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4章 无心插柳

第二十四章 无心插柳

唐沐非得了准信,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段时间他没少打点上上下下的关系,眼见着明儿个就要上堂了,缪成鑫才肯见他,心知这位功利心重的主儿到底还放不下唐家行事的妥当,毕竟缪成鑫自家夫人虽然是富户出生,得了夫人大注的钱财,却不太好办很多事儿。

他没有想到的是,缪成鑫竟然还有拉拢他的意思,只是这次的拒绝与威胁,怕是会绝了唐家的路,至少,在缪成鑫的势力范围内,唐家怕再难有安生之地了,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只是,做出这事儿的是他的嫂子,除了打点官府的人事,还要去封住寺庙的悠悠众口,加上担心宋芸娘在狱中的情形,近来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松了一口气以后,唐沐非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向外走的时候整个人甚至有些恍惚,突然听见有人在小声的唤他,还是个稚嫩的女子声音,唐沐非愣了愣,随即自嘲的笑笑又埋头向外走去,缪洛雅瞧见那唐沐非竟然听见了她的声音也不理她,不由的生气的高声道,“唐沐非!你给我站住!”

这一声唐沐非倒是听真切了,扭过头就瞧见缪洛雅横眉竖眼的怒瞪着他,旁边的岑子吟手足无措的劝着缪洛雅别生气。

唐沐非恭敬是拱拱手谢道,“唐沐非谢过小娘子在缪大人面前替拙荆求情之情,敢问小娘子唤住在下有何贵干?”

缪洛雅恼道,“我唤你你为何不应?”

唐沐非苦笑道。“罪过罪过,在下方才走的匆忙,没有听地真切,实是在下的不对,还望小娘子勿恼。可是小娘子有什么吩咐,若是在下力所能及之事,必然不会让小娘子失望。”说罢深深一揖,缪洛雅闻言倒是气不起来了,只是被人忽视的感觉很是不好,跺跺脚道。“哼!你这人心眼真小,果真是商人唯利是图,跑的那般快,定是担心我托你办事。我是那种挟恩图报的人么?是子吟找你呢!”

说罢将岑子吟推出来,“有什么话就快说!我去帮你们看着。”

岑子吟冷汗,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儿,还弄个望风的,只是缪洛雅已经走开了,唐沐非又望着她,岑子吟张张口,突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咳嗽了两声道。“唐五伯,当日之事……”

唐沐非闻言笑道,“当日之事连累三娘子了,说来在下还该上门谢罪才是,奈何如今是是非之人,怕与三娘子惹来闲言碎语。三娘子勿怪。”

岑子吟只觉得一种感动涌上来,这人,很是会替别人着想呢,抬起头望着唐沐非道,“唐五伯今日与缪大人说的话……怕是苏州城呆不得了吧?”

唐沐非眼睛一亮。只觉得眼前这个小丫头总是能让人惊奇。笑笑道。“怕是不能实现与三娘子之约了。”

岑子吟抿抿嘴道。“非也!唐五伯完全可以在另外地地方实现这个约定!山高皇帝远地地方……”

唐沐非闻言身体一震。不可思议地望着岑子吟。仿佛要研究出她脑子里究竟想地是什么。说出这么大逆不道地话来。她地出生。不该如此啊!

“偏远地地方。未必富庶。三娘子所想地怕是太过天真!唐某人此去。便是要老死田舍。三娘子地恩惠。唐某怕难以回报了。”

岑子吟有些懊恼。这人怎么就这么死脑筋。总以为人和人之间就像做生意似地。要有来有往。她可不觉得自己帮了唐沐非什么。他干嘛那么着急地要撇清干系。越是这样。她偏生越不想如他地意。望着唐沐非地双眼道。“若是我定要你回报呢?”

唐沐非苦笑。方才才想岑家娘子与别人不一般。这会儿又出了小女儿态。耍赖发脾气。无奈地道。“不知三娘子希望唐某人做什么?”

岑子吟道,“我写的那些东西,你是看了,也是有兴趣与我合作地,此去,不管你是去哪儿,总是要办到上面的事才行,且不可断了联系,还是那句话,我相信你是重诺之人,若是办不到,休要答应我,我便当没结识过这样一个唯利是图的人罢了。”

唐沐非正色道,“三娘子这话言重了,唐某人自然言而有信,只是,如今三娘子确定还要与唐家来往吗?”

岑子吟偏着头看着唐沐非,眯起眼睛,“唐沐非,我看重的是你的人品,到现在为止,我还找不到不跟你合作的理由,毕竟,私人地事务和生意无关。之前之所以要避开,是不想卷入你家中的私事!”

