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7章 挨打要立正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十七章 挨打要立正

王准怎么会也在这儿?岑子吟缓缓的转过身子,抿着嘴瞧着眼前一群嬉笑的公子哥儿,没想到这个人会出现在此时此地。

岑子吟不知道的是,她家早就被人盯上了,事情并没有像所有人想的那样就此结束,王准一路随着她来到猎场,这儿他是常来的,王准想要进来也不难,别人寻的就是她落单的机会,偏偏她图清净,就往没人的地方走。

下一刻,岑子吟脑中闪过的就是他打算做什么的念头,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是做出害怕的模样,低叫道,“你想做什么?”一边寻找退路,这院子僻静,原理前方的喧嚣,大多的人都在后山建营帐,少许人在前面聊天饮酒,也有不少的人不辞辛劳的这会儿便领着侍卫上山去了,从这儿到前面到后山都有很大一段的距离,偏生这群人拦着路,而眼前就只有一条不知道通向何方的小路。

岑子吟为难了。

王准身边的一个公子哥儿笑着问道,“这就是王兄口中那个泼辣的酒娘?也不见得多大的胆子嘛?怎的让王兄如此狼狈?”

另外一个道,“模样倒是真如王兄所说的那般,真个是个小美人儿呢”

众人闻言大笑,纷纷打量岑子吟身上,那目光只在胸口和屁股流连忘返,王准更是色态毕露,邪笑着靠了过来,岑子吟在身上摸了摸,没找到合用的东西,头上的簪子太小。根本没办法防身,心中念头闪过。趁着王准伸手过来,猛然一顿撞了出去。王准一个不设防被撞翻在地上,岑子吟飞快地向看好的那条路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叫,“不好啦走水了走水了”

她可不傻。大叫有人调戏她在这种地方没准根本没人管,古人最怕地是什么?那就是天灾,一场大火能让人尸骨无存,何况是在这么多贵人聚集的地方。

果然,一群群地管家侍卫侍女纷纷涌出来,惊慌失措的大声问道。“哪儿走水

岑子吟被一个管家抓住询问,她只是慌乱的一指某个方向,“我听那边有人在叫走水

那管家扔下她便向那方跑去。后面跟着的人无数,看的出王准也不敢在这个地方造次。岑子吟没听见身后有什么响动,混迹在人群之中向李柔儿地帐篷跑去。

只在帐篷里呆了一会儿。心绪还没平复。依旧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外面乱糟糟地一团。谁也没注意到这个帐篷里还有人在。过了许久。外面终于平静下来了。岑子吟地呼吸也渐渐地稳定。这才现外面地人像是都不见了。好容易听见有脚步声。偷偷地探出头去瞧。就瞧见李珉鬼鬼祟祟地跑过来。

“师父。你在不在?”

岑子吟拉开帘子问道。“人都上哪儿去了?”

李珉瞧见岑子吟松了一口气道。“你可知道你闯大祸了快跟我走”

岑子吟不动。李珉焦急地叫道。“有人说院子走水了。让来地公主县主们受了惊。常芬公主大雷霆。誓要找到那个叫走水地人。王准那王八蛋在常芬公主面前说是你做地。又有个管事说是第一个撞见地人就是你。在里面却都是后来闻讯赶来地人。这会儿正派人四处寻你呢”

岑子吟依旧不动。淡淡地道。“这事儿本就是我撒地谎。公主要问罪。我去认了就

李珉跳脚,“那可是八十大板”

岑子吟苦笑,“走了没准就是一百六十大板了,走,带我去认罪”

李珉叫道,“你不想活

一个淡淡的男声道,“她走了才真是不想活了,小王爷以为她跟你一样么?”

岑子吟抬起头,看见的是安嘉站在营帐门口,面无表情,目光却是认同的,岑子吟朝他点了点头,安嘉扯了扯嘴角,像是在笑一般,看起来却是脸部抽筋,岑子吟琢磨着自己还是喜欢看他板着脸的样子,大步走了出去,李珉焦急的跟了上来,拉着安嘉道,“那可是八十大板那可是八十大板啊要出人命的”

安嘉道,“做错了事儿,她若不承认怕是要连累家人,小王爷不必担心,县主必会替她求情的,只要她说的出让人信服的理由。”

理由?NO在王准面前说王准要调戏她,然后让一群人看笑话?人怕是在常芬公主面前啥话都说光了,这会儿怕是她的退路都被堵死了,何况,高高在上的人群怎么能体会她这种平头百姓的苦恼,就算被调戏,那也要乖乖的别吵到人聊天。

