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4章 谁是谁的布景板?

第十四章 谁是谁的布景板?

勉强与唐沐非达成协议,他会收集岑子吟所需的一切东西给岑子吟送来,若是岑子吟有什么需要,则可以送信到唐府给唐沐非的妻子,齐氏。

出了唐府,大郎与二郎一路上都没什么异样,直到回了家,用过晚餐,两人才齐齐的到了岑子吟的房间里,将喜儿打发去寻秀云说话,两人在门口瞧了两眼,将门一关,拉着岑子吟坐到凳子上,站在岑子吟面前瞪着她。

是谁说过你撒了一个谎,就要用成百上千的谎言来圆?岑子吟摸摸鼻子,自觉如今说谎是说的越发顺溜了,可是,在大郎严肃、二郎不解的目光下,岑子吟总觉得有些难以出口。

清澈干净的目光,让岑子吟几乎想要对他们倾述自己的心事,这样单纯善良的人应该可以理解她的吧?或许两人听说了她的事以后会有短暂的愤怒,悲伤,不敢置信,但是对于还有梦想的善良孩子来说,他们一定可以理解她的,岑子吟确实需要帮助,一个人藏着秘密太久的话,会有些憋闷,有些受不了,特别是在这个与她的观念有着太多冲突的大千世界。

冲动到了嘴边的时候,岑子吟的心被一股深深的恐惧所掩埋,试想,若是在现代,突然你身边的某个亲人跑到你面前来告诉你,他被外星人或者来自未来世界的人穿越了,她第一个想法肯定是先摸摸那人的头,看看发烧没有,第二个想法恐怕就是要送人进神经科了。

即便之前有很多事证明了那个人确实不一样了,对于占据了亲人身体的灵魂,又该是包含着怎样的一种感情?是恨?或者是爱?恐怕是复杂到苦涩的一种滋味儿吧?

如果是这样,即便欺骗他们一辈子又有何妨?

穿越者更像是被世界遗弃的人,明明周围是热闹的人群,你却像是跟他们隔了一层玻璃,他们那边的喧嚣却能来到你身边,你想说的话却穿不过去,若是想打破那层玻璃,你势必要付出很大的代价,面对陌生的世界的时候,谁也不知道那边的世界是否会损害你,或则,是你伤害了他们?

岑子吟不是一个喜欢将自己沉浸在自怨自艾中的人,有些时候,她甚至会鸵鸟的选择不去想,以为不去想,问题就不存在了。

事实上她一直是这么做的,可大郎和二郎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如今,她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不得不逼迫自己做出一个抉择,至少,她自认为是到了该做出抉择的时候,她日后需要人的帮助,再也没有比家人更好的帮助了。

想到这里,岑子吟不觉得一愣,家人?她什么时候已经不再用催眠似的语气告诉自己这是家人了?而是这样下意识,自动的想到,这是她的兄弟?

突然。岑子吟笑了。有些时候习惯是潜移默化地。即便没有血缘关系。人和人之间地相处也会有感情地滋生。何况。她还占据了别人妹妹地身体。家人。是地。再自然不过地事呀!

岑子吟笑吟吟地道。“大哥。二哥。我可以跟你们说实话。可是。你们不可以告诉别人哦!”

二郎有些埋怨地道。“三娘。你有事竟然瞒着我和大哥!”大郎却是一言不发。岑子吟拉着大郎地衣袖摇了摇。“大哥。你不能生我地气!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们地。是那个人不让我说嘛!夫子说了。人无信不立。答应了别人地事。一定要做到地。”

二郎道。“如今倒是说得了!”

大郎依旧不语。岑子吟撅起嘴道。“有些说得。有些说不得。我不是怕你们生气吗?看吧。大哥生气了。早知道我就真不说了。”

二郎连忙拉了拉大郎地袖子。大郎疑惑地喃喃道。“三娘。你真地是三娘吗?三娘从不跟我撒娇地。”

岑子吟心一跳,还是将脸凑上去道,“你仔细瞧瞧是不是我!”

二郎一拳捶到大郎胳膊上,笑道,“大哥,你犯糊涂了吧?哪儿来的真的假的,三娘是有些小变化,可是,这样的三娘更惹人疼呀!没的你这样的大哥,不喜欢妹子变好。”

大郎苦笑道,“我哪儿有不喜欢,只是觉得三娘这样有些不太好。”

二郎嚷嚷道,“哪里不好?还说你不是不喜欢!”

大郎解释道,“三娘跟那个姓唐的走的那么近,是为了什么?这人不知道根底,咱们还是初识呢!”

岑子吟约莫知道大郎的意思,二郎却是不依道,“娘不是和他合伙做生意么?还是用的三娘的法子,若是信不过,何必跟他参合?”

大郎恼道,“男女有别!”

二郎道,“咱们还在外面站着呢!”

大郎长呼出一口气,用看朽木的眼神瞧着二郎,“人言可畏,我说这话,绝对是为了三娘好。”

二郎不在乎的道,“管别人怎么说呢!日子是咱们自己在过。”

两人都是争的有些生气,岑子吟连忙劝道,“大哥说的有道理,今后我绝不会做这样的事儿了,今日已经是和唐五伯谈妥了,即便你们不来找我,我也要想请你们帮我的。毕竟,我如今年纪大了,实在有些不方便呢!”

大郎低声道,“唐五伯不是让你去找五婶么?”

岑子吟道,“日后不好出门罢。”

大郎道,“你如今争气了,我和二郎却是还碌碌无为,受娘教诲多年,片刻不敢忘记娘的话,三娘,我和二郎怕是没时间来帮你。”

岑子吟一愣,大郎从来不曾拒绝过她的要求的,心思闪电般的划过,岑子吟略微猜到大郎是闹别扭了,从他话里就可以听出他对自己挺泄气的。实际上也是这样,大郎一心想着读书不管是科考也好,流传才名也好,只要能光宗耀祖,总有他回报方大娘的一天,可是,如今突然发现自家的妹妹比自己出息多了,方大娘从一个一无所有的人突然即将变成什么都有的人,这种转变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岑子吟一时间也没有想那么多,大约的知道大郎是闹别扭,对大郎的心思却是摸不透彻,拉着大郎的手笑道,“你是我的好哥哥呀!肯定会帮我的对不对?”

大郎将手从岑子吟手中抽出来,略微生硬的道,“三娘,我们真没办法帮你。你随便叫个下人去也是一样的啊!”

岑子吟被大郎生硬的口气有些呛到了,大郎实在没义务去帮她这个妹妹做什么事儿,只是,她确实没想到大郎会这样拒绝她,转念便想到大郎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她不能勉强别人做不喜欢做的事儿,笑笑点头道,“那我自己想办法吧!”

大郎闻言脸扭曲了一下,唔了一声,转身就走,岑子吟没料到大郎竟然是这样的反应,在背后低叫道,“大哥!”

大郎背着岑子吟道,“我去读书。”脚下的步伐越发的快了,岑子吟有些不解的看着二郎,二郎也是满脸的吃惊,三步并做两步走到岑子吟身边,拍拍她的头道,“别理大哥,他到了这儿以后就是怪怪的,我去瞧瞧,你先忙活吧。”

两人前后脚离开,岑子吟还来不及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两人,便面对如此场景,不由得只有苦笑,苦笑过后又是沉思,谁也不是谁的布景板,这些日子以来,她已经习惯了大郎和二郎两个对她的话言听计从,真把自己当主角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呀,只是,大郎性格虽然别扭些,却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发脾气,这次又是为了什么?想了许久没能得出答案,岑子吟又将心思放到了书上。

加更送到,谢谢大家的票票,俺又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