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1章 使君有妇

第十一章 使君有妇

江南的风情便是水乡的清幽,吴侬软语之间透露出的是特有的温柔,无论男子和女子在这个彪悍的年代还是柔媚的刻骨,岑子吟不喜欢这儿的男子,她觉得江南的男子都太过妩媚了,缺少了些属于男人的阳刚,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仗剑四方快意恩仇才合该是男儿的模样。

不过,在这个特别的地方,柔美的男子却又有着一种特别的风情,从内心深处浮现出来的那种柔和,让人觉得很贴心,言辞动作间的柔美更添几分风雅,这与心中的阳刚并不能混为一谈。

只是岑子吟还是更喜欢像唐五郎那样的男子,挥刀向自己下手的时候不皱一下眉头,谈笑间也无半丝柔媚之气,让人只觉的爽朗。

自从第二天刘茜带着岑子吟和大郎二郎去街上转了一圈以后,岑子吟便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之中整日的看书,刘茜虽然不允她去看那些杂学,可书房的大门都是开着的,没有人会阻止她进入,她倒是在书房里翻到了两本好书,《考工记》、《兆人本业记》和《齐民要术》,这几天,岑子吟便是在房间里将这两本书粗略的翻了一遍,又找到一本《水经注》,其他的书目到底因为不够著名,岑子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看,唯有暂时选择性的无视了。

《考工记》全文约7000多字,记述了木工、金工、皮革工、染色工、玉工、陶工等6大类、30个工种。书中分别介绍了车舆、宫室、兵器以及礼乐之器等的制作工艺和检验方法,涉及数学、力学、声学、冶金学、建筑学等方面的知识和经验总结。记述了齐国官营手工业各个工种的设计规范和制造工艺,书中保留有先秦大量的手工业生产技术、工艺美术资料,记载了一系列的生产管理和营建制度。

《齐民要术》由序、杂说和正文三大部分组成。前面的内容岑子吟毫不介意的忽略过去,只看正文,书中内容相当丰富,涉及面极广,包括各种农作物的栽培,各种经济林木的生产,以及各种野生植物的利用等等;同时,书中还详细介绍了各种家禽、家畜、鱼、蚕等的饲养和疾病防治,并把农副产品的加工(如酿造)以及食品加工、文具和日用品生产等形形色色的内容都囊括在内。

看完这两本书,岑子吟算是对各个方面都有了初步的了解,不过,《考工记》属于古籍,对岑子吟帮助不大,她可没指望能够凭借这些原本有的技术来赚钱,自己想提高也没那能耐。倒是《齐民要术》的时代靠近一些,书中涉及广泛,很多东西在岑子吟眼里可以改进,而且恐怕到唐朝还没有很大的突破,而《兆人本业记》则是武则天时期编著颁布的一本农业书籍,从中可以证明这一观点,可惜,也是暂时用不太上。

帮助最大的一本书莫过于《水经注》了,记录了各地的风土,物产等等,里面的好些东西都让岑子吟喜出望外,这本书便被确定为岑子吟目前研究的主要书目。

刘福宏书房里的书岑子吟还是不敢太大动作的去动,寻思着要去找唐沐非帮忙收集一些,自然,这又涉及到钱的问题,岑子吟不得不把主意打到其他的东西上。

卫生纸的计划延后,有些小东西倒是可以做一做,唐人用杨柳枝刷牙,将杨柳枝一头咬破,然后慢慢的剔除牙齿上的污垢,使用的都是盐,据说也有用药的;而洗澡使用的都是澡豆,用黄豆和猪胰以及皂角制成,辅以香料,兼具防冻的功效,由于材料限制,导致相当的贵,普通人是用不起的,这两样东西对于现代人来说,实在是大大的不便,岑子吟不得不在这上面想办法,既解决了自己的麻烦,也能赚些小钱。

