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0章 好孩子不要跟人乱走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十章 好孩子不要跟人乱走

岑子吟微微愣住,这人怎么一见面就说要带她走,现在的情况该怎么处理?

“我七舅公让我在这儿等着呢,夫人,我就这么走了不大好?”岑子吟道。

那妇人握着岑子吟的手一紧又一松,岑子吟抬起头瞧着她面上的神色,只见她一字一顿的道,“咱们先回府,咱们走了,留个人与他说一声便是。”

旁边一个衙役讨好的问道,“岑夫人,可要小的与方先生带个口信?”

岑?岑子吟趁着众人不留意瞧了那妇人一眼,随即点点头道,“那就麻烦你了,夫人,我随你走。”

岑夫人闻言笑了,牵着岑子吟的手大步的向外走去,也不与那几个衙役打招呼,径直的走出门口,门口有一辆华贵的马车候着,那夫人身边的丫头迫不及待的将两人扶上车,自己也跳了上来,马车随即便迅的驶离了府衙。

岑子吟这才得空重新打量眼前这个妇人,这人身上散出的那股气质绝非寻常人能有的,听那衙役唤她岑夫人,难道是与岑家有什么关系?

“夫人?您是?”岑子吟问道。

岑夫人笑了笑道,“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是有人托我来救你出去。”

“谁?”岑子吟越的不解了,感情这位与她没什么关系,那又是谁来着。那丫头似是对岑子吟的无礼有些不满,瞪了岑子吟一眼道,“三娘子好生无礼,莫说咱们夫人救了你,即便是本家。三娘子也该唤我们夫人一声婶婶,若不是来求咱们夫人的那位与咱们家老爷交情非同寻常,谁管的了那般多的破事儿?”

“柳儿。不得无礼”岑夫人斥责道,岑子吟却是越地迷惑了,不过该有的礼节却是不敢忘了,郑重的道,“婶婶休要和我计较,我这是有些糊涂了。所以失了礼数,三娘在这儿谢过婶婶大恩。”

岑夫人似笑非笑地瞧了岑子吟一眼。柳儿嘟着嘴道。“三娘倒是个会顺杆儿爬地。这点儿与那位倒是极像了。”

岑子吟嘿嘿笑了笑。也不辩驳。大家都姓岑么。五百年前是一家。上辈子地身份怕是要管这位叫老祖宗。这会儿管人叫声婶婶不算吃亏。既然对方不愿意说明身份。岑子吟也不再多问。只是笑笑。不再多言语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

岑夫人却是不由得多瞧了岑子吟一眼。车渐渐地慢了下来。岑子吟挑开窗帘透过缝隙瞧了瞧外面地情形。这处风景不错。到处山石成群树林成荫。城内这样地地方不少。岑子吟一时也想不出到底是在哪儿。直到车停了下来。柳儿利落地跳了下去。又伸手来扶岑夫人和岑子吟。岑子吟报以感激地一笑。柳儿却是冲着她做了个鬼脸。

前方停着一辆更为巨大华丽地马车。一个管家模样地人站在那儿。而那管家打扮虽然是管家模样。身上衣服地料子却是比寻常地富裕人家还要华丽几分。岑子吟越地觉得事情神秘莫测。摸摸鼻子激动地想到。莫非。我岑子吟倒霉倒多了。终于否极泰来。命遇贵人。要走上家致富地康庄大道了?

这是一个中年人。十分严肃地一个中年人。看模样就是那种现代企业精英或是政界强人。目光炯炯。似是能看穿一切。待人地态度和善有礼。却是平多一股气势。那是一种淡淡地疏离感。即便他再怎么地和善笑言。也会让人打从心底里生出地一股敬畏感。即使。他只是一个管家而已。

中年人地背脊打地笔直。头梳理地一丝不苟。看着他。岑子吟莫名地就想起唐沐非来。虽然一个是富商。一个是管家。却是同样地一类人。

中年人笑着跟岑夫人问安,岑夫人却是谨慎地还了了半礼,他虽然侧身避过了,岑子吟却是不由得对他身后的那个人越地好奇起来。

送走岑夫人,中年人这才笑着与岑子吟打招呼,请岑子吟上车要领他到一个地方去,岑子吟摸摸鼻子在从与不从之间徘徊了半晌,此地荒无人烟,人是把她给宰了分尸也没人能现,既然都跟人走了,至少在现对方不好的意图之前,她还是别小家子气了。

认命的上车,那中年人笑道,“岑家娘子好气魄,为何不问我家主人是谁?”

岑子吟眉毛一挑,“我问你就会说吗?”

