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6章 再见王准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十六章 再见王准

高傲的昂起下巴,“这位娘子,你和小王爷之间的事没必要连累旁人?”平民百姓的命也是命好不好?

那少女懊恼的跺脚叫道,“谁让你跟他在一起的?哼,奸夫**妇”

长安人的耳朵一下子因为奸夫**妇四个字竖了起来,眼中闪动着激动的光彩,路人纷纷驻足,瞧着这边的好风景。

李珉得意洋洋的道,“奸夫**妇又如何?你又不是我老婆,管得着么?”这话刚出口,就惹的那少女鞭子一抖,噼噼啪啪的打过来,这次目标不是岑子吟,岑子吟险险的得以避开,只是李珉就惨了,只听见那少女一边打,一边道,“你说谁是你老婆来着?你说谁是你老婆来着?你这不要脸的流氓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众人都瞧出这其中的异样,纷纷砸着嘴看的津津有味,这边岑子吟摸着鼻子看李珉惨叫,那少女尽是朝他手脚招呼,鞭子的声音虽然响,却是看的出没有使出全力,只是打的李珉身上的衣服一片片的,模样狼狈不堪。

李珉一边惨叫一边道,“你再打我,我就还手了哦,别以为我不打女人的”

少女鞭子挥的越的卖力,泼辣的叫嚣,“你还手啊,还手啊”

“安澜,你们在做什么?”李柔儿的声音适时插了进来,叫停了安澜的动作,安澜听见李柔儿的声音便住了手,委委屈屈的红着眼眶道。“柔儿姐姐,他欺负我”纤手指向李珉所在。

李柔儿瞥了李珉一眼。笑道,“别理他了。你怎么一个人?”

安澜道,“我听人说常芬公主要去打猎,堂哥不肯带我去,我就去寻王佳她们,可巧。柔儿姐姐可也是要去?不如我就随你一道?”

既然认识,李珉也没要跟人计较地意思,岑子吟的头也不算伤亡惨重,于是三人上路成了四人上路,岑子吟理所当然地与李珉一道在李柔儿她们身后远远的地方与李珉并肩而行,只是这情况在出了城以后又有了改变。路上又遇上了好几路人马,本来是各自去地,到这会儿竟然三五成群的挤在一起了。众人也不忙着赶路,说说笑笑的往前走。岑子吟自觉地跟这些千金小姐们不太熟,拖拖拉拉的在后面慢慢折腾。看见队伍越壮大,越的觉得麻烦。这哪儿是打猎啊,这么多人根本就是去破坏生态环境地嘛。

按道理说。众多鲜花之中有片绿叶合该很引人瞩目才对。偏生众人来了以后都像是没瞧见李珉似地。即便瞧见了也是一脸鄙视地神情。李珉却是不甚在意地样子。人瞧他他就笑地得意。不瞧他就拉着岑子吟东拉西扯。

岑子吟则是被众人彻底地忽略了。李柔儿在人群中谈笑风生。说地是一些岑子吟听不懂地东西。岑子吟以为是官场后院地八卦之类。索性与李珉说道近些日子生地事。她实在受不了李珉东拉西扯地本事。一个男人怎么可以嗦到这个程度?还尽说地是废话

“你那天到底生了什么事?”

李珉闻言笑道。“没什么。我就叫了几个哥儿喝酒。几个侍卫闯了进来。我那几个哥儿都是千牛卫。他们得罪不起地。打了一架就散了。”

岑子吟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偏生李珉不想说。有时候真觉得这家伙地嘴巴严实地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似地。偏生他地身份注定了他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除非丫根本就是在装傻充愣。岑子吟没打算破坏对方地乐趣。“后来呢?”

李珉道。“后来我就回家了啊。准备叫一群人去揍他们地。谁知道王妃叫了几个人把我给绑在家里。我还担心你会出事呢”顿了顿问道。“你是怎么没事儿地?”

岑子吟咧嘴笑,“不是你和县主帮忙的吗?”

李珉瘪嘴,“那丫头不闯祸就是好事了,我回家就有人个我说你没事了,那丫头那会儿该是还没进宫呢哼,还让我不准乱来师父,你说,我像是乱来的人吗?”

