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33章 不要太感激俺,你会后悔滴

第三部 春风得意少年行 第三十三章 不要太感激俺,你会后悔滴

李柔儿被安嘉一句话堵的一口气接不上来,伸手就拔腰间的鞭子,那鞭子可真是好看,看的出是用上好的材料做成,还装饰的美轮美奂,岑子吟本以为她只是拿来吓唬人的,没想到这位还真敢动手,啪的一声,岑子吟愣住了。

下一刻连忙伸手拉住李柔儿,她虽然对安嘉印象不咋滴,也有心要给他点难堪,毕竟上次岑家门口还多亏他帮忙,至多不过作弄他一下,还不至于鞭子拔出来抽的人皮开肉绽的。

那一鞭,直接从安嘉的肩头拉下去,右臂上的衣服撕落一大片,露出其中黝黑的肌肤,以及血肉模糊。

“县主别恼,我没事呢”岑子吟叫道。

李柔儿也没想到安嘉竟然不避,跺脚道,“你没事,我有事这会儿怎么你不会拉人挡了?你拉呀”后半句是对着安嘉说的,声音在怒意以外还带着一丝哭腔,手上的鞭子又要挥出去。

岑子吟怎么拉的住李柔儿,那鞭子呼啦的在空中破开空气,安嘉伸手一把抓住鞭尾,依旧是一张死人脸,“县主该回去了。”

岑子吟没想到这位竟然还有这一面,不过,讨厌他的心始终不变,何况按照他现在这种强硬的手段,没准李柔儿能把他给活劈了,这种时候不该是找个台阶给女孩子下的时候吗?何况李柔儿本身就是从小娇惯大的,他该是知道轻重的呀

李柔儿被安嘉抓住鞭子,抬腿就要去踢他,岑子吟连忙拦在中间道,“县主”

唐珍儿适时的哭了出来,岑子吟补充道,“您吓到珍儿了”

怒火中烧的女人总是会因为一些男人无法理解的事情而忘记愤怒,李柔儿闻言连忙松开手扭过头去看唐珍儿,岑子吟舒了一口气。凑到李柔儿耳边道,“对付这种不讲理的蛮子。打了杀了都不能解气,瞧他那样子反倒是污了县主的手,县主若真想要他后悔,不妨进屋去坐坐,也免得吓到了珍儿呀”

李柔儿闻言看了岑子吟一眼,像是在认真思索她的话。不过片刻,便扭身去抱着珍儿说话,说了没两句两人便手牵手地往屋子里走。岑子吟这一刻深以为自己有当奸臣的能耐。这挑拨离间地功夫有够到家的,恶狠狠的瞪了安嘉一眼,连忙跟了上去。身后,是一道审视的目光。

进了客厅。岑子吟凑到李柔儿耳边如此这般地一番话。说地李柔儿眉开眼笑。毕了。岑子吟道。“县主便按照我说地去做。保管不过三天。他铁定跳脚。这样县主就算被关了在家里出不了门也不怕无聊了。”

李柔儿似是已经幻想到了那个情形。点点头道。“那我就按你说地去做。哼。死安嘉。竟然敢违抗我地命令。我要他后悔莫及”

岑子吟附和。“岂止是后悔莫及。铁定会痛不欲生地。”

说到这里。李柔儿又犯了愁。“我若是就这么回去。他铁定会告我一状地。子吟。你还要帮我想个办法哄我父王开心才行。否则我不知道会被关上多久呢。”

岑子吟心道。您老人家被关地越久我越开心。眼前这位比李珉还不靠谱。至少李珉是很听她话地。也不会拿着鞭子胡乱地打人。岑子吟一想到今儿个在街上自己竟然在那条鞭子下面不改色。不由得佩服自己地勇气。真个一鞭子下来。她怕是要毁容了……

嘴上却是道。“王爷肯定是疼爱县主地。县主多撒撒娇就行了呀”

李柔儿想了想,也许是以往的经验太过辉煌,点了点头道,“是没有再好的办法了。对了,你说的那个轮椅,李珉什么时候能送过来?最好能让他早点儿送过去,我爹开心地时候我回去,他就不会跟我计较了。”

岑子吟闻言便张嘴胡诌,“给王爷地东西必然是要精雕细琢的,也不能使咱们家用地那种木料,必是要去仔细寻了珍贵的木料,这就要费上好些时日,还要仔细打磨过,我寻思着怎么都要十天半个月地,难道县主要等到那个时候才回去?”

李柔儿偏着头想了半晌,唐珍儿在一边道,“那么多天见不到爹爹,县主不难受吗?要是我,我宁愿受罚也是要回去的。”一边说,一边眨巴着眼睛,李柔儿不解地抬起头看着岑子吟,岑子吟听的有些心酸,将唐珍儿抱入怀中道,“你爹去了西域明年就回来了,跟着吟吟姐姐不好么?”

