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4章 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第二十四章 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走到前门,那燕华站在门口见一个路人便拉着人家说岑家的事儿,说他的委屈,说岑子吟的不是方大娘的不是,路人有些听的津津有味,有些则是拿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他,只是这人一脸的泼皮样子,瞧他那满脸横肉的样子,稍微有人有点儿疑问便火要使拳头,人人都不敢得罪了他,瞧他如今的行事就知道不是个好货了。

??岑子吟与李珉站在远远的地方瞧着燕华拉着路人邻居说道,又拉着岑子吟搞不太清楚的几个挺眼熟的人像是要作证啥的,岑子吟琢磨了半天,估摸着该是燕家或是方家的亲戚,那几个人也是老实,别人拉着他便来,傻不愣登的站在那儿结果为难的紧,只是挑自己知道的情况回答,不过围观的人却是以为燕华说的话都是真的了,有些义愤填膺的指着岑家的门楣破口大骂。

??不看还好,越看越是生气,岑子吟恨不得直接拉上几个人把那家伙拖下去一顿暴打,人道毁灭了算了,那几个亲戚也是,平日里即便没受过岑家的恩惠,岑家也没亏待他们不是?竟然在这个时候强出头来,是瞧着方大娘对亲戚朋友都拉不下脸来么?

??难道做人真的不能太厚道了?你谦让了,偏生还让人蹬鼻子上脸,像有些泼妇无赖,名声不好又咋了?人家不一样过的逍遥自在的么。太在乎脸面上的那点儿事儿,说的难听点儿除了你自己在乎还有谁在乎来着?大把的人面上道貌岸然,私下里做的尽是些腌事儿。

??岑子吟正咬牙切齿,身边一道身影突然窜了出去,岑子吟的手捞了个空,李珉跑的飞快,还好去的方向不是岑家门口,岑子吟松了一口气,扭身往家里去了,再听下去真忍不住要拿菜刀砍人了。

??方大娘也真是。不知道让人将人拿下来再收拾他么,非得让人在门口死皮赖脸的丢人。

??岑子吟实是错怪方大娘了,一大早的便有人来说道,方大娘即便不喜欢这人,也不该让人胖揍一顿扔出门。方家的亲戚都是些厚道人,这事儿倒是不怨他们偏心,实是看着这燕华可怜,也就那么几处蹭饭地地儿,岑家若是做了表率,怕是日后燕华得生生的饿死了。方大娘又是个心软的,断然不至于绝了人的后路。跟几个长辈的闲聊,外面地事儿就没人管了。

??总的说来还是岑子吟没的对付这种流氓泼皮的经验,昨儿个的处理方式不太对,否则也不至于落下了这个祸根,寻思了半晌。岑子吟还是决定去寻个人来将人劝退了再说,要怎么收拾他也不能在自家门口。

??没走两步,李珉又折回来了,瞧见岑子吟要离开,低声道,“师父,您这是上哪儿去?来来,咱们就在这边窝着。嘿嘿,等下有好戏看了。”

??岑子吟皱皱眉,这人办事就不是个妥帖的,莫要把事情越闹越大了,“你要做什么?”

??李珉嘿嘿笑了两声道,“师父,徒儿办事你放心,绝不会把你拖下水的,嘿嘿,你就等着瞧吧。我过去陪他玩玩。你在这儿找个地方看戏呀!”

??岑子吟心里实是肯地。她自己虽然有办法整治那家伙。却是要避开了旁人。否则又有闲话。有个不相干地出面是再好不过了。

??四处瞧了瞧。现自家地墙角旁边有颗大树。爬上去能瞧地真切别人。别人却是瞧不见。就是不能让人瞧见了。李珉也是瞧见那边了。嘿嘿笑了两声道。“师父是想上去?”

??岑子吟白了他一眼。这人脑袋也挺好使地嘛。就是不用在正经地方。叮嘱道。“可不许说你认识我!”扭身便向后门走去。从外面不好上墙。从自家家里却是不怕地。李珉笑呵呵地站在树下道。“师父。徒儿省得!我等着你出来哟。”

??岑家家中地家规并不严。爬树上墙在众人眼中不过是小事儿罢了。乡下地闺女哪个不是一把好手。上树捋榆钱、摘果实再正经不过地事儿了。只听岑子吟一说。还道自家小姐有啥正经事儿。三两下就搬来梯子让岑子吟爬了上去。

??岑子吟刚攀上树梢就瞧见远远地来了一堆高头大马。领头地那侍卫生地甚是俊俏。一身地盔甲衬托地分外地威严。比不上张廉地水嫩。也不像大郎二郎那样地阳光少年。自有一股威武地气势和成年男子才有地味道。岑子吟地心理年龄对这样地男子最爱。忍不住要多看几眼。不看还罢。一看就瞧见李珉嬉皮笑脸地凑上去。那男子翻身下马拱了拱手。岑子吟吸吸鼻子。心中不由得对那人地评价下跌了一个档次。跟着流氓小王爷能混到一起地。能有什么好人?

??两人说了几句。李珉便回过头来望着树上。瞧见岑子吟上来了。做了个鬼脸。大摇大摆地向人群走过去。那模样跟耍猴戏地差不多。看到这里岑子吟就忍不住扶额叹息。这都是啥极品王爷给教养出来地人啊?跟流氓有啥区别?等他回来一定要告诉他。想当她徒弟。必须注意形象!