装继续装岑子吟越的觉得这家伙除了说话没谱,办事像是没谱的,实际上心计深沉,你不说我也不说,你就慢慢去磨

“不像”岑子吟道,“根本就是”

李珉捂脸,低叫道,“师父”

岑子吟咯咯直笑,李珉叹息了一声道,“好,谁让你是我师父呢你说我是,我就是那咱们现在来赛马好不好?看谁先到猎场。看她们的动静,走到晌午也未必能到,我饿了”

岑子吟瞥了一眼前方,那磨磨蹭蹭的,跟走路差不多了,而且一大群人将官道堵的严严实实的,后面的人别想过去,只有迎面而来的人才会稍微让一下,就这么会儿功夫,已是在后面堵了不少的人,怨声载道了。

这样的情况下赛马的话,岑子吟眼珠子一转,不由得笑了出来,虽然知道不对,还是忍不住想去试试,前面那些人,合该是拿他没辙的?然后,又气又急,拿着马鞭跟在后面一路追赶。

这想法虽然好,却是做不得,岑子吟正要拒绝,就瞧见李珉不怀好意的一笑,手一动,鞭子就落到她这匹马的屁股上,“啊……”

身后有男声高喊,“师父小心大家快让让啊有人的马受惊了”说罢狠狠挥了一鞭,策马狂奔。

众人回头一看,纷纷闪避,只觉得眼前一道狂风刮过,随即是另外一道,两人两马便从跟前掠过,不少人被吓的不轻。都楞在当场,随即便有人安慰。有在后方的侍卫见到事情经过地,便上去报告。众人闻言一阵暴怒,以李柔儿为的几个更是银牙一咬,挥鞭就追,誓要将李珉抓住碎尸万段了。

岑子吟吓了一跳,那马疾驰而出。其实和前面地人相距不过几百米的样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能在马背上调整自己地姿态,还好李珉在后面嚷嚷,眼见着在马背上要撞上人了,那些人个个被吓的花容失色。岑子吟拼命勒缰绳也拦不住狂奔的马儿,只能拼命忍住不眨眼,想从人群的缝隙之间钻过去。

总算是在人群中还有清醒的。在关键地一刻让了开去,让她得以顺利的穿过而没有撞上人。过了人群,那马儿似才反应过来。慢慢的缓了下来,岑子吟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方才那惊魂一刻还在脑中不断的重复,正要停下马儿回头去骂李珉,就瞧见一人一马快的向自己靠近,一边大叫道,“还不快跑她们追上来了”

岑子吟下意识地又驱马前行,心中很是担心那帮子千金小姐不能对付李珉就算到自己头上,两人狂奔而去,不多时果然听见后面叫嚣的声音,这些人骑的都是良驹,岑子吟地劣马自然是比不上的,李珉身下地马儿明显要好些,已是将岑子吟抛下了一段,听见后面的声音,不由得扭过头来叫道,“你还磨蹭什么呢?赶紧

岑子吟方才听清楚后面叫地都是李珉的名字,知道与自己没多大干系,索性将缰绳一拉,挥挥手道,“你去休要管我”

李珉叫道,“师父,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不管地”

岑子吟扭过头不理他,这人自己闯祸还想让人跟着一起背黑锅,难怪人都不理他呢

李珉飞奔回来,又想故技重施,后面追赶的人群已是追了上来,将他们两人团团围住,李柔儿指着李珉的鼻子道,“十五郎,你自己说这事怎么办?平日里爱胡闹便罢了,竟然让三娘的马在人群狂奔,你可知道这些都是什么人?”

李珉嘿嘿笑了两声道,“我这不是看见你们拦了人的道么?何况这会儿都什么时候了,让公主殿下久等怕是不太好?”

众人听见李柔儿唤眼前一个衣衫普通的女孩子叫三娘,皆是睁大了眼睛,“三娘?她就是岑家三娘?”

有人更是夸张的道,“啊,竟然跟我们一般大小”

李柔儿抬头看天上的太阳,只瞧见一轮红日已经接近中天,呀了一声,“不行了,都快午时了,休要与他再痴缠,常芬公主怕是已经到了猎场了”

众人这才现时间已晚,不好再多说,只是一道道好奇的目光在岑子吟身上扫来扫去。

李柔儿瞪了李珉一眼,“呆会儿到了猎场再与你算账”扭过头指着几个侍卫道,“你们几个看着他,休要让他跑了”

这么一折腾,众人也没了聊天的兴致,策马赶去猎场,岑子吟这次倒是没被人忽略,李柔儿怕李珉又生出什么幺蛾子来,要岑子吟伴在她身边。

到了地头,才知道常芬公主一行人已是到了,那宽大的院落里因为人多显得小了些,众人到了也不着急向常芬公主问安,各自用过了膳食便去寻了一块地方安营扎寨。

这事儿岑子吟帮不上忙,索性在院子里四处走走,李珉这会儿不见踪影,岑子吟也不想在人多的地方呆着,毕竟这儿的人身份个个都不一般,她见了人都得下跪的,再联想到安澜一路上如影随形的眼神,岑子吟只挑着人少的地方走。

“咦这不是岑家的三娘子吗?怎么会在这儿?莫不是思念本公子,所以才苦苦寻来的?”两把肚子而已,就要被赶下来了,打滚,耍赖,我不要啦……谁也不能分开俺和俺的干儿子……(,如欲知后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