唐沐非愣了愣,笑道,“三娘子既然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唐某人若是再推却,却是有些不近人情了。既然如此,等唐某人处理好家中的一切,再来寻三娘子商议。”

在商言利,唐家的生意自然不会因为家中出了这种事而一落千丈,毕竟累积起来的信誉不是他人可比的,真正让唐家受到打击的是,得罪了缪成鑫,这苏州暂时是呆不得了,家中地产业恐怕也会遭受牵连,将来一切怕都是需要从头来过,到了异地,唐沐非自然有几个性情中地朋友,只是,当日说的再好,也要瞧你没落后对方地表现,身后有个靠山总是不错的,刘福宏地同年同宗朋友合该是遍布整个大唐的,肯与一封书信,办事也要方便许多,而岑子吟的奇思妙想,心中的志向直接让他可以剩下许多的事,奇货可居,利岂止百倍?

唐沐非始终搞不懂的是,岑子吟为什么要选择和他合作,其实,她自家的实力完全可以另找合作伙伴,没必要去找得罪了自家姑父顶头上司的他呀!

岑子吟心中则完全是另一种想法,没的来由让这个看了自家计划书的人跑路了,拿着自己的把柄没准等哪天她发达了就跳出来威胁,指着她鼻子骂妖孽,虽然家里是有两个当小官儿的长辈,可到时候一准轮不到皇帝震动,自家长辈就给她拿下了,直接人道毁灭。

唐沐非走了,岑子吟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缪洛雅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在岑子吟耳边哇的叫了一声,岑子吟吓了一跳,拉着缪洛雅的手恼道,“怎么不声不响的跳出来?吓死我了。”说着就要去挠她痒痒,缪洛雅咯咯的笑着,一边躲闪一边道,“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难道是唐五伯?我可在你旁边站了半天了。”

岑子吟笑笑道,“正是想他,只觉得这人做生意算盘打的太精明,当朋友还好,若是对上了,怕是很头疼。”

缪洛雅冷笑一声,“他怕是还没那个胆子与咱们作对,唐家是什么身份?吕不韦之才又落了个什么下场?”

岑子吟自然知道这个,混到沈万三那个份儿上不也是家破人亡了么,在古中国,商人从来就是贱民。只是,也不能全然的看不起商人,市井之间卧虎藏龙,依唐沐非处事的手法和手下人的忠心必是个有能耐的人,至于他能走到哪一步,这就不好说了,岑子吟也只是心中隐隐寄托了一份希望而已,希望他能成大器,只是她能做的始终有限,只能远远的瞧着,至少,若是有这样的一个合作伙伴她可以与有荣焉。

岑子吟淡淡的扬起嘴角,她虽想过唐沐非有可能做出什么背信弃义的事来,所做的事到底还是偏向于相信他的。只是,唐沐非这一走,难道她要自家开铺子开作坊?廖清荷的几个庄子都是直接从父母手里接过来的,母亲手把手的教她怎么做,而她却是要一切从头开始,扶额,没钱呀……

缪洛雅伸手在岑子吟眼前晃了晃,嘟起嘴道,“又出神了,我的好妹妹,你想什么想的这么开心?”

岑子吟眼睛突然一亮,瞧着缪洛雅道,“我在想,开个牙刷和胰子铺子,只是本钱不够,姐姐,不如咱们合伙好不好?”

缪洛雅闻言拍手道,“如此好呀,我娘一直在念叨我,说我该做些什么,日后好管家,让我好好想想,我瞧着这儿的东西都卖的好,可是,咱们能做的别人家也能做,不出挑呢!回了长安更是繁华,什么稀罕的物件没有?不出挑的东西卖不了好价钱,你这主意好,回头你去与你姑母嫂嫂商量一下,我也去与我娘说一声,她们必然也是支持的,咱们即便做了不好卖,送人也体面呢。”

缪洛雅也是个说做就做的人,说着便拉着岑子吟的手去见缪夫人和廖清荷,将两人的计划一说,缪夫人笑着道,“洛雅的私房钱够么?若是不够,娘可借你点儿,也可以与你几房管家,只是你们的自家打算好了,亏了赚了我可不管,到时候别来哭鼻子。”

廖清荷道,“三娘的钱够使么?不够我也凑个份子呀!”岑子吟本就打算让廖清荷或者岑元清指点一下的,点点头道,“就是怕不够呢,我也没做过这个,表嫂肯参一股必要给咱们指点指点,由着咱们胡来,没准亏个净光。”

缪夫人瞧着岑子吟笑道,“三娘这孩子倒是挺懂事的,比茜娘虽说少了几分沉稳,却是要风趣讨喜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