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30章 仇恨的种子

第三部 春风得意少年行 第三十章 仇恨的种子

使了药与李珉擦手,又叮嘱道,“我也不问你得罪了什么人,这桶酒是备下来与你回去给人谢罪的,你回去使人用坛子装了,要送什么人思量好再一一的送去,正是节日上,别人必是不会为难你,总是比你去求那位二伯一人来的妥当些。好几日不回家,家中的人也合该去打个招呼,瞧你平日里吃饭也艰难,想是都胡闹光了,俺也没几个钱,给你备了两匹绢,你自己省着花用,休要将好容易换回来的衣服又让人给扒了去。下次再有家归不得,休要来求我,要知道你惹的人可都是咱们小门小户的人家得罪不起的!”

李珉惊讶的抬起头望着岑子吟,手上的伤仿佛是不疼了,双眼闪动着复杂的光芒,岑子吟轻轻一笑,“瞧着我干嘛?你那点儿事儿已是闹的长安城沸沸扬扬了,那人怕还在气头上,否则你以为她寻不着你?想人有人替你拦下来了,三四天也该消气了,你回去好好与她赔罪,顺便也要好好谢谢帮你的人呀!”

李珉张了张嘴感激的道,“师父,你真好!”

岑子吟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她虽然瞧着是替李珉着想,却也不是没有自己的私心的,这种事儿自然瞒不过别人的眼睛,不由得恼道,“我好什么好?告诉你,若是你赚不回百倍的利,俺扒了你的皮!”

李珉懊恼的道,“俺说的是真地!”

岑子吟瞪了他一眼道,“你回去了必然就有人跟你说我不安好心了。我索性给你说明白了。免得将来你怨我。”

李珉嘿嘿笑了两声,“师父地钱给了俺花,管他们啥事?师父,你说,我拿这个去讨些什么赏的好?我琢磨着这个东西是个稀罕物件儿,那丫头那儿就不给了。我去送给几个叔叔伯伯和姑姑,然后讨些赏来,拿这东西去换那件衣服太不值了。何况那丫头也不懂喝酒,白白糟蹋了好东西。只要哄得姑姑开心了,没人给那丫头撑腰,看她还敢嚣张的起来!”

这家伙倒是打的一副好算盘。岑子吟懒得理他,摆摆手道,“都随你去,东西已是准备好了,你赶紧回去吧,那位今日与人去打猎了。要过几天才会回来。你这会儿再不回去,怕是过两日要被人拎着耳朵在大街上扒衣服。到时候可没了爷的威风。”

李珉闻言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一边向外跑去一边抱怨道。“师父瞒的我好苦!”

岑子吟唯有望着空荡荡地门口苦笑,这人。就是一副小孩子脾气。李珉一离开,张廉便从外面钻了进来,“三娘,东西都替你收拾好了,是今儿个就回去还是明天一早走?”

岑子吟想了想道,“明天一早再走吧,今天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有些事,你随我下地窖去瞧瞧。”

岑家小庄地地窖当年依岑子吟地意思。修地很大。后来除了存放酒以外。在作坊新开地时候当成了胰子地仓库。如今胰子走势极好。便空了下来。正好这次用来存放苏州送来地白兰地。

当然。此刻还有另外一个功用----牢房。

饶过一排庞大地橡木桶。后面是一排排地酒坛。里面不消说便是岑家酒坊酿造地各种酒水。要窖藏上几年才会送去酒楼卖地。本来这地窖造地甚是通风。也很干燥。此刻却是除了隐隐浮动地酒香外还有些其他味道。

张廉径自拿着蜡烛点燃了壁上地油灯。岑子吟打量了一下周围。很快就找到了那扇门。张廉已是掏出钥匙来将门打开。门内传来了一阵声。一个沙哑地声音笑道。“又来给大爷送吃地了?”

岑子吟走进去。里面一个蓬头垢面身上散发着异味儿地男子被一根绳索捆了手脚卷曲在地上。烛火照进去地时候地光芒让他眯上了眼睛。想是三日都没进什么东西。说话地声音有气无力。稍微一动便喘息地厉害。

岑子吟站在门口。等着他瞧清楚眼前地人是谁。嘴角轻轻地勾起来。闻着空气中异样地味道伸手捂住了鼻子。

“是你!”燕华没有听见平日的问话,不由得打量起门口站着的人来,待眼睛渐渐适应了烛火的光芒,才发现门口站着的是那个让他恨的咬牙切齿的恶毒女人。

拼命挣扎只能让他稍微挪动一下身子,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一边骂道,“你他妈的还有脸来见老子!岑子吟,你快放我出去,否则等老子出去以后,铁定把你告上公堂。私自设牢房囚禁自己的表舅爷,你的胆子还不是一般的大!”咒骂声在地窖里不断的回响,偏生是那般的无力,仿佛永远也突不破这无边的黑暗,永远也无法让外面的人知道这里的情形,他的无助。

岑子吟轻轻笑了笑,低声道,“看来最近不打不骂你,你便不怕了。你可以趁着有力气多骂几句,骂完了我再告诉你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什么消息?”燕华问道,心中隐隐的不安让他不由得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那个黑影,头一阵阵的晕眩出来,四肢无力的难受。

岑子吟道,“好消息是,方家和燕家的人都开始出来找你了,包括我娘。没准明天他们就能找到这里来。”

燕华一愣,不好的预感让他屏住了呼吸,人都出来找他了,岑子吟还能站在这儿跟他说话,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没有人发现他在哪里。“坏消息是什么?”

