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3章 偷窥是不好滴

第二十三章 偷窥是不好滴

缪家坐落在县衙后面,岑子吟瞧见这地方就不由得一脸黑线,知府和知县的差距也太大了吧?这样那些人也能搞错……

出乎岑子吟意料的简朴,瞧起来除了院子比刘家大些,进门之后在前庭瞧见的情形竟然与刘家无二,根本不像富庶的江南官儿的庭院,直到进了内院,岑子吟才发现别有洞天,里面的东西瞧着俱是风雅至极,如今的岑子吟也算认得几样外表朴实,实则奇贵无比的东西,细细的看了以后,那用料都不出那几样,有些甚至她没见过,对比之下心中一阵了然。

缪夫人亲自迎到二门,笑吟吟的将她们迎入内院,显然对廖清荷很是喜爱,只拉着廖清荷说话,让缪洛雅与岑子吟去房间聊天。

岑子吟巴不得只和这个开朗的少女在一起,她到如今还不习惯这个时代的礼节,若不是廖清荷陪着,怕还会做出惹人笑话的事儿来,岑家和刘家都没这么大的规矩呢!

出了小厅,缪洛雅便拉着岑子吟的手道,“你说要与我一个精致的牙刷的,可曾准备好了?若是准备好了,我便带你去瞧一样你想瞧的!”

岑子吟见状笑道,“早就准备好了!你即便不带我去瞧,我也是要与你的,只是,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想瞧的?”

缪洛雅呀的一声,叫道,“在哪里?在哪里?快与我瞧瞧!”

岑子吟连忙让喜儿将手中的盒子打开,取出了装牙刷和胰子地盒子。缪洛雅见状喜的眉开眼笑,打发绿萼道,“绿萼,你带喜儿去吃些东西呀!我领着岑家娘子在院子里走一圈。”

绿萼有些为难的道,“小娘子,这样不太好吧!”

缪洛雅摆摆手道,“没事儿,爹最疼我了!”

岑子吟见状忙道,“洛雅,若是不方便就不要了!”

缪洛雅笑笑道。“没事呢。快跟我过来。去迟了就什么都听不见了!”说着拉着岑子吟就向外院跑去。路上远远地瞧见下人就装作是在散步。没多久就来到一排房子地后面。缪洛雅放轻了脚步。伸出食指在唇上轻轻地吁了一声。轻手轻脚地走到一扇打开地窗户旁边。那窗户旁有些小缝隙。岑子吟正惊讶。就瞧见了一个数日不见地人。

唐沐非怎么会在这里?!!!

唐沐非面前坐着一个身着官服。身材匀称、鼻梁略高、嘴唇略厚、眼睛细长地男人。除了眼睛与缪洛雅有七八分地相似。正在道。“此女不守妇道。唐五郎何必为她求情?”

唐沐非正色道。“缪大人。她毕竟是我地妻子。而且。我相信她。此事必是为人所陷害。”

缪成鑫挑眉。“哦?被谁所害?可有人证?只是被人抓奸在床。本官即便想帮你也无法。律法有明言。和奸者。男女各徒一年半。有夫者二年。除非你能证明她确实是为人所害。否则。如今地证据。本官即便有心想帮你。也是无能为力。”

唐沐非拱手道。“缪大人。在下问过下人。只是在屋里发现了一个**地男子罢了。拙荆穿戴整齐。并无半分异样。何况。唐律虽有明言。也有法外容情地时候。在下不追究。还请大人高抬贵手。”

缪成鑫笑了起来,“本官做事一向只问法理,不问人情,今日见你,是念在当初之情,否则在这个时候,本官是任何人也不会见的。”

唐沐非道,“我知道大人清廉,否则大人也不会这般快的升迁,只是,窃以为这件事不过是小民的私事,小民不介意,还望大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缪成鑫闻言眯起眼,瞧着唐沐非,那神情似是有些不悦,一直低着头的唐沐非这时候却是突然抬起头来回视着缪成鑫,“大人!缪夫人许多不太方便办的事……”

“住口!”缪成鑫喝道。

“哎呀!”同时缪洛雅叫道,不小心趴在地上,扭过头来对岑子吟笑笑,岑子吟连忙帮忙将她拉起来,缪成鑫在屋子里问道,“谁在外面?”

缪洛雅飞快的取下耳环,站起身来举起手展示手中的耳环道,“爹爹,岑家娘子陪我来寻耳坠呢,不知怎的,竟然落到这儿了。”

岑子吟也只得起身尴尬地站在那儿,缪成鑫的胡须抖动了两下,终究说不出重话来,只是道,“你们来了多久了?”

缪洛雅笑笑道,“一路寻过来的呢!爹爹,你们在说什么?您突然喝的那般大声,吓了我一跳,把手都扎到了呢!”顿了顿,像是好奇的瞧着唐沐非,“这位相公是谁呀?”

