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32章 梁子结大发了

第三部 春风得意少年行 第三十二章 梁子结大发了

少女拿着鞭子指着岑子吟的鼻子,双目蕴含着满满的怒意,小脸微微泛红,红色的纱衣下白皙的胸脯随着怒意勃发而微微的起伏,口中娇蛮的道,“就是你给十五郎的什么破黑兰地白兰地的?”

十五郎?岑子吟皱眉想了想,一下子清晰过来,是李珉吧?晕,这家伙嘴巴大的,就是不想得罪了这个小姑奶奶才让他别胡说八道,看样子他不光说了,还顺带的把她给卖了。

安嘉在一边面无表情的道,“小王爷说是岑家娘子给的,岑家就这么一位娘子。”

岑子吟咬咬嘴唇,挤出笑容来,“这位想必就是范阳县主了,真真是失礼了,岑氏三娘见过范阳县主,没想到以范阳县主之尊还曾听说过我家酒馆的名,倒是让县主见笑了。”说完又低下头去对唐珍儿道,“还不快快见过县主?你这丫头还真是的,竟然冲撞了县主,看我回去不揍你!”

唐珍儿眨巴眨巴眼睛,乖巧的道,“县主,我错了,是不是把您撞疼了?珍儿给你赔不是好不好?”

岑子吟在她背后轻轻的推了一把,方才就知道这位范阳县主虽然性子刁蛮,倒是心底极好的,必然不忍心为难一个孩子,唐珍儿轻轻的向前一步,可怜巴巴的望着李柔儿,李柔儿看见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仿佛下一刻就要哭出来,手上的鞭子不由得放了下来。

拉着唐珍儿哄到,“别哭,我没生你的气呢!”

唐珍儿闻言甜甜的笑道,“我没有哭呢!县主也不要生我吟吟姐姐的气好不好?吟吟姐姐什么事惹县主生气了,我代她向县主道歉。”

李柔儿闻言咬住下唇瞪着岑子吟道,“我不生她的气,就是恼她怎的没事给那个无赖什么白兰地,哄的我爹训了我一顿,哼!”

岑子吟立马接口道。“县主休要恼我,我要是知道会这样必然不会送他的。说来小王爷是帮了我家一个大忙,我才送了那东西与他,其实他也是好心的,见我在做轮椅,便特地央我替王爷做了一个,不知道可适用呀?”

“轮椅?”李柔儿不解,“什么轮椅?”顿了顿好奇地道。“十五郎说你总是有些稀奇古怪的点子,胰子是你做出来的。三碗不过岗也是你酿的,如今又得了白兰地,还有什么轮椅?呀,你得给我瞧瞧才行!”

说着就像忘记了之前两人地不快。一手拉着唐珍儿。一手要来牵岑子吟。一边道。“在哪里?子吟带我去瞧瞧呀!”

岑子吟笑吟吟地应道。“那东西在小王爷那儿呢。我家中倒是还有一个。是给家中一个老仆做地。要小了许多。也粗糙许多。就怕辱了县主地眼。”

李柔儿皱皱小巧地鼻子道。“他才不会给我瞧。咱们就去你家看看去。走!”

被李柔儿拉着手向前走。岑子吟微笑着瞥了安嘉一眼。心道。小样儿!陷害我。还好姑娘我聪明!

这边却是谦虚地道。“我家门户极小。怕是辱没了县主地身份……”

李柔儿道。“无妨。我都不嫌弃了你还怕什么?你还有什么好玩地东西一并告诉我呀!还有。我叫柔儿。李柔儿。你若帮我哄得我爹开心了。我就允你叫我地名字!”

好玩的东西?岑子吟开始绞尽脑汁,安嘉领着几个侍卫面无表情地大步跟上来,哄女人开心莫过于化妆品和衣服,唐朝的服饰在岑子吟眼里已是完美至极了,配合这个时代人的身材来说的,胸下束着的衣带不光有固定衣服的作用,还可以拖住胸部,让之不会下垂,而又很好的隐藏了小肚腩,将丰腴之美体现的恰到好处,而胡服又免去了长袖拖地衣襟地不便,两种衣服结合起来正是刚刚好,岑子吟不以为自己能做出符合这个时代审美观,还要比这些衣服更完美地衣服来。

不过,说到美容,岑子吟这些年看书还真看到不少的方子,加上自己地一些经验,倒是可以一试。至于哄什么王爷开心,这还真难到岑子吟了,忽悠一个小丫头不难,忽悠一个见过大世面差点儿当上皇帝的睿智王爷还真不是人干地事儿,她也没想法要叫堂堂一个县主名字,这可是大不敬。

打了个哈哈将这个话题带过去,岑子吟拉着李柔儿天上地下的乱忽悠,这些年遇到地趣事还不少,倒也哄的李柔儿眉开眼笑的,还没到岑家,就已经将岑子吟列为闺蜜了。

瞧着岑子吟领着唐珍儿出去不过半晌就回来了,众人皆是有些惊讶,一听说来自家家里的竟然是个县主,更是忙的人仰马翻。

好在李柔儿兴致只在那些凑趣的小玩意儿上,进了门便央着岑子吟领她去瞧轮椅,恰好,福伯又自己推着轮子四处溜达,只在客厅前就撞上了,李柔儿张大了嘴巴指着福伯自己推着缓缓前进的那个东西,惊讶的道,“那就是轮椅了吧?”