岑子吟笑笑道,“坏消息么,那就是我要回城三天,顺子和张廉也要随我回去,鉴于这几天以来。你一直说话不算话。我决定这三天就不留任何食物给你了,吃饱喝足了让你骂我,我可没那闲情逸致,唔,只有一盆水,你节约一些的话。也许能活到顺子回来的时候。”

顿了顿继续道,“日后,顺子会改成三天来一次,你当然可以继续口头答应,吃饱喝足了以后继续赖皮,反正。三天一顿饭,唔,不会浪费很多粮食地。”

“贱人!”燕华怒骂道,“你他妈地就别放老子出去!老子出去以后肯定让你后悔莫及!”

岑子吟闻言深深的叹息了一声,“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关起来吗?”

“你他妈的是疯子!”燕华叫道。

岑子吟摇摇头,“不!我是实在拿你这样的人没办法。”

“你若是低声下气的来我家求我娘。撒几滴马尿。而不是要不到钱就变脸的话,我娘是必不忍心拒你地。偏生你要在俺家撒野。还在门口嚷嚷,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打了伤了体面,骂了更是没脸。家里亲戚见了你都跟见鬼似的,偏生我家又欠你家的。哎,若不是这样,燕家上下本本分分的老实人,也养不出你这样的性子。我不在乎你恨我恨的想要生吞了我,如今,我就补偿补偿你家,在这儿饿不死,冻不死,你要给燕家传宗接代,我也可以替你买个女人,你若是改好了,便有重见天日地一天,若是死不悔改,就在这儿呆到老死好了。”

燕华咬牙切齿的道,“老子好的很!就不信你还能把我藏一辈子!”

岑子吟笑,“一辈子未必,十年八年的未知,你要赌我就奉陪。或许,你是在劝我挖个深坑埋了你?”

岑子吟认真的思索过这种可能性,到最后还是只能停留在想象的层面,没见过血地人到底不能视人命如草芥,不由得深深叹息,自己还是心太软了呀,明知道这家伙留着就是一个祸根地。这人到底罪不至死,只是好吃懒做,好堵好嫖,偶尔坑蒙拐骗,顺便毁了自家的名声罢了,只要这人不出现,事情还不到不可挽回地地步。

岑子吟眼中闪过的无力并没有落入燕华地眼中,燕华害怕了,三天的囚禁已经让他疲惫不堪,四周无尽地黑暗,腹中饥渴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响起的脚步声让他颤抖,之前是一天一次,接下来是三天一次,然后,就是岑子吟的话,在他心目中,眼前这个小丫头人虽小,心底却是狠毒辣的,说出的话未必做不到,三天!整整三天的无人问津,现在他就觉得自己也许会在下一刻死去,腐烂在这儿都未必有人知道,岑子吟能够偷偷的把他运到这里,必然可以讲他偷偷的挖个坑埋了。

上岑家讨口饭吃,不过是因为岑家发迹了,自恃有恩于方家,而方大娘又是个软弱的,每次他一开口,不消说话必然是能拿到足够的钱的,却没想到这丫头从苏州回来以后就发生了这样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一刻,他心中在乎的已经不是岑家的钱了,而是充满了无尽的怨恨,方家欠他的不是吗?若没有他爹,哪儿会有岑子吟的外公,没有岑子吟的外公哪儿会有方大娘,没有方大娘哪儿来的岑子吟?哪儿来的那么多的钱?凭什么岑家可以高门大户的住着,吃香喝辣,凭什么他就要连个媳妇都娶不上?

听说他家在他爹去世之前也是小康之家的,哪儿会让他饥一顿饱一顿?还需要去坑蒙拐骗来过日子?安心在自家屋子里等人上门来送租子,取个媳妇生儿子,没事儿喝喝小酒,赌赌小钱。

他笃定,岑家的富贵,是燕家的不幸换来的,是他的不幸换来的!

他若出去,定要闹的个天翻地覆!

看见燕华眼中闪过的仇恨的光满,岑子吟冷笑,既然不能让他醒悟,那就只有让他彻底的怕了她。扭身让张廉将水盆端进来,两人离开了地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