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6章 人生岂有两全事?

第十六章 人生岂有两全事?

唐家和薛家都派了人上门提亲,唐家是为了唐二夫人的儿子,一个七岁的小鬼头,而薛家则是为了薛易!

岑子吟头皮开始发麻,第一个反映就是,通通拒绝!理由自然大把大把的,薛易跟她两个相互瞧的都不顺眼,至于唐家那个素未谋面的小鬼头,谁知道七岁是啥模样,没准还在穿开裆裤,留着鼻涕玩泥巴呢!

想也不想的,岑子吟便研磨提笔要写,把墨研好,提起笔来却是犹豫了,岑家需要一个强大的靠山!

前面岑家的事儿到最后还是属于忍气吞声的处理方式,岑子吟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岑家没有强大的靠山,背叛族里最后的结果不言而喻,很多事只能退一步,去他的什么退一步海阔天空,她其实是爱记仇的小女人。

再看这两门婚事,说起来岑家也算得上是中产之家,是个小地主,家中也出了几个不大不小的官儿,与唐家则有几分门不当户不对的意思,而与薛家则就算得上门当户对了,只是,唐家家里的情形岑子吟知道了大半,心中也隐隐的不乐意让那个人当长辈,薛家是如何不知道,薛易跟她很不对盘,反正两家都是麻烦多多。

而且,如今唐家和岑家的利益关系非常的薄弱,唯有婚姻这样的关系才能将两家紧紧的绑在一起,以便日后岑家强大了好互为臂膀,岑子吟可以确定,日后岑家必然会有很大的麻烦的——越有钱的人,麻烦也就越多。

定亲有定亲的好处,却同时会带来很多麻烦事儿,还真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

方大娘的意思是让岑子吟自己做出抉择,在与岑元清的信中也提到了此事,有意让岑元清去探探两家的情形,也好做个参考,岑子吟自然不知道此事。

将笔放回笔架上,岑子吟决定给自己一个抉择的时间,如今她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路是靠自己,经历的东西势必坎坷,她没有主角模版可以依赖,唯一能依靠的是自己的双手和稍微比别人有远见的目光,二是选个人家定亲,到时候自然可以得到帮衬。

第一条路虽然坎坷,第二条路也不见得平坦,经历了现代都市的喧嚣与繁华,可以自由的出入门庭,男女的平等——虽然不完全平等,比起古代来说,即便是最开放的唐朝,也要好上许多,岑子吟很难说服自己去走第二条一样会充满荆棘的道路。

重新拿起方大娘的信,信上的字迹苍劲有力,一眼就可以瞧出是个男子写的,苍劲之中却非锋芒毕露,整个字给人的感觉是圆润而柔和的,却不失阳刚之气,岑子吟笑笑,摩加虽然是奴隶,学识却比一般人强上很多呢!

方大娘又介绍了家中地另外一些事情。岑家地酒馆重新装修过了。作坊则是搬到了城外。这是在唐家地帮助下进行地。家中乏了人手。方大娘便请了方家地一干人来。岑家老太太听说了。便让岑元俊来与家中几个穷亲戚做说客。方大娘也是收了下来。如今新岑家颇有一番新气象。

信中方大娘对唐二夫人赞不绝口。只道是这是个热心肠地人儿。自打岑子吟走了以后就不时上门来。不过对唐家地富贵却是抱着几分不确定地心态。怕岑子吟嫁过去会受她那样地委屈。薛易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也不时去岑家新宅看看方大娘。方大娘对这个有才又年轻地小伙子也是打从心底里喜欢。却不知道岑子吟为什么不太喜欢他地样子。

整封信都是报喜和对岑子吟未来淡淡地忧虑。在岑子吟走之前方大娘是希望她能有大出息地。也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她地想法。让她竟然突然积极地想起了岑子吟地婚事。

不过。如今岑子吟已经快十一岁了。刘茜十三就要嫁人。现在考虑这个问题倒是不嫌早。

嫁有嫁地道理。不嫁是因为心中地不甘。好歹也是二十一世纪地大好女青年。就算要嫁人。最少也得是稍微顺眼点儿地吧。那个结仇地薛易和流鼻涕地小男孩。无语问苍天……

没办法说服自己顺从任何一边。岑子吟决定早早地上床睡觉。最近地睡眠实在不太好。谁知道在**辗转反侧一整夜。梦里看见地都是那个不能想地影子。

顶着一个黑眼圈去学堂,昏昏沉沉的一天不知所谓,回到家里便想去补眠,却被刘茜抓了个正着,“三娘,有客人来寻你呢!已是在客厅侯了许久了。”

岑子吟微微惊讶,随着刘茜到了客厅,透过帘子一瞧,来人是薛员外!

