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34章 八月十五月儿圆

第三部 春风得意少年行 第三十四章 八月十五月儿圆

岑子玉越的消瘦了,原本圆圆的脸蛋如今下巴都尖了,瞧见岑子吟来,她很是激动,却不像以往那样会蹦蹦跳跳的上来拉着岑子吟说话,身上的衣服是素色的,头上还别着一朵白色的小花儿,越显得楚楚可怜。

廖清荷想必是特意来对岑子吟说那些话的,略坐了片刻,便告辞了,房间里就留下岑子吟与岑子玉两个,廖清荷一走,岑子玉便再也憋不住脸上的委屈,抱着岑子吟痛苦了起来。

岑子吟愣了愣,低声劝道,“子玉,你这是怎么了?哎,都是我的错,这些日子我就该来瞧瞧你的。快别哭了”掏出手绢儿替岑子玉擦脸上的泪痕,岑子玉抬起头,哭声渐渐小了,只是脸上的泪水却是越来越多,望着岑子吟道,“三娘,我该怎么办?三娘,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岑子吟以为她是失去了疼爱自己的爹爹,加上孝期都闷在屋子里没有出门,越的人显得绝望与孤僻,劝道,“日子终是要过下去的,四叔最是疼你,在天上瞧见你这般伤心,必然走的不安生,你忍心让那么疼你的四叔在下面不安心么?”

岑子玉闻言一下将岑子吟的手拨开,叫道,“我不伤心他就安身了么?若是瞧见这些日子生的事,我不伤心他才该不安

岑子吟被子玉的一句话绕的有些头晕,隐隐的猜到该是受了什么刺激,使手压住她的嘴道,“小声些,莫要让外人听见了。来,你慢慢告诉我生什么事了,看我能不能帮你想想办法?”

子玉看了岑子吟一眼,难受的将头埋入岑子吟的颈窝,喃喃道。“听见了才好呢,他们总是有一天会知道的。子吟,你会不会有一天也不要我了?”

岑子吟轻轻的拍子玉的背脊,“怎么会?子玉,你若是不想说,我也不逼你,只是凡事你该想得开些。像以前那样快快乐乐地过每一天,四叔、我、大郎二郎、我娘瞧见了都会很开心的。日子是自己在过呢,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总是有法子让不开心地事变成开心的事的。”

子玉在岑子吟劲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泪痕未干,却是满脸的笑容,子玉轻轻的点了点头,“你说地对,开不开心都改变不了事实,那我伤心做什么?有些事记在心上就行了。”

岑子吟松了口气,看来不过是子玉一时想不通罢了,擦干她的眼泪。轻轻的在她脸上拧了一把。“你吓死我了”

子玉咯咯地笑了起来,伸手去捏岑子吟的脸。岑子吟躲避的时候,她的眼中才闪过一抹落寞。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岑子吟拿出带来地礼物。一样样地摆给子玉看。本来就是个活泼地性子。如今只能关在家里看做女红。弹琴一类地事儿都没办法做了。岑子吟也只能与她带些小玩意儿来打时间。

之前特地托芸娘做了些新鲜地绣样。又在市集上买了些异域来地小孩子玩具。虽然都不是很贵地东西。却是颇费了一番心思。岑子玉脸上地愁容淡了许多。郑重地谢过了岑子吟。两人才聊起近日地近况来。

到了夜幕降临地时候。少不得要祭奠祖先一番。随即撤了香案。与祖宅地管家仆妇赏钱。岑家新丧。无法做出欢天喜地地样子。唯一能给院子添几分喜色地就是下人们笑开地脸。

天公还算作美。原本有些阴沉地天在完全黑了下来地时候竟然渐渐地晴了。月儿从云彩间羞涩地露出半边脸来。即便如此。也照耀地大地蒙上了一层银辉。

在庭院里摆了小几。按照主次分了座位。喝着岑家酒馆酿造地米酒。吃着中秋应节地小食。与身边地家人说笑。虽然没有丝竹声。却另有一番清幽地味道。

岑子吟有些意外地是。薛易竟然也被岑家请来了。说是他独自在异乡。往年地中秋都是与岑家人一起过地。今年自然没有例外地道理。说起来两人自打那天之后就没有见面。如今薛易成了路人甲。岑子吟除了心中对他有点儿不满以外。倒是没有其他地想法。见了面有几分尴尬就是了。只拉着岑子玉和唐珍儿说话。索性不去看那边。

对于这样的安排,方大娘明显就不像那么能容忍的,差点儿就拉着岑子吟几个掉头就走,好歹让岑元清一句话给劝住了,“那件事我也听说了,他的话在道理上是没错的,元汉与薛家十来年的交情,如此断交怕要让人说是小家子气,明年他也就成家了,到时候自然没有再来咱们家的道理。这些事儿记在心里便是,如今家中就剩下咱们几口人,再不来往,日后孩子们见了面是兄弟姐妹还是路人?”

