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1章 第二张面孔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二十一章 第二张面孔

“来人把她们两人送到赵公公那儿去。”安嘉在岑子吟愤怒的目光下突然吩咐道。

两个侍女闻言拼命的磕头,只磕的额头鲜血直流,混合了泥土贴在脸上染出灰褐色痕迹,两张俏脸此刻狼狈不堪,头上的髻散乱,口中连声求饶,“安大人饶命安大人饶命奴婢罪该万死,安大人饶命”

两个侍卫不分游说的分别将两人拉起来,往外扭送,岑子吟不明白安嘉为何突然变脸,瞧着两人可怜的模样,听见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由得站起来,“安嘉,她们也是迫不得已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并不怨她们……”

安嘉淡淡的扯了扯嘴角,“现在是她们违背我的命令,跟你怨不怨她们无关。”

“可是”岑子吟高声道,“罪不至死她们也是人”

安嘉道,“不听话的下人留下来背叛主子么?”

岑子吟道,“她不是你的人若是有主子可以靠,又怎么会摇摆不定”

安嘉闻言笑了,脸皮没动,眼神却是露出善意的笑容,以及一丝丝的同情,“她们是皇家的人,今日完全可以来寻我,可是他们是怎么做的?直接来哄骗你,随即躲在院子里不出来,贪生怕死,这样的人不足以倚重,若是她们哄了你之后便来寻我,两边讨巧我倒是不会为难她们。选了听王准地话。明知道王准是小人,就该料到有今日。何况,今日她们能出卖你,安知道明日不能出卖宫中来此的其他人?”

安嘉说的有道理,岑子吟知道,可是。人性不就是这样的吗?她们对未来没有任何的希望,安嘉会如何对她们?王准日后会如何?这都是不确定的,唯一确定地是,跟王准做对的人都死的很惨

可是“你能保证她们的安危?”

安嘉道,“不能”

“那你凭什么那么要求她们?是人都怕死难道你不怕?何况。她们并没有妨碍到你什么不是吗?”岑子吟已经几近疾言厉色了。“你无法保证她们地安全。她们怎么选择都是她们地自由”

安嘉眼中地光芒像是在看白痴。“所以。自由之后地结局必须要她们自己来承受”

岑子吟看不出这件事安嘉如此做地必要性。事情已经过去了不是吗?这人不是就是为了灭掉自己胸中那股被王准欺负地闷气。才拿人地性命当儿戏?果然皇家人地鹰犬都是这副德行。冰冷地血液就是他们高贵地最佳代言。

岑子吟不再说话。只是苍白地笑了笑。有些人果然不能近看地。远观很美。走近了以后现身上地恶习让人难以忍受。即便这个人长得再怎么符合她地审美观都是这样

这一番争论已是岑子吟能为那两个侍女做出地最大努力。她也不傻。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儿地道理。眼前地这个人是安嘉她才敢如此地放肆。若是换一个人。哪怕是李柔儿。她也不会说出这样地话来地。她知道。眼前这个人虽然一直跟她不对盘。到底不会使阴招来害她。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地皇家鹰犬。一切都以皇家人地意志为转移

听见那两个侍女地求饶声越行越远。终究是被淹没在夜色之中。岑子吟地心彻底地凉了。

这一刻,连看安嘉一眼都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低着头生闷气,最气地还是自己无能为力。岑子吟没有想过为何自己能在眼前这只鹰犬面前如此嚣张,她就顾着生气去了。气的忘记了跟前这位还是她的恩人。

安嘉见岑子吟不再说话,径自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天空中地月亮又被云彩遮去了容颜,星光闪烁,夜凉如水伴着那银辉越的萧瑟,远处地灯火一盏盏的熄灭,提醒着醒着地人儿此刻已是入眠的时分,今日地喧嚣已经过去,明日又是新的一天,世间的纷纷扰扰在这一刻仿佛停滞了,也许只是被掩藏在深深的夜色之下。

虫鸣不断,也唯有这一刻是它们出没的最佳时光,不会被人类这种庞然大物伤害,它们可以在夜晚尽情的高歌,歌声传的很远,交相辉映让周围的虫子知道它们并不孤单。

安嘉也是有些困了,只是,这一刻他恐怕睡不着,身上的伤口上的药是极好的伤药,那伤口火烧火燎的感觉若是寻常人怕是早就哀嚎不断了,他并不太在意,李家的天下是马背上打下来的,朝中上下都尚武,即便是女子也能有几招花拳绣腿,纨绔子弟也个个一副好身手,一般的男儿更是从小摸爬滚打,自然,李珉那样的皇家的异类除外。安嘉能走到这一步,除了家中的势力以外,更重要的是依靠自己,像他这样身份的侍卫在皇宫里一抓一大把,并不是人人都能走到这一步的。

