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0章 圣人之物

第十章 圣人之物

卫生纸的发明说起来很简单,不过就是当年某个造纸公司不小心让纸受潮了,然后变得起了很多皱纹,不能用在印刷上,本来,这些纸恐怕就只有扔掉一途了,不过,这家公司的经理显然不这么认为,他将这些纸用在了人们方便之上,将这些纸打上小孔,让人们可以轻易的撕下来使用,这使得这一批纸成为了历史上的第一批真正意义的卫生纸,以后根据人们的要求,让卫生纸变得更加柔软,细菌含量要求越发的高,这些都是后话了。

岑子吟心中打定了主意,待岑元清走后,便迫不及待的拉着刘茜去了书房,她知道这个时代已经有宣纸了,熟宣的吸水性不强,不过,生宣却是有很好的吸水性的,若是再想办法让它变得更加的柔软,则是再好不过的卫生纸材料,唔,唯一需要解决的麻烦就是如何消毒,岑子吟可不想一张一张的把纸放到锅上去蒸。

想到如何使纸变得柔软,岑子吟便会想起在现代的一些好玩经历,小时候上学突然肚子疼,那时候是没有携带卫生纸的习惯的,班上有男同学便想出了这个办法,将纸微微松弛的缠绕在圆柱状的笔上,然后,用力向下压,便可以使纸产生很多皱纹,随即也可以让纸变得柔软起来,最大的功能莫过于让光滑的作业本的吸水性变得更加的强,若是压一次的柔软度不够,还可以改变方向多压几次。

瞧见岑子吟从桌上拿了一大张宣纸,刘茜连忙拉住她道,“三娘,你要做什么?这些纸可不便宜,爹爹专门拖人去宣城买回来的。”

岑子吟愣了愣,突然想到宣纸不便宜这个事实,刘家家风简朴,只是爱书如命,拿这些东西去做一件他们眼中觉得并不太重要的事,实在会让人觉得无法容忍,虽然在岑子吟眼中身体健康才是一切的根本。

见到岑子吟的犹豫,刘茜道,“你若是真有什么大用场便拿去用就是,只要能说出说服爹爹的理由来,他便是再掏钱与你买也是会很乐意的。”

岑子吟愣了愣,她来前就曾经发誓要尽力的不与刘家添麻烦,从而少给方大娘惹麻烦,这种奢侈品断然不能让刘家给她买,大不了让大郎二郎去帮她买回来就是了,她现在也不缺钱,不过,身上带的终究有限,来这儿不方便的地方不仅仅那么一点点,还是要想办法开源才行。

拿定了主意,岑子吟笑笑道,“是做耍,罢了,姐姐带我出去走走可好?我还没瞧过这儿的风貌呢。”

刘茜细细的看了岑子吟一眼,低声道,“在我们家,你不必拘束,我娘说过,当年大舅舅待她们几个兄弟姐妹都是极好的,你在这个家,就跟我一样,都是她亲亲的女儿。”

岑子吟笑道,“真没什么啦!”

刘茜越发的不肯信了,拽着岑子吟的手道,“你兴致匆匆的来,会没事?我不信。何况,即便是做耍,你也当说与我听听,若是好的,我倒是可以拿些私房钱来。我可是你的姐姐,没的瞒着姐姐自己开心的。”

岑子吟推脱了一下。刘茜有些不高兴了。抿着嘴不说话。只是望着岑子吟。一双眼可怜兮兮地。岑子吟心一软。心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便道。“我觉得草木灰脏了些……”

刘茜惊讶地捂嘴住。低叫道。“三娘!你怎么会有这么离经叛道地想法?”

刘茜眼中地吃惊让岑子吟吓了一跳。不过是用纸罢了。有什么大不了地?大户人家听说还有用绢什么地来做那啥啥呢!最多也不过担一个浪费地罪名。哪儿能摊上离经叛道。

刘茜惊讶过后便是满脸地恼怒。握着拳头低叫道。“不行!绝不可以这样!纸是圣人之物。怎么可以用来做不洁之事?”

