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3章 女儿心,男儿志

第十三章 女儿心 男儿志

岑子吟实是错怪唐沐非了,古人自来有草书,那篇兰亭序不知道比简体字简化了多少,那样的情况下,也能有人认识,区区简体字,连猜带蒙的,其实要认出来并不算多麻烦。(一家之言,欢迎拍砖。)

岑子吟如今是虱子多了不怕咬,被人拆穿了就拆穿了,以不变应万变才是王道,毕竟唐沐非只是用看国宝的眼神围观,还没把她当外星人送去解剖。

“唐五伯以为是什么意思?”

镇定的声音让唐沐非微微一愣,即便岑子吟之前表现的虽然不像个十来岁的孩子,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与她一样大小比她成熟的丫头唐沐非也不是没见过,岑子吟这样的回答却是让他愣住了,能在他面前懂得反守为攻的,明显不是一个小丫头能做到的事。

唐沐非扯扯嘴角,“要蓄兵,要积梁,你想做的仅仅是自保么?无欲则刚,我就说一个市井间长大的女孩儿,怎么可能那么无欲无求,你让我吃了一惊呀!”

苍天可鉴,她真的只是想自保而已!唐沐非继续道,“女儿心,男儿志,是什么让你有了这样的想法?我想不明白,听说你并不爱读书。”

岑子吟大约知道唐沐非心中的疑问了,岑子吟的年纪即便有反动的思想也不大可能成功,等年岁渐大了,必然会被现实磨灭,这该是唐沐非可以笃定的,而唐沐非却不懂她为什么会判断天下将乱,有些辞藻,不该是她这个年纪的孩子能知道的,能懂得的,加上之前岑子吟曾说过捡到一本书的话,所有的东西归结到一起,唐沐非并不确定,岑子吟是不是有了什么认知,因为唐沐非抱着观察的态度在看她。

若是岑子吟真有什么莫名其妙的反动思想,这位怕就会跟她断交了,否则到时候抄家灭族,杀头的大罪不是每个人都能担待的起的。她如今的这些想法说起来就是大逆不道,要让唐沐非接受她的想法并且帮助她的话,岑子吟必须拿出一个说法来。

岑子吟抬起头,凝视着唐沐非的双眼,抿抿嘴道,“你想知道我为什么有这些想法,我不妨实话告诉你。”

“天像大变的事,是别人告诉我的,就是送我那本书的人!至于是谁,你就不用问了。我的世界不大,自然不想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影响我的生活,我娘和大郎二郎吃的苦已经够多了,天下大乱也好,平安也好,只要能让我一家上下平安无恙,我便别无所求,有些东西,你比我更明白为什么要去做,我不过是听了人言,宁可信其有罢了。那人告诉我今年的大旱,已是验证过了不是吗?”

唐沐非挑眉,“今年大旱,明年又当如何?”

岑子吟随口道。“明年后年蝗灾。还有什么我记得不真切了。信与不信都随你。”

唐沐非冷冷地笑了起来。“怕不是记得不真切吧?”

岑子吟突然有一种很愤怒地感觉。这人。有被迫害妄想症么?她说出来地话。他都要怀疑上一遍。是她长了一张撒谎地脸。还是这人太多疑了?岑子吟若不是没有第二个选择。肯定不会再跟这么难缠地家伙一起合作。

恼怒地道。“若是什么都告诉你了。我凭什么相信你不会抛下我们一家?唐五伯。合作。是要建立在信任地基础上地。”

唐沐非扯扯嘴角。摊手道。“除了酿酒。我不记得我们在合作什么。”

岑子吟闻言便不再多话。起身便向门外走去。她既然提出这些东西。就是有合作地诚意。这人连这一点都瞧不透彻吗?她讨厌多疑。占了便宜还卖乖地人。之前怎么会觉得这人顺眼地?

“三娘!”唐沐非叫道,岑子吟顿了顿没有转过身去,唐沐非低声道,“你既然想与我合作,就应该拿出你的诚意来!就像你说的,合作是要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的,你可以不告诉我一些事,但是,不能欺骗,否则,我看不出我们有合作的必要性。事实上,若不是我逼问你,你并不打算告诉我那么多不是吗?之前,你可没提半句合作的话。”

岑子吟扭过头来笑笑道,“可是,你把我当成妖孽!”

唐沐非摸摸鼻子,他有吗?只是习惯了拿生意上的做法来谈判而已。

“我只是问你写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岑子吟高高扬起头,“我说有就有,从船上开始,你就拿看妖孽的眼神看我!哼!别否认,那个人告诉过我,如果别人知道我知道那么多事肯定会把我当妖孽的,我就说呢,唐五伯,你不厚道!”

