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6章 天下父母心

第三部 春风得意少年行 第十六章 天下父母心

唐沐非道,“贴心的人怕是都要随我西行。”

岑子吟闻言皱起了眉头,唐沐非这意思是打算孤注一掷了?是什么让他做出这样的决定?西行之艰难他该是比任何人都清楚的,路上很多时候除了人为的威胁以外更多的是挑战大自然,经验再怎么丰富的人也不能保证可以万无一失。

“查账一事?”岑子吟问道。

唐沐非笑笑道,“赚了不少,却也不多,在中土经商本金不多,怕是难以成就三娘心中所想的事,因此我决意西行,只有这样才能获得十倍百倍的利润,顺便,也去替三娘子找找三娘子想要的东西。不过此去风险太大……”

唐沐非这是想挣一分自己的家业,本来他是无需如此的,跟岑子吟之间的交易也不过就是胰子和酒两样,只不过这个男人似是心中有股傲气,总是觉得是靠着岑子吟才能做到这个地步,日后想要做大不是不能,只是手上的本钱太小,留在大唐再赚钱不过也就是胰子和酒两样了,他也没那脸皮去自己单独开个作坊,真正做下去的话,就是这两样便能让他东山再起,只是,他没那脸皮。

岑子吟自然不明白唐沐非心中所想,男人和女人一向是两个位面的生物,思考问题的方式很不一样,好在岑子吟也从没要探知唐沐非想法的意思,之前唐沐非所做地已经足够的多了。至少岑子吟就从来没想过他还能拿着一堆钱回来告诉她说,这都是俺这些年赚来地。用的是你的技术和知识产权,钱有你一份

这个主动全额纳税有啥区别?真正是圣人了……

因此,岑子吟明知道西行风险虽高。利润却是百倍,也没想过要参合一份,在她看来如今就是眼前地生意也顾不上了。哪儿还有时间精力去做其他的事

想了想,摆摆手道。“我必会为你寻五夫人,若是寻不到,定会将珍儿当成亲妹妹看待,五叔便放心的去吧。不过走之前得将事情交代清楚才好,还有,苏州那位管事……”岑子吟腆着笑脸,她看中杜越可不是一天两天地事儿了,总觉得那个中年管事有一份寻常管事没有的气质与魄力,她身边地张廉和韦力都是比不上的,恐怕只有摩加能有他一半功力。唔。摩加是够大气,思虑也很周到。却是输在年纪和阅历上了,没有中年人的老辣啊。

唐沐非一眼就瞧穿了岑子吟的想法。不由得哑然失笑,这位三娘明明做的是挖人墙角让人嫌弃的事儿,偏生让人讨厌不起来,只觉得形貌憨厚,让人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疼惜之情,“咳,咳,三娘子莫怪,当初留下杜先生就是怕你年纪轻了些……唔,他身上有旧疾,这次自然也是要留他下来的。”

岑子吟闻言点了点头,不去问唐沐非如何去唐家领出唐珍儿一事,只是就查账的事儿认真的研究起来,两人又商讨了一会儿,唐沐非便告辞离去,岑子吟将派人去广州的事儿交给方大娘去头疼,自家去绞尽脑汁地去列些东西出来,至于西边儿地书,远目,还是她真不太清楚这个时代有什么书来着,反正唐沐非也是做惯了这事儿的,让他去头疼吧。

不知怎地。岑子吟就是对唐沐非地归来充满了信心。一直觉得这人是妖孽来着。祸害是要遗千年地。只是。再大地信心也抵不过现实地无情。岑子吟不得不让喜儿去与芸娘说一声。她地前夫回来了。

事情到底如何发展地岑子吟就不得而知了。过了两天唐沐非将唐珍儿送了过来。岑子吟依旧没有时间去看一眼。手上是筹备作坊地事儿。随即便是秋收。岑子吟忙地昏天黑地地。必须在秋收之前将事情安派下来到时候才能抽出人手来。

这一忙。岑子吟不光忘记了自家烦恼地婚事。顺便也把唐沐非地女儿地事儿给忘记了。直到某天晚上从小庄地作坊归来。走在自家院子地小路上。糊糊涂涂地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一跤跌了下去。然后。身边一个软绵绵地东西在蠕动。下一个反应就是发挥出超乎寻常地反射神经跳了起来。什么东西?

一个细小地哭泣声传入岑子吟地耳中。这声音在寂静地夜里格外地清晰。是小孩子?岑子吟眯起眼睛仔细分辨着夜色中地那个小小地影子。自打穿越以来。她已经对曾经无比坚定地无神论思想产生了那么些许地动摇。不过。唔。刚才地触觉貌似是热地?还软软地?

