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5章 流氓竟然也有人抢着要?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十五章 流氓竟然也有人抢着要?

说李柔儿在候着岑子吟不是什么实话,她在小厅里等了半晌,才瞧见随便梳了个简单髻的李柔儿匆匆忙忙的跑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你怎么这么早就到了?没等多久

后面还有个丫头拿着两件饰物要与李柔儿戴上,李柔儿嫌麻烦道,“戴那不中用的东西做什么?碍手碍脚的。”

那丫头深知李柔儿的个性,笑着劝道,“今儿个您可是要去见那位,就是这样,怕还少不了被说道,您若不想戴,奴婢拿去放着就是。”

说着又向岑子吟施礼问好,在外面岑子吟可以跟李柔儿没大没小,在王府里面对她身边像小姐似的丫头岑子吟可不敢受,笑着避开了,“县主不是约我来玩的么?我方才到,难道是临时有事要出去?”

李柔儿道,“有人想见你,我便约了你巳时再来,倒不是临时有事,哎,平日里我也是不常见那位的,规矩太多,真是麻烦。不过她开口了,我也不好回了她,你只需知道她为人极和善,众多的公主中就她年纪与我相仿又得我的缘。”一边说,一边任由那丫头摆布,眉头却是皱的死紧,直到那丫头弄好了,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岑子吟啊了一声,问道,“公主?”

李柔儿挥退那个侍女,拉着岑子吟坐下道,“你来的早也好,咱们就坐着说话,本来打算到了车上再与你说的。”顿了顿。见到岑子吟点点头,这才继续说道。“今儿个咱们不必进宫,是在外面的一个院子。常芬公主是陛下地二女,出宫来是去打猎的,又听人说起你地事儿,知道我与你相熟,便想见一见你。我推脱不过。唯有递话给你了。只是她平日里对这些事都没什么兴趣的,我不知道她为何突然会有兴致见你,如今我听宫里宫外对你有两种传言,有说好地有说坏的,这时候想见你也不知道是为了啥,你凡事谨慎些。”

李柔儿一遇上正事便不像在平日里那个癫狂的样子。皇家人的贵气显露无疑,岑子吟连忙请教她该有的规矩,两人说了些时候。一同用过侍女们送来地早点,便出了门。

长安城南边的秦岭树木茂盛。除了供应长安城冬来的柴火之外,也是这些达官显贵们常去的猎场。深秋之时正是野兽们最肥美的时候,与之同行的据说还有不少显贵地子女。范阳县主是其中之一。

岑子吟与李柔儿各自骑了一匹马,因为身份特殊,并不用等候常芬公主同行,岑子吟出了王府的大门,就觉得浑身上下一轻,这会儿瞧李柔儿便是一个寻常人了,笑着道,“不知怎的,一进这大门我便浑身不舒坦,以后你可别再让我来你家了。”

李柔儿点点头道,“没错,家里实在闷地紧,这也不准那也不许,还是外面舒坦些。”

旁边一个男声笑嘻嘻地插嘴道。“这府邸不知道多少女子想要进呢。你两个不惜福地哼。王府岂是你们想来就来。想去就去地地方?”

抬头就瞧见李珉嬉皮笑脸地站在一边。手上牵着一匹马。两人是从侧门出来地。这儿人不多。想是此人已在此等候多时了。

李柔儿冷笑道。“进来就出不去了。”

岑子吟上上下下地把李珉打量了一番。问道。“你没被抓走?”

李珉闻言便是感动地痛哭流涕地表情。“还是师傅知道心疼人。师父。你不知道。那姓王地王八蛋把我拉去用满清十大酷刑折磨我。你瞧瞧。这会儿还没好呢”一边说。一边拉起袖子。手上还有淡淡地黄色。那是淤青消除以后留下来地痕迹。

李柔儿呸了一声道。“他敢你这人就是不惜福。人真心关心你。就拿出这副样子来忽悠人。让你继续回你那个家挨饿受冻去。今儿个别跟着咱们了”拉着岑子吟翻身上马。招呼众侍卫跟上。

李珉跳上马背追上来叫道,“别,我的姑奶奶,我错了还不行吗?师父,你替我求求情,最近老头子不知道是老了还是被那女人给教坏了,竟然开始管起人来了,偏生别个不管就管我,管了就管全,老忘记让人给我送饭,你瞧,我这会儿都饿瘦了……就等着跟你们去混顿饱的。”

岑子吟闻言扭过头来,仔细的打量了李珉一番,最后点点头道,“嗯……胖了”

李珉叫道,“师父你眼花了”

岑子吟不理他,与李柔儿对视笑了笑,稍微落后李柔儿一些,在宽阔的街上并行,李珉在后面叫嚣,只是充耳不闻,路上的人越的多,岑子吟这会儿可没脸承认自己跟后面那个闻名长安的某人认识。

走了一截,突然现后面没声音了,岑子吟与李柔儿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勒住缰绳回过头去,只看见人群穿梭往来之间,一人骑在骏马之上犹如磐石一般稳稳的矗立,双目望着前方,一双眼是说不尽的委屈和怨怼。

