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3章 名声就是狗屁

第三部 春风得意少年行 第二十三章 名声就是狗屁

岑子吟虽然没抱希望李珉是个通晓人情世故知道人间疾苦的,依旧苦口婆心的道,“你要想我教你什么?调戏良家女?事到如今我也不说假话了,那天我本是哄你的,为的是不让你在其他事上纠缠,有些东西你身份尊贵是不用害怕,到底咱们小门小户的,不得不去顾及。说这些我也不希望你能明白,总之一句话,我是没办法教你什么的。何况,你身为皇家人,好歹也该为皇家的颜面做想,不说做什么利国利民的好事,少浪费些民脂民膏便是大善了。”

李珉望着岑子吟,那表情看起来很像是震惊,岑子吟摸摸鼻子,没觉得自家说了啥人深思的话呀?用得着用那么崇拜的眼神瞧人家么?

李珉道,“师傅果然高深莫测不枉小王仰慕已久……”点儿接不上来,这家伙不是跟他揣着明白装糊涂?亏得她第一眼瞧见他的时候还觉得这个人挺高深的,原来都是假象。跟这种活的不现实的人没啥好说的,岑子吟摆摆手,“得了,您老继续仰慕,俺得回家了,小王爷慢走不送。”说着扭身就走,再跟他瞎扯下去自己估计脑子也不正常了。

“等等”

谁理你岑子吟继续迈开大步向前走,被这家伙一折腾,啥深沉的心思都没了,赶紧回家吃晚饭去,最近受的刺激虽然满多,日子还要继续下去嘛。

“师父……等等我”

“小王爷……”不知道从哪儿跳出来一个伙计,突然拦住李珉,岑子吟继续向前走,听见身后那伙计道,“小王爷,您要走的话是不是把饭钱给结一结……”

李珉闻言一边焦急的看着岑子吟的背影越行越远,一边尴尬的看了伙计一眼。那伙计见状嘿嘿笑了两声,“要是小王爷身上没带钱,那记账也行,记账也行”

岑子吟侧耳听着身后的动静,心中暗自点头。这伙计挺机灵的,不错不错,扭过头去对那伙计道,“小王爷的饭钱就不必收了,算是我请的,日后若是小王爷光临,酒菜一律让柜上打八折。怎么说小王爷也是咱们地恩人来着。”

这一刻,李珉泪流满面,低叫道,“师父……我没钱……您还忍心跟徒弟收饭钱么?”

岑子吟差点儿没让脚下的一颗小石头给绊倒,吃霸王餐吃的这么理直气壮的还真不多见了。他不会是为了饭钱才来跟自己套近乎的?长安城这样地人怕是不少,还真不知道那些酒馆饭店是怎么生存下来的,不是都赚的劳苦大众的钱来养活这帮米虫?

眯起眼。这家伙真想认她当师父?看着就让人恨得牙痒痒地国家蛀虫。真想让她给打磨打磨?

这也就是一转念地事儿。下一刻岑子吟就意识到。人家是王爷地儿子。皇帝地侄儿。就算是不学无术。真个惹恼了那是要出人命滴。她小门小户地小丫头一只。若是没个拖累大不了挂了再穿越一次。若是连累岑家死一本户口。那就是天大地罪过了。

“你就别叫我师父了成不?日后我家地酒馆只要是你一个人来。吃饭喝酒都不用给钱。小王爷。我地爷。算我求您了成不?俺还是没出嫁地大闺女呢。如今名声都有够糟了。您再来插一脚。这辈子我就别想嫁人了。”

李珉怒目。“谁敢说俺师父地坏话?俺带人去揍他”

岑子吟再也没心思停留片刻。这种人活地太梦幻了。谁跟他说话谁被气死活该。

上了马车。不多时就听见身后有滴滴答答地马蹄声。李珉在后面一路叫道。“师父。我知道你还是心疼徒儿地。师父。你等等我呀”

懒得理他,岑子吟只吩咐摩加赶快些走,一路就听见李珉在身后嚷嚷,为了避免路上让人瞧见,摩加只挑了人少的路走,饶是如此,也让不少人瞧见了王家的儿子追着一辆昆仑奴赶的马车叫了一路地师父。

因为绕路,很是费了些时间才回到岑家新宅,摩加不好走前面,只从旁边的一条小巷子绕进后面,方进门下车,就被家中的一个媳妇拉着道,“三娘,你们可算是回来了,夫人派人去庄子上寻你,让你别回来呢。那燕家不争气的东西今儿个又领了人在门口闹将起来,把夫人一顿好气,有几个族中的长辈来寻夫人说话,这会儿正在客厅里坐着呢。”

岑子吟挑眉,“他又来了?”

那媳妇闻言唾了一口道,“可不是,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谁来了?”另外一个不要脸的探过头来,满脸恼怒的问道,“是欺负俺师父的那个家伙吗?”

