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7章 小丈夫

第三部 春风得意少年行 第十七章 小丈夫

“她到底是姓唐还是姓宋?若是姓宋,便立下字契,从此他唐沐非不来寻这个孩子,否则,我宋家与唐家的人再没有半分瓜葛!”宋芸娘让喜儿带回来的原话如此。

岑子吟一开始很不能相信方大娘的话,可是依照方大娘为人热络的性子,怕是扔下了正事也不能让个小女孩受委屈,若是岑子吟以为其中有什么误会的话,在她亲手写了一封信送给宋芸娘之后,得来的这个口信彻底打破了她心中的幻想。

岑子吟虽然不赞同却无法反驳宋芸娘的话,养育大了子女,偏生是为他人做嫁衣裳,日后还是要经历母女间的生离,何况,宋芸娘如今的条件不是很好,几乎不肯接受任何形式的帮助,若是让珍儿跟着她的话,势必要吃些苦的。

想到这里,岑子吟不由得叹息一声,宋芸娘太倔强了,这是个外柔内刚的女人,一旦做出了抉择以后便死不回头,看唐沐非却是有吃回头草的想法,只是,这个人表达的方式很成问题,而且,此去西边生死未卜。

真是一团理不清的乱麻,岑子吟摇摇头将思绪抛出脑海之外,瞧见前面有个卖冰酪的小贩,埋下头对唐珍儿笑着道,“妞妞,要不要吃冰酪?”

唐珍儿眨巴眨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嘴里还包的鼓鼓的,就露出兴奋的神情,转眼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可怜兮兮的道,“不要了……”

岑子吟看见她脸上有些糖渍,掏出手绢替她擦了去,笑道,“不想吃吗?刚才我买糖葫芦的时候你也说不要的。”

唐珍儿闻言看了自己手里的糖葫芦,又看看岑子吟,一下子将糖葫芦藏到了身后,想到自己嘴巴里还有一颗,嚼了两下就想要囫囵吞下去。没想到太着急反而添乱,一下子把自己给呛到了,喷了岑子吟衣服上一大片,岑子吟呆了,唐珍儿见状竟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啪!

不知道什么东西砸到岑子吟头顶,总算是让她惊醒过来。喜儿已是去劝珍儿,岑子吟抬头去看是谁干的好事,只看见一个咬牙切齿的孩子愤怒的向她扑了过来,岑子吟来不及反应就被扑倒在地上,然后,一阵拳头暴雨般地落下来。

“少爷……”

还好地是。岑子吟没挨上两拳那孩子就被人一把捞了起来。感受着尾椎传来地疼意。摸着挨了一拳地嘴角。岑子吟呲牙咧嘴地吸气。这是谁家地倒霉孩子。有人管没人管了啊?

“爷地师傅你也敢调戏?”一道熟悉地男声传来。岑子吟抬起头正好瞧见那张痞子似地脸。李珉一手拎着那孩子地后领。那孩子被勒地脸色通红。手也抬不起来了。只能胡乱地挣扎。后面两个穿着仆役服侍地男子冲上来打叫道。“放开我们少爷!”

唐珍儿抬起头也不哭了。惊讶地叫道。“堂哥!”叫完就扑上去要将自家堂哥从魔掌下面抢救出来。那两个仆役七手八脚地冲过去。没想到从李珉身后突然窜出来两个侍卫。大刀一拔。就将两人吓地愣在原地。只留下唐珍儿一个人在哪儿跟敌人孤军奋战。

这次第。怎是一个乱字形容得?

岑子吟呆呆地坐在地上。瞧着唐珍儿冲着李珉冲过去。相较于那两个仆役地待遇。明显唐珍儿要好地多。李珉身后地几个侍卫一动不动。李珉则是拎着那个孩子转圈圈。嘴里叫道。“你追我干嘛?别以为我不会跟女人动手哦!”那样子却是十分地狼狈。唐珍儿恼道。“放开我堂哥!”说着就用手里地糖葫芦去扔李珉。李珉只是躲闪。一时不察便被砸到了脑袋。却是不恼。只顾着一个劲儿地躲闪。唐珍儿眼见着自家堂哥被拎地进气少出气多。慌乱不堪地胡乱抓着顺手地东西去砸李珉。

瞧着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小女孩儿追地满街跑。还拿着一个十来岁地孩子当挡箭牌。路人纷纷窃笑不已。岑子吟则是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始终无力以后。眼见着那孩子脸色紫红。不由得焦急地大叫道。“李珉!把人放下!”

吼完就觉得自己的嘴角传来撕裂的疼痛,眼泪水飚了出来,就连呼吸都让脸上抽痛不已,岑子吟没料到自己的狮子吼能有如此功效,李珉闻言果然松开了手,毫不在意的让那小孩子软软的跌倒在地上,关切的走过来道,“师傅,你没事吧?”

