个仰头一口喝尽,唐沐非端着碗正要开口,那虎爷已是喝到一半了,只觉得有些没对,那酒入腹以后竟然比寻常酒还要**好几倍,一个没忍住,便喷了出来。

唐沐非被溅了一身,不由得哈哈笑了起来,那虎爷抹了一把嘴巴,叫道,“格老子这是什么酒?竟然这么有劲儿?”

唐沐非笑笑,手中的酒碗虽然被那虎爷喷到了一些,也是不甚在意的喝了一口这才缓缓道,“这酒是三娘子家传的,也就这么一坛,价值千金,虎爷这般浪费,真真是可惜呀”

虎爷一惊,突然问道,“你第一个便护着是就是女人难道船上还有什么绝色不成?这位三娘子又是何人?我老虎长这么大,还真个没喝过这样的酒,就是那猴儿酒,也是后劲大,入口的时候可没这么**。”

旁边那水手与虎爷添了一碗,笑道,“哪儿是什么绝色,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小娘子罢了,咱们爷是受人之拖,忠人之事,一位朋友托付这位三娘子与咱们爷,请他带三娘子去苏州投亲,咱们爷言出必行,自家倒是不妨事,却不能失信于人。”

虎爷闻言露出失望的神色,摆摆手道,“格老子这世界上的奇人还真无所不在,老虎今天算是见识了,只以为能说出这样话的女子见识不凡,没想到还是个黄毛丫头。”

本来打算七点半的,老天原谅我,实在热的受不了了,决定去买空调扇

今年年初就打算装空调的,老妈说家里今年家里不宜动土,怒这是哪儿来的说法,不让俺装空调,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我无法忍受安装工人一周后才来装啊,于是悲愤的去买空调扇。。。问题是,有人竟然打击我,说这玩意儿是在空调房里面用的

这都是啥破规矩呀,,,泪奔,打滚,我要一个舒适的环境写字,否则老是犯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