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8章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

第三部 春风得意少年行 第二十八章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

忍住笑意将李珉从地上扶起来,岑子吟出声还是迟了些,李珉的鼻子被摔破了点儿皮,背上落下了好几个脚印子,满脸的灰尘,头上滚了些胰子渣滓,还有些草屑,身上的衣服还破了个口子,灰头土脸的很是狼狈。

张廉小跑着从外面一路进来,一瞧见这场景,愣了愣,腆着笑脸上去替李珉拍拍身上的灰尘,理了理有些皱着的衣裳,李珉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根本不理会张廉的动作,满脸懊恼的瞪着岑子吟,岑子吟咳嗽了两声道,“他们都不知道啊……”

李珉在脸上抹了一把,看见了几点血迹,有些呆呆的道,“出血了”

岑子吟心中咯噔一声,连忙上去拉着李珉道,“出点儿血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身上没几个疤算什么男人?走走,师父带你去看看大夫,正好有样新奇的物件儿要给你瞧呢”

李珉的身子瞧着不胖,可也不是岑子吟拉得动的,又在脸上抹了一把,喃喃的道,“也没多疼嘛”

岑子吟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心骤然剧烈的跳动起来,吓死人了,这家伙的反应能不能稍微正常点儿?一般人被揍了要么勃然大怒,要么笑笑就过去了,他倒好,摸着鼻子半天冒出来一句也没多疼嘛……

张廉连忙朝着众人摆摆手道,“大家该干嘛干嘛去这位是大郎地朋友。跟大郎赌诗输了,便要说要弃文从耕,认三娘当师父来着,不过是个玩笑罢了,休要大惊小怪的”

众人哈哈大笑道,“这后生怕是没种过地?土里刨食可不容易,还是专心念的好。”

顺子也瞧出来了。朝众人摆摆手道,“三娘说了,今儿个晚上加菜,酒也是管饱,活没干完咱们可不开饭”

众人闻言欢呼一声纷纷回去干活,岑子吟领着李珉到树荫下坐着,张廉唤了个小厮去请大夫,反倒是李珉不甚在意的道,“没事。我瞧别人伤了这么点儿都不用上药的,我自然也不用。”

瞧着李珉恢复了正常,岑子吟是又好气又好笑,噌道,“方才还跟摔傻了似的,这会儿又没事了?怎的今天自己跑过来了?还穿了这么身衣服。”

李珉地脸扭曲了一下。支吾道。“俺在外面吃饭。没钱给饭钱。就把衣服扒给他们了。”

岑子吟挑挑眉。“真地?吃饭没钱不给钱就是了。堂堂小王爷能沦落到扒衣服?俺不信谁敢扒你地衣服”

李珉哎了一声。懊恼地道。“别说扒衣服了。还有人敢揍我呢”说着哀怨地瞪了岑子吟一眼。

岑子吟摸摸鼻子装作没听见。对顺子道。“你去把那轮椅让他们推过来。给咱们小王爷瞧瞧呀”

顺子哎了一声。飞快地跑开了。岑子吟偏过头去问道。“不是让你别说是俺地徒弟了吗?你要不这么说。也不至于挨揍”说着想起李珉方才地狼狈样。又咯咯地笑了起来。

李珉抬起头瞧着岑子吟笑地爽朗。心中不禁懊恼。抱怨道。“俺说俺认识你。他们不放俺进来啊”扒了一把头上地乱。狠狠地道。“今天真倒霉”

李珉是真恼了,岑子吟连忙收拾笑容正色道,“好了,不说这些事儿,说说开心的,你不是想跟俺学东西么?俺教你种地呀”

“种地有什么好玩的?”李珉嗤之以鼻,“刚才他们还说很累”

岑子吟摆摆手道,“怎么可能很累?这些事儿是不用咱们自己动手的,我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你可会写算?”

李珉鄙视的瞧了岑子吟一眼,“当然……不会爷像是做那些事儿的人吗?”

岑子吟崩溃,本来还寻思着人家堂堂一个小王爷,怎么也瞧不上自家那点儿小技术,顺便磨磨他的性子,若是磨走人了,就算了账,若是没走人,好歹也能给她帮把手。实际上如今需要整理的籍实在太多,还得手把手地教请来的人一些基本的东西,等上了正轨还要每天做日记,事情堆积如山,那些老夫子是瞧不上这些事儿地,岑家地下人里面也没几个识字的,即便认识也认识地不多,摩加是无法来帮忙了,没想到这李珉,堂堂小王爷竟然还真是一个草包,脑子里除了吃喝嫖赌还剩下些什么?难怪那么单蠢了

岑子吟失落间,李珉的眼神被远处地一样东西吸引了过去,那是顺子推着轮椅过来了,李珉眼睛一亮,随即欢呼一声冲了过去,“这就是那个啥啥来着?”