岑子吟这才现李珉竟然是一个人跟来地,有李珉在,岑子吟越地不好出面了,寻思着要不要避开了去,李珉却是问道,“那人现在在哪里?”

那媳妇搞不清这位是打哪儿来的,瞥了岑子吟一眼,岑子吟扭过头去不耐地道,“小王爷,我家的事您能别管么?”

李珉有些委屈地摸摸鼻子,嘀咕道,“他欺负你就是欺负我啊,爷好歹也是长安城数的上号的,传出去让人知道我师父给人欺负了那我面子往哪儿搁?”

岑子吟正要说话,那媳妇略微嘲讽的笑道,“原来是小王爷呀,那泼皮就在门外呢,昨儿个那人动手打了咱们家三娘您的师父,偏生那薛易薛夫子说您能证明咱们家三娘子是被别人打的,这会儿那人正在满街的与人说您要证明他是清白的呢,您来的正好,去与他作证去罢”

李珉闻言便开始跳脚,“他打了俺师父?他竟然敢打俺师父”扭过头去问岑子吟,“他伤着您哪儿了?给俺瞧瞧俺去十倍的给你讨回来”

岑子吟冷着脸道,“没事”瞪了那媳妇一眼,那媳妇却是不依不饶的指着岑子吟的脸,“这会儿还淤青着呢,小王爷仔细瞧瞧。”

李珉瞥了岑子吟脸上的淤青一眼。也不知道是真忘记了昨儿个的事儿还是是没注意到,从身上掏出一块腰牌,扔给那媳妇,“你找个人去王府,拿着俺地牌子说话。让安嘉带十来个侍卫过来,就说爷被人欺负了。”

噗哧他那德行不欺负人就是好的了,能让人给欺负了去?岑子吟忍俊不住,一把夺过那腰牌塞回李珉手里,“好了,小王爷,你若是想看戏就在一边别说话。别到处拉人了,你真把他给揍了,俺的脊梁骨非被人戳穿不可。”

说着还是决定去瞧瞧,不过不能是这身行头,转身向自家房间走去。李珉跟了上来道,“师父,可也不能让人白揍了?你能咽下这口气?”

岑子吟白了他一眼,“冲动是魔鬼再说,我脸上的伤别人不明白怎么来的,你还能不明白?”

李珉抹了一把鼻子道,“师父说是他打地,是也是。不是也得是唔,魔鬼是什么东西?”

就是这么一句很蛮横不讲理的话让岑子吟的心触动了一下,突然觉得这个李珉不是那么不顺眼了,前提是,他不讲理的对象不是自己。

岑子吟愣神间,李珉挥舞着手掌在她面前转来转去,瞧见岑子吟没反应,扒拉着脸皮开始做鬼脸,脸都快凑到岑子吟脸上来了,啪的一声。一巴掌推开李珉。“别胡闹,我有正经事儿呢。你别跟来了啊。”

李珉屁颠屁颠的又贴上来。“你是俺师父,俺不跟着你跟谁去?”

岑子吟眼见着房门在即。自家是要回房换衣服的,让个男人跟着像什么话,指着旁边地一颗树恼道,“在这儿站着,你师父我要回房换衣服,你若是再上前半步,我就让人放狗咬你”

“师父终于肯承认我了?”李珉欢喜的叫道,岑子吟纠结的皱起眉头,这家伙深谙洗脑之道啊,被他叫着叫着叫习惯了,还真以师父自居了,擦汗。不过,看见李珉欢喜的神情,岑子吟却是不好再说出打击他的话来,无论如何,在这个冷暖地时候陌生的他给了她一抹感动,不管他是何居心,让他叫叫师父吃亏的也不是她,笑了笑扭身回了房间。

李珉乐滋滋的在后面叫道,“师父终于肯认俺了俺就在这儿等着您,您可不能偷跑哦

岑子吟换了一身男子的衣服走出来,李珉依旧在那儿师父师父的叫个不停,看他是自内心的欢喜,岑子吟摇摇头叹息道,“你要胡闹也别在人前,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怎地像个孩子似的。走,咱们去前面瞧瞧去,在外面可不要这么叫我,你师父俺还要名声呢。”

李珉唔了一声,跟着岑子吟上前来,一边走一边嘀咕,“名声算什么?就是狗屁,俺爹在长安的名声是啥样?不照样活的乐呵乐呵的。”

岑子吟瞪眼,“你爹那是王爷,谁敢跟他拿乔?”

李珉不假思索的道,“我们全家上下现在都不理他了啊,王妃说他没个人样,几个兄弟姐妹都怨他没教俺们什么正经事儿,如今更是折腾的家里没余粮,你以为我吃饭不想给钱么?”

偷偷的问一句,李珉怎么样?

伸手要票票,月中了,单定的没准有人有票票了,哇咔咔,大家检查一下个人屋嘛,看见有粉红票的话就扔给俺,不胜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