刘茜犹如小老虎地表情让岑子吟彻底呆滞了。圣人之物?不洁之事?!!!脑子里第一个感觉也是愤怒。哪里不洁了?不过正常地生理现象罢了。该死地卫道士竟然这样污蔑本来就很平凡地一件事。

刘茜说完依旧不能平息心中地愤怒。抓住岑子吟地手。岑子吟挣扎了一下。不过刘茜抓地很紧。体型上地诧异让她无法挣脱开来。岑子吟想要说什么。却被刘茜生气地抢了先。“我不知道以前你地夫子是怎么教你地。可是。你绝对不能做这样地事。懂吗?爹爹和娘若是知道了。肯定会打你板子地。这个想法你跟我说说就算了。不要再告诉其他地人。”

岑子吟看见了刘茜眼中的担忧,心情渐渐的平复下来,点点头道,“是我不懂事,姐姐,你不要生气。”

刘茜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松开手检查了一下岑子吟的手,发现只是有些微微的泛红,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不该如此急切的,很多东西你都不懂。也许是这儿的风物不一样,你当知道,这儿的人最是崇尚风雅,有些忌讳是碰不得的。而这件事,别人家不用理会,咱们家是做不得的,娘曾经为一位夫人做下这件事在家中很是发了一顿脾气呢。”

岑子吟吐吐舌头,越发的坚定刘家就是一个有些古板的书香门第,有些忌讳说来可笑,可在有些人眼中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岑子吟有些泄气,刘茜又道,“三娘你其实不必想那么多的,草木灰其实是可以入药呢,受了外伤,撒些草木灰在上面有止血的功效,被火烧过是再干净也没有了,何必去寻其他的东西?”

岑子吟呃了一声,草木灰是挺干净的,可是,心理上总是会觉得不舒服,何况,还要封在布里,草木灰是干净了,布连阳光也见不到呀!不过,这话断然不能再说出来了,岑子吟有自家的计较。

最纠结的是,这样一来,她目前的有些计划是不能随便乱来了,还是要先摸清楚情况再说,就一个纸就能引出圣人之物的道理来,谁知道还有什么其他乱七八糟的忌讳?

摸摸鼻子,岑子吟寻思着总可以挑些合适的来用,至于那个卫生纸的想法,既然无法普及给周围的人,自己偷偷的用总是妨碍不了谁的。

刘茜见岑子吟不开心,笑着道,“你不是想要出去走走吗?我们叫上大郎二郎,本就是打算趁着你们还没有去学里,我带你在这周围看看,苏州可是好地方。”

岑子吟勉强笑了笑,道,“我听说寒山寺是在苏州城外,还听说苏州的园林天下一绝,姐姐要带我去哪儿?”

刘茜道,“寒山寺在城外,园林么都是人家的院子,想要去,怕是得先投拜帖。都不是今天能去的地方,咱们可以领上几个人在街上走走瞧瞧,日后我再带你去认识几个朋友。”

岑子吟道,“要不要叫上大表嫂和姑母?”

刘茜道,“不必了,前些日子便有人投飞贴,今儿个请母亲和嫂嫂去游园子,怕是呆会儿就要出门了。”

“飞贴?”岑子吟睁大了眼睛,“那是什么?”

刘茜笑笑道,“不过是有些身份的人家,又拿不出足够的钱来办一堆帖子,请人便送一张帖子,若是同意去便会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送到下一家。这倒是个省钱的好法子,却又足够风雅。”

看得出来刘茜对此举很是满意,岑子吟则是觉得很是有趣,有了其他关心的事,心中的不快也一扫而空,留了刘茜身边的秀云照顾喜儿,两人唤上大郎二郎同去走走。

为了表扬书评区的那位朋友,,,俺晚上加更。。。

下面是广告时间:

想要长生不老、容颜永驻么?

想要瞬间移动、点石成金么?

想要神仙当随从、妖魔当小弟么?

请来天外学园修仙社团,保证圆您修仙梦想!!

有意者请在月圆之夜仰头大喊三声:“我要修仙!”

PS:还有一个办法,请点开玄色新书《天外非仙》,书号:1136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