伸手就要拉岑子吟,岑子吟连忙挥开他的手道,“没事没事!哎,喜儿,你去看看唐家少爷怎么样了。”

喜儿闻言连忙应了一声,去扶起那个孩子,唐珍儿恶狠狠地瞪了李珉一眼,这才去安慰自家堂哥,李珉则是瘪瘪嘴不屑的道,“爷面前还能有少爷?师傅,地上是不是特别凉快呀?你就赖着不肯起来了?”

岑子吟这才反应过来李珉在叫她什么,师傅?眉毛斜斜的挑了起来,随即想到他那个荒唐老爹,双手在地上支撑了一下勉强站了起来,这个人,她决定从现在开始不认识!

拍拍身上的灰尘,走过去检查了一下唐珍儿身上有没有受伤,记得她刚才磕磕碰碰了好几下来着,没想到刚碰到唐珍儿的手,地上那个气若游丝的孩子就使出全身的力气坐起来又要扑向岑子吟,唐珍儿连忙一把拉住那个孩子叫道,“堂哥!你再欺负吟吟姐姐我就不理你了!”

“她是坏人!”孩子倔强的叫道,唐珍儿跺脚恼道,“胡说!吟吟姐姐明明就是好人!你还说呢,你刚才为什么无缘无故的要打吟吟姐姐?”

“她就是岑家三娘子?”孩子惊呼出来,不可思议地望着唐珍儿,“刚才不是她欺负你,你才哭了地吗?我都看见了!”

唐珍儿无语的给那孩子解释,唐家地两个家仆上来与岑子吟请安又是道歉,岑子吟摆摆手道无妨,这才有空去看那孩子,就是传说中唐家二夫人为他来跟自家提亲的那个孩子,长的胖乎乎的,模样倒还讨喜,岑子吟以为他的相貌不及大郎二郎,瞧着也不像唐二夫妻两人,看着他和妞妞两人嘀嘀咕咕的在说些什么,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撅嘴的样子,岑子吟哑然失笑。

唐朗宁听完了唐珍儿的解释,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做成大人样的瞧着岑子吟道,“唔,三娘,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只要你不欺负妞妞,我以后不会打你的!”

岑子吟正要摆手说没关系,就听见旁边两个声音尖叫道,“不行!”

扭过头,唐珍儿满脸怒意的挥舞着小拳头,李珉很是不屑的鄙视跟前的小屁孩,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

“打老婆的男人不是好男人!有种欺负别的有主的女人去。”

“打女人的男人不是好男人!我爹说的!”

下一刻,李珉扭过头来皱着眉头道,“他是我师公?”

“你是谁?”唐朗宁满脸不悦的站到岑子吟面前想要挡住李珉的视线,“我是三娘的未婚夫,有什么事跟我说就好了!”

李珉瞧了瞧唐朗宁,又瞧了瞧岑子吟,试图将两个人联系起来,摸着下巴想了半天,冒出一句话差点没让岑子吟去撞墙,“你不让俺调戏,也不答应薛家的婚事,就为了这么个小屁孩儿?”说着叹息了一声,“既然是师傅的选择,那俺也只有认了。”说着就要拱拱手去向唐朗宁行礼,岑子吟实是被这么一群人给折腾的头疼,周围人的议论声越来越大,不由得脸色黑了下来,恼怒的跺了跺脚,扭头就要唤喜儿离开。

喜儿听了这话冷笑着冲唐家两个仆人道,“我们家夫人何尝答应过唐家的婚事?休要让你们家少爷不懂事信口胡说,毁了我家三娘子的名声!”扭头又对李珉道,“小王爷,咱们小门小户的开不得玩笑,咱们家三娘可从来没许过人家!”连带的也瞧着唐珍儿不顺眼起来,听见岑子吟唤道,“喜儿,带上妞妞咱们回家去!”唯有低下头问道,“你是随你堂哥走还是随咱们走?”

唐珍儿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自家堂哥,又瞧了瞧岑子吟,小小的嘴唇刹那间就白了下来,喜儿到底看不过眼,俯身牵着唐珍儿的手低低的道了一句,“走吧。”唐珍儿点了点头,埋着头不去看自家堂哥,径自随着喜儿穿过人群。

“妞妞!”唐朗宁不知所措的望着唐珍儿头也不回的身影,李珉摸着鼻子不解的道,“怎么就生气了?”

路上的人像是有人认识这位小王爷的,扬声笑道,“小王爷,您的师傅被人调戏,您不帮着您师傅,还伙同旁人去消遣她老人家,不生气那才奇怪了咧!”

李珉扭过头去问身边的一个侍卫,“是这样吗?顺着师傅的话也不对了?”

那侍卫面无表情的道,“小王爷做的没错。就是,唔,您好像忘记问过岑家娘子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