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5章 无事献殷勤

第十五章 无事献殷勤

唐沐非果然守信,岑子吟第二日到了学中上了课归来以后便收到了唐沐非送来的东西,用过晚饭以后便跑去试验,做胰子的东西岑子吟是知道了,各种物品的分量却还是个谜,岑子吟在小厨房里面捣腾,那怪异的味道将刘茜给引了来,瞧见岑子吟在锅里煮些冒的东西,很是不解。

岑子吟也没心思与刘茜解释,只是道自家是在玩,刘茜虽有微词,到底考校岑子吟的课业并没有落下,她的婚事越的近了,自家还要学着管家已是累的半死,也就由着岑子吟去了。

捣腾了几天以后,还真让岑子吟给摸索了出来,除了天然碱里面的杂质太多是个问题以外,其他的都好说,这种事儿自然就交给其他能耐的人去琢磨,她自己只需要掌握配方即可。试验成功以后便迫不及待的要送去与唐沐非瞧,在刘家寻了半天,喜儿忙活着洗刷缝补,家里的下人也是个个都有事儿做,岑子吟寻不得人帮忙,想去寻大郎,又想到两个这几日都是安生读,去扰了他们的清净不好,反正唐府也不远,索性去马厩牵了马,自己跑上一趟。

寻到唐府门口,就瞧见许多的车马,岑子吟微微惊讶,不知道唐府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恰好瞧见上次遇上过的管事,连忙与他打招呼。

那管事瞧见岑子吟便惊喜的叫道,“三娘子来了咱们二爷和二夫人今儿个回来,这可巧了三娘子先进去坐坐呀,小的这就去禀报。”说着将手上的东西交给旁边一人,又唤了名小厮与岑子吟牵马,自家引着岑子吟进去。

岑子吟跟在那管家身后道,“我是来寻五夫人的,有些事儿要与她说说呢。二爷和二夫人刚回来,怕是倦了,就不去扰了他们的休息罢。”

那管事笑笑,只是引着岑子吟到了客厅,刚到客厅便有人奉茶点,那管家在旁边站着与岑子吟说话,没多久,就瞧见一个胖乎乎的女人穿着一身华丽的丝织的衣服走进来,那身上有些暴露,走得近了才瞧得真切实是穿了好几层的,只是那轻纱太过透明罢了。

这人是二夫人,岑子吟曾在长安城的唐府见过的,有两面之缘,岑子吟第一次见到这唐二夫人觉得她看着面善,第二次则是没有注意太多,这次却是觉得她眉梢间露出几分媚态来,三十多岁的女人,因为微胖而显得丰满,轻纱下面的半截酥胸随着走动而微微起伏,双眼蕴含的水汽和微微上挑的眼角,都给人以妩媚的感觉。

唐二夫人轻声的叫道,“三娘,快来让二伯母瞧瞧。”说着走到岑子吟身边,像是一个母亲一般的瞧着她,捧着岑子吟的脸细细的端详了一番,低声道,“瘦了些,越的惹人疼惜了,可是离了家没吃好睡好?”

岑子吟只觉得问道了一股有些怪异的味道,香香的,其中又夹杂着些什么很不一样的感觉,有些不适的轻轻挣扎了一下,很是不适应一个与她没多大关系的人这般亲近,垂下眼睑掩去眼中的不悦,回道,“二夫人,我很好呢,姑母和姑父对我们兄妹三人甚是照顾,实是胖了不少。”

岑子吟实是瘦了,路上奔波了一个多月,到了刘家以后,刘家的生活极有规律,她常常自家在小厨房里折腾的很晚,也没个下人帮她做饭什么的,只有自己备些点心来吃,偶尔累极了就忘记了这么回事儿,这么又是半个月下来,人整整瘦了一大圈,这形象在这个以胖唯美的时代,还真有点那么不堪入目的意思。

唐二夫人笑笑,拉着岑子吟到凳子上坐了下来,道,“这次从长安回来,便到你们家去与你母亲提了提,听说你姑母家也不宽敞,不如搬到我这里来,你母亲也有信带给你呢,我已是让人去取了。”

岑子吟听着这话却是有些不对劲,哪儿有让陌生人住到自己家里来的,虽然大家有些合作的情谊在,到底在有至亲在的情况下,没的到人家家里住的道理。

“二伯母,我是来找五伯母的呢二伯母路途劳顿,其实不必招呼我,我将东西交给五伯母便该回去了,这时候不早了呢”

唐二夫人闻言脸上的笑停滞了一下,随即笑道,“倒是不累,我先将你娘的信交给你,你与五弟妹说什么呀?不妨说与我听听呀,这会儿五弟妹该正在外面忙呢。”

岑子吟心中突然一跳,意识到这家人果然有问题,二房打扮的花枝招展,五房却是用度极为节俭,那五夫人甚至连穿戴都像是仆妇一般。这种事自然不是她一个外人能过问的,唯一值得深究的是,唐二夫人对她的态度,为何会是这样?