中年人道,“不会”说罢跳到车前的车夫身边坐下。

岑子吟闭嘴,这不废话么?该干嘛就干嘛。马车匆匆驶出,留下一道深深的车辙印子,这片空地又恢复了平静。

岑子吟在车上静静的坐着,趁着这个空隙开始思索今天的事,她需要好好的整理一下。

先是王准看上了她家的酒楼和作坊,想强抢,却被御史给撞见拦了回去,顺便的就设了个圈套给她钻,她将计就计,想要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顺便也给自家的名声洗白白,没想到就算是短短的一夜时间也引来了那么多的热血青年,那王准太过跋扈所以将这些人激怒,生了一场械斗,随即,她和李珉、李柔儿跑开了,一个跑去陷害王准调戏她,一个跑去散播流言,她则是去找人哭诉自家遭受的不公平待遇,自然是哭哭就算了,为的就是将视线转移,把打群架的事儿撇清。

谁知道刚到了衙门,便冒出来一个妇人将她拉了出来,然后,岑子吟看了看华美的马车,就这样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岑子吟只觉得在马车上上下颠簸,快晕车晕的吐出来的时候,马车终于慢了下来,掀开车帘子一看。一座巍峨的府邸出现在面前。

岑子吟这会儿觉得自己有些小白了,本来以为自己已经算是见识不算少了,好歹江南水乡是溜达过一遍。豪门大户的宅邸没进过也路过过,那地儿富足,又爱附庸风雅,合该是啥都有地了。

可是,岑子吟现自己错了,眼前的东西竟然大多都是她从来没见过的。张开地嘴巴半晌没合拢,着实的显露了一把乡巴佬进城的模样,惹的旁边的那个车夫频频白眼,岑子吟瞪了他一眼,拽什么拽?有钱了不起了咩。有钱还不是只能开马车,哼,开过汽车吗?别说汽车,连四个轮子的马车也没见过

扭过头,却现那个中年人只是面无表情地在一旁候着,任由她观察府邸的情形,脸上的面无表情此刻看来格外的可爱,至少比车夫的狗眼看人低顺眼多了。

岑子吟不由得露出和善地笑容,“走?”

那中年人点点头。右手为引道,“岑家娘子请上小轿。家主已是久候了。”

岑子吟摇摇头道,“别。我现在还晕乎着呢,咱们走过去”说着便迈开大步往里走。就是过门槛儿的时候卖相难看了点儿,这该死的杜府门槛儿修的齐她大腿了。没错,是杜府,她进门之前抽空瞥了一眼刚才来不及瞧的牌匾,她很是羡慕的望了望旁边的小门,得,人家开正门来迎,这是尊重,咱也不能自贬身份。

进了门以后岑子吟才恍然现所有的人都在直勾勾的瞧着她,旁边有两个搬来垫脚石地家丁正拼命的忍住笑容。

捂脸……她不要见人了为啥每次进豪门大户都能出点儿漏子丢人现眼呢?刚才她是怎么进门地来着?

那中年人继续面无表情的给岑子吟指点方向,岑子吟咳嗽了一声威严地道,“你走前面带路”

众人终于忍俊不住,连那个中年人眼中也隐隐可见笑意,低声解释道,“岑家娘子,小人不敢走前面,怕怠慢了贵客,家主会责怪的。你还是坐小轿过去,有些远呢”

岑子吟眉毛一挑,“我让你走前面就走前面,哪儿来那么多废话”不行了,让这些家伙看着,她连路都不会走了,笑,笑,笑掉你们地大牙

中年人似是瞧出了岑子吟的窘态,也不再坚持,挥挥手让众人散了去,这才微微侧着身子引着岑子吟向院子里走去。

这庭院还真是大

即便其中开阔无比,岑子吟也只能隐隐地看见那几乎在天边的房檐,开始后悔自己方才为啥不坐轿子,此刻却是来不及了。还好的是中年人一路走,一路向岑子吟介绍路过之处岑子吟感兴趣的地方的特别之处,言语简洁却有恰到好处的说出了岑子吟感兴趣的地方,引人入胜,让岑子吟不知不觉走了很远也没觉得累,直到到了那房子外面,岑子吟才恍然这么长一段路竟然让她给走了过来。

不光岑子吟没有半点疲惫,那个中年人一路走一路讲解过来也是半分倦意也没有,只是脸上微微出了些许汗,却无半点不耐的神色,岑子吟不由得越的佩服这家的主人,连一个管事都能有如此风度,可见主人必然不是寻常人。

举目望去,正好瞧见一个体态富贵年过五十的男子被两个妙龄侍女搀扶出来,笑吟吟的高声道,“三娘子远道而来,杜某有失远迎,实在是罪过罪过”

岑子吟勾勾嘴角施礼道,“杜先生不嫌麻烦的专程派人来搭救三娘,三娘有礼了。只是不知道三娘与先生素未谋面,先生如何知我,救我?”

杜少康笑道,“三娘子还是请坐上说话,走了半天,怕是有些累了?”评区有人说这段写的离家太远,实话实说啊,这段写的俺也很纠结这金手指开的,不过是后面必须的铺垫乃们不希望俺家孩子再受欺负了?哼哼。。。我是亲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