牙刷大可用木条和马鬃之类的东西制作,这东西价格合该不高,至于刷牙的药啊盐什么的替代品岑子吟暂时还没想到,不过,替代那所谓的澡豆的东西岑子吟却是想到了,涉及到现代化学的地方不提,清朝开始有的胰子到是可以试着做一做,前提还得瞧瞧天然碱能不能达到要求了。

到了刘家地第三日。岑元清得了空闲。在几个孩子要去学堂地前一天。领着岑子吟三个去唐府拜谢。岑子吟才得以松了一口气。不知怎么地。在刘家。她始终觉得有一条无形地绳索束缚着她地手脚。很多事在家里做得。在这儿却是不敢胡来。若非这样。她定然早就叫上大郎二郎两个去唐府了。

唐家地宅子其实离刘府不过五条街。不过唐家地宅子明显要富丽堂皇上许多。在江南拥有着数百亩良田。丝绸生意做地也并不算大。至少比起江南别地大户来说。只算得上是中等人家。毕竟。唐家身份上并不算很尊贵。又是靠走丝绸之路才骤然富起来地。在别人眼中算得上是半个暴发户。而江南地地主颇多。正经地开着作坊。经营着各式各样产业地人家更多。在这样地情况下。唐家地富裕其实不值一提。

唐家地房子有着江南式建筑共同地特色。园林式地四合院建筑。大致地布局都一样。只是在小处别具一格。与唐家在长安城地房子差不多。却还要大上几倍。好在岑子吟在长安城已经见识过大门大户是什么模样。否则又要为这房子惊叹一番了。

随着管家进了客厅。一个十**岁地梳着妇人发型地女子迎了出来。身上地穿着很是朴实。不知道到底是仆妇还是是什么。笑道。“刘夫人亲自登门。我却没有出门来迎。实在是该打。”

岑子吟心中正在揣测那妇人地身份。那管家便笑着道。“这位是我们地五夫人。”

五夫人?!一股说不上地什么滋味儿涌上心头。岑子吟只觉得有些失落。岑元清笑着道。“五夫人好。今儿个我是专程带这几个孩子来谢过唐五爷地。”

唐五夫人笑笑,引着众人进了客厅,一边道,“刘夫人这话客气了,我二叔与三娘甚是得缘,恨不得收了这孩子当义女,三娘便如同我家的亲侄女儿一般,攀着这层关系,便是一家人,一家人谈什么谢。刘夫人请坐呀!明瑶,去将厨房里做好的点心端上来,三娘可是爱吃冰酪。”说着扭过头来瞧着岑子吟,笑道,“你便是三娘了,外子回来便提到你,说你聪明伶俐,如今一见长的可真好。”

岑元清笑着吩咐程婶将准备好的礼物带上来,岑子吟很快便挥走了心中的不适,知道自己是着像了,二十多岁的男子在这个时代,没老婆那才是怪胎,何况是八竿子就打不到的人,虽然她对唐沐非很是仰慕,倒也没有到很动心的那个程度,笑笑装作有些羞涩的低下头,心中却是在揣测唐沐非到底到哪儿去了?她可是有很重要的事要与他说。

唐五夫人又多瞧了岑子吟两眼,这才笑着道,“外子才从长安回来,家里的事儿较多,知道你们今天要来,本打算在家里候着的,没想到昨夜铺子失了火,管家半夜里来报的,这会儿还没回来。怠慢之处还望刘夫人、大郎二郎三娘谅解则个。”

岑子吟呀的一声,岑元清也是凝重的道,“怎么回事?近来失火的铺子挺多的,外子也是为这事儿焦头烂额,可是值钱的货物?是否有人员伤亡?”

唐五夫人道,“是个绸缎铺子,过了夏季,都是些旧货,倒是不值两个钱,至于铺子里守夜的人还不知道如何了,是街坊瞧见了急匆匆的来报的。具体的情况还要等外子回来才知道,管家已是去请了,呆会儿回来了便能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形。”

加更送到。。。顶锅盖爬走,,,偷偷的冒头瞧一眼这一章发出来以后有没有板砖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