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9章 酒是穿肠的毒

第三部 春风得意少年行 第二十九章 酒是穿肠的毒

李珉很纠结,非常非常的纠结,手腕上包着白色的布条,别误会,他没受伤,只是写字写多了以后,手腕肿了而已,他从来没想过那只瞧起来没一两重的毛笔除了能让他脑子打结以外,还有让他手腕红肿的连拿双筷子都拿不起来的能耐。

幽幽的叹息了一声,真的,他不该逞强的,不该以为男人就应该不比女人差,比起来那个十三岁的小丫头,他差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其实他可以把笔一扔转身就离开的,可是那个小丫头淡淡看着他微笑的样子,每次在他想做出那个动作的时候,总觉得那丫头下一刻就会说,看吧,我就知道你不行!

怒!他李珉虽然没啥大建树,那也是因为他不想做罢了,从小到大还没什么事是他不行的!再想想那个逐渐成型的轮椅,他只能咬咬牙忍了下来。

一天,两天,三天,手腕肿的快赶上胳膊了,那狠心的丫头也没让他休息一下,反而是不断的从那堆积如山的书海里面挑出一本本的书来,让他将她标注好的地方抄下来。

没想到在他濒临爆发之际,就是中午吃饭手哆嗦的把筷子给掉到地上想扔了筷子走人之际,小丫头终于良心发现了,笑眯眯的告诉他,下午帮她研墨就好。

靠!他是书童吗?研墨这种事也让他做?不过心中隐隐的想要看小丫头也尝尝他受的苦头的念头让他忍下了到嘴边的拒绝,研墨就研墨!小丫头不也替他研了三天嘛!

为了去换回自家的衣服,为了回王府别被王妃训,李珉再次来到了书房。

于是,下午的时候,李珉找回了一点儿自信,那小丫头除了写字比他快了点儿以外,基本上,字迹跟他的蚯蚓也是有一拼的,为此。李珉足足笑了岑子吟一炷香的功夫,他自家地字写的不咋滴,可不妨碍他身边的人字写的好啊!不认识不代表不能评鉴,有些东西人一眼看去就知道好坏了。

于是,小丫头一下午都没跟他说一句话,李珉后悔了……

用左手替岑子吟研墨,哀怨的眼光不时瞥上那个专心用小巧的手腕写字的小丫头。再对比一下旁边那堆自己鬼画出来地东西,李珉很纠结,终于知道这丫头为啥一边嫌弃他的字像蚯蚓,一边还拼命逼他写了……

岑子吟放下手中地笔。活动了一下发酸地脖子和僵直地手腕。抬起头就瞧见李珉无聊地目光。轻笑着摇摇头。将笔放到笔架上。吹干写好地那张宣纸收好。又将抄完地那本书放回书架上。笑着道。“走吧。我带你去看样好东西。”

李珉地耐心出乎岑子吟地意料。三天。手肿了也没叫一声苦。虽然目光很愤怒。还是逞强地咬牙坚持下来了。今儿个研了一天地墨也没多余地废话。从这两点来看。这位小王爷真不错。有耐力、有韧性。可惜前半生是耗费了。不过这跟岑子吟没多大关系。磨练了人家四天。总该给点儿甜头尝尝地。

李珉差点儿欢呼出来。对于这个师父地了解。莫过于从薛易空中不守规矩地小丫头总是有一些奇奇怪怪地想法。

只是来这儿四天都没啥好玩地。要不是心头一口气憋着。他早就撒丫子跑路了。听见岑子吟说有好东西。心头四天来地闷气一扫而空。僵直地脑袋也一下子活跃起来。笑呵呵地跳到岑子吟身边。“师父。是啥东西?”

岑子吟道。“你去瞧了就知道了。”一边走出去。门口守着地小月迎上来道。“三娘。方才顺子哥来说轮椅造好了呢!”

岑子吟点点头。吩咐道。“使个马车将东西装上。准备替小王爷送回府去。”一边走一边对李珉道。“今日我带你去瞧地东西可不许告诉第三个人。你师父我可指望着这个赚些嫁妆。你要地东西我也替你准备好了。你晚上就回城去。那轮椅要雕龙画凤都得你自己去想办法。咱们家请不起那样地工匠。也不敢做那样违制地东西。”

李珉即便是胆大包天,有些规矩还是懂地,嬉笑道,“这个没多大问题,师父放心,不过俺走了谁替你研墨?”

