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2章 梦想的交易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二十二章 梦想的交易

“你有傲气,这一点很不错”常芬公主的嗓子软软甜甜的,还带着几丝笑意,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老成无比,根本不像是一个十三岁左右的女孩子吐出的言辞。>

“我想,王妃会很喜欢你这一点的。”

岑子吟脑子里轰的一声,心道终于还是来了,本以为经过了今天的事以后,常芬公主不会再提及此事的,她不明白,自己已经做的如此过分了,常芬公主为何还要对她说这件事,还给她一句有傲气的评语,不是她疯了就是这个世界都疯魔了。

看见岑子吟不一言的低头听训的模样,常芬公主的眼中闪动着兴味儿的光彩,她虽年纪不大,经历了多少人和事,即便是宫中那种呆了数十年的老太监的心思也瞒不过去,何况这种十多岁生长在市井间的小女孩?

“想必,你已是在杜先生那儿听说过这件事了,”常芬公主慢慢的道,“今天的表现,我可以看做是你的想法么?”

岑子吟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她不愿意跟这些人扯上太深沉的关系呀……今天的事是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她总是会找些办法来制造点儿意外的。唯一的意外就是王准的出现以及李珉的反应。

大郎二郎一心向着功名,一个盼着当文状元,一个朝思暮想武状元,而岑子吟虽想把家搬到深山老林里面去,可又舍不下大郎二郎的追求,他们两个需要自我的肯定,岑子吟不得不承认自己与方大娘包揽了家中的所有事物,让两人有些无所适从。本来,这个时代的男子该有自己的事业的,他们这样地人家。男儿就该是专心功名,成为家中的顶梁柱,岑子吟怎么任性剥夺了他们唯一的人生价值?大郎的性格在岑家的环境下已经有些扭曲,有非要干出一番事业来的想法,岑子吟自以为不会将自己的目标放弃,她无法放弃,否则三十年后他们只能在长安城里等候安禄山残暴地军队来到。然后是纷乱地乱世。那时候想走就来不及了。

何况,这会儿正是大唐盛世,数千年中中国最光辉的时代以及最闪耀夺目的城市,别说大郎二郎,就是她,也有些迷失了,想在这个光华璀璨的时代与城市留下岑子吟到此一游的标记,即便这也许是另外一个时空。

岑子吟自以为自己没有错。错的在于生错了家庭,生错了时代,至于伤害在所难免。她已经够小心翼翼了,可惜还是没有足够的能力来支撑起整个家族。

事实上,她如今所做的事情进度缓慢,在长安城地大环境下。几乎是束手束脚完全的无法挥开来,可是。她又能怎么办?她不是自带电脑的穿越人士,她只是那个时代最为普通地一员啊

不想伤害岑家的人。那她该选择离家出走还是与岑家完全的断绝关系?有时候她还真想去找到襁褓中的杨玉环干掉之,可是。少了一个杨玉环,却不会少掉高力士,少了一个安禄山,又会是怎样地一个人来推动历史的脚步?当历史向她所不熟悉地方向展的时候,那才是真正危险地时刻。

岑子吟有时候会内疚。特别是知道方家和岑家地人准备倾全族之力来挽救她地时候。可是。她不得不劝慰自己坚持。与这个世代地冲突不能逼地她放弃。不可知地灾难并不可怕。真正可怕地是。眼睁睁地看着灭顶之灾地降临。却无法提醒身边地人。那样地心。除非是死了……

这样地折磨让她常常做梦。梦见一只猛虎从外面闯了进岑家地大院。和乐融融地气氛。人人都在做自己最喜欢地事。她想提醒身边地人。可是那些人仿佛是聋了一般。她只能眼睁睁地瞧着那些人被撕裂成碎片。随即是满头大汗地醒来。彻夜地睡不着。只有做点儿什么才能让她勉强安静一些。然而。以她地才智。也就唯有想到财一事上了。

她竭力地不去动摇亲人地人生轨迹。偏偏这些人受到地影响最大。这些事。让她越地小心谨慎。实际上。小心谨慎也没用。她常常能感觉到半夜惊醒地时候脑海中神经崩断地声音。噼噼啪啪地响声。随之而来地是头疼。疼痛欲裂。但她没有将这些事告诉身边地人。连最熟悉地喜儿也不知道。她总是抱着被子疼地偷偷地哭泣。

如今。却是一道艰难地选择题放在她面前。她越不想改变地东西。偏偏改变着。而如今眼前地诱惑如此地大。嫁给李珉。那么岑家上下都可以得一座庞大地靠山。在杨家专权之前。可谓为自家铺就了一条康庄大道。