唐珍儿盯着李柔儿道,“县主的爹爹会不会想县主?”

李柔儿其实也是个心思细腻的女孩子,见到唐珍儿如此,很是舍不得,低声对她道,“你若是想你爹了,便来王府找我,我把我爹爹借给你,我爹可疼我了呢”

唐珍儿闻言喜笑颜开,拉着李柔儿的手道,“县主姐姐是好人,妞妞不跟县主姐姐抢爹爹,妞妞等爹爹回来大郎哥哥说爹爹回来了,娘也就回来了呢”

李柔儿也是个没娘的孩子,听着唐珍儿的话,不由得鼻酸,只是在外人面前始终哭不出来,站起身道,“好了,不说了,我这就回家去给我爹训。唔,顺便教训那个家伙,太可恶了竟然敢抓我的鞭子”

跺跺脚就要往外走,岑子吟听她声音有些颤抖,知道是勾起了她的伤心事,只是微笑着牵着唐珍儿去送她,门口安嘉已是包扎好了,瞧见李柔儿出来不由得一愣,李柔儿瞧见这人便是一肚子的火,咬牙忍住了道,“走回王府”

安嘉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瞪了李柔儿半晌,李柔儿见他没反应,哼了一声就向外走去,安嘉这会儿才能确定自己是没听错,不由得望着岑子吟,岑子吟勾起嘴角笑了笑,安嘉扯扯嘴角,像是要扯出个笑容来,不知道怎的,那模样却是比哭还难看,像脸部抽筋似的,岑子吟挑眉,安嘉点了点头转身跟上了李柔儿。

岑子吟愣了半天才知道这安嘉是在跟自己表达善意,摸摸鼻子贼兮兮的笑了,望着那道高大的背影眼神充满兴味,等他回到王府就该知道了,不知道到时候他还会对她有善意不?

哦,孩子,到时候可别太感激我了,阿门

送走李柔儿,岑子吟心情莫名大好,低下头望着今天的小功臣道,“妞妞,中午你想吃什么?姐姐今天亲自下厨给你做”

大郎二郎两个整日的累的半死才回来,岑家内宅由于方大娘的归来不再那么忙碌,岑子吟每日领着唐珍儿玩,顺带的教她看识字,自己有空了便抄抄找找资料,日子过的有些小惬意,两三日的时光一闪而过,这一日,便到了要去岑家祖宅过中秋的一天。

前一日,岑家上下已是与家中的丫头小厮仆役长工一道提前过了中秋,了赏钱,又安排好了十五的轮值,过了晌午,岑子吟一家上下便上了马车,拿着备好的礼物,高高兴兴的向城外的岑家祖宅行去。

岑家二房的管家远远的便来迎接了,领了岑家大房几个进去,方大娘便将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分送,几个妇人下了厨房去准备晚上的膳食,大郎二郎则是跟岑子规到房去与自家二叔说话。

岑子吟本想去厨房帮手,却被方大娘推了出来,让她去寻子玉说话,好在廖清荷也被赶了出来,厨房里便只剩下方大娘,岑元清和二夫人、四夫人四个。

岑子吟便挽着自家嫂嫂的手去寻子玉,两人慢慢的走在庭院里,岑子吟关切的询问他们最近的生活,廖清荷不紧不慢的道了来,岑子吟也将自己最近的生活点滴告诉她,绕到僻静处的时候,廖清荷突然慢了下来,将身边的丫头打回房去,拉着岑子吟的手道,“有些话本不该是我来说的,我却是有些担心你。在城里生的事儿,如今已是传到咱们这儿来了,对你的名声不是很好,家中的人怕是不会在你面前说,我们姑嫂一场,不提醒你却是我的不对了。”

岑子吟大约知道廖清荷想要说什么,其实之前的事方大娘考虑不到,经历了这些年的她却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只不过,她一直有所放任,打从心底深处不太乐意这么快的嫁人,所以当流言起来的时候,她并没有去阻止,下意识的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避免来提亲的人,另一个方面却又在任性的安慰自己,听从别人闲言碎语而不相信自己眼睛的人家值不得她托付终生。

不过,此刻廖清荷说起来,岑子吟知道事情必然是很严重了,否则以廖清荷的谨慎,即便两人再怎么熟悉,也是不会轻易的说人不好的。

“嫂嫂,可是你听见了人说道什么?”岑子吟笑着问道。

廖清荷笑了笑,“我便是提醒你谨慎些罢了,人言可畏,你本是本本分分的人,莫要让那些人的话污了你的名声。”

岑子吟嗯了一声,与廖清荷道了声谢,决心回去问问到底外面都在传些什么,两人相携进了四房的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