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0章 人生就是一场戏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二十章 人生就是一场戏

“这样不行”常芬公主认真的看着李珉的双眼,“平日里你是不会这么胡闹的”

卧房里的人都被赶了出去,唯剩下一位皇室的公主和一位王爷后裔,这间卧房布置的很华丽,即便不是常常有人居住其中的用度也一样不少半分,日日都有人来打扫,唯恐哪天主人兴起了过来居住。$$

病**的人脸上缠着厚厚的白练,上面浸出丝丝血迹,浓重的药草味儿散出来,几分清香,几分熏人。只是如今的情况有些怪异,病**的人不光脸上缠着白练,连手脚也被束缚起来,丝毫动弹不得。

恼怒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床前坐着的那位华贵的美人儿,嘴巴却是抿起来透露出主人的倔强。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锋,半晌终是常芬公主败下阵来,叹息了一声道,“你到底在想什么?你的身份与这样一个女子纠缠,怕不是害了她,就是害了你自己。我在她眼中看到了什么,你知道吗?隐忍,以及隐藏的很深的桀骜,她甚至不把我放在眼里”

顿了顿叹道,“真是让人羡慕的一个女子,只有在市井间生长起来才能活的这么随心所欲?”

“她很能惹祸”李珉道,“不过,我想不出有什么会害了我们的。”

常芬公主皱了皱眉,她也直觉的觉得这两个人会惹上不小的麻烦,一个桀骜不驯,另外一个很爱玩

“她那样的性子不适合在皇家生存,现在就算你喜欢,王妃怕是也不会允你将她收进府里。”

李珉道,“什么时候我说过要将她收进府了?”

“你说你要娶她”常芬公主道。

李珉瘪瘪嘴。“第一。那话是情急之下胡说地;第二。你什么时候见过我说话一定算话了;第三。我乐意娶人家不一定乐意嫁。你自己也说她连你也不放在眼里了。何况。我要想娶人就嫁。我能现在还娶不到老婆?”

说到这个常芬公主不由得一肚子地怨怼。李珉大了她足足八岁。偏生还要她这个当妹妹地来说教。李珉是极为聪颖地一个人。从小她就知道。一个小小年纪就能将各种赌技烂熟于胸地人不可能傻乎乎地。偏生就是不肯用到正当地方。与百官留下地印象差之又差。没人愿意将女儿嫁给这样地人。

这李珉本来还很受王妃喜爱地。是王妃陪嫁侍女生下地孩子。这侍女去地早。王妃自然疼爱。偏生他学了一身地老王爷地吃喝嫖赌。惹地这些年王妃也懒得管他地事儿了。王府里好几十个子女要照应。老王爷又是个手边不留钱地主儿。连最基本地用度也要王妃从自家地私房里面掏钱来折嫁娶地花费巨大。王妃哪儿来那么多地私房贴补。自然要挑顺心地子女。

“你就不能正正经经地过日子么?按理说。你地年纪早就该自己出来开府单过了。正经些过日子以你地身份要娶个好人家地闺女不是难事……”

李珉摆摆手笑道。“不要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才好。何必娶个老婆回家管自己?”

常芬公主闻言恼道。“看日后你老了谁与你披麻戴孝”

李珉道,“王妃如今生气,府里上下谁也不给我爹好脸色瞧,我琢磨着日后我怕也是这样,何必娶个老婆生一堆孩子在我死的时候偷笑我终于断气了?”

常芬公主闻言一口气接不上来,气的脸色白,哆嗦着嘴唇瞪着李珉,不明白他为何说出如此不孝的话来。不过。她不是李柔儿,她是在皇宫中长成的公主,深深的吸了几口气。“你自己争气些不就行了吗?”

李珉好笑的瞧了常芬公主一眼,“公主以为我该如何争气?”

常芬公主愣了愣。她与李珉如今虽然不亲,却是对小时候很会哄人的这个堂哥记忆深刻。总觉得他合该是能做一番大事业地聪颖人,却是忘记了他的身份。王与其他的王爷不同,他比她的父亲李隆基更为正统,李柔儿和他的的父亲只是一个西域献上的宫女生的孩子,除非李家人死绝,否则绝不会有人拥戴他。

王府的人若非这样,会得到皇帝的偏袒么?恐怕稍微杰出一些就会受到皇帝无尽地猜疑?