岑子吟不明白一个男客要见她是为何,因为薛员外对岑家也是伸了援手的,如今她和唐沐非合作倒是抛开了薛员外,岑子吟略微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挽了帘子走进去笑道,“薛伯伯怎么来了?可让您久候了呀!”

薛员外见到岑子吟却是十分激动,一下子从凳子上站起来,“三娘,你可算回来了!”

岑子吟笑笑请薛员外坐,又扭头去吩咐管家换杯茶上来,刘茜在帘子后瞧见岑子吟待客周到,身边又有丫头侍候着,对方又是熟识的长辈,放心的转身走了。

薛员外低声道,“我已是喝了一下午的茶了,不忙这个,我来是为了与你说几件事的,长安城发生的事儿唐家没告诉你吧?”

岑子吟惊讶的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娘在信上没有提起呢。”

薛员外闻言淡笑道,“我便知道他们不会与你说呢!”顿了顿,“你可知道咱们走后又发生了什么?若不是易儿来信与我说,我怕也不知道呢!”

岑子吟心中一紧,抿抿嘴问道,“可是我二伯父又来闹了?”

薛员外摇摇头,岑子吟松了一口气,薛员外却是凝色道,“比这严重多了。”

见岑子吟脸色阴沉下来,这才徐徐的道,“咱们一走,便有泼皮上门来闹事,道是你那方子是人家丢了的,所幸,被文斌给遇上了,让人拎来扔了出去,一阵胖揍这才老实了。没多久,岑家二夫人又说屋子里丢了本祖上传下来的古籍,那是她的陪嫁,丫头们都说最后一次瞧见那书是在你去之前,闹着要去见官。”

“如今正闹腾的不可开交,老夫人被气病的不轻,这边还没见官,又有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已经一状告到了衙门,还有不少坊间传言,都道是你拿了人的书,至于是什么书,各说各话,如今长安城人人都在说此事呢!皆道是岑家三娘子生了瞧不见的第三只手,到处摸人家的闲书看。”

“又有人传言说你平日就不孝,当着大街顶撞长辈,被岑家赶出家门,把老夫人给气病了,又说……又说……哎,反正这些传言五花八门的,三娘日后怕是难以在长安城立足了。所幸,知道你的便是知道你的,我和唐二都知道你的品行,便决定向你娘提亲,你娘说要让你自己拿主意……”

“我娘现在怎么样了?”岑子吟打断薛员外的话问道。

薛员外道,“文斌放了话,长安城的泼皮流氓没几个有胆子来犯你家,你家七舅公也是个能耐人,使了银子给那官儿递了话,就剩下几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让摩加给扔出了门外,门户还算安稳,咱们如今唯一担心的就是你了……那些告状的都是些无赖货色,心中想的就是没凭证,如今只有断了个你的不是,与家人无干,我家易儿也在那位大人面前说得上几句话,那位大人也是个明白人,加上你四伯与老夫人一口咬定那书是你家传,又拉了位大人作保,证明此事,如今总算是压下去了,只是你的名声……你也该是明白的,长安城你怕是回不去了。”

所以方大娘才着急让她定亲的?而且就给出了这么两个抉择。

岑子吟抿着嘴,其实,这都是她给岑家带来的麻烦,实在是太高估了有些人的素质罢了,自来钱财都是招人眼红的呀~

难道真的非二选一不可了吗?给方大娘他们带来麻烦,是岑子吟从来不愿意发生的事儿,可惜事与愿违,到最后竟然是老太太和那位四伯出面压下的事情,岑子吟苦笑,做人果然断不得自己的后路。

今晚还有一更。。。票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