??两队侍卫黑着脸开始将人群驱到两旁,却是不准人离开。燕华正在忙碌,李珉上去拍拍他地肩膀道,“喂在这儿干嘛呢?”

??燕华不耐烦的挥开李珉的手,继续跟面前那个人绘声绘色的描述岑家的可耻行径,那人却是瞧见后面的一队侍卫给惊呆了,李珉笑嘻嘻的又拍了燕华一下,“你干嘛呢?”

??燕华扭过头来瞪着李珉道,“你干嘛呢?老子在这儿跟人说岑家有多可耻呢,那岑子吟岑家三娘子,勾搭小白脸儿,被人揍了回来硬要说是我揍的,撒下弥天大谎,闹腾的王府的小王爷也是知道了,都说她不要脸呢!”

??李珉摸摸鼻子道,“这话是王府的小王爷说的?”

??燕华道,“能不是吗?岑子吟那位未婚夫婿亲自说的,瞧不得她的行径。如今已是跟岑家退婚了!你若不信,可以亲自去问问,街坊邻里都是看见的!”

??李珉嘿嘿笑了起来,大巴掌轻轻的抬起来,啪地一下朝燕华脸上甩出去。“靠!爷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

??李珉看着是副瘦瘦的身子,手劲儿还真不小,一巴掌出去把燕华给打个转了半圈才摔到在地上,一口血吐出来还带着两块白白的东西。

??看到这里岑子吟就觉得自己脸也抽搐了一下,不忍心再看下去了。

??燕华被打了还没反应过来,在地上甩甩头,抹了一把嘴。跳起来叫道,“你干什么的?凭什么打老子?老子跟你拼了!”

??两个侍卫面无表情地上来一把拽住他,燕华这才现周围的人都离的远远的,好奇的望着这边,自己身前除了刚才那个被他抓着说话的男子以外。就剩下揍他的李珉和一队面目不善地侍卫了。

??李珉呵呵笑道,“你这是要当谁的老子呀?”扭过头去跟旁边那个侍卫头领道,“安嘉,他说要当俺的老子,这事儿咋办?”

??安嘉面无表情的道,“王爷不会同意的。”

??燕华不敢置信地望着李珉,“你是小王爷?……”后面半句咕隆在喉咙里没说出来,立马换了副脸色。“我在这儿说岑家的事儿,跟您没啥关系吧?小王爷,小的是什么地方得罪您了?”

??李珉瘪瘪嘴不理他,只对安嘉道,“你跟他说吧,爷这会儿心情不好,很生气。”

??安嘉道,“你口中的小王爷就是眼前这位了,小王爷听说有人在背后打着他的名号胡说八道,就来瞧瞧。你自己说这事儿怎么办吧。”

??一听这话。岑子吟不由得对那个叫安嘉的侍卫刮目相看,果然能跟李珉混到一起的绝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家伙肯定憋了满肚子地坏水儿。岑子吟再次肯定自己的眼光,不是冤家不聚头咧。

??燕华明显被安嘉的面目和善给欺骗了。一听眼前这位就是见证了岑子吟挨揍过程的那位小王爷,一下子就把之前挨了一巴掌的事儿给忘记了,跳到李珉面前道,“小王爷,您可算是来了!您可得为小的作证,就是那岑家三娘岑子吟,她是不是在街上被人揍了?就是昨天?她未婚夫婿薛易亲口跟我说的!”

??岑子吟差点儿没把眼睛给瞪出来,见过没眼色的,没见过这么没眼色的,别人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这家伙可好,还在流鼻血呢,就忘记别人是为啥揍他的了。

??李珉哼哼了一声,扭过头去跟安嘉说话,“跟他说,爷不认识他,凭啥替他作证?”

??旁人已是开始窃笑,瞧出这事儿跟他们没啥关系,安下了心来看戏便笑地有些大声,惹地燕华恼怒的瞪了一圈,呲牙咧嘴地挥舞了一下拳头,好歹众人都有些怕他的脾性,安静了下来。安嘉以及那几个侍卫貌似久经训练,依旧是面无表情,“咱们小王爷地话,你可听见了?”

??燕华腆着笑脸又贴上来道,“不打不相识么!小王爷,您英明睿智,可要替小的做主,那泼妇愣是没道理,自家的表舅爷不认,拿着家里的钱财去贴补小白脸,真真是可恶至极!”

??李珉似笑非笑的瞧了燕华一眼,“这可是你说的?”

??燕华道,“小王爷合该是瞧见了吧?昨儿个她被人打的事!”

??李珉笑眯眯的提起脚来拍拍灰尘,瞧着像个农人,突然一脚踹了出去,“爷跟你说了多少次了,那点儿腌事儿别提爷的名号,你当爷说的都是废话么!安嘉,爷生气了!”

??安嘉点点头道,“是,小王爷!”扭过头去吩咐侍卫,“爷生气了!揍他!”

??下面是广告时间,

??《长乐夜未央》,作哭着喊着要写奸情……奸情当然是有的,只是,作考据癖作……看文同时请时刻准备百度……PS:不要怀疑自己是文盲,完全是作太龟毛!!!

??书号:1226527

??作:易楚

??从上面可以看出来,该作跟俺一样,不太善于文案,不过文是不错的,就是稍微艰涩了些,考据党一定要去看荒的不妨去看看,至于想要轻松文的,可以去看看……反正,大家给俺个面子,最少去给她增加几个点击嘛……没准你们看入迷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