有些结是用尽此身也解不开的,常芬公主的眼神越地忧郁,越的不知道拿眼前地这个人怎么办才好,虽然知道王绝无反意,那也是从王府上上下下的诸多行为来判断地,一旦有朝一日王府人人都正经做人,像那位一样在民间拥有极高的呼声,后面地结果稍微想想就让常芬一阵寒意从胸口蔓延到全身。

“你打算如何回去交代你脸上的伤?”常芬公主终是换了个话题。

李珉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这个人呀,散漫惯了,最是受不得人严肃,偏生眼前这位公主关怀的眼神无法避开。

“就说打猎的时候不小心呗,要不,说是王准干的?反正我老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你……”常芬公主恼道,“那么多人瞧着你要说是他做的?”

李珉咧嘴笑,扯的脸上的伤口剧烈的疼痛,“老实交代的话,那我还用交代?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嘛”

常芬公主闻言再好的脾气也被他激的红了脸,跺脚扭身就走,白费了她一番心思了

常芬公主身后是一双忧郁,以及捂着撕裂伤口的呲牙咧嘴。

“疼死你也活该”李柔儿推门进来就看见某人在**翻来滚去,脸上的白练被全染红了,李珉听见李柔儿进来,不由得焦急的问道,“我师父没事?”

李柔儿瘪瘪嘴道,“没事,方才我才带了人去从王准手上救了下来,这会儿跟安嘉在一起。有我的侍卫守着。你竟然把常芬公主也给气走了,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李珉苦笑,“现在怎么办?”

李柔儿摊手,“能怎么办?走一步算一步王准铁定不会罢休,不过你师父也不是省油的灯,背后好大一座靠山,岑氏,虽然不是二等姓,真给她靠也不是靠不住。一行大师亲自送了方子到圣上面前,劝圣上除奸,不过马上就要开始废止恶钱,皇上也许会用王钅共,也许不会,能办这件事的人不多。”

李珉道,“我不是问这个,她能折腾出那么多东西来,肯定不少人瞧上眼的。自然会有人送上门去帮她,我也很好奇她手上还有什么东西。上次去庄子上,现跟普通地地方没两样呀还害得我大秋天的在街上吹了那么久的冷风”

李柔儿翻翻白眼,“是你自己想玩,可不怨我”

李珉嘿嘿笑了两声,“我就是想瞧瞧她到底还有什么新,你知道的,这个小王爷当的实在是窝囊,不再来点儿乐子。人生就没有意义

李柔儿扶额,“我怎么会听你的?算了,你说你到底想问什么怎么办?”

李珉指着自己的脸道,“我的脸,怎么跟王妃解释?”

李柔儿继续白眼,这人就没个正经样儿,“这种事也要我教你?怎么来的老实说,就说王准跟你抢女人,反正你也没正行惯了”

李珉唔了一声道,“也对。不是这样王妃才会觉得奇怪呢”

李柔儿无奈叹息,要是如今她府里那位王妃能对她这么好,她别提多高兴了。偏生这个生在福中不知福地,硬生生的伤了王王妃的心。王府上下就没半个好男人,这世间的男人怕都是这样。只会伤人的心,只是。李珉的行为却是让她很奇怪,“我还有件事想不明白,你遇上事情不是比泥鳅还滑溜么?竟然扑上去替她挡板子,不是真瞧上她了?”

李珉道,“你觉得呢?”

李柔儿扯扯头,偏着头瞧了李珉许久,始终无法从李珉眼中瞧出什么来,叹息了一声道,“真不该被你扯进这件事的,真讨厌”

李柔儿转身向外走去,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岑子吟,岑家三娘子,真是个能惹祸的主儿啊,比李珉还能耐,偏生背大后台,这女人能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偏生她还得去替人擦屁股,李柔儿一边走一边叹息,丝毫没有想到自己也是这样的一个人。

身后地李珉苦苦呼唤被不小心的忽视掉,某人在**苦苦挣扎,心中哀怨的想到,他堂堂一个小王爷怎么会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竟然被人捆在**等他好了,一定要去罪魁祸家里半夜学猫叫,吵的他们睡不着

这一刻,某些人的背脊同时凉,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喷嚏,哎,这是深秋临冬了呀……这天冷的……

而这一刻,一样纠结的人还有一个,那就是铩羽而归的王准,暴跳如雷地在自己房间里脾气,安嘉,小小的一个侍卫也敢跟他作对上次岑家酒馆的事情是阴谋,一定是阴谋到了,不过,俺是有原因滴,昨儿个夜里俺就把前面的章节全部通看了一遍,看到早上十点才开始写的,迟到了整整一个小时,对此,俺深表歉意。

唔,顺手要粉红,上个月离前三只有一步之遥,这个继续冲刺,大家助我一臂之力。,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Pao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