唐沐非可以不理会胡搅蛮缠的对手,不过,面对一个小丫头的无理取闹还是有些无力,摆摆手道,“罢了罢了,我承认还不行么?耍赖不能给你带来什么,你如果想跟我合作,至少要提出你的想法和你能做到什么,否则,我无法做出决定。”

岑子吟闻言甜甜的笑了,“我要钱!很多很多的钱!但是不能让外人知道。我可以提供给你的是,我所知道的一些东西,你用你的眼光帮我判断能不能从中取利,甚至要帮我去寻找一些有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以及帮我试验,提供钱财上的帮助。”

唐沐非摆摆手道,“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岑子吟昂首道,“之前我也不相信那个人!唐五伯大可明年验证了我的话以后再来找我。”

唐沐非笑笑,“我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意思就是说,利润该怎么分配,你又如何从中可以肯定我没有欺骗你?”

岑子吟闻言叹息了一声,这是她目前最大的麻烦,若是合作,她无法肯定唐家是否会从中捣鬼,在巨大的利益引诱下,是人都会忍不住犯错的,她所掌握的东西对于目前的唐家来说虽然宝贵,以后呢?当累积到一定程度的诱惑的时候,有些人肯定忍不住要去做一些杀鸡取卵的事。

本来,若是自家的家庭条件允许,让家中的人来做这些事再好不过,可惜,岑家和方家的人都没有足够的眼光,也不能获得她足够的信任,同样她也无法取得对方足够的信任,现在的她就像是一个在游说风险投资商的科学家(擦汗),这种事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理解的。

既然完全无法监督,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办法,那就是给与对方完全的信任,这就是岑子吟一直不提利益分配的原因所在,其实,很多人都会受到道德的约束,很多人都有当高风亮节的圣人的潜力,前提是,你得先把高帽子给人戴足了,给与对方完全的信任,让对方感受到欺负你那就是在犯罪。

摊摊手,岑子吟笑道,“你即便是骗我,我也不知道,所以,谈分配真的是很让人头疼的一个问题,既然你没有在第一时间把我给卖掉,我何不完全的相信你呢?今天给你说这些话,是因为之前那件事,你们没有占我们半点便宜,既然如此,我相信以后唐五伯也会这样做,人的信用是一次次累积起来的,先从这些小事情做起吧。我不过问账目,唐五伯凭良心办事。”

唐沐非不可思议的望着岑子吟,这孩子,到底是天真还是有一双能识人的慧眼?他自问不会做出那种违背良心的事来,跟唐家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童叟无欺四个字那就是唐家做生意的原则。

唐沐非自然不知道岑子吟心中的无奈,岑子吟根本不相信有人会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不动心,人性本善,可是在恶魔的引诱之下,有几个人不会被迷惑呀!

嗯,昨天晚上看书评,好欢乐。。。俺说,姐妹们,咱们要有一颗仁慈善良有爱的心,你们怎么可以让俺安排她超生呢?我决定让她欢乐的活到齿摇发白,儿孙满堂!

如果大家实在不满意的话,大不了YY一点儿,让她欢乐的跟人私奔嘛,再YY一点儿,两个人因为性格不合,和离了,更YY一点儿……(大家帮忙想想善良的办法,前提是,你们先讨论好到底要不要老唐。书评区的争议貌似还是存在的。。。)

阿门,,,我果然是聪明可爱美丽大方善良温柔敦厚仁慈善解人意的弓……

然后,你们为啥会想到老唐是穿越的?我不是故意误导,其实俺就是写到那儿了突然想到了那个问题,就顺手写了,恰好到断章的地方而已……偷笑,看样子大家都没猜到。

顺便,你们如果也欢乐的话,推荐票貌似因为周末看书的人少,接连掉了好几位下来。。。你们不可以因为是周末有约会可以赴就不理我了呀……

最后,关于称呼的问题是一直想改的,可是懒惰的弓因为前面写了太多,怕回头一看就想删稿子重来(这事儿发生过N次了,码字工人永远对自己写出来的东西不满意——这绝对是借口,真实的缘故是我懒),所以,大家原谅我吧。在此更正一下,二伯应该叫二叔,四伯应该叫四叔,唐二和唐五该叫啥来着?我认错,后面的通通改过,不排除间歇性抽风偶尔返祖现象的出现。

我又废话了,要是这些字都写成正文多好……

最后,晚上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