唐沐非拱拱手道,“在下唐沐非,小娘子可好?岑家娘子可好?”岑子吟扯扯脸皮,偷听结果被人发现,这事儿多半还是缪洛雅故意的,脑中思绪万千,片刻间就做出了决定,笑着施礼道,“缪大人好,唐五伯好!唐五伯怎么也到这儿来了呀?”

缪洛雅眨眨眼惊讶地问道,“三娘,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唐五伯?”

岑子吟不明白缪洛雅是什么意思,她什么时候跟她提过唐沐非了?硬着头皮点点头,唐沐非则是笑笑道,“在下前来是为了求缪大人一件事呢!”

缪洛雅唔了一声,“好事还是坏事?经常都有人来求我爹爹,好事又是力所能及,自然要帮,若是坏事,小心我爹爹把你抓来关起来!”说着笑吟吟的瞧着缪成鑫。

“洛雅!”缪成鑫喝道,“不得放肆!”缪洛雅笑笑道,“爹爹,那你就帮帮他呀!佛主说,救一人性命胜造七级浮屠,即便是小恩小惠,佛主都瞧着呢,岂不胜过娘时时的吃斋念佛?”

缪成鑫对自家女儿还是了解的,深深的看了缪洛雅一眼,转头去瞧唐沐非,唐沐非拱拱手道,“有劳小娘子替在下求情,此事成与不成还在缪大人一念之间。”

缪成鑫突然看见缪洛雅的耳垂笑了,冲缪洛雅摆摆手道,“你们下去吧。”

缪洛雅撅起嘴叫道,“爹……”

缪成鑫摆摆手道,“去吧去吧,爹都依你还不行么?”

唐沐非连忙拱手谢道,“多谢小娘子,多谢缪大人成全!”

缪洛雅这才并岑子吟告退了下去,岑子吟瞥了一眼缪洛雅地耳垂,低呼道,“洛雅,流血了……”

这边,缪成鑫待两人离开,缪成鑫沉下了脸,“你刚才地话是什么意思?”

唐沐非道,“小的失态了,实是为拙荆着急。”

缪成鑫道,“想不到你夫妻倒是情深!唐五爷做生意精明,反倒是在儿女上情丝不断,难道就没有想过再进一步么?本官有个远方侄女新寡,配你倒是合适,重要地是,此女秉性纯良,恪守妇道。”

唐沐非拱拱手笑道,“谢缪大人抬爱,草民无福,怕是配不上。”

缪成鑫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哈哈笑道,“自来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我也不勉强了,既然你不肯,那便罢了,尊夫人地事儿本官可以法外容情,可是,本官立马就要调任长安了,新来的知县大人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想法……”

唐沐非道,“草民愿带拙荆离开苏州。”

缪成鑫但笑不语,唐沐非辞过以后退了出来,这边缪洛雅似有些闷闷不乐,岑子吟拉着她到房间上了药,又说些趣事儿与她开心,缪洛雅勉强打起精神来,岑子吟不是不经事的孩子,略微猜到是缪洛雅带她去偷听,却没想到偷听到不该听的事儿,转念一想,狠狠的憋了一口气,将脸憋的通红,低着头拉着缪洛雅的手小声的道,“姐姐,你带我去瞧瞧唐五伯好不好?他倒是个重情义的人,我……我想帮帮他呢!”

缪洛雅抬起头瞧见岑子吟脸涨的通红,岑子吟却是依旧吞吞吐吐的道,“姐姐……你也别多想,就是……就是他曾帮过我们兄妹三人呢……还有……还有,唐五夫人对我也是不错的,呃,如果姐姐觉得为难,那就算了……”

缪洛雅心中闪过一个念头,突然反手握住岑子吟的手道,“你说这话就没意思了,我把你当妹妹看呢,方才我出声帮他,也是瞧着世间少有这般性情的男子,不过我也不好过问太多了,爹爹会不高兴的,你若是想帮他,咱们偷偷的去门口候着,有什么话你且想好了,不好耽误太久呢!”

“真的!”岑子吟装出一脸的激动,实在为自己汗颜了一把,这一刻她在欺骗缪洛雅,缪洛雅何尝不也是在欺骗她,将信任怕建立在相互交换秘密上,岑子吟暂时只能想到这个办法来让缪洛雅放心,从而不影响到自己的姑父。

缪洛雅瞧见岑子吟眼中的激动,似不似伪装,岑子吟怕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心中的一丝窃喜除了高兴能解开缪洛雅的心结以外有没有其他的成分在里面,来到这个时代,她已经变得步步惊心了,为了适应这个时代,变得连自己的本性也消失了,很多事情都想的太多,不得不想的太多,从而无法窥视自己的心,有时候,在人面对生存与死亡的时候,最直接的本能是活下去,其他的东西都不得不无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