“在想什么?”李柔儿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安嘉身边。

安嘉道,“见过县主我在想,里面那位。”

李柔儿顺着安嘉的视线望去,打开的厅门里一个女子愁眉苦脸的坐在其中,显然坐立不安,这会儿已是见到她来了,从凳子上站起来迎了出来。

“县主”岑子吟叫道,“您怎么过来了?小王爷没事

李柔儿笑嘻嘻的走过去,拉着岑子吟的手道,“你没事,可担心死我了他怎么会有事?那家伙就是缺教训,一鞭子画花他的脸,看他以后还敢出门惹是非不。这会儿让常芬公主给绑在**便老实

岑子吟闻言更是焦急不已。“他地脸?”

李柔儿笑笑道,“男人怕什么?何况反正他是没人要了,也不怕吓着哪家娘子。休要担心了,明儿个咱们就要启程回长安,公主让我领你去见她呢。”顿了顿,又笑道。“你可真是胆子大,在公主面前也能面不改色,我可佩服死你了。”

岑子吟苦笑,“公主要怪要罚,我都认罪。”

李柔儿闻言脸色陡然一变,“你可知道今日若不是他,你是有来无回了”

岑子吟望着李柔儿,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心中却是在暗自计较,李柔儿的双目此刻在夜色下显得格外的威严。与寻常那个爱玩闹的女孩子又不一样,与王府中那个谨慎教她事务的县主又不一样,这一刻,李柔儿像是个高高在上的神邸,俯视着她这只蝼蚁。

好像,身边地人到了这座别院以后都露出了本来的面目呢,岑子吟心中叹息,嘴角却是勾了起来,她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县主是真的这么认为吗?”

李柔儿被岑子吟的反问弄的一头雾水,在她意料之中的情况是,岑子吟该谨慎小心的赔不是,为何会冒出这么凸特的一句话来?

岑子吟不待李柔儿反应过来,又问道,“常芬公主要见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事?县主心中合该是有数的”

李柔儿突然笑了,拉着岑子吟地手道,“一开始,常芬公主是听说你酿了白兰地,又是如此年轻。所以好奇你该是什么模样。后来又听说那胰子、牙刷都是你做出来的,更是对你钦佩不已。因此要见你一见,可没想到今日会生这样的事情。你在那儿说的话已是冒犯了皇家的威严,若不是李珉那小子耍赖。你现在还能好好的?”

顿了顿继续道,“你也不必误会。常芬公主起初也是很生气,后来又怜惜你有才。只道是有才之人皆是恃才傲物的,便不那么生气了,只是你得好好的去跟公主赔个礼,你合该是个和气人儿呀怎的今日变地如此?”

岑子吟跟着傻笑,“我是被王准那泼皮给气坏了。”李柔儿越是如此,岑子吟越觉得自己貌似卷入了一场了不得的阴谋之中,看来,跟这些皇家人勾勾搭搭的就不是什么好事啊,可是,自己若是想要做大岑家的生意,不跟这些人勾搭,必然是没有前途滴,偏生眼前这位不肯说明价码,她又是个糊涂的,大家就继续装傻,一切等见过常芬公主之后再说。

随着李柔儿走去,身边一队侍卫护航,瞧得出李柔儿依旧对这院子里的某人十分的忌惮,挑的尽是小路,走过去的时候悄无声息。

常芬公主住的地方自然是最为华贵地,不过,此刻已是熄灭了大半的宫灯,照耀着比安嘉的住处不知道大了多少倍地地方显得有些暗淡。

岑子吟如今也算是在大唐第一富商家中出没过的人了,这次没有丢脸。李柔儿进去报了以后便在旁边地房间候着,岑子吟则是随着一个宫女走了进去。

一进门,常芬公主便把身边的人尽数赶了出去,下跪请安,按部就班,岑子吟麻木地做着这一切,只是心中的最深处隐隐有一股连她自己也没有觉地傲气,虽然下跪她不在乎,可骨子里却是对这种事很不屑的,本能的排斥一切让她下跪的人。

“起来,”常芬公主略带笑意的声音响起,“既然跪的那么不甘心,又何必装作心甘情愿的样子呢?”

“我没有”岑子吟低叫道。

常芬公主淡淡的道,“你自称我,可见你心中是这么想的。不用计较这个了,今日我寻你来也不是为了这件事。”

岑子吟抿抿嘴,这一次没有反驳,低着头听常芬公主如何说道。我错了,今天晚上无论如何都把明天的给写出来,明儿个绝不迟到。。。(,如欲知后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