岑子吟点点头笑道,“是呀,椅子上加上轮子,便是轮椅了。福爷爷之前被人伤了,行动有些不便,我就替他做了这个,不想被小王爷瞧见了,便央我与王爷做个,县主瞧这个如何?”

李柔儿瞧了两眼,皱眉道,“就是简陋了些。”

岑子吟笑道,“自然不能用这个与王爷做,县主既然来了,我也不能让县主空手而回,恰好胰子作坊又出了新的香味儿的胰子,县主可要带几个回去试试?”

李柔儿眼睛一亮,笑道,“什么味道的?”

岑子吟道,“县主拿去用了便知道了,看看喜欢什么味道,便与我说一声,下次我再送些与你。”

李柔儿闻言皱眉道,“我可不能白拿你的东西!”想了想,从头上摘了一个玉环下来,递给岑子吟道,“这个送你吧,可还有什么稀罕的物件儿?唔,我能试试那个吗?”

岑子吟还没开口,福伯就在旁边道,“县主要试自然是可以的,就是要劳烦三娘子唤个人来替老仆搬下凳子,老仆才好让出来。”

岑子吟无奈摇头,这李家人的好奇心可都是一般,福伯话声刚落,李柔儿便指着安嘉道,“安嘉,你去帮福伯挪个地方。”

安嘉这次却没有立即领命行事,反而道,“县主,咱们已经出来这么久了,该回去了。”

李柔儿想也不想的道,“不要!好容易才出来,回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爹才会消气,自然要玩够了才回去。”

安嘉道,“若是运气好,王爷这会儿怕是还没有发现县主不见了,这会儿回去自然不会受罚。”

李柔儿撅嘴道,“我才不信你的话呢!李珉那家伙怕是早就等着我溜出来,这会儿早就告到我爹面前去了,哼,我就不回去!谁让他训我来着!明明就是李珉无赖,在外面吃喝了还不肯给钱,我教训教训他又怎么了?”

两人说话,岑子吟在一边冷眼瞧着,李柔儿回家会不会受罚跟她没半毛钱的关系,只要别让这位小祖宗祸害到她家就行了,不过对于安嘉那个阴险卑鄙的小人,她也不会帮他的,小女子心眼不大,之前那位陷害她的事儿可算是记在账上了,总有日子要找回来的。

这边福伯唤住了一个管家,替他搬来了一根凳子,已是挪开了去,笑呵呵的道,“县主不是要试试吗?试过了再回家也一样。”

李柔儿见到福伯挪开,也不理安嘉了,径自跳到轮椅上,双手按住轮子拨弄,那轮椅是面向着安嘉的,眼见着直直的冲过去,岑子吟捂着嘴笑,安嘉沉着脸不让,李柔儿想也是赌上了气,就这么冲了过去。

眼见着就要撞上安嘉了,也不知道他是为了自身的安全着想,还是是怕伤着了李柔儿,最终还是让开了,有些恼怒的瞪了岑子吟一眼,岑子吟只装作没瞧见,冲着李柔儿的背影道,“县主慢些哟,小心摔着了。”

李柔儿在轮椅上发出咯咯的笑声,将轮椅停了下来,又冲着安嘉的方向,这次安嘉学精明了,李柔儿对准他,他便换个地方站着,李柔儿如何肯,想瞧的就是安嘉的糗状,指着安嘉道,“你就站在哪儿,不准动!否则,哼!”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安嘉被折腾的无奈,只能站在原地不动,岑子吟与唐珍儿两人笑作一团,瞧着李柔儿再次冲了过来,安嘉却是在原地不敢动作,更是笑的嚣张。

李柔儿对于能捉弄到安嘉想也是开心的,这次也许是为了欣赏安嘉的糗态,也为了避免他临时躲了过去,比上次行的慢了些,即便是撞上了也不会出什么大事,旁边一干人等皆是满脸笑意的瞧着。

眼见着就要撞上了,岑子吟期待的瞧着安嘉的表现,突然一双大手伸过来,自家的身子临空而起,一阵疼痛传来,岑子吟忍不住尖叫。

“啊!”

李柔儿同时叫了起来,两个女孩子撞到一起,旁边一个侍卫连忙扶住轮椅这才没倒下去。

岑子吟刚恢复平衡,便跳了起来,李柔儿随即也站起来指着安嘉的鼻子道,“安嘉!你竟然敢拉人来挡!本县主的话你没听见吗?”

安嘉面不改色的道,“县主只让我站在这儿,可没说不让我拿人当挡箭牌。”

岑子吟眯起眼瞧着那张不动如山的脸,很好,果然不亏是跟着皇家混的人,很会利用漏洞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