岑子吟瞪了他一眼,这人有些好处就是满脸的笑容,看着狠是可恶,不过有些事儿还得指望着他帮忙办,有李珉出面,岑子吟几乎可以瞧见岑家酒馆门口万人空巷的场景了。

笑笑道,“你过了八月十五再来就是,我也要回家去准备过中秋佳节了呀。”

岑子吟本打算在小庄多呆些日子的,没想到苏州的酒这么快就运到了,正好乘着八月十五有李珉的帮助,这批酒几乎是没有任何疑问的可以到达御前,等到李珉顺利的帮她弄到想要的东西,再推出这批酒,是再好不过的了。

想到这里岑子吟真不知道该佩服自己的运气好,还是唐沐非的对她的信任,竟然恰到好处的让这批酒出现在长安城。

李珉越发的好奇了,本打算去瞧瞧那轮椅,却又受不了这边的诱惑,催促起岑子吟来,“到底是什么东西?师父说给我听听。”

岑子吟但笑不语,领着李珉到客厅,客厅里此刻正摆放了一个齐成年男子胸口的大木桶,那木桶约莫能装下四五个成年男子,李珉的眼光在客厅里乱转,除了那大木桶并没有其他什么值得引人瞩目的东西,不由得指着那木桶道,“这是啥?师父不是就想让俺来瞧这木桶吧?岑子吟笑了笑,吩咐张廉道,“将木桶打开,请小王爷尝尝!”

张廉忙唤来两个家丁,细细的将木桶密封处的蜡除掉,然后才缓缓的将盖子揭开来,不过除掉蜡的过程,就有一股浓烈的酒香飘出来,那味道一闻就让人有些晕乎,夹杂着那木桶味道的酒味儿显得格外的香醇,也不知道是酒让那木桶的味道变得很香还是木桶让酒味儿更加的诱人。

一个家丁使了只洁白如玉有些透明的碗,用木头勺子盛了一勺在碗里,递给岑子吟,岑子吟凑上去闻了一下,一股浓烈的几近呛鼻的味道扑面而来,咬住下唇,忍住嘴边的笑意将碗递给李珉。

李珉接过来,瞧着岑子吟含着笑意的双眼,指着碗里黄澄澄的**皱眉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岑子吟道,“毒药,你敢喝不?”

李珉也是个混人,最怕的就是人激他,闻言仰头就往嘴里倒,入口却是顺滑的感觉,待那**滑入胸腔以后,腾的一下升起一股热气来,口中却是满口余香,不由得啧吧啧吧嘴唇道,“毒药能是这个味道?”

岑子吟挑眉道,“味道如何?”

李珉伸手就要去木桶里舀,岑子吟拦住他道,“先说说如何!”

李珉道,“毒药要是这味道,怕是有人前仆后继了!”

张廉笑着道,“小王爷,这可不是什么毒药,这是酒!咱们岑家新酿的酒,跟女儿红一般的稀罕,需要用专门的东西酿制,然后再窖藏上几年才能用,您可是这世上第一个尝这酒的人。”

李珉瞪眼,恼道,“俺师父就会哄人!”岑子吟捂着嘴笑,“怎么不是毒药?酒是穿肠的毒。”

李珉嘀咕了一句什么,岑子吟没听见,又伸手盛了一勺,倒进碗里,指着那木桶让两个家丁封好,对李珉道,“这酒不可多饮,比三碗不过岗还要烈些呢,你且瞧瞧。”

说着从张廉手中接过火折子,轻轻一引,便燃了起来,湛蓝的火焰跳动,带着扑鼻的酒香,像妖姬一般的舞动着,散发出冷艳的光芒。

旁边桌上还摆了一碗无色的三碗不过岗,岑子吟将手中开始渐渐有温度的碗放在桌上,又去引燃另外一碗酒,笑着对李珉道,“你瞧,这碗的颜色不如这碗纯,便是不如这个烈,你若是多喝,明儿个一准宿醉。酒虽好,却是穿肠毒药,小酌怡情,多饮伤身。”

李珉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下子冲过来,七手八脚的伸手要去扑灭碗里的火,不想沾了一手的酒,那火就凑着手上给烧了起来,岑子吟见状哎呀一声扔开手中的碗,要去帮忙,李珉想是被烫到了,啪的一声将那碗扔到地上,那碗里的酒撒在地上,火却是未曾熄灭,火星四溅。

房子是实木的房子,酒桶里装的酒足够把在场的每一个人烧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岑子吟急的叫道,“赶紧把木头的东西都搬开,小心酒!”

张廉和两个想上来帮忙的家丁这才恍然大悟,纷纷挪开屋子里的家具,将起桌上的茶杯泼到那火上。

还好两只碗里的酒都不算多,几滴水下去稀释了酒精,火总算是灭了下来,李珉却是比较惨了,手上沾满了酒,又不巧手腕上还包着厚厚的布条,那酒浸湿了布条,燃起来的时候便是绕着手腕在烧,加上他胡乱的跳动,惹的身上好几处着了火,还好张廉机灵,使了身上的汗巾替他灭了火这才没弄出个火人儿出来。

检查了李珉手上只是轻微的烫伤,岑子吟忍不住恼道,“什么事火急火燎的非要扑上来,若是把俺家烧了,看我不把你扔出去!”

李珉的回答几乎没让岑子吟吐血,“我……我就是怕把房子烧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