顺子答道,“回小王爷,这是轮椅咱们家三娘造的。”

李珉跳上去坐了坐,顺子笑着指着大轮子对他道,“小王爷手往望这儿搁,对就是那儿,然后用手推推试试”

李珉将手放上去,轻轻地推了一下,轮椅慢慢的向前行去,嘴巴立即笑的何不拢了,“这个东西好,这个东西好”望着岑子吟道,“师父,你真厉害这东西不如送我了”

厉害你个头见面就认师父,认了就让她付饭钱,后来虽然帮了她一个忙,她也算是付出了比较大的代价,这次来了伸手就要东西,还是残障人士才需要的,这家伙不是连路都懒得走了?

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岑子吟顺口就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李珉从车上跳下来道,“路我还走得动,我是想把这东西送给我二伯你不知道他出个门多麻烦,肚子齐了小腿,出门便要让人给绑起来,还喜欢让那群姬妾丫头抬着走,也不怕把人给压坏了,俺要是送了他这东西,他肯定不会再生我气了嘿嘿,我衣服也就有着落了”

肚子齐了小腿……岑子吟震惊中,这该是多么伟岸的一个身躯

“不行”岑子吟越的觉得这孩子脑袋简单,伸着颤抖的手指头指着那轮椅道,“你以为,你二伯坐的上去?”

李珉扭过头去瞧了一眼,摸摸后脑勺道,“好像不行诶……”顿了顿,双眼光的道,“那师父帮我再做一个好,就这样这玩意儿要做多久才行?做好了我就可以去换回我的衣服了”说着嘿嘿冷笑,“等我换回我的衣服再回去看那帮家伙还敢笑我不”

岑子吟不语,只是淡淡的看着李珉,李珉兴奋的手舞足蹈,又坐上去摇着轮子到处跑,跑的远了又下来换个方向跑回来,岑子吟瞧着李珉的样子沉吟半晌,扭过头去对顺子吩咐道,“你去忙,我回房去收拾东西。”

顺子瞧了李珉一眼,想要问什么,一直站在旁边不说话的张廉笑道,“恰好有些事儿我要与你商量了,咱们一道出去。三娘知道怎么走么?”

岑子吟笑笑道,“这边我来了许多次了,怎会不认识路,你们去忙罢。”

三人说完就分道扬镳,李珉玩的起兴,却瞧见旁边的人走光了,连忙从轮椅上跳下来叫道,“师父,你怎么走了?”

岑子吟不啃声只向屋子走去,李珉见张廉顺子两个也没理他,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扔下轮椅便追了过来,跳到岑子吟面前笑吟吟的道,“师父要去做什么?”

岑子吟绕开他继续向前走,一边走一边道,“你继续玩你的,不用管我做什么。”

李珉哦了一声,扭过头就要去继续玩轮椅,突然意识到有些没对劲,又转过身来问道,“师父,那个轮椅什么时候能做好啊?”

岑子吟停下脚步,回过身认真的看着李珉,“没有轮椅我不会帮你做。”

“为什么?”李珉不解,岑子吟笑笑道,“为什么?既然你喊我一声师父,我就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该为谁平白无故的付出,没有不劳而获,你想要那个东西,不是开口要就可以的,你需要付出代价”顿了顿,补充道,“如果你要用王府的权势来威逼我,我自然不能拒绝,如果你当我是师父或是朋友的话,你这样,我是不会帮你做的。”

李珉道,“朋友有通财之意”

岑子吟笑笑道,“我给钱给你,那自然我是你的朋友,可是,你为我做了什么?若是没有付出,那最多不过就是我是你的朋友而已,你并不是我的朋友。我收了个徒弟,人说有事弟子服其劳,偏生是个平白无故让我付出的人,为什么我要收你当徒弟?或说是朋友?”

李珉皱起眉头,像是没有听懂岑子吟的话,也不明白岑子吟为什么突然翻脸,争辩道,“你是我师父啊我可以为你上刀山,下火海……何况朋友又不是交易”

岑子吟摇摇头,笑,“我不管那么多,也不要你为我上刀山下火海,你替我抄就行”

李珉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片刻间脸皱了起来,“那还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来的痛快些”

岑子吟摆摆手道,“只有抄一样,你若是同意,就去寻了你叔叔的椅子尺寸来,若是不同意,我就把图纸给你,你自己寻人去做,这个不难的。”

岑子吟眼带笑意的看着李珉,李珉只觉得自己头皮上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如果是以前,以前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拒绝的,可是,被岑子吟这么瞧着,不行两个字怎么都说不出口,哎,他怎么给自己找了这么个师父?

姥姥的,男人怎么能在女人面前说不行?就算是个小丫头也不可以

李珉咬咬牙,说出了一个让他三天后几乎没后悔的咬舌自尽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