岑子吟笑笑拉着唐二夫人的手道,“二伯母,我娘的信在哪儿?你给我瞧了,等五伯母来了我一同说给你们听呀”

唐二夫人闻言淡淡的笑了笑,扭过头去催身边的丫头,“赶紧去瞧瞧,让取封信罢了,怎么这么半天功夫还没过来”

“二嫂不必催了”一个笑吟吟的声音打断了唐二夫人的话,一身比仆妇稍好些打扮的唐五夫人走了进来,手上拿着的正是两封信,“我听说三娘来寻我,过来的时候恰好遇上管家,便打他做事儿去了。二哥二嫂这次回来带的东西不少呢,趁着天黑前,得收拾了出来才行。”

唐二夫人的脸色阴沉下来,扯扯嘴角道,“倒是要多谢弟妹了。”

“顺手罢了,二嫂这话就见外了。”唐五夫人笑笑,扭过头来对岑子吟道,“三娘,你寻我有何事呀?”

自来神仙打架遭殃的莫过于凡人,岑子吟自以为神经迟钝,也能瞧出来这两位之间有些矛盾已经深的刻骨,笑着接过唐五夫人递过来的信,从怀里取出一张纸,递给二夫人道,“这上面已经写的明明白白了,一切就看唐五伯的意下如何,天色已是不早了,再不回去怕是不太好,就此告辞了。二伯母早些休息,子吟过两天再过来探望你,五伯母也忙,莫要为了我耽误了正事儿。”

唐五夫人闻言连忙道,“三娘不是说要带信回长安么?”

岑子吟这才突然想到,这两天出炉的酒已是不少了,积了一大仓,准备运到长安去,就该这两日启程,她却因为不想参合进唐家的事儿里,给忘记了,又将信取了出来交给唐五夫人,唐二夫人的脸色越的难看,却是没有挪开,待岑子吟将信交给唐五夫人,唐二夫人道,“我送送三娘,弟妹不是还有事儿么?”

唐五夫人笑道,“二嫂还是去休息罢,我就是去正门,正好送三娘一程。”

唐二夫人道,“我也在这些日子坐的太多了,罢了,也与你们一道去。”

岑子吟偷偷的摸摸鼻子,只看戏不参合,两人一番推让,最后还是一起送了岑子吟到门口,岑子吟翻身上马,再次别过两人,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两人一人轻笑,一人怒目。

走出两条街岑子吟心中开始哀叹,有时候呀,这豪门大户还真不是人能进的,虽然那个男人看起来很可口的样子,可是,这家人内部的关系,还真真的让人头疼。

岑家明刀明枪的玩岑子吟招架不住,玩阴谋诡计,她也不是别人那盘菜呀不得不庆幸自己挥剑断情丝,英明呀

颇有些拿别人的痛苦来安慰自己的成分在里面,岑子吟自嘲的笑了笑,那个很干净整洁的身影又浮上脑海,轻轻的甩一甩秀,将思绪抛开,扬起马鞭,喝一声,向家的方向走去。

回到家的时候有些晚了,岑元清略微问了岑子吟两句,岑子吟并没有放在心上,信一共两封,一封与岑元清,一封却是只给岑子吟的,岑子吟急匆匆的回到房里拆开信来看,不看还罢了,一看不由得皱起眉头来,要给她定亲???

睡过头了,,,,我要票票。。。。

楚生童鞋的广告,大家慎入啊,不过,这名字有爱,我决定小心翼翼的带着避雷针去看。

名:竹马压你嘎嘎叫

作者:萧楚生

简介:当你有个儿子,你不好好教他,你就害你全家,

当你有个女儿,你不好好教她,你就害别人全家,

所以,你跟谁有仇,

很简单嘛,

你就宠坏你的女儿,嫁给他的儿子,

他全家都完了,

大仇就报了。

——查家老爸大才深以为然

入坑须知:架空重生,轻松风格,兼顾小白加糖,有种田倾向,不排除很YY的可能性。

对以上定位有异议者,度逃出升天,点中**红叉,这里不素你滴乐园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