李柔儿道,“别理他”

岑子吟想人才帮了自己一个大忙,这般的冷落却是不好,笑笑拉转马头道,“县主稍侯,我去去就来。”

李珉看见岑子吟回来,眼中闪过一抹窃喜,随即收敛,只等人到了面前才恼怒的道,“我生气了”

岑子吟点点头,“嗯嗯,我知道你生气了。可是,你能不能别站在这儿?挡住别人道了。”

李珉闻言恼的翻身下马,牵着马走到街边蹲下,像个孩子似的在地上画圈圈,岑子吟有些汗。却是顾不上这人来人往的被人瞧见,连忙走过去道。“好了,你不是饿了么?咱们快些去。早点儿去打猎,我做烧烤给你吃好不好?”

李珉瘪嘴,“不要”

岑子吟道,“那你要什么?”

李珉恼道,“你只和她说话。都不理我明明是我先认识你地你……你……重色轻友不对,是重色轻徒弟”说着嘀咕道,“那小丫头片子不过比人长的好看些罢了,脾气又古怪,哪儿好了?人人都被她哄地团团转。”

岑子吟是知道李珉孩子气的个性地,其实不是孩子气。他在人前都是很嚣张任性的,人人都道他从小没娘,那爹又是个不管事的。所以欠缺管教,岑子吟却是知道在王府那样的地方。一个孩子年纪尚小的话,又有那么一个爹。怕是随便一个下人都可以骑到他头上去。

这个,姑且可以当做是欠缺母爱。欠缺人关心,他为自己做了那么多事,其实要地不过是她跟他多说几句话而若是对待平常的朋友,别人也许不会在意,对待这么一个有一颗玻璃心的大男人汗一个,玻璃心的大男人……岑子吟嘀咕,真是会伤了他的,也许他的话像玩笑,却是再真实不过,不能因为他孩子气地表达方式就忽略了他内心真实的感受,也许,他只敢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

轻轻地在李珉肩头拍了拍,哄到,“真不去?”

“不去饿死活该”

“确定不去?我只做给你吃哦”

“不……”李珉抬起头来,“只做给我吃?”眼睛闪闪亮。

岑子吟笑着点点头,李珉咧开嘴伸手来拉岑子吟的手,岑子吟也不甚在意地伸出手去拉他起来,就在两只手将要接触的那零点零一秒,岑子吟后来回忆地时候记得很清楚,就差那么零点零零一公分的距离,一道华丽丽地鞭子啪的一声打回了两人的手。

李珉跳起来叫道,“谁?谁没长眼的?”

岑子吟扭过头,迎上的是一双憎恨与妒忌的双眼,“你是谁?”

岑子吟经历了两世怎么会瞧不出别人眼中那嫉妒的光芒,何况那道鞭子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摸摸鼻子,心道,你又是那尊?没礼貌俺徒弟娶你当老婆的话俺是不会承认滴

李珉跳到岑子吟前面挡住,“管你什么事?你竟然敢打她”

那少女跺跺脚道,“不要脸当街勾搭女人,李珉,你真是不要脸”

岑子吟抹汗,原来还停留在爱你在心口难开的阶段呀……不由得站在一边悠闲的看戏,这种事儿最是说不清楚,有道是夫妻送进房,媒人扔过墙,师父会不会被扔就难说了,莫要插手,莫要插手,看热闹就好

“爷要不要脸你管得着?”李珉怒目,似乎又觉得哪儿没对,扭过头抓住岑子吟的胳膊道,“咱们走莫要理会这个泼妇”

“站住”少女又羞又怒,“你说谁是泼妇李来,岑子吟随时注意着这位暴力女的动向,瞧见趋势就开始躲避,到底慢了一点点,被卷走了一缕头,扯的头皮一阵剧疼,不由得也恼了,这位是谁呀?怎么比李柔儿还厉害,可瞧她暗恋人的身份,不该是公主呀?

不管是谁,伤到她岑子吟就不对了,岑子吟决定好好的跟她理论一番,用力一挣,挣脱李珉的手,岑子吟停了下来。炉,这丫头被俺催了三个多月了,本来说是跟俺一起新的,结果俺都上架一个月了才把出来,太可恶了望穿了俺水灵灵的一双秋水,让俺那风华绝代的容颜从此有了缺憾,大家帮我去踩她两脚报仇最好把她踩成大饼脸,哦也

以下是简介:

重大消息民族英雄年幼时居然是不良少年?

上天啊来你让我穿越的目的就是改造差生啊!

少年养成的游戏还是很有趣的,特别是改造后还能据为己有。

可是您需要安排那么多坎坷吗?贱人无数,恶人当道,小三频现,难道这变成通关游戏了?

那冒昧的问一下,幕后的大BOSS是谁呀?

作:柳暗花溟

名:驭夫36计

偷偷的说,其实,俺页上就有连接,懒得找的人可以去那儿点过去啦啦啦啦啦……(,如欲知后事如何,支持作,支持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