岑子吟琢磨着自己这板子是挨定了,唯一可以一搏的就是常芬公主的同情心,犯了错要挨打,这是肯定没的说的,至于这板子该怎么打,就要看上位的心情了。

岑子吟随着安嘉一边走,一边思索,李珉则是不再声响,安安静静的走着,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很快就到了诸位贵人所在的院子里,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一群女人坐在一起即便是轻言细语的说话,也足以让周围都是一片嗡嗡声,其中自然不少人认识岑子吟的,瞧见安嘉领着岑子吟过来,皆是停了下来,看着这个方向。

安嘉让岑子吟走到前面,岑子吟没怎么留意眼前的情形,依旧在思索着,想想自己其实没做错什么,不过就是耍了众人一场,事后又没有及时的纠正错误,才会导致了这么严重的后果,若是眼前的诸位是看地开的,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

调整了自己地心态。低着头走上前去跪倒地上,“民女岑子吟见过常芬公主。公主千岁。”

“你就是酿造出白兰地的那位岑家三娘子?”一个软软甜甜地声音响了起来,那声音入耳很是舒服。岑子吟很想抬起头来看看常芬公主的模样,却知道这举动很不合事宜,低头应了一声是,便不再言语。

常芬公主的怒意似已消了大半,笑着道。“难怪与范阳还有十五郎合得来,都是一样捣蛋的性子。你且说说,今日为何要在院中叫走水了惊吓众人?”

岑子吟正要整理思路,旁边一道娇蛮的声音响起,“还能是为了什么?不就像那个无赖一般,就图个好玩么?把公主县主高官显贵家地小娘子耍着玩。可比烽火戏诸侯

岑子吟偏过头去,虽然瞧不清模样,却是分明那身衣衫是安澜所穿的。心中不由得大叹恋爱中的女人果然没什么风度可言,这位的话声刚落。就听见另一位咯咯笑道,“打着成亲的旗号。将长安城的青年才俊都戏耍了一番,如今戏弄到咱们跟前来也没什么奇怪。常芬公主可真是不虚此行。”

这位又跟她有什么仇怨?岑子吟差点儿就忍不住抬起头来瞧一眼了,这个女子开口之后旁边地人皆是不再说话,就听见李柔儿道,“王颦,休要欺公主不常出宫便不知道事情从何而起,人人都知道这消息是从你们家府上传出来的,先派个骗子上门去哄人,遭人识破了便又出第二计,那满街遍野的留言从何而来?”

众人私下都深以为然,王家地做派都很清楚,可是敢说这话的人却是不多,唯有几个得宠地,常芬公主也是个老实孩子,李隆基的闺女最大地几个受了太平公主事儿的影响都很本分,虽然不喜王家地人,却是有永穆公主做前车之鉴,她也是快要嫁人的了,夫家注定了不是实权派,再怎么受宠也要被这样的人骑在头上,心中不满偏生无法可施,只怕结下了仇怨会与自家日后惹来麻烦,因此只是道,“今儿个不论之前的事,那件事父皇已有了决断,不容我们质疑。就让岑家娘子说说为何要哄我们走水一事。”

岑子吟也是听出来了,其实这位常芬公主是护着自己的,她自然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只是揣测该是人和善,王颦却是不依道,“还有什么好说的,欺瞒公主殿下,即便不能与欺君同罪,板子也是免不了的”

李柔儿哼了一声,“这儿怕不是你王家说了算的地方”

王颦只是笑笑,神色无所谓,常芬公主却是像被激怒了一般,沉声道,“不要再争了,她是本宫请来的客人,即便做错了事,也要与她个辩解的机会,若是说的有道理,本宫便不会罚她”

常芬公主如是说,总算让几人住了嘴,众人的目光却是集中在岑子吟的身上,铁板上钉钉子的事儿,看她如何舌灿莲花。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岑子吟重重的磕了三个头,抬起头来望着常芬公主道,“谢公主仁慈,此事的确是民女做的,非如此做不可的理由民女有,可是,即便再大的理由也不该惊公主的架,民女甘愿受罚”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惊讶,传言中这个酒家女本是个舌灿莲花的人物,否则也不能勾搭上李珉和李柔儿两个,加上两人都是很关切她的安危,必然会拼命维护,常芬公主的维护之情已是说的很明白,这是我的客人,只要她能有个理由,必然不会罚她,偏偏她竟然就这么认了,一心想找死么?飞,弓大妈在后面追啊追……谁帮忙踹俺屁股一脚,俺要上去(,如欲知后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