可是。这却注定了让大郎和二郎与他们地梦想失之交臂。考取文武状元是为了什么?不论两人能不能考上。就说他们考上了以后。因为自家地妹妹嫁给了小王爷。这一层地衣袋关系让他们永远无法手握权力。从而达成自己地梦想。就是这一点。足以让他们绝望。

然而。王这座靠山实在是让她心动啊

岑子吟抬起头,决定好好的衡量一下这件事的可行性,“我不明白为什么是我?”双眼在摇曳的烛火下显得黑白分明,闪耀着异同寻常的光彩。

常芬公主笑笑,像是早就料到了岑子吟的反应,“因为,在王妃焦头烂额之际,你恰好出现了,如今甚至连身份的问题也解决了,不得不说,我们都低估了你。”岑子吟竟然能通过大唐富拉上岑家的关系,这让她们的计划改变了一点点。

“本来王妃还担心你教坏了他,不过,从你现在表现出来的东西看,除了身怀异宝,恃才傲物以外,都还不错。最重要的是,你不想一门心思想入王府图谋荣华富贵的人。当然,这个在王府是找不到的,所以,他事到如今也没找到合适的妻子。而你,是最适合他的人选,若是需要,他会有一个爵位。至少你会有一个封号。”

“所以。今天地事情其实在你们的意料之中?”岑子吟沉声问道,她不在乎封号爵位这些虚名,虽然随之而来的东西让人心动,只是,今天李珉的作为也是他们计划中的吗?这是无法容忍的欺骗

常芬公主摇摇头,头上的金步摇出一点点响声,那光彩晃地岑子吟眼睛有些花,“事情出乎我们地意料。本以为他只是听你的话而已,因为一时的好玩。要知道,他原本对任何东西的兴趣都不会太长久的。”

岑子吟呼出了一口气。面色轻松了许多,笑着问道,“你们就不担心我这么能闯祸么?皇室容得下我这样的人?”

常芬公主道,“这是互利。你能管得住他,为了他。王妃操碎了一颗心,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个正经过日子的人。王妃百年之后不用担心他挨饿受冻,而你。只要你不谋逆叛国,王府就能护得住你。至于皇室能不能容下你,他不过是一个婢生子,若不是王妃疼爱,根本没有今天地地位,这么说,王府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会觉得少了什么。而你的身份,不妨告诉你,也许过两天皇上的圣旨就会下来

听起来像是找了个保姆,“条件好像很优厚,可是,我真值得王妃如此瞧得起么?甚至不惜去替我求了个封号?”

常芬公主笑了笑,“你母亲地一生,让王妃相信你是个能干且不会没心没肺的人。而你的封号不是别人替你求来的,是靠地你自己。一行大师总是能让父皇做出让人吃惊的决定。”

岑子吟点点头,“好,就算我不是没心没肺地人,老王爷王妃在世的时候能护着咱们,老王爷王妃百年之后呢?又该如何?那一纸封号?没落地皇族后裔在长安城甚至不如一个普通的文人。”

常芬公主道,“这就要靠你自己了,王妃看上你地就是这一点,你不靠男人也可以很坚强王府不需要一个懦弱的女人。若是顺利的话,那时候,依照你的能力,应该能有自己的力量了?王府的招牌让你背着,去做些生意,只要是在明面上的,赚再多的钱也没人奈何的了你,大不了让人说道一番罢了。何况,也不该小看他。有妻有子之后,他当是能懂得责任二字如何写的。”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常芬公主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显然她也不太相信这个,否则王妃会不早早的与他娶妻了?

岑子吟不在乎这个,这是一场利益交换,李珉只要别玩的太过分,她是可以忍受的,“好,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是公主来与我说这些?没有更好的人选了吗?何况,公主不是一向不管这些事情的

“是因为你呀”常芬公主淡淡的笑看岑子吟,大家同是女孩子,而岑家的事情都要岑子吟自己做主,王妃身边的都是些贵妇,且大多都是些不太瞧得上她的贵妇,行迹全在别人眼中,唯有她小小的一个公主因为好奇不会落入别人的法眼,也方便与岑子吟见面,若不是王妃当年对她母妃后厚谊,也不会求到她一个未出嫁的晚辈跟前来。

这句话落入岑子吟的耳中却又有了许多层的意思,因为重视她,所以才请常芬公主这样重量级的人来说话,岑子吟不由得暗笑自己梦幻的想法,如果没有大郎二郎的话,嫁给李珉也许是个不错的想法。哈,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PaoShu8COM,