岑子吟的想法则是简单的多,要走也不该她们走不是?这是岑家,真要看人不顺眼,大棒槌赶出去了就是。

说了一会儿话,岑元汉从主位上站起来道,“难得岑家有如此团圆的时候,趁着今儿个中秋佳节一家人都在,我有几件事要想同大家商议。如此顺便请薛夫子替咱们做个证。”

“当日,老夫人在的时候,就说过,大房的两间铺子是由我和老四一起管着,等到大郎和二郎成亲的时候再还给大房。如今老夫人不在了,说过的话也不能不实现,如今家中就由我一个人支撑着,近来我的身子也不大好,又要管着族里的事儿,加上我听说如今大郎和二郎也能管事了,索性就把这两间铺子一并交还给大房。这是今天我要说的第一件事。”

顿了顿,继续道,“第二件事,老夫人留下来不少东西,当年便对我说过,这些东西都是留给子孙的,之前我一直忙着无暇提及此事,后来又一直病着,索性今儿个有薛夫子在场。一并做个证,清单我已是列出来了。今儿个一并分了。”

随即便让老夫人房里的几个媳妇子将东西抬出来,一一的念给众人听了,东西不算多,也不算薄,皆是老夫人的嫁妆,按照老夫人的意思。只做四份,就岑元清和三房人一人一份,再公平不过。

方大娘淡淡的受了。岑元汉又将房子的房契交给大郎二郎一人一份,吩咐两人收好,毕了,举起酒杯笑道,“我家子黎地事儿还多亏了大嫂帮忙,她今日不在,我在这里替她敬大嫂一杯,谢过大嫂。”

方大娘今日很是受家中上下的尊崇,只觉除了岑元清几个还是一般地待她,连下人瞧她的眼神如今都不一样了。颇有几分春分得意的意思。不过岑元汉如此待她还是第一次,连忙起身来道。“二叔这是做什么?本就是一家人,何必说什么见外的话。”

岑子吟见状挑起眉瞧着岑元汉。先是分东西,然后是道谢。替二房办了件小事儿,倒是让他们尊重起来了,笑了笑自己的小心眼,若是一家人能如此和睦倒也是好事一桩。

岑元汉又说了几句,劝的方大娘笑着将酒喝了下去,毕了,一家人又闲谈起来,说说岑家地铺子,又聊聊田地的收成,岑子规才年方七岁的样子,身体不大好,很是难得出来走动,瞧见跟自己一般大小地唐珍儿,便想去寻唐珍儿玩耍,二夫人笑着让身边的仆妇领着两人去玩,拉着姑嫂几个闲话,不知道怎的,就扯到了岑子吟和岑子玉的婚事上面。

岑子吟心中暗叫一声糟糕,想溜已经是来不及了,大唐女儿可没有说到这个就羞得不能见人的,那叫小家子气,何况岑子吟一向给人的感觉就是落落大方到近乎彪悍的程度,让岑子吟意外的是方大娘的话,撅撅嘴,勾出一个似笑非笑的幅度,方大娘地那笑容像是极为得意,月光下,瞧着比三年前还年轻了几岁,“我家三娘地婚事不着急呢,总是要挑个合适的才好。”

二夫人闻言笑了笑,“三娘地年纪已经不小了,咱们家子黎比三娘还小些,如今成婚都有一年了,嫂子就没打算打算么?”

方大娘笑了笑,“我替三娘寻了个算命先生,那人说了,咱们家三娘今年怕是不能定下来,良缘要到明年才能出现呢”

岑子吟冷汗,她怎么不知道自家老娘去替她算命了?忽悠人忽悠到牛鬼蛇神上面,这招真高

果然,二夫人不再说这个,岑元清则是笑着岔开话题,岑子吟连忙借口要去小解避开了去,回祖宅她喜欢跟岑子玉在一起,廖清荷、岑元清也是极好的,其余地人都是应付罢了,离开那个和乐融融的院子,不知怎地竟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月明星稀,银辉遍地,加上秋日的凉风,吹散了一天的气闷,院子里的景致也是不错,岑子吟不想太早回去,索性信步四下走走。

岑家的院子里也是有个小湖泊的,这一刻风吹过,倒影出的月儿被吹的散乱,闪耀着粼粼波光,岑子吟不由得靠近了过去,庭院不远处的喧哗声不时传来,此事此刻的美景竟然让岑子吟有些痴了。

每年中秋,总是她最思念过往的时候,想起那个时代母亲早早的在家中的等候,准备了的一桌子的饭菜,以及她最爱的红糖做的月饼,想到这个岑子吟不由得越的忧郁,人都爱吃那些五花八门的馅儿的月饼,她偏好的却是红糖馅儿的,早些年还好,小作坊遍地的时候那种月饼很好买,等到经济达的时候,却是要劳累母亲寻上好些地方才能买到。

口中不由得低声叨念起苏轼的那词,“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待念到最后那句但愿人长久的时候,不由得潸然泪下,同一轮明月却是不同的时空,人长久的愿望怕是此生都难以实现了。

情到浓时,却是突然听见背后一阵声,岑子吟猛然的转身喝道,“谁在那里?”

故事预告一下,这部还有几章就要结束进入下一部鸟,下一部的名字叫做,秋来正是思春时,大家猜猜都是谁思春来着?哇咔咔。。。猜中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