岑子吟有些混沌地脑袋慢慢地运转了起来。好像。貌似。她依稀记得唐家送了个小女孩儿过来?然后。有人来给她禀报了一声。当时正想将人给芸娘送过去。结果却是有人抓住她说什么事儿。结果……好像就没有结果了……

这好像是几天前地事儿来着?三天?五天?冷汗嗖嗖地从背脊上掉下来。岑子吟有种给自己一巴掌地冲动。这丫头该叫什么来着?珍儿?对!珍儿。她竟然把一个五六岁地小女孩给扔在家里无人过问了整整五天!

赶紧伸手把地上那个卷曲成一团的身子抱起来,小小的身子在她的手伸过去的时候颤抖了一下,卷曲的更紧了,岑子吟皱了皱眉,决定不硬来,收回手蹲了下来,低低的问道,“珍儿?我是子吟姐姐,你爹爹跟你说过我吗?”

“牛牛……”珍儿小心翼翼的看了岑子吟一眼,嘴里含糊不清的叫道。

“牛牛?”岑子吟不解的问道,刚问完,那小小的身子便又卷成一团,把脑袋埋的低低的,岑子吟瞧了瞧四周都没有人,喜儿先去厨房与她瞧热水去了,再问珍儿,这孩子又不说话了,只有伸出手,还好,这次珍儿只是稍微哆嗦了一下,就又任由她将她揽入怀中,岑子吟抱着珍儿站了起来,没想到小小的身子也有不轻的份量,身上却是有点儿冷,想是在这花园里已经呆了许久了,岑子吟赶紧抱着孩子回房去。

珍儿一到岑子吟怀里也许是感觉到她身上的温暖,便将头埋在她肩膀上,贪婪的闻着她身上的味道,紧紧的揽着岑子吟的脖子,直到回到岑子吟的房间里,岑子吟想将珍儿放到凳子上,没想道她却不肯下来了,扭动着身子靠在岑子吟身上,脑袋钻来钻去的。

岑子吟唯有抱着她坐在凳子上等喜儿回来点上蜡烛,轻轻的问道,“珍儿,你怎么会一个人在院子里呢?”

“牛牛!”珍儿抬起头有些倔强的道,“娘都叫我牛牛。”

岑子吟愣了愣,半晌才反应过来,她的小名该是叫妞妞了,笑了笑道,“好,妞妞。你怎么一个人在院子里?”

珍儿闻言像是有些泄气,低低的道,“爹爹不要我了,娘也不要我了……爹爹说子吟姐姐会带我去找娘是不是?”

岑子吟闻言便心都揪了起来,将珍儿紧紧的抱在怀里,心疼不已的道,“你爹爹没有不要你呢,你娘也没有不要你,他们是有事忙,所以没有时间来照顾你。明天姐姐就带你去找你娘好不好?”

珍儿闻言并没有露出很高兴的神情,反而是叹息了一声,失望的道,“娘很忙吗?那我去找她她会不会生气?爹爹最不喜欢有人在他忙的时候打扰他了。”

岑子吟突然很生气,生自己的气,她怎么忙也不该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把一个本来就很脆弱的小孩子扔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四五天,那种忐忑不安她可以想象,当然,最生气的莫过于那对不负责任的父母,不管是什么样的原因,也不该把自己的孩子扔在一边不闻不问这么多年,芸娘虽然心疼孩子,这三年却只是满足自己的思念,却没想到一个小孩子突然父母都不见了,该是多么的惶恐,真是太可恶了!

“你娘……”岑子吟刚开口,就听见喜儿在外面叫道,“三娘,珍儿怎么在这儿?”

喜儿端着一盆水进门来,点上蜡烛,屋子里一下子亮了起来,岑子吟这才看清楚怀中孩子的模样,五六岁的小孩子,还是一脸的稚气,只是稚气之中那有些怯懦的目光不该是这个年纪的孩子有的。

双眼很大,眨巴眨巴的闪烁着光芒,蕴含着一点点的水汽,鼻头有些红,泪水已经干了,雪白的小脸圆乎乎的,头发柔顺而服帖,五官身上集中了父母两人身上的优点,瞧着那模样就让人忍不住的去疼爱。

岑子吟越发的喜欢这个孩子了,瞧见珍儿身上有些脏,连忙吩咐喜儿替她梳洗,又安抚了她一番,哄到**去睡了,这才从喜儿口中得知外面方大娘正领着人四处寻这孩子,少不得又要去通知那边一声。没想到的是,从方大娘口中得到了一个让她难以置信的消息,“